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初寅夫妻被迫害死 儿女遭冤狱七八年

Print

【圆明网】湖北浠水县汪岗镇汪岗张庵庙村医生南初寅在当地名声和人缘都极好,一家五口人,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做人,以前的病都好了,身心健康,是个远近闻名的勤劳、善良、幸福的家庭。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南初寅全家人都遭严重迫害。当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南初寅在浠水广场炼功,遭公安局毒打,被劫持到浠水第一看守所关押,几乎天天挨打,折磨不断,脾脏被打破裂,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四日被送到沙洋劳教所继续迫害,于二零零一年正月二十四日吐血离世。

儿子南小青本是四川西南石油学院学生,被开除学籍,二零零三年四月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八年;小女儿南溪芬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判刑六年。

妻子周冬梅原来一字不识,通过修炼法轮功,年老的她也能顺利通读《转法轮》。两次被非法关押,被劫持往武汉洗脑班迫害后,身体出现病状,多次被浠水六一零、国安大队绑架,受尽惊吓与折磨,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含冤去世。

大女儿南田菊曾被多次非法关押,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遭绑架,非法关押七个多月,消息全无。据悉,检察院曾回复因证据不足可以放人。

一、南初寅被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南初寅与两个女儿在浠水广场炼功,被警察劫持、非法拘留十天。在浠水第二看守所拘留,当时天气很热,没干过体力活的南初寅被迫在烈日下用铁铲手工和混合土(水泥、沙、石头)倒屋顶,汗水加泥混了一身到附近水沟里流,那里的水是别人加工石板流下来的水,石灰非常重,所以不到几天他的双腿就长了疮。两个女儿被非法关押在浠水第一看守所。

九九年十月中旬,南初寅与两个女儿去北京上访。南初寅回家后被当地公安局劫持到第一看守所,两个女儿在北京被绑架,也被浠水公安局劫持到第一看守所,小女儿被非法劳教1年半,南初寅和大女儿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

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晚上,南初寅与妻子、儿子、大女儿再次在浠水广场炼功,当场遭到警察的毒打。警察夏寿松用电筒猛击他的头部,并伙同警察杨俭、李勋华、甘世涛等人将南初寅打倒在地,用皮鞋踩住颈部,在头上、身上乱踢,血流满面。

在浠水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为了整他,警察把他换到他们称为“狠号子”中并暗示犯人折磨他。在18号监室时,他被犯人猛击腹部后,脸色突变,倒地半天不省人事,从此后大便开始带血,有时吐血,腹部以下越肿越大。而看守所的人却装没看见。

南初寅告诉同修:他在号子里几乎天天挨打,折磨不断。大女儿南田菊说:“父亲在里面埃打、挨饿、折磨不断,还被犯人打致内脏暗伤,经常大便带血,有时吐血,腹部以下到两腿浮肿。”

被非法关押了六个月左右,南初寅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五月被送到黄石劳教所。黄石劳教所看到他的身体状况恶劣,年龄又大,不敢收他,就退回了看守所。但过了一个月,县公安局不顾他身体状况,又强行将他解入黄石劳教所五大队。大队干部看到他浮肿的身体没有安排他干重活。

过了两个月左右,于九月二十四日,南初寅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送到沙洋劳教所,遭受强制转化。这个过程中他一直便血,腹部以下到脚是肿的,一直拖到劳教期满释放回家。在家中一直吐血、便血不止。

南初寅是医生,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他告诉家人他的肝脏被打破了,已无法医治。就在这种情况下,公安局及清泉镇有关部门一次次逼迫他写保证书,不准他炼功,不准他修炼,不断施压,搞得他家过不得安宁日子。加上层层的精神压力及生活的重担,终于拖垮了他。南初寅于二零零一年正月二十四日夜里大量吐血后离开人世。

