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名法轮功学员2020年上半年遭迫害离世

Print

【圆明网】据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上半年报道统计,又有39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去世,其中15人是在中共的监狱、看守所、派出所非法关押时被迫害致死的。上半年有5313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警察绑架骚扰,132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2020年上半年遭中共迫害离世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上排从左至右:肖永芬、胡林、于永满、李荣丰、李国俊
下排从左至右:刘发庭、付树勤、周秀珍、周淑杰、林桂芝、高艳

一、监狱迫害致死案例(12例)

1、辽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李桂荣女士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终年78 岁。

李桂荣女士,原沈阳市大东区合作街小学校长,曾被誉为“区十佳优秀校长”,二零零六年十月被绑架、枉判七年;二零一五年二月再次被绑架、被沈阳市浑南区法院枉判五年,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老残队五小队迫害。狱警为了逼迫她“转化”,指使狱霸和包夹毒打她,拳脚相加,横踢乱踹,并用硬底鞋猛跺她的双手,浑身被打得变成了青紫色。有一次,恶人薅住她的头发满屋跑,大把大把的头发被薅了下来。还有蹲刑迫害,蹲一天一宿半、蹲两天两宿半。在蹲的过程中,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

2、吉林德惠市法轮功学员肖永芬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长春兰家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二月一日遗体被火化。

法轮功学员肖永芬

二零二零年一月三十一日(正月初七)下午四点多,肖永芬家人接到狱方电话,说肖永芬在集体洗漱时突然摔倒,正在抢救;十多分钟后又接到电话,说抢救无效死亡。肖永芬先在监区被抢救,后又被送去医院,车没到医院人已死亡,前后不到半小时。据悉,当家人赶到监狱时,那里的警察相当紧张。当家人见到肖永芬的遗体时,已经被整容。当时家人看到她的脸部红肿,狱方辩称是洗漱时摔的。遗体于死亡的第二天被火化。

3、辽宁沈阳市47岁的航空工程师、法轮功学员胡林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发放真相资料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六日在沈阳市沈北尹家乡康家山监狱被迫害致死。胡林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遭中共多次绑架、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并遭受毒打、“约束带”、电棍电击、剥夺睡眠、奴役等残酷迫害。

法轮功学员胡林

4、辽宁省辽阳市65岁的法轮功学员于永满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辽阳市看守所,于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三日离世,看守所方面说“突发疾病”。于永满本人生前身体健康,被绑架之前每天都会骑车或步行出门讲真相。法医发现于永满有一根肋骨骨裂,肺部也有撕裂伤痕。

于永满

5、辽宁锦州市黑山县法轮功学员张振才、张连荣夫妇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四日讲真相被绑架,遭非法判刑。张振才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某监狱,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三日狱警给家属打电话,说张振才被检查出胰腺癌。两周后,二月七日,张振才在监狱被迫害离世。目前,张连荣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

6、天津市现年77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少臣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被天津市红桥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后转天津市滨海监狱非法关押迫害。二零二零年三月六日凌晨李少臣在天津市滨海监狱内的新生医院死亡,双眼未闭。

7、邹立明先生,66岁,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邹立明多次被绑架、屡遭非法关押。二零一五年六月,邹立明再遭绑架,被枉判两年六个月。因身体不合格,没被收监,暂在家调养;期间数次被法院带到医院检查,身体一直不合格。二零一九年九月,邹立明被劫持到锦州南山监狱非法关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转到大连监狱迫害。二零二零年二月七日,大连监狱狱警电话告知邹立明家人:邹立明重度昏迷病危,人在大连第三人民医院。二零二零年三月八日零时十五分,邹立明被迫害致死。

8、辽宁沈阳苏家屯区法轮功学员兰立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因送人新年台历而遭绑架,在看守所被迫害出乳腺癌,遭诬判三年十个月,被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染上乙型肝炎,生命垂危,于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49 岁。

