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七十二岁老人李世霞多次遭中共迫害

Print

【圆明网】我叫李世霞,今年七十二岁,家住昆明市新草房北村3号。我从小就莫名的胃疼,查不出原因,脸色很黄,被别人误认为是肝炎。每次胃疼,疼的在床上打滚。一九九七年底,我听说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就走入了法轮功修炼。通过学法炼功、修心性,我胃疼的毛病很快就彻底好了,家庭关系也十分融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由于我坚持修炼法轮功,长期受到公安、村委会的监控。我五次被绑架、抄家,被非法判刑两年缓刑三年,中途又将我强行绑架关进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受尽折磨。

一、去省委上访被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昆明东站派出所的警察杨世龙就将我们法轮功学员叫去强迫交书,表态不修炼法轮功。我没有同意,杨世龙就追到我家,我告诉他我的身体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坚决不交书。

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一早,我到云南省省委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要求还法轮功、还大法师父清白。省委信访处接待人员让我们进到信访室,当时大概去了近百人,信访室只进去了六十四位法轮功学员,其他的人在门外等待。信访处接待人员说:法轮功的问题要等领导接待。过了大约二十分钟,来了一伙公安警察说:法轮功上访,换一个地方,说着就强迫全部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分别上了一辆警车和一辆公交车,将我们拉到了昆明市五华区公安局,分别被关押在车库内,并且被拍照、审讯。

之后我们又分别由各个辖区派出所劫走。我被劫持到菊花村派出所,被非法审问、按手印后,当天回家了。其他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押进看守所和拘留所,从事民族、宗教文化研究的老教授佘仁澍、周炯、王树兰、龙华鲜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了劳教。

二、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多次绑架、抄家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我和法轮功学员邓桂英(昆明市化工原料公司的退休职工)一起到昆明晋宁城向世人赠送神韵光碟、真相小册子,被两个保安绑架。上午十一点多,来了一辆公安的车,将我们带到晋城公安局,两个警察守着我们,把我们包里的真相小册子、护身符、《九评共产党》、《全球公审江泽民》的资料全摆在桌上。我和邓桂英就对进来的一批一批的警察说:“快看看这些资料,我们就是来做这事的!”警察看完了就悄悄的走了,什么也没说。等到当天下午四点多,警察给我们买了盒饭,对我们说:“你们回家吧!”我们俩就回家了,真相小册子就留给警察们看了。

二零一四年十月,我们在昆明官渡区大冲村讲真相时遭人恶告,被绑架到水海子派出所强行照像、登记,逼供两个小时。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上午十点左右,我和其他五位法轮功学员到昆明晋宁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警察把我们绑架到晋宁派出所,接着带到晋宁医院,对我们进行搜身、照相、全身各部位检查一遍。脱光衣服透视、B超,每人抽一管血等。随后,又把我们带到昆明市公安局,又重复一遍体检,每人又被抽一管血,折腾到二十五日,又带回公安局。

家属来要人,七十岁以上的四名法轮功学员每家被勒索罚金2000元后,以“取保候审”放回家。我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因为不满七十岁,就被非法关进了昆明市女子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我被昆明晋宁县法院非法判刑两年,缓刑三年。

三、我被劫持到省女二监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我被昆明市吴井路司法所一个叫党悦的不法人员构陷。早上七时许,十多个警察和司法所的不法人员闯进我家,一进家什么都没有说,就反扭着我的手,将我按倒在地上,说要把我收监。四个人就把我抬到警车上,先拉到医院做体检,然后将我拉到看守所办入监手续。因为我不配合签字,警察就威胁我说:“到监狱好好叫人收拾你,让你尝尝厉害。”

我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期间,受尽各种非人的折磨。每天有两个包夹(一个叫宋静、一个马玉梅,都是贩卖毒品的死缓犯人)看守着,她们总是逼我写“三书”,我不写,随时都会被她们找茬侮辱、刁难。特别是有意不准我上卫生间,有一次我实在忍耐不住了,就说:“你们再这样对待我,我就喊“法轮大法好”。“她们害怕将事情闹大,行为才有所收敛。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