南初寅的死完全是不法警察的迫害造成的,可中共公安局及有些人抓住此事大肆造谣,说他是因炼功不吃药而死,从而掩盖警察暴力致死人命的犯罪事实。《湖北法制报》不经采访,不经死者家属同意,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三日刊文颠倒黑白,造谣诬蔑说南初寅医生是因“痴迷”有病不治而致死。南初寅的亲属对此感到震惊和义愤,可又投诉无门。

二、儿子南小青被开除学籍、非法判刑八年

南小青,四川西南石油学院学生。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七日去北京上访,向政府申诉法轮功的冤屈,在北京苹果园的出租房被绑架,十九日被西南石油学院劫持回学校,被西南石油学院以旷课二十三天为借口开除学籍。

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南小青在浠水广场炼功被绑架,被非法拘留。拘留单上的日期是十五天,但是到期没放人,被超期关押两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中共新华社报导宣传南小青被洗脑放弃修炼,西南石油学院又接受他返校,二零零零年六月《四川日报》伪造南小青所谓被转化的文章,进一步欺骗不明真相的民众。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九日,南小青在开往蕲春到武穴的车上被浠水一科公安局绑架并非法关押,当天晚上在蕲春公安局里,警察对他进行刑讯逼供,多次对他的身体进行残酷迫害,他们用手铐把南小青的双手铐上吊在门框上,令脚尖着地,整夜连续数次地折磨。残酷的折磨,令南小青窒息无比痛苦。此外,恶警们还用手铐把南小青的双手反铐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第二天,南小青被非法关押在浠水市府宾馆101房间秘密迫害,进行长达十天的刑讯逼供,期间连续七天不让南小青睡觉,并经常用手铐把南小青的双手反铐在背后,并在手与背部之间插饮料瓶,痛得他全身大汗淋漓。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折磨十天后,南小青被送往浠水第一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南小青每天吃的是他们从宾馆里收的馊水剩菜,菜里面经常还有牙签和纸巾之类的东西,这些很不卫生的伙食是看守所里面各种传染病的来源,南小青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在浠水看守所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南小青被迫害的身体骨瘦如柴,双脚失控,走路完全站不起来虚弱无力。南小青的眼睛被迫害的看东西很模糊,视力严重下降。南小青被迫害得身体极其虚弱,出现“严重疾病状态”,看守所害怕负责任,九月六日送去黄冈市第一医院检查,患高血压、高血压性心脏病、肾功能衰竭、脑动脉硬化,难以进食,南小青体重只有六、七十斤。

南小青被非法判刑八年。浠水县法院在未开庭前一个多月就已经非法定刑期八年,而后再秘密开庭走过场,连家人也未通知。

南小青被劫持至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在监狱里经常遭狱警强制洗脑,长期遭两个刑事犯包夹监控,不让他跟别人说话,经常遭到包夹的辱骂和毒打,被强制劳动。

南小青在沙洋范家台监狱被迫害六年多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妹妹妹夫到范家台监狱接他出狱。八点多钟,打电话到监区询问,獄警回答:九~十点出来,你们等着。等到九点半左右,浠水县“六一零”车子来了,其中一人还跟南小青的妹妹套近乎,说我和你哥哥是同学;另一个说:我和你叔叔很熟,来前你叔叔与我谈了两个多小时,你放心,我们把你哥哥接回去,这车还可坐一个人,到时你和我们一块走。但是,当他们的车子到监区内把南小青接出后,却加大油门跑了。南小青的妹妹想透过车窗看哥哥一眼,到车头拦车都没拦住。

南小青在历经八年冤狱后,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非法刑期到期之日,又被浠水“六一零”邪恶之徒夏平、郭勇等三人劫持到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的洗脑班迫害。南小青被湖北省洗脑班非法关押、强化洗脑四十天左右才放回家。

三、妻子周冬梅被迫害离世

南初寅的妻子周冬梅,原来一字不识,通过修炼法轮功,也能顺利通读《转法轮》。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晚上,周冬梅与丈夫南初寅、儿子、大女儿在浠水广场炼功,当晚周冬梅和儿子南小青被劫持到往浠水第二看守所,周冬梅被关押到当年腊月最后一天回家,大女儿南田菊在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南小青被公安局当示范强制洗脑转化,逼迫放弃修炼。