9、四川邻水县67岁的法轮功学员罗学放与妻子李坤菊于二零一四年七月被县国保大队绑架,均被非法判七年。罗学放于二零一七年四月绑架至乐山监狱迫害,二零二零年四月初被迫害致死。狱方对家属称罗学放突发脑溢血离世。

10、河北省唐山市法轮功学员曹进兴健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被唐山市路北区文化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被枉判七年,二零一八年十一月被非法关押到河北冀东监狱。二零二零年五月三十日上午八点多,冀东监狱通知家属称曹进兴死于“心脏骤停”,终年69岁。

11、山东省菏泽市单县法轮功学员孟庆梅,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四日在山东省济南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终年76周岁。孟庆梅二零一三年四月被绑架,被诬判三年,出狱还不到一年,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日在单县龙王庙乡发放真相材料被绑架,再次被诬判三年半。

12、辽宁鞍山市67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殿国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大连市监狱,于六月十六日下午四点被迫害致死。王殿国与妻子于宝芳、儿子王宇, 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晚八点多被一群身份不明的人用铁锤子砸锁、铁钎子撬门,入室绑架、抢劫,仅十三天,妻子于宝芳于七月十七日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王殿国一直被非法关押,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遭非法庭审。

二、看守所迫害致死案例(2例)

1、广东汕头市今年74岁的法轮功学员李荣丰被非法关押在潮阳区看守所近一年,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日被迫害离世。李荣丰老人于二零一二年喜得大法后,通过修炼法轮大法,长期困扰他的失眠症状消失了,夫妻之间长期紧张的关系也变得和睦了。李荣丰发自内心感激大法给他带来的身心变化。这样一个善良的健康老人被不明不白的迫害离世,李荣丰家人亲友非常悲愤。

李荣丰

二零一九年底,汕头市潮阳区法院以刑法三百条诬判李荣丰一年半刑期,所谓的“证据”是从李荣丰家里搜出了一些法轮功资料。

2、河南省禹州市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志温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被警察入室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许昌市看守所,家人去给张志温送衣物和药品,反复陈述张志温有糖尿病,每天须打胰岛素。看守所称知道情况,这里啥药都有,不收家人带去的药品。五月十七日上午家人被告知张已去世。

三、派出所迫害致死案例(1例)

1、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68岁的法轮功学员韩玉芹老人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早上五点钟,被丰润区端明路派出所警察入室绑架非法抄家,被劫持到端明路派出所。下午六点多钟,家属接到警察电话,得知韩玉芹已去世。家属在丰润区中医院见到了遗体,看到韩玉芹头发蓬乱,鼻中有血迹。痛哭悲愤的家属要求派出所警察穿上制服给死者行礼。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出来一个自称是所长的人穿上警服在韩玉芹的遗体前鞠躬行礼,并说:“大姨对不起。”

四、出狱后迫害致死案例(9例)

1、河南洛阳市洛宁县法轮功学员陈孝民曾经在河南省劳教三所遭“上绳”、电击全身酷刑。陈孝民被郑州市新密监狱、第三监所迫害病危,骨瘦如柴,家人多次要人后,于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才被家人接回,回家后不能吃东西,于三月十日离世,终年51岁。陈孝民的两位哥哥陈跃民、陈少民先后被中共迫害致死。

2、辽宁省朝阳市朝阳县政府机关工委宣传部部长李国俊女士,依法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遭到中共警察打击报复,被非法判刑11年,在朝阳市看守所与辽宁省女子监狱期间,遭惨无人道的迫害,致生命垂危,保外回家六个月后,于二零二零年五月五日含冤离世,年仅53岁。在弥留之际,李国俊道出了她内心深处的一句话:法轮功没有错!

