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胡峰昌、赵志荣夫妇被中共迫害经历

Print

【圆明网】胡峰昌、赵志荣夫妇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对法轮大法的残酷迫害,打破了他们一家人平静、温馨的生活。他们夫妇多次被当地警察绑架、非法劳教、非法拘留关押、勒索钱财、蹲坑、跟踪、骚扰等。

胡峰昌、赵志荣夫妇,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夫妻二人身体都患有不同的疾病。修炼不久,所有病症在不知不觉中全部消失。胡峰昌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看到儿子、儿媳病全好了,也不用再为看儿媳给儿子在院里支砖头熬药而揪心难受了。一家人对大法师父和大法充满感激,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恩中其乐融融。

下面是法轮功学员胡峰昌和赵志荣讲述的他们被迫害的经过。

一、胡峰昌自诉遭受的迫害

我叫胡峰昌,五十二岁,黑龙江省桦川县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虽然那时我年纪不大,但多种疾病缠身:颈椎、肠炎、鼻子无名出血、高血压、肩周炎等。修炼后,这些症状不知不觉的消失了。

1、被非法拘留二十三天、被勒索二千五百元钱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三日,我只身来到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还我师父清白。当我来到国家信访办门口时,看见那里有十多个便衣警察。其中一个便衣警察在拦截中得知我是法轮功学员来上访时,周围所有的便衣警察都围上来,七嘴八舌的盘问我。

他们给佳木斯市驻京办事处打电话,我被佳木斯市驻京警察劫持到驻京办事处。在他们的宿舍,我被非法扣押三宿四天,一直被手铐铐在餐桌腿上,手腕处被手铐磨的破皮出血。

三天后,桦川县公安局政保科警察贾友和城南派出所的警察把我绑架回桦川县城南派出所,时任所长李世忠踢了我一脚,还骂我一句。之后,把我非法关押在桦川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九天。

我被关进监室大约半小时,政保科科长魏占文和书记员刘殿红进来对我非法审问,魏占文进屋操起板凳,使劲砸我屁股,非法审问了很多问题。

第二天,城南派出所所长李世忠和教导员苏英强把我从看守所提出来,开警车拉着我到我家,向我妻子勒索两千五百元钱。他们逼着我妻子出去借钱给他们,勒索的钱不给任何凭据。所长李世忠还多次蒙骗我:拿钱吧,拿了钱,到局里就放了你。

但是之后,又把我非法关押到桦川县看守所,期间多次被非法提审、恐吓、逼迫我放弃修炼,给我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经济上给我的家庭带来了很大的困难。被勒索的二千五百元钱是借来的,两年多以后,才还上。从此,我家门口一直有蹲坑监视的警察,他们还收买附近的邻居,监视我家所有的人。

2、第二次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二年五月四日晚上八点多,我下班刚到家才五分钟,桦川县城南派出所警察李富国、沈延民和另外三个警察闯进我家,把我绑架到桦川县看守所。看守所里已非法关押了七名法轮功学员。我被不明警察非法提审,他们不断威胁、恐吓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此次绑架被非法关押了十七天,破坏了我的正常工作,损失经济收入近千元,致使雇用我的业主不能正常完成装修。

3、第三次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的一天晚上十一点半,国保大队警察贾友、张智峰(此人已遭恶报,突发心梗死亡)、还有不知名的警察让我去公安局。我质问他们凭什么让我去公安局?他们不由分说,掐着我的脖子,不让我穿鞋袜,我光着脚被两个警察从雪地上拖拽到警车上,被绑架到桦川县看守所。在非法关押期间,贾友对我非法审问,问我和谁联系等。我被非法关押了十九天。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我高龄的老母亲、妻子和孩子在恐慌和痛苦中度日。每当到邪党认为的所谓敏感日前后,我家就是警察骚扰的对象。

二、赵志荣自诉被迫害经过

我叫赵志荣,今年四十九岁,一九九九年正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我腰疼的直不起来,要先走十多步,才能直起腰来。修炼后,没几天就好了。

