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李凌、高淑琴夫妻在迫害中致死

Print

【圆明网】大庆市让胡路区法轮功学员李凌、高淑琴夫妻修炼法轮大法后受益无穷,实践真善忍理念做好人,善待他人,在亲朋好友中有口皆碑。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迫害后,妻子高淑琴在多次迫害中,遭受了多种酷刑折磨,于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七日中午十二时三十分左右被中共警察逼死,时年五十一岁。李凌被迫买断工龄失业并屡遭迫害,拘留、被被两次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还经常受到骚扰恐吓,身心遭受折磨与摧残,于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凌晨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四岁。夫妻被中共人员直接勒索近十万元。

李凌,原是大庆石油管理局总机械厂职工,原住让胡路区科技园二十七号楼;妻子高淑琴是大庆市第十二中学优秀教师。膝下一双儿女,聪慧好学,学业优秀,女儿在西安读硕士研究生,儿子在湖南长沙上大学,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四口之家。

然而,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发动了邪恶的镇压,李凌的家在历经残酷的迫害中,不但没有安稳的正常生活,而且被迫害得家破人亡。以下是李凌、高淑琴夫妻被迫害致死的事实经历:

一、高淑琴被迫害事实

高淑琴是大庆市第十二中学教师、业务骨干。高淑琴乐于助人,不计得失,是既有责任心、又能担当的好老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多次被授予大庆石油管理局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称号,连年被大庆石油管理局教培中心评为优秀教师、先进工作者等称号。

修炼前,高淑琴身患多种疾病,尤其是肺结核、胸膜炎特别严重,她不但遭受无尽的病痛折磨,同时给家庭带来了严重的经济负担;讲课时经常累得直喘、浑身是汗、身体虚脱,病重时连课都讲不了。一九九八年十月,高淑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努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去做好人。她心性得到提高后,仅两个月的时间,所有的顽疾不药而愈,身心倍感舒畅,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什么是“超常的科学”。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及中共丧心病狂的打压法轮功后,高淑琴坚定修炼,不屈服中共淫威,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关押、送洗脑班及非法劳教迫害;学校还迫于压力无理的给高淑琴记大过、待岗等处罚,以截断她的生活来源,逼迫放弃个人信仰权利;高淑琴被关押期间遭遇了体罚、野蛮灌食、“苏秦背剑”、上绳、坐铁椅子、铐铁环、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与摧残。

二零零零年六月四日,高淑琴依法进京上访说公道话被绑架,单位三人坐飞机去北京把她劫回大庆,关押在看守所七十五天,然后送进大庆石油管理局办的邪恶洗脑班迫害了两个星期。因高淑琴绝食抗议,五天后回家。被“洗脑班”勒索食宿费二千四百五十元;单位勒索罚款及去北京接她的来回费用共计一万一千多元钱,全部算在高淑琴头上;而后,高淑琴被剥夺讲课、工作的权利,工资被全部停发。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高淑琴再次去北京上访,在火车上被乘警查身份证时遭遇绑架,被警察拉到河北省的一个地方。因她不报姓名,遭到毒打,然后将她两手一上一下拉到背后用手铐紧紧铐在一起,手铐嵌入肉里非常疼痛,她绝食抗议四天被释放。然后高淑琴坚忍地一路步行、走了数天、又走上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条幅,被绑架到前门分局,因她不报姓名,又遭遇警察轮番毒打,抓头往墙上撞,身上浇凉水,折腾到后半夜把她放了,她回家后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五月五日,高淑琴在红岗区被绑架,因不报姓名地址,被红岗派出所警察轮番施暴打嘴巴子、罚站、侮辱等,然后送入大庆市看守所关押,绝食抗议十九天后被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半夜,让胡路分局三个警察闯入高淑琴家将她绑架,送进萨尔图拘留所,她绝食抗议三十六天,每天被强行插管灌食都遭恶狱警打骂。八月二十五日左右被非法劳教,送到哈尔滨女子戒毒所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拒收,拉回来被拘留了两天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晚,高淑琴被破门而入的警察用黑袋子套头绑架到市看守所,她一直绝食抗议,又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戒毒所劳教所,被迫害得五脏衰竭,遍体鳞伤,手铐卡入手腕很长时间还有伤痕。十月初,高淑琴已经昏迷不醒、奄奄一息,多次出现生命危险,被戒毒所保外抬回家。因头被打伤,半年后说话语言还不清、四肢不灵。而此时,她家中只有八旬的婆母,丈夫李凌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让胡路分局局长孙绍民、刘玉鹏等多个警察又闯入高淑琴家把她绑架到市看守所。在此前片警陈耀松两次给高淑琴打电话让去派出所,被高淑琴拒绝。陈耀松恼怒说:“你不来,我就是绑也得给你绑来。”高淑琴在看守所绝食抗议,每天都被铐在铁椅子上并强迫灌食等酷刑折磨,吃喝拉撒都在铁椅子上煎熬,又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于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九日被无条件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六日晚,高淑琴与丈夫李凌出去发真相资料,被让胡路分局铁路派出所警察跟踪,高淑琴走脱回家,丈夫李凌等被绑架。深夜十一点多钟,让胡路分局伙同铁路派出所一帮警察到高淑琴家非法抄家,高淑琴拒绝开门,警察按遍同一单元住户的门铃,搅得四邻不安。

