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读师尊新经文《再棒喝》的体悟

Print

【圆明网】师尊新经文《再棒喝》发表后,我拜读多遍,我悟道:这是师尊的又一次佛恩浩荡,对所有大法弟子的洪大慈悲。特别是那些走偏的、邪悟的、转修其它法门的及那些崇拜者、追随者、吹捧者。赶快回到大法中来。师尊讲:“走不回来就是永远的遗憾”[1]。

历史的教训。二零一四年,我们地区来了一个锦州的鲁姓老太太,自称是大法弟子,和当地一个有功能的演讲者,及追捧她的几个人,到各个学法小组演讲,传播她们自编的发正念条子,在当地造成很大波动。相继有几个按照她们要求做的同修去世。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有同修通过北京同修去美国参加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之际,给师尊递条子:

“弟子: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受邪党文化毒害太深,对目前做好三件事干扰很大。我们地区部份同修想重点清除党文化,四个整点发正念不动,用其它时间专门清邪灵。有人向内找执着心,用《天又清》中的“神雷炸”诗句不停的念“炸”,但有的同修认为这是乱法,争议很大。

师父:大法弟子,发正念哪,整点发正念,能做到;平时自己遇到干扰了,能发正念去清理自己的干扰,就可以了。真的你碰到明显的干扰,你可以发正念去清理它,不要经常或大面积的去做这件事。因为大法弟子都在救人、讲真相,去做其它的事情那这不是干扰吗?标新立异也不行,把这些事情搞成了另外的一种形式,那当然大法弟子要反对。其实就理智的对待这些事情,一定要清醒。”[2]

这个条子能够递上去,师尊能够给予解答,我们认为不是偶然的,是师尊的洪大慈悲,不让我们地区受到更大的损失。师尊讲法发表后,大多数同修明白过来了,不按照她们说的做了,并写了严正声明。可是演讲者不但不悟,还怨起师尊来了,说什么:“是你让我这样做的,怎么又这样说呢?”其实是假法身告诉她的,已经自心生魔了,同修和她们多次交流无济于事,还用师尊的法来掩盖她们改变发正念的要领。六年过去了,现在还有二、三十人认同她们的做法,被她们的能说会道、断用师尊的法迷住了心窍。

历史还在重演,二零一九年,东北来了四个同修,在我们地区做了两场演讲,规模都在三十人左右,演讲者一说就是两个多小时,说的都是她自己如何做的好,而且在北京周边做过多场演讲,并扬言,在北京周边做一圈,要用两个多月的时间,她们说:为讲真相、多救人,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比学比修。其目地是号召大家向她学习,学人不学法。在当地几个同修根据二零一三年明慧编辑部发表的《演讲乱法》文章,极力的阻止下,不得不说过几天回东北,在北京站检票时三人同时被抓,一人走脱。造成很大损失。

前段时间,从北京来了几个同修,以向内找、破除间隔为主题来我们地区交流。开车来到城外时,演讲者说:你们城市上空空间场黑乎乎的,一進城后马上说:现在城里空间场亮堂了,我都给清理了。演讲者大谈特谈功能,讲了半小时之后,话题一转,讲起如何给师尊磕头的问题了,一边讲一边做示范。三十人在场,听他说的津津乐道。有的同修很感兴趣,问这问那,他做解答,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这时A同修说:你先别说了,我来说几句,我们今天来的目地,是来交流向内找,破除间隔,做好三件事的,你说了一个多小时了,只字未提交流内容,是不是有点跑题了,你大谈特谈功能,是不是显示心呀!

演讲者说:我说的是真实的,这是北京同修去美国,在山上庙里学来的。A同修说:那就更不对劲了,你这不是在传播小道消息吗?师尊讲法讲过怎么样磕头的问题了吗?这时协调同修规正了交流内容,大家又互相谈、互相讲了一个多小时。

事隔两天,他们又在本市某镇做了一场二十多人的演讲,内容基本一样。据说在北京周边也做过此类的演讲。A同修又找邀请者交流此事,邀请者说:你就那么恨人家,你知道人家给你多少好东西?A同修说:请你转告他,给我多好的东西我也不要,我就要我师父给我的。

这几个同修极力推行用功能做事,并以帮助同修之名,为几个病业同修治病。当他们出现同样症状时,却说是在为病业同修承受,有的同修却住了医院。孙茜同修被非法庭审过程中,他们叫大家发正念,用搬运功把孙茜搬出来。他们还以给神韵集资的名义收学员钱。有一个同修问:我这有钱,你用吗?她说:要,给神韵。这个同修当时就给了一万元,经过切磋,认为这种行为不符合法,师尊没有要我们这样做,把钱要了回来。

通过这几年血和泪的教训,整体向内找,究其原因有三,一、是因为我们没有做到以法为师,信师信法。而是学人不学法,崇拜追捧、抱着有求之心,求功能、求治病、求高层次、求这求那求来的。二、是演讲乱法之人,组织者在学员之中表现很“积极”,有一定的“知名度”,做过不少证实大法的事情,甚至受过邪恶迫害,就更具有迷惑性,他们形成小圈子,形成一个他们所需要的场,给另外空间邪恶可乘之机,得心应手的操控他们,达到邪恶所要达到的目地。三、是有些同修没有站在维护大法的基点上,认为我不参与就行了,就修自己,对乱法现象不是正念制止,而是不闻不问、无动于衷,等同默认,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人心对待,甚至于怕招惹一些麻烦,给其市场造成的。

真心希望同修们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跪拜、感恩、虔诚的接受师尊用重棒棒喝我们:“清醒吧!最难的路都走过来了,最后别在臭水沟里翻了船。”[1]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棒喝》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