李国俊被迫害化疗后的照片

3、吴秀芳女士,64岁,阜新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被阜新市海州区公安局绑架被枉判三年;二零一六年六月末,她被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吴秀芳被迫害得不能说话,眼珠不能动,身体消瘦,皮包骨,不能自理,插鼻饲,昼夜不能离人。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九日,吴秀芳被家人接回来时已是骨瘦如柴的植物人,二零二零年二月八日含冤离世。

4、辽宁大连市沙河口区法轮功学员宋淑春,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被绑架、非法判刑(判三年缓四年),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从姚家看守所回家时,吃不下东西,胃部出现肿物,并仍受到警察的监控,于二零二零年五月三十日含冤离世,终年71岁。

5、安徽萧县74岁的老实农民法轮功学员刘发庭,遭三年半冤狱迫害,二零一九年拄着手杖走出狱,还经常咯血,检查的结果是肺癌,二零二零年五月二日离世。此前二天,萧县610头目陈志民及宿州政法委一伙人还到刘家骚扰恐吓。

刘发庭

6、辽宁省本溪市法轮功学员军医赵成林,两次被非法判刑,遭十三年冤狱折磨,身体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五日含冤离世,终年58岁。

赵成林原是本溪桥头高炮团军医(正营职),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身为军人的赵成林首当其冲,从正营职军官转业到本溪市传染病院当医生。赵成林在本溪市教养院,遭受抻刑迫害。二零零二年十月,赵成林被溪湖区法院非法判刑九年。在辽宁省瓦房店监狱狱警指使犯人毒打赵成林致吐血不能行走。在沈阳康家监狱经常被拽到水房往身上浇凉水。因绝食抵制迫害,他的牙齿被撬掉了好几颗。

7、广东汕头市金平区吴佩文女士,在家被绑架迫害,肺结核病重发,被非法庭审时现场吐血,被非法判刑一年、勒索罚款二千元,于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七日因病提前二个月释放回家,在中共不法人员的骚扰、恐吓中,于二零二零年四月四日离世,终年55岁。

8、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法轮功学员范文秀,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湖南长沙女子监狱遭残酷洗脑迫害,“保外就医”。二零一九年三月左右,君山区司法局几个不法人员闯入范文秀租住地,强行给她戴上一个监控器,致使范文秀受到恐吓,精神压力太大,身体病情恶化,不几天就开始拉血块,身体开始浮肿,尿频不断,即使这样君山区司法局人员还在骚扰她。范文秀于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一日在岳阳市巴陵医院离开了人世,终年53岁。

范文秀

9、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一日,被非法关押迫害、病态严重的王国珍老人,遭吉林省松原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回家后,王国珍被松原市检察院、片区派出所、社区等人员时而上门骚扰,全家人在惊恐中度日,王国珍不得康复,于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四日凌晨含冤离世,终年70岁。

五、屡遭迫害致死案例(15例)

1、黑龙江牡丹江市海林市66岁的女医生、法轮功学员王淑坤,二零二零年六月末被骗去单位,遭警察毒打,并胁迫她承认已经上访29年的丈夫于小鹏也炼法轮功(从而便于关押),于七月二日早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王淑坤含冤离世

王淑坤女士,在海林市海林镇医院退休后,返聘在镇医院任内科大夫。二零二零年六月末,海林镇医院党委书记韩艳给王淑坤打电话让她到医院去一趟,说是院长陈广群找她。王淑坤到医院之后,海林市第一派出所警察,让她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三书”,还让王淑坤承认她的丈夫于小鹏也修炼法轮功,被王淑坤拒绝。

警察居然在医院里对王淑坤大打出手,强迫王淑坤在“三书”上签字,威胁王淑坤如不写就让别人写证明,证明于小鹏修炼法轮功。王淑坤在医院被打时医院没有任何人出面阻拦。大约几个小时后,警察才让其回家。王淑坤身上多处淤青,膝盖骨骨折,全身被汗水湿透。

大约七月一日傍晚,王淑坤出现脑出血症状,头晕,恶心。脑血管病症状。在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早四点二十五分突然去世。

2、山东潍坊市法轮功学员陈恩才多次被迫害,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在潍坊火车站准备乘车,安检时被绑架关押、“取保候审”,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一日被潍坊奎文区法院诬判十个月监外执行,二零二零年五月五日含冤离世,终年74岁。

