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信中共被加重迫害的教训

Print

【圆明网】中共的邪恶本质与流氓本性已经被越来越多世人所认清,回首过去二十多年所走过的正法修炼之路,发现自己过去由于缺乏对中共的了解,被中共屡屡欺骗,给自己本人、同修及当地的正法形势都造成了很大损失,真是后悔莫及。

一、相信中共公安局长本人与同修受损的教训

我与我所在地公安分局局长家里有非常紧密的联系。这种联系可谓是子一辈、父一辈。局长的儿子与我是形影不离的朋友,又是多年的同班同学,两家之间吃饭坐客那是家常便饭,家长亲友无不知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后来朋友结婚时,我和公安局的一位领导担任总支宾,负责代表家人招待亲朋好友,可见我在他们家中的地位与关系。而且我岳父也是当地的领导。我本人也身居要职,这就把我们二家之间的关系拉得很近。令人高兴的是,公安局长夫人、儿子、儿媳妇也都在学法轮功,这样我们就走得更近了。

在1999年6月份的一天下午,当时中共没有公开迫害法轮功,而且中共在刚刚过去一个多月的4.25中明确表态从未反对过各种气功,再加之我本身就在体制内工作,当时并没有感觉到中共如何的邪恶,对中共还是相信的。公安局长给我打电话让我到他办公室去一趟,我过去后才知道,原来局长是想向我问一下我们当地法轮功情况,并说已经清楚的知道我们一共有多少个炼功点,我一听他说的数字还真对。我想:我们大法是堂堂正正的正法修炼,是做好人,不怕你们来调查,相反调查调查反而让他们多知道知道我们法轮功有多好,反而是弘扬了法轮功,于是我就把当地各炼功点的名称和辅导员告诉了他。他表态只是了解一下情况,没有别的意思。从公安局出来后,我就来到了我们义务辅导站站长家,将刚才的事情跟站长反馈了一下,站长告诉我不应该跟他说这些,问我能不能挽回,于是我满怀信心的来到公安局长家里,找到局长直接对他说,不要将我说的报上去,就等于我们之间什么都没说,否则我们之间就断交。他虽然当时表面满口答应了。可是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位局长欺骗了我,他还是按照我说的名单进行了上报。

在邪恶公开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之后,我公开反对中共镇压,引起了市委书记及公安很大的不满,这位局长亲自带着一车公安人员在晚间奔我所在的学法点过来搜查抓人,而且我们当地的一位女同修也因我的泄露信息而受到公安的重点监控,这位女同修的丈夫是我们当地的领导,就找到这位公安局长,这位公安局长就说是我泄露了他夫人的修炼信息的,因此,受中共官员的欺骗使我本人及同修都受到了损失,我后悔不已,教训是深刻的。

二、相信单位中共领导被邪恶绑架的教训

有一次,因为休期的原因我正在家里休息,突然单位的党组副书记给我打电话,说单位有点事让我过来一趟,我没有多想,以为是领导临时有什么工作需要加班,就马上第一时间来到工作单位。可是等待我的却是公安局的二位主要领导来抓我,他们是通过单位领导打电话将我骗到单位,让我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被邪恶抓捕。当时给我打电话的领导,我们曾一起多次下过乡搞调研,多次在一起吃饭,他的很多工作是我帮助他做的,可是在关键时刻还是配合邪恶来迫害我,没有给我一点暗示或帮助,有的只是冷酷与兴灾乐祸。就是由于这次抓捕不仅给我送进了牢房,又将我开除了工作,我经历了无数的痛苦与无尽的心酸,甚至差一点失去性命才闯过了那次魔难,轻信中共的官员的话又给我上了一课。

三、相信邪党公安办案人员使我的迫害加重的教训

有一次,经过恶人的构陷,我被邪恶抓捕进了看守所。从表面上看,由于我的身份、加上我们家人的领导身份,再加上公安内部的亲属保护等表面原因,邪恶对我并没有采取酷刑的方法,但是他们取证的方法是,在我取证笔录上先空着,然后对其他同修施以酷刑,当被抓同修说出来的内容后,邪恶办案人员再按已经有几个人说出来的事实再给我写笔录。那次,邪恶公安人员想从我过去的笔录中给我构陷定罪,从其他同修那里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材料,所以他们挺着急,但是还是把我抓起来了,不想放过我。

几天后,有一位从来没有参与提审的一位大领导模样的老公安亲自来提审我,欺骗我说市委书记说了,如果我没什么事情就给你放了,但要求我一定要保证把事情说清楚就行。我信以为真,而且从我内心深处来说,我所说的真实情况根本就算不了什么,说清楚不就完了吗,我与同修说说话还不行吗,说清楚不就出去了吗?于是我就一五一十的将我与一位外地的同修接触过,并谈论了我个人对法轮功的认识与感受说出来了,我自认为我又没有什么其他行为,我与同修个人之间说说话还犯法吗?没想到,就在我说了这些事情之后,公安竟然将我说的这些话当成迫害我的主要证据,非要置我于死地。后来在牢笼里我通过求师父,在师父的加持下才闯出了魔窟,又融入了正法的洪流中。

我的三次亲身实际经历完全印证了《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所说的,什么人相信了共产党什么人都会上当,甚至会丢了自已的性命。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