1、第一次被绑架,遭警察暴力殴打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下午三点左右,我正在百货大楼卖货,城南派出所片警刘雪峰来到百货大楼,把我骗到桦川县公安局。到了公安局,他把我直接劫持到桦川县拘留所。政保科的魏占文在屋里看见我,用下流语言辱骂我,问我炼不炼法轮功了,我不回答他,他恼羞成怒,扇了我好几个大嘴巴子,我当时就觉得脸都肿起来了。他接着拿着长竹板抽打我后背,边抽打,边用下流语言辱骂我。王大宝子(绰号)在旁边一起和魏占文辱骂我。魏占文打了我半个多小时,打累了稍微休息后,再接着打,最后累的气喘吁吁打不动了,又逼着我在走廊里面壁站着。

当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们听到魏占文用竹板抽打我的声音,全都大声制止魏占文打我。我女儿在学前班,放学没人接,我要求他们放我回去接孩子。回家后,我照镜子看到我整个后背被打的成了黑紫色,肿的很高,疼的我好多天不能仰卧睡觉。

2、第一次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我在家听见外面来人了,一看是几个警察来了,他们撬开我家的门锁破门而入。其中有城南派出所片警张智峰(已遭恶报死亡)、公安局的刘殿红、魏占文等。他们把我家翻的乱七八糟,抢走我家的法轮大法书籍,又以我拥有法轮大法书籍为借口把我绑架到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所长赵杰多次辱骂我。我被非法关押期间,警察利用邪悟的人转化我,试图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被非法关押了将近一个月。

他们又骚扰我丈夫胡峰昌,致使我丈夫和孩子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我婆婆被吓的不敢一个人在家,只好跑到二大姑家待着。警察撬开我家门锁进屋抄家,致使我家的暖气片全冻坏了,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

3、第二次被非法关押与勒索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日晚上,我与法轮功学员去苏家店镇八家子村发真相资料,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苏家店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派出所,我被警察张国彪带到一个单独的房间非法审问。张国彪穿着棉皮鞋狠踢我的腿,腿被踢肿,好几天不敢走路;薅我的头发;打我大嘴巴子,脸和头皮都肿了。后来桦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董洪升、贾友到苏家店镇派出所。董洪升上来打了我一巴掌,骂我一句,贾友给我们几人强行拍照,把大法资料也拍照。

之后把我们劫持到桦川县拘留所,期间我被多次非法提审,后非法劳教一年半。家人被迫给佳木斯国保大队陈万友七千元钱,以求放我回家。过年的前一天,董洪升等非法送我去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我得以回家。这次我被非法关押了14天。

4、第四次被绑架与关押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建三江前进镇法庭非法对四位法轮功学员李桂芳、王燕欣、石孟文、孟繁丽庭审,我去建三江请求释放他们,被在建三江执勤的警察绑架。

那天天气非常恶劣,风雪刮的人睁不开眼睛,打在脸上生疼,我们顶着风雪来到法庭附近。每个路口都能看到便衣和警车,还有无牌照的车分布在各个路口。我们在路边正走着,从身后开过来一辆警车,警察下来强行要检查我们的身份证,我们不配合,他们就强制把我们塞到警车里,绑架到前进农场公安局的一个屋里,非法搜身。

屋里非法关押大约三十多名各地的法轮功学员。看守的警察屋里屋外有近二十多名。午饭时间也不让我们出去买东西吃,一直到晚上五点多,才把我们劫持上火车,非法扣押了五个多小时。火车上还有警察跟踪,我和一位法轮功学员只好半路下了火车,多花费了二百多元钱打出租车回家,到家时已晚上十点多了。

5、家人受到的伤害

八十多岁的婆婆经历太多次警察的无故上门恐吓、勒索,心里承受不了,担心与害怕,怕我们再被迫害,婆婆回到山东老家。老人家与我们生活已经二十多年了,本该在我家安享晚年的,被逼无奈,回老家与我大伯哥、大伯嫂生活。现在已神志不清,躺在床上,瘦的不成样子了。

我的女儿在我被非法关押时,年龄才八岁。丈夫为救我四处奔波,孩子与奶奶俩人在家着急上火,造成脾胃失调,得了大便干燥、便秘的毛病,直到现在久坐、上火都会便秘。

这场迫害丧失良知,迫害的是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个人、家庭和社会造成深重的灾难。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