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深层的“自我”

Print

【圆明网】很多矛盾出现后,其实不是技术问题,而是自我问题,是自己的心性问题。以下是我最近遇到的一连串事情。

昨天,我与同修去农村给那里的同修维修打印机。我们先去了一个地方,更换打印机的打印头。我们按照操作步骤更换完打印头后,出现了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我感到这不是技术问题,是邪恶在捣乱,我就在心里求师父帮助,立刻打印头出奇的变好了,一切顺利完成了。我在心里谢谢师父,可是当时我没向内找。

我们又来到另一个村子的一个同修家,她的打印机出现问题是“打印页面短缺”。我原以为这是“小毛病”,调换一下“搓纸轮”的面就可以解决问题。

可是调换之后,还是没有解决问题,又出现“卡纸”现象。

我心里非常着急,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我每次出来回去晚了,家人都因为担心而说我一顿,但是我却一直认为这是邪恶操控家人阻挡我证实法的路。我心里很急,尽管我已经告诉家里可能晚点回去,可是时间实在是太晚了。不管我怎么催促跟我同去的那个同修说:我们先回去吧,今天太晚了,我们回去研究研究,哪天再来。可是那个同修就像没听见我的话一样,还是慢条斯理的去修理,哪怕一个小问题都要慢慢琢磨来琢磨去的。

我心里已经很着急了,但是我表面上又不能表现出来。最后问题还是没有彻底解决,我们只好回来了,因为时间实在是太晚了。

我一到家,家里人都因为担心我没有入睡,这时都开始对我一通狂轰滥炸。我一言都不发,就静静的听,也不去解释。不一会,也就消停了。

第二天醒来,我开始反思:为什么我每次出去回来晚家人总说我。我开始认为我有“怕家人说的心”。我还认为家人(都是同修)都不找自己,说话都不在法上。我也不是想晚回来,可是实际情况我根本就不能早回来,我要坐同修的车才能回来。同修不走,我怎么走?可是,这不是人的理吗?用人的理衡量对错吗?

我又继续找,找来找去,我发现一个隐藏很深的东西。我的所有想法都是站在“我”的角度,我根本就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

我一直以为自己“私心”很少,同修有问题我都尽力去帮助解决。我现在明白了,我的所有帮助同修也好,想要达到“无私”也好,都是站在“我”的基点上。我再進一步深挖,我为什么不能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是什么因素阻挡“我应该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我的真我是一个无私的生命,是能够站在对方角度想问题的。那个站在“我”的角度想问题的究竟是谁?我立刻明白了,它是一个埋藏很深的“自我”因素。当时我以为终于找到了这个“自我”。

这个“自我”非常狡猾,它有时利用你的干事心、求名的心、显示心等人心打着证实法的旗号去招摇撞骗的证实自我。当它感到威胁时,有时它会利用其它的执着心“舍卒保帅”的保护它自己。

一段时间同修没有找我修机器了,我有时感到有些失落与无所适从。那天当同修来找我去修机器时,我发现从心里产生一丝高兴,当时以为是干事心好长时间没“干事”了,它要死了,突然来了机会,真是久旱逢甘露,给“干事心”带来了“生”的机会。这个“干事心”能不高兴吗?!当时没有往更深处查找,我还以为向内找了。并没有认识到是那个“自我”为了保护自己“出卖”了“干事心”来自保。

当我回来后被指责的第二天醒来时,我再次向内找时,“自我”再次感到威胁,就又抛出了“我怕被人说的”心欺骗我,保护它自己。当我再次向内找时,它感到越来越不安全了,又采取了利用“掩盖来掩盖掩盖”的手法迷惑我自保。所以当我找到了“我总是站在‘我’的角度考虑问题”时,它就欺骗我让我认为我已经找到了那个隐藏很深的“自我”。其实我只是找到了一层“自我”形成的“我总是站在我的角度考虑问题”的后天观念,并不是那个“自我”的本身。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就把那个“自我”形成的后天那个观念当成那个“自我”了。我被欺骗了。但是我也感到有点不对劲,就是说不清楚。

第二天中午,与我同去的那个同修来到我家向我的家人表示道歉:因为太晚了,我们没有考虑到家人的感受,只想自己快把机器修好。同修走后,我感到自己的修炼差距,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向家人道歉呢?师父让我看到同修的道歉一定是我还存在问题,什么问题呢?这时我立刻警醒了。我虽然找到了“我总是站在我的角度考虑问题”那个所谓的“自我”,我也想今后“我一定要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我也好像找到了真正的自己,但是我感到非常飘。

这时,我看到了一个问题,就是真正站在对方角度考虑问题的生命那才是真我,而真正站在对方角度考虑问题的生命,当自己给对方带来伤害时,不管表象上愿不愿你,你都会发自内心认识到是自己的错,都会觉得对不起对方,都会发自内心去向对方道歉。

可我当时只是认识到,并没有道歉的想法。我明白了,那个“我一定要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是“自我”利用“我总是站在我的角度考虑问题”这个观念放出的烟幕弹。当我认识到这一点时,我再一次思考我的整个修机器与回来后的这个过程时,我立刻感到自己真的错了,是自己伤害了家里人,心里很难受。我又看到了我这么多年的所谓修炼与证实法表面看上去好像为他,其实都是站在“我”的基点上。换句话讲,我一直被后天的“自我”欺骗着,没有实修,浪费了太多的宝贵时间。当我认识到这里时,我感到自己思维体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种全新的为他的思维体系溶在了我的思想中。

修炼真的很严肃,很艰辛,每一思一念旧势力都给安排了陷阱,只有用大法才能辨别。大法就像指路灯一样照亮了我回归路上旧势力费尽心机想毁掉我安排的一切。多学法,学好法,用大法做指导才能走稳走好修炼的路。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