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再棒喝》经文的一点感想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这二十多年来一直修的不精進,三件事也在做,心性提高的很慢。这几年自己家又开了朵小花,做些资料供应着身边部份同修,想到做这件事自己一定要保持良好的修炼状态才行,所以修炼比以前用心些了。

这些年虽没有同修那样大的关难,可病业关还是时好时坏,没过好,不知问题出在哪里。最近看了师父发表的新经文《再棒喝》,真是给了我当头一重棒,敲醒了我,我好象找到了我修炼中的一个忽视的大问题,现写出来和同修交流,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师父说:“因为大法弟子成就的是更大果位,同时各自肩负着救度天体一方无以量计的众生,而且是高层生命,这么大的责任,因此要求在提高的标准上是极其严格的。因为成就的果位大,所以各方面的难度就大,对于迷中修的难度也高;多数是在艰难的修炼中不断精進,对自己不放松,却又不知自己的真实修炼状况;修的高、责任大,身体被封印的越严格。除师父外,不会叫任何生命知道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因为这直接牵扯到新宇宙的纯度。”[1]

前几天我又出现气喘的病业假相,(其实比以往轻微多了)整个人憋气,只有出气没進气,吃一点粥就累喘的不行,手脚冰凉,整宿坐着,连走几步上厕所都难,什么也做不了。因两夜没睡,又没怎么吃,人一点劲没有,开始还有些正念,知道不承认它,就一遍一遍的在心中背法,发正念,等过了两天我就挨不住了,苦恼着对女儿说:“我这到底修的咋样,这么多年怎么老这状态,该找的心都找了,该修的也应该都修去了,该欠的也该还完了,我已经承受到极限了。”就叫女儿同修帮我发正念,因女儿有时天目能看到,发完正念她就告诉我她看到的情况:我不知哪一世在修筑万里长城时,用铁链锁住修筑长城的人的脖子,并用皮鞭狠狠的抽打他们,我听了很震惊,心想那咋办,该还的就还吧。于是就默默的又承受了好几天才恢复正确状态。随后女儿出现无缘无故的牙痛,当时不知为啥,等看了师父新经文《再棒喝》,我和女儿好象都明白了,她说以后再也不说教我,叫我也别老问她。

当我看到师父《再棒喝》经文中说:“看学员修的怎样,看学员有什么病业,不负责任的乱说,这就是干扰。看学员有什么执著,那是你修还是他修?”[1]我悟到我不应该每次出现病业假相就问同修,想找捷径,不想吃苦,以为她们很少有病业,认为她们修的好,崇拜她们,能指点迷津,学人不学法。而是我自己要去悟,自己要抓住每次师父给我提高的机会,不是苦恼哀怨。

因为师父说:“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2]

这一二十年我不断的出现同样的病业,都是亲戚同修和女儿同修在我身边陪着我一路走过来,由于时间拖得太长,她们从开始的心平气和在法上交流到后来的亲自指导了,我也言听计从,甚至习惯了,有时状态出来了她们不指导我还要去问问我该咋办;有时悟到了我自己该怎么做时但心里还是不稳,非得她们点个头,肯定下才心里踏实。女儿每次出于亲情怕我难受就连珠炮的来一通,指导后她还会无名的牙痛,我依然间歇性的出现病业,没有丝毫变化。

同时我也认识到我自己和自己身边也出现过这种不好的现象,有的还很严重。我有时状态好时,碰到别的同修过病业关时,也是自以为是给同修当判官,能一针见血的指出他们的修炼不足,然后加以指教,法理说的一套一套的,说话口气带着指责,瞧不起,埋怨,高高在上,有时说得同修一头雾水,不知咋修了。

记的有一次一个我认识的老年同修出现脑血栓的病业假相,我听说后在家里就想着同修是哪里出问题了,开始给同修“开处方”,晚上挤掉我炼功的时间,从明慧网下载了一至十几期的明慧《解体党文化的交流汇编》。第二天就拿着开好的“处方”送给同修,叫她多听听,因她当时行动不便。可同修接也没接就说不用了,她有听的。我嘴上没说啥,当时心里就开始抱怨着:我花了一晚上时间,耽搁了炼功,你还不领情,那么自我,党文化这么重,够你修的,你爱咋的随你了,反正我尽心了。走在回家途中我那8G的小卡居然还不见了,可我当时不悟,只想到是对同修情太重,没悟到是我那个好为人师,自以为是为同修开“处方”的心导致的。这些年当中也遇到过认为我修的好,对我开“处方”很受用的同修,心存感激,时不时要见我切磋一下,一段时间没见面就捎信说要我去参加她们的学法小组,说能帮助提高。我乐此不疲的赶去,去了之后由开始的相互切磋到后来变成了主讲。这过程中,助长着我的各种人心——名利、显示、自大、自傲、妒嫉、好胜,越来越膨胀。这哪是修炼人的状态,不是修炼人的样,旧势力就找着了机会修理我,长期反反复复的,让我失去了多少救人的时间,这样的身体怎能证实法呢?

女儿常常说我不稳,状态好就有点脦瑟,状态不好出现病业就蔫了,怕别人说你修的好咋还这样,所以我不想这个假相来,来了想早点好。我觉得她说的在理,除了我自己的不精進,人心执着,那这里面是不是也有同修只看表面,盲目崇拜我的吹捧的因素呢?

我也看到身边有位同修在年前出现了脑血栓的状态,很多同修去帮她,甚至一批一批的去,陪吃陪住的带她学法炼功,陪她学法发正念,结果直到现在还不怎么见起色,是不是我们有些同修也犯有我们这样的错误呢?有的同修说,我看周刊比看法还入心,提高的还快。可是周刊上同修的文章都是同修在不同层次的所悟所得,悟的再好也不能把他当法呀。

甚至有的同修看到师父说的“一朝得法向上冲”[3],就到处找同修说他已冲出“真善忍”,叫同修也要冲,不要讲真相,说在另外空间救人,说谁谁协调人是旧势力派来的,等等,好象他比谁都高,都要听他的,鼓动着一帮同修,越演越烈,我们曾制止过,他还是我行我素,不得已我们把这种现象发往明慧网,希望明慧编辑部发个通知警醒他们,明慧同修回复我们不给他市场,不搭理他,他本人知道后还一再追责发往明慧网的同修,我们就没理会,到现在那个同修还领着他们那个小圈子的同修胡言乱语,真希望这次师父新经文能敲醒他们。

我写出这些现象是希望和我一样有过这些不足地方的同修有所警醒,正法已近尾声,给自己改好的机会真的不多了,而且不及时刹车会不会造成乱法的大罪呀。何况我们还是大法弟子,是一个法粒子,维护大法就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维护自己呀。

师父说:“那么一些僧人一旦用常人的话,用他自己的见解去讲佛经,或者写出书来,那一下子就把人带入到他的那个框框中来。他把佛经的涵义下了定义了。释迦牟尼佛讲那么高的话,那么多的涵义,他都没悟到。修的很低嘛!那么他讲的话,修佛的人信了,他就把人都带入和局限到他的思想框框中去了。这种现象,虽然是他好象要大家学佛,表面是好事,那么他是不是在破坏佛法呢?破坏佛法可以有不同的形式来破坏。”[4]

师父说:“乱解释佛法的人都把人带入自己所认识的这个框框之中。那你说他是干扰了佛法了呢还是维护了佛法?”[4]

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棒喝》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观感〉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卷二)》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