在家庭矛盾中修去执着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名农家妇女,今年五十六岁,一九九八年我幸运的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十二年一路走来很幸福,因为我得到了天上的神都羡慕的法轮大法,成为了主佛的弟子,大法造就的生命。

当初我一入大法的门,就觉的这个法特别的好,尤其看完师父的《济南讲法》录像后,我知道了法轮大法从浅层次看是让人做好人,从高层次看是教人修佛修道的。我有一念:我一定要修成,和师父回家。

从此我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光之中,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严重的眩晕症很快彻底好了,还有乳腺炎、妇科病、都不治自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后,师父蒙冤,大法被抹黑,我和同修们反迫害、证实法,遭中共迫害。二零零六年秋我结束了四十个月的非法劳教,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黑窝。

二零零六年五月,在我的三年劳教即将结束时,丈夫在同修们的鼓励中有了生活信心,不但种自家的田,还包了公婆和大伯哥两家的田。因为我在狱中给同修传经文,喊“法轮大法好”,不穿劳教服、不参加劳动,被加期四个月,九月份才获释放。

回来正值秋收,因为公婆家院里铺了砖,我们家的粮食(玉米)全放到了公婆家里。秋收后,丈夫、儿子外出打工,我一个人在家。

一天邻居来告诉我说:“你快去看看吧,你家的苞米被你公婆和大伯哥卖了。”我不相信。

我到公婆家,果然已脱谷的玉米装满了一大车,公公、大伯哥正在点钱。我问他们:“你们的地不是包给我们了吗?你们咋把苞米卖了呢?”婆婆回答说:“我们不包给你们了。”“那我们家的那份呢?”“给你们留了。”我一看那堆玉米也就是三、四千斤,我们十几亩田也得一万多斤哪。因为自己是修炼人,不能动气。这时公公对我说:“你帮你妈收拾收拾粮食底子。”我拿起簸箕帮助婆婆簸土玉米,簸了一下午。

丈夫知道这件事后,立即从外地赶了回来,去找他父母评理,公公婆婆一口咬定不包给我们了,丈夫说:“不包给我们可以,那我们投里的种子和化肥的本钱你们得给我。”公公婆婆都说不给,公公拍着衣兜里鼓鼓囊囊的钱说:“钱就在这儿,你就拿不去。”婆婆说:“要钱没有,要命有两条。”丈夫一气之下来到厨房,屋里堆着许多柴禾,抄起火柴就要点火,要烧掉公婆家的房子。我劈手夺下丈夫手里的火柴盒,丢進了水缸里,我劝丈夫说:“我都不计较这些,你当儿子的计较这些干啥?你年轻还能挣钱,老人挣不来钱,手里有点钱心里有底。”他简直被气疯了,破口大骂我傻,不争也不斗。的确,我若不修炼法轮功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二零零九年秋天,我和丈夫用驴车一块给公婆家从田里往回拉玉米秸杆。在田里装车时,仅差一捆秸杆就封顶了,我抱着秸杆正准备放在车上,这时毛驴往前一走,车一颠,我从高高的秸杆车上脑袋朝下摔了下来,我顿时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翻腾离了位,疼得我几乎窒息,半个身子不能动。可丈夫却埋怨我、骂我废物,没有理我,自己赶着车拉秸杆回家了。

我求师父帮忙,终于自己站起来,丈夫驾驭毛驴车回来了,我踉踉跄跄走到田头,准备帮助丈夫装车,可是力不从心,腰弯不下来,胳膊、腿钻心的痛,丈夫又骂我,我解释说:“我想我能干了,帮你装车。没想到我真干不了。”丈夫听我这样一说,见我真干不了,他不吱声了。

我举步维艰的往家走,到邻居家大门口,碰上邻居,她风风火火的对我说:“我妈不行了(病危),你進屋先帮我看一会儿,我去找人。”说完一路小跑的走了。

我就帮助邻居看护病人,不多时,邻居的亲戚们纷纷到齐,我丈夫也被找来了,公公拄着拐杖也来了。公公看见了我后,当着一屋子人的面便对我开口大骂:“你还在这呆着呢!你妈一个人抱柴禾,你还学法轮功呢!我上派出所去告你,给你整進去,还关你几年……”公公大喊大叫,我却没生气,我想起了师父的法:“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1]。我没有说什么,我想这就是帮我去面子心的呢。

在场的丈夫这一下子受不了了,对父亲说:“她(指我)从车上摔下来了,你知道她摔成啥样吗?!她要能干,能不干吗?!” 公公以为丈夫给我争理,就改口骂他,丈夫被激怒了:“不用吵吵了,柴禾不用我妈抱了,我去一把火点着算了。”邻居说:“我还真不知道她摔了,我还求她来帮我忙。” 邻居给公公推走了。

在场的一个街坊对我竖起大拇指说:“你学法轮功没白学!”其实我觉的自己忍辱负重不算啥。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感谢师父重塑了我。

其实修炼前,我心胸狭隘,和公婆的关系很不好。我嫁到他们家后,因为我老实厚道,公婆给了我和丈夫许多外债,我们整整十年才还清。公婆经常欺负我,一次来了一个债主,找婆婆要债,她不还,让我们还,我不还。公公在婆婆的鼓动下,举锹来劈我,我被吓昏死过去。我对公婆是即怕又恨,我惹不起他们,就躲着他们。我心里非常压抑,得了眩晕症,衣兜里经常揣着药,必要时就得吞一片。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懂得了业力轮报的因果关系,知道修自己,善待公婆。后来公公去世后,我一直负责婆婆的衣食住行,因为大伯哥一家在外地,小姑妹患病,后来又去世。婆婆有病大便干燥时,我经常用手给她抠出来。现在婆婆已经八十六岁高龄,经常把大便便得满床满身,我每次都给清洗干净。街坊邻居都说我学法轮功的真好。

正法修炼这些年中,我和同修们形成整体,配合整体,无论多忙、多苦、多累,一直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助师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是自己责无旁贷的使命。我修的并不好,对照师父法中的要求还差的很远,还有人心、有执着,还有许多应该继续修好的地方。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