儿子南小青二零零三年四月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浠水第一看守所19个月,不让接见,直到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家人才见了面,周冬梅见儿子变成如此模样,心如刀割,泪流不止。为了救回被非法关押、生命垂危的儿子,周冬梅和大女儿南田菊不知找了多少公、检、法的领导和警察要求放人,却遭到他们的欺骗、讥笑和咒骂。

二零零四年十月,善良本份的周冬梅找到了浠水县公安局副局长(专职负责迫害法轮功)恶警头目黄海军,向他求情,讲道理要求放人,黄海军凶狠的瞪着一只眼(因其另一只眼是假眼)用手使劲的卡住她的喉管,吼叫着将她推出了门外。

在上诉、讲道理、求情无门的情况下,周冬梅挂上写着冤情的牌子,为求法律给予公道,为求得正直善良的人们的关注,救出生命垂危的儿子,于十月十一日在县政府门前喊冤。当世人得知其丈夫只因炼法轮功被公安毒打致内脏重伤而死、儿子又折磨得生命垂危后,感到非常震惊和难以相信。

当喊冤到公安局门前时,几个恶警上前将牌子强行拉下砸烂,纠缠中周冬梅三岁的外甥女见状惊恐的大声哭叫,其状悲惨。一些围观的群众纷纷指责公安局的暴行,有一些人流出了同情的泪。

次日上午,周冬梅随同大女儿南田菊又挂着“修法轮功、真善忍 的丈夫被迫害致死,小女儿因炼功被冤判六年,儿子南小青被关押十八个月出现多种重病仍不放人,要求政府释放儿子”的牌子,满街喊冤。当行至浠水县政府大门 时,一辆“110”警车和另一辆“公安”警车同时开到她们面前,“110”车上跳下两人,“公安”车上下来五人,将周冬梅挂着的牌子抢下来,用臭袜子塞住她的嘴(怕她喊),并将其母女俩强行抬到“110”警车上迅速离去。

周冬梅本人两次被非法关押,被劫持往武汉洗脑班关押迫害。自从洗脑班回家后,身体就出现病状,回家后出现剧烈咳嗽,怀疑是在洗脑班感染了病毒,送医院检查是“亚极性播散型月班核”属传染性的。武汉洗脑班,对外谎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实质是专门对在湖北省各地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施用各种邪恶手段进行洗脑迫害的黑窝,用威胁、恐怖、欺骗、邪悟毒害、咒骂、殴打、围攻、不让人睡觉、药物等手段残酷折磨,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大法真善忍的信仰与修炼,逼其所谓的“转化”。

丈夫被迫害致死,儿子、小女儿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大女儿出嫁、远在武汉市黄陂区,周冬梅孤身一人在家,还经常受到当地中共不法人员的骚扰,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含冤去世。

四、小女儿遭七年半冤狱、大女儿又被非法关押

小女儿南溪芬在四川工作,因依法上访,并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一年十月九日,南溪芬向世人诉说法轮大法及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实,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被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判刑六年,在四川监狱受着严重迫害。

大女儿南田菊依法上访和炼功三次被抓,共被非法关押六个月。父亲南初寅二零零一年正月二十四日离世,离她结婚的日子只有十三天。

南田菊出嫁在武汉市黄陂区横店。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左右,横店派出所警察闯到南田菊家,将南田菊及其未修炼的丈夫带到派出所,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放回。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一日讲真相,被人恶告,被横店派出所绑架,被非法行政拘留,后改非法刑事拘留,绑架至武汉市二支沟看守所,至二零二零年三月被已经非法关押七个多月,消息全无。据悉,检察院曾回复因证据不足可以放人,但横店派出所当时没有回应。现在情况不清。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