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师父护我们一程又一程

Print

【圆明网】我修炼法轮大法整整二十二年了,多年的修炼中我深深体会到,我每过去一个关,层次提高一点点都离不开师父为我辛勤的付出。师父为我们讲解法理,帮我们演化功,替我们消去大部份业力,在身心遇到关、难时还要一路看护、保护着每一个弟子在修炼路上稳步前行。每一个实修法轮大法的同修都有自己修炼受益的真实故事。每个故事都是思想境界、身体转化、智慧和能力的提升,也就是生命升华的过程。下面就把我亲身体会到的法轮大法的很多神奇列举一二,感恩师尊!

一、我重伤的双臂恢复正常

还记得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冬天一个晚上,已经入睡了,急促的敲门声把我们一家人震醒,打开门后闯入一帮人,不由分说的各屋翻了一遍,把我和丈夫带到公安分局。

非法审讯没得到什么结果后,他们对我非法施以酷刑。将我的双手背铐,再用绳子一端系在手铐上,另一端系在两米多高的铁管子上吊起,使身体悬空,一直吊着。有一个警察还抓住我的头发往墙壁上使劲撞、扇耳光,直到双臂吊的脱臼后才放下。此时本人自己不能站立,身体双腿、双脚麻木,双臂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两个胳膊伤的耷拉着不能动。随后还强行把我扔進一个不足两米的铁笼子。

我被放回家后,姐姐看到我两个胳膊像面条一样失去知觉,担心这样会残废,就请一位朋友接骨医师,让他帮助我按摩治疗恢复,医师说:“错过端拉最佳时间太长了,不好办”。

我自己开始炼功,虽然动作不到位,胳膊动一下很疼,我仍咬牙坚持,感到师父加持的能量很强,没几天的时间,两个胳膊神奇康复了,什么后遗症都没有。现在回忆起我还深深的感到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显现的是那么真真切切。

二、丈夫正念闯病业关

二零一七年年末,我丈夫(同修)突然感觉身体发冷、发抖,并且不断说胡话。十天后不吃不喝身体急剧下降,这期间不但不让人给他吃药、偏方还不让使用,不让人给他测试体温,清醒时告诉他勿忘“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知道,还说自己是师父的真修弟子。

我女儿出差前说是来看看爸爸的感冒是否好了,一看爸爸表现症状:耳鸣、语言表达吐字不清、身体虚弱的站起都晃、自己不能行走、体重由150斤骤降至118斤、咳嗽、高烧(昏睡时测试39.3度),当时就被吓哭了,决定不出差了,立即送爸爸去医院。我丈夫很吃力的跟姑娘说:自己这不是病。女婿开车拉他到医院進行全面检查,各项指标都正常,CT结果没问题,医生只让回家自己喝点淡盐水,而且没给开拿一片药,没给打一针。

就这样,我们回来开始学法,炼功中途需要休息几次,身边放一个凳子,丈夫自己不能站立身体靠着墙,坚持炼功大约有二十多天,身体完全恢复了,从此开始更加精進修炼。姑娘和女婿都感到震惊,觉的大法威力真让人不可思议。

三、疫情期间抓紧救人

今年疫情期间小区被封了,怎么办?那就把本小区再覆盖一遍真相吧。我们小区是全封闭的,方圆3200多米,有56栋165个单元门,基本都是11层,还有别墅123户。

第一天出去,我拿了百份小册子,在小区转了半圈,尝试按了十几个门也没打开,感觉单元门密码森严,小区内几乎没有人出入单元门,40分钟过去了,一份真相也没有发出去,准备回家时,我就默默地跟师父说:我不能把这些真相资料再背回去呀!请师父给弟子开智开慧。我就又走回刚才没打开的单元门,试着按密码,结果打开了几个。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慢慢的我打开164个单元门密码(写到此时我已泪流满面,感恩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说也奇怪,平时在家腿脚不利落,走几步不是肿胀就是疼,因前段时间脚脖崴了没完全恢复,每当出去发真相资料就没有这种感觉了。事实让我切身体会到,这哪里是我在发资料,分明是师父在排除一切障碍,拉着我的手在救人。

回首修炼路,大法的神威无时不在,是师父的大法为我消去满身的业,化解了重重魔难,风雨中送我一程又一程。浩荡师恩,我无以为报,弟子只能暗下决心,在最后的修炼路上竭尽一切所能,奋力精進实修,以回报师尊的苦度之恩!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