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学珍、白虹在天津市板桥劳教所遭受折磨

Print

【圆明网】二零零一年我刚到天津市板桥劳教所五大队,一进屋里就看见一个人双手被吊在房梁上,两脚离地,不知道已经吊了多长时间了。我问犯人,“她为什么吊在那里?她犯了什么罪?”犯人说:她叫周学珍,炼法轮功,绝食。我说,“我也是炼法轮功的,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罪?今天你要不把她放下来这饭我也不吃了。”犯人马上去找警察把周学珍放了下来。

后来警察利用犯人给周学珍戴上手铐脚镣绑在床上,身体呈大字形。周学珍坚持信仰,不转化,长期绝食抗议迫害,每次遭灌食时插进去的管子都是血,真是太痛苦了。迫害周学珍的警察寇娜、高华超。

周学珍被迫害的体重不足六七十斤,骨瘦如柴,牙都被迫害的没有了,戴着沉重的脚镣。就是那样她也不向邪恶低头。不管怎样迫害她,她都和人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上半年,我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板桥劳教所五大队,认识了大法弟子白虹和周学珍。当我第一次看到白虹时她的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别的同修告诉我,“由于白虹坚信大法好,不转化被电棍电的。”

我和白虹在一个班时每天扛豆包(100-120斤)择豆子,晚上还要学习坐马扎,到晚十二点以后才睡觉。有一天晚上,警察把白虹带走一夜都没回到班上,脸上又多了青一块、紫一块的血印。我们都是被犯人监视的,不许说话,我偷偷地问白虹干什么去了,白虹两眼直直的不敢说话,不知道她又受到什么样的迫害。

有一次白虹肠胃不好,要求上厕所,犯人头、警察就是不让她去。这是经常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迫害白虹的警察有寇娜、高华超。

周学珍,女,时年50多岁,天津市北辰区法轮功学员,于2000年底在家中被恶警绑架、非法劳教,在板桥劳教所被恶警寇娜、高华超毒打,她们经常指使卖淫吸毒犯毒打周学珍。周学珍遍体鳞伤,有一次被用捅锅炉的长钩在后背抽上后带下一块肉,还被捆在猪圈让蚊虫咬,关禁闭一关就是1~2个月,几次都是奄奄一息后被抬出禁闭室。周学珍1米7的身高被迫害得体重不足30公斤,恶警怕死在劳教所让家人接回家后,又遭到了北辰区北仓乡610头子王宝荣的迫害。周学珍于2002年7月含冤去世。

白虹,女,时年53岁,原在天津市和平区劝业场卫生院工作,2002年的冬季因为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劳教,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里她坚信真、善、忍。11月中旬恶警寇娜、高华超分别几次带着吸毒犯人对她大打出手,夜里扒光白虹的衣服把她扔到猪圈里,而后拉出来用衣服把她头裹上,用电棍电她,电一阵,恶警寇娜把白虹头上的衣服取下来,让她看一个方盒子,并告诉她这是一种新型的电刑器,然后把白虹的头盖上又接着电。白虹绝食抗议,她们就把她四肢捆在床上。夜里把她拉出去,放在两排房子中间的一个两米多宽的狭道里,那有几块水泥板,她们扒光白虹的衣服,将她推躺在水泥板上,还用衣服给她扇风。又把她推到养狗的大笼子前,扬言要把她跟狗关在一起。白虹被迫害得很厉害,一说炼功,就被“大”字形铐在“独居”的床上。白虹的个子很小,被四个铐子拉的疼痛难忍,第二天被放下来都不会走路,有时她还被打成乌眼青,捂着胸口上不了床,有时在“独居”被折磨好几天,刑事犯用鞋帮打白虹的脸,直到脸变成黑色。恶警灭绝人性的摧残使得白虹奄奄一息,恶人怕担责任才将白虹送回家,白虹回到家后就含冤辞世。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