第二天(三月二十七日)大清早,铁路派出所恶警又到高淑琴家砸门,将房门反锁并在楼下监视,企图绑架。高淑琴被困在屋里出不来,把钥匙给邻居帮忙开门也打不开,打电话找“开锁大王”不敢来开。高淑琴为了避免绑架迫害,被逼无奈,把床单拴在窗户上顺下,因床单坠断,她不幸重摔在地,大口喘着气,围观的群众对警察说:快送医院抢救呀!中共警察视人命如草芥,不是打电话抢救人,而是打电话给上级等待命令,直到眼看着高淑琴咽气,才给120打电话。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残害虐杀。

高淑琴被迫害惨死,警察却隐瞒事实真相,抹黑法轮功,欺骗高淑琴的一双儿女说:高淑琴自己在家把门反锁了,炼功走火入魔,跳楼自杀。(法轮功是禁止杀生和自杀;要了解、明白法轮功真相,请看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和其他法轮大法著作!翻墙海外网站:可在法轮大法网站明慧网免费下载全部书籍。)

由于高淑琴四次进京上访说真话,学校被中共搞株连多次罚款,都算在高淑琴的头上。学校书记马永维对高淑琴说:“因为你炼法轮功,学校被罚款和你个人的罚款,你已经欠学校四万多块钱了。”从二零零零年六月,直到高淑琴不幸离世,单位一直不让她上班,也不给发一分钱,剥夺了生活最基本的权利,而克扣高淑琴的工资、奖金收入至少六万多元,反而还变本加厉说高淑琴欠学校的钱。

二、李凌被迫害事实

二零零零年一月,李凌的单位大庆总机械厂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怕李凌去北京上访,勒索他一万元钱当押金。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八日,李凌参加大庆石油管理局门前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证实法轮大法好,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七月份被单位610非法机构勒索二千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末,李凌进京上访被绑架劫回大庆、关押在让胡路看守所,并被非法劳教一年,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送进大庆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一年七月五日从劳教所回家。期间,被大庆石油管理局驻京办事处610非法机构勒索二千元钱;被单位勒索到北京劫持他的往返各项费用二千元。

二零零一年十月上旬,李凌再次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法轮大法好,并顺利回家。

二零零二年三月,李凌在家中被让胡路分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四个半月,他被迫两次绝食(四天和九天)抗议非法关押,又被非法劳教三年送进大庆劳教所迫害,后来一只脚被迫害得走路有点跛。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六日晚七点多钟,李凌和妻子高淑琴等几人到铁路家属楼区发真相资料被跟踪,李凌等被让胡路分局铁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妻子高淑琴走脱回家。深夜十一点多钟,铁路派出所警察到科技园李凌家非法抄家,妻子高淑琴拒绝开门。歹毒的警察在外面把门反锁上、还在门锁上使了坏招,用钥匙都开不开锁,李凌的妻子被恶警困在屋里。

第二天(三月二十七日)中午十二点半左右,李凌的妻子高淑琴为了免遭迫害,被逼无奈,用床单从六层楼窗户顺下,因床单坠断,高淑琴不幸掷地身亡。当时,他们一双儿女在外面上学,家里还有李凌八十二岁的老母亲。

在这种惨境下,让胡路分局警察柳某某、孙某某仍然将李凌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李凌多次询问妻子的情况,却欺骗李凌说:高淑琴心脏不好,在第四医院住院,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的。李凌对妻子遭遇不幸和葬礼都无从所知,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一个月后,李凌才得知妻子的噩耗,当他质问柳某某、孙某某时,柳某某却肆意妄为邪恶地说:“象高淑琴这样的再过个十年八年的都得被整死,那时炼法轮功的就差点劲了。”

让胡路公安警察不但将高淑琴迫害致死,又以莫须有的罪名构陷李凌,几个月后,李凌被非法判刑一年,一直在大庆市看守所关押到冤狱期满回家,与老母亲艰难度日。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日下午三点钟,让胡路分局科技园片警和一穿便衣的男子到李凌家,伪善地声称片警调换了,了解一下情况。然后翻脸打电话叫来两个警察非法抄家,所有的大法书籍和《明慧周刊》被抢走,还要绑架李凌,遭到李凌九十一岁的老母亲坚决抵制,李凌才免遭绑架。

二零一五年,李凌向最高检、最高法院起诉中共前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犯罪事实,遭到警察经常骚扰。李凌母子只好到另一小区租房住,但仍骚扰不断,搅得家无宁日。

由于妻子活活生生地被凄惨离世的打击,加之迫害与各种压力,李凌的身体每况愈下,从浑身肿胀到瘦成皮包骨,终因身心承受到极限,于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带着遗憾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四岁,撇下九十四岁的老母亲。

三、李凌母亲的遭遇

李凌的老母亲也是一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曾遭遇让胡路分局警察迫害。邪恶的中共破坏天理、败坏人伦及道德,连八十多岁的老人都不放过。

老人得法前是个药罐子,浑身是病,过了今天没明天,吃药象吃饭一天吃三遍。上、下楼都得用人背着。自从老人修炼法轮功后,身轻体健,容光焕发,精神饱满,不但扔掉了药罐子,上、下六楼自己都能走了,觉得活着有奔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老人依法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到怀柔县看守所,绝食抗议被释放。

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八十岁的老人被让胡路分局警察劫持迫害,被迫绝食抗议,被释放回家。

让胡路派出所片警陈耀松还多次骚扰、并恶语威胁老人说:别以为你岁数大我们就不抓你。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七日,老人八十二岁时失去好儿媳高淑琴;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老人九十四时又失去了好儿子李凌。人老有所依,可怜的老人无依无靠只好被迫回了老家。

一个好端端的家,被中共迫害得支离破碎、家破人亡。二十一年的迫害,象李凌一家的悲惨遭遇,在中国大陆也只是被中共邪党血腥迫害的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之中的冰山一角,中共无尽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