3、河北省保定市涿州市法轮功学员路进友,多次遭受迫害,历经近一年的流离失所以及涿州公安局长年不断的施压骚扰,在法院“立即开庭”的威胁中,于二零二零年六月九日含冤离世,时年68岁。

4、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63岁的法轮功学员万云龙,三次被劳教迫害、九死一生,又多次被绑架关押,在中共邪党长期的残酷迫害下,几乎也没有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身体和精神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摧残,于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5、辽宁省营口市西市区84岁的付树勤老太太,老伴早年去世,儿子靳付章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入狱,她基本上是独居。二零二零年四月遭不法警察入室骚扰,六月六日晚含冤离世,临终没能看到想念的儿子。

付树勤老太太

6、河北省唐山市周秀珍女士,为营救丈夫卞丽潮——被枉判十二年入狱的法轮功学员,与女儿一同被绑架判刑,在河北省女子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严重肝腹水状态,取保就医。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周秀珍在不断的骚扰中含冤离世。

周秀珍

7、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周淑杰,女,大专学历,原佳木斯市永红区直属印刷厂主管会计师,

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二十一年的迫害中,曾三次遭绑架、勒索,一次被非法关押、两次非法拘禁,流离失所,退休工资被停发,家人受株连迫害,亲属被骚扰,长期生活在迫害的恐惧环境中,原本健康的身体突发病业症状,于二零二零年五月九日含冤离世,终年66岁。

法轮功学员周淑杰

8、四川绵阳市年仅46岁的未婚女音乐教师张燕,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二十年来累遭绑架、非法劳教、判刑五年、解除公职等种种迫害,被非法拘禁2208天,于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一日含冤离世。

9、湖南省衡阳市法轮功学员肖美君,二十年间不断遭受冤狱迫害、酷刑折磨,长期流离失所,二次被非法判刑(共十年),70岁高龄还被关押狱中,被迫害致残、半身不遂。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出狱回家后,肖美君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二零年三月二日含冤离世,终年72岁。

10、辽宁朝阳市双塔区法轮功学员林桂芝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中共警察残暴迫害的家破人亡。林桂芝在七年冤狱中被毒打,饭菜里放药,每日数次昏迷,被迫害致丧失意识,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日含冤离世,终年58岁。

林桂芝

11、哈尔滨市木兰县法轮功学员商贵民,遭冤狱迫害十四年,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商贵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份出狱回来后身体时好时坏,一直未能恢复,于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终年55岁。商贵民先后有五次被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关押于木兰县看守所。在牡丹江市监狱受到非人折磨,被关小号、毒打,在零下二三十度下不让穿任何衣服,睡水泥地上等酷刑折磨。

12、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惠丰遭12年冤狱,被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包括上大挂,电击生殖器、关小号等等,一度被迫害致濒临死亡,于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日突发脑出血,二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48岁。李惠丰,男,家住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景新小区。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被齐市建华区刑警三中队非法抓捕,被刑警三中队十万伏超高压电棍电击,生殖器被电糊。

13、北京市顺义区法轮功学员高艳与丈夫曾经被迫流离失所十年、被非法劳教,长期的被骚扰、恐吓,于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终年49岁。

高艳

14、河南省洛阳市西工区老年法轮功学员司马淑芬,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曾经被非法判刑四年。从二零一九年底至二零二零年三月中旬,多次被洛阳市西工区公安局绑架、非法抄家,被芳林北路小区人员骚扰、恐吓,并以防疫为名干扰司马淑芬的正常生活,使她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于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五日不幸离世,终年80岁。

15、大连法轮功学员常学玲,两次被非法劳教,遭受了大连教养院、马三家劳教所的奴役、殴打、酷刑等迫害,回家后身体状况非常虚弱;在二零一五年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又遭到辖区派出所警察的上门骚扰,于二零二零年三月九日晚八时左右含冤离世,终年55岁。

附录:(下载(10.2KB))
2020年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离世统计表下载
http://package.minghui.org/mh/2020/7/15/2020-statistics.zip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