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法轮功学员刘家玉曾遭精神病院迫害

Print

【圆明网】江苏省徐州市丰县刘家玉在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原来的冠心病、十二指肠溃疡、关节炎都不治而愈。吸烟、喝酒、赌博的坏毛病也彻底改掉了。他还扔掉了老花镜,火暴的脾气也变的祥和亲切。乡亲们说刘家玉炼了法轮功,脱胎换骨都变成另一个人了,以前紧张的家庭关系也变的融洽了。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和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刘家玉的环境也变了。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到同年五月三十日,刘家玉先后被丰县顺河镇政法委姓王的书记和顺河镇当时的武装部长、丰县公安局姓陈的一个股长骗进丰县封闭式洗脑班10天。后从洗脑班又被骗进徐州市民政局办的精神病院迫害90天。

在精神病院期间,刘家玉被过大电(电休克)一次,过电时一人按头、四人分别按腿、胳膊,过电时口中垫布没垫好,强大的电流造成全部牙齿松动,牙床出血,结果导致吃饭只能吃软食(面条、米饭)。由于牙齿全部松动,被迫拔掉真牙,换上了一口假牙。

而且,刘家玉还被强制吃不明药物,吃过后,行走坐卧都非常难受,除非睡着了不知道难受,只要清醒,就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平时受到精神病人的监视,不让刘家玉和别人说话。负责迫害刘家玉的是一名姓陈的女主任、一名姓罗的副院长。他们让刘家玉骂一声大法师父才能出院,刘家玉不骂,坚决的拒绝他们的无理要求。当时陈主任叫刘家玉看了精神病院关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邪党上级发的红头文件,大概有三、四页纸。

从精神病院被迫害放回来后,有一年的时间,刘家玉都是处在精神痴呆、恍恍惚惚的痛苦状态之中。

以丰县公安局刘元东为首的警察两次非法抄刘家玉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多本及其它一些资料。丰县公安局杨姓队长和610办公室史姓人员,带人对刘家玉抄家一次。丰县610和县公安局人员多次到刘家玉家骚扰恐吓,监视居住,严重干扰了他的正常生活。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七日十一点五十分,从上海开往徐州的高铁上,乘警非法搜查刘家玉的个人物品,翻出六本大法书籍,以此限制他人身自由四个小时。后徐州火车站派出所以刘姓为首的三个警察,又将刘家玉非法扣留,从下午三点持续到晚上七点,共四个小时。刘家玉是从上海回家照顾年迈的老父亲的,当时他的老父亲在丰县人民医院急诊室急诊,当时的分分秒秒对刘家玉来说都是非常宝贵。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九日,刘家玉和老伴购买了从徐州到汉口的20点45分的火车票,去武汉孩子家。当检票时,检票员喊来警察,把刘家玉带到车站派出所,他们非法搜查刘家玉的个人物品,将他随身携带的16本大法书(刘家玉打算在孩子家住一段时间,就带上了他平时经常看的这些大法书)和及一台原道牌平板电脑强行抢走。

后徐州车站派出所程所长伙同刘姓、满姓警察,串通丰县公安局刘元东及顺河派出所人员,开了两辆车去抄刘家玉的家,由于刘家玉不配合,并当场揭露以前他们对他的迫害,送他进精神病院迫害的事实,他们自知理亏,就回去了。

从五月二十九日晚八点遭到非法扣押,直到半夜十二点左右将刘家玉送回候车室,造成当次车票作废。刘家玉又重新购买了五月三十日的同班车票,结果到了五月三十日十点左右,他们又将他非法扣押,并送回丰县顺河派出所,导致刘家玉的两趟车票全部作废,损失车票款420余元。他们不单威胁恐吓刘家玉,而且还威胁他的老伴,说要将她也关起来。

刘家玉被非法扣留期间,老伴一个人在徐州火车站候车室一直待到五月三十日半夜十一点,后来被刘家玉的三女婿开车接回。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