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义县阚志晰家四人被中共害死

Print

【圆明网】辽宁省锦州市义县大榆树堡镇阚志晰家七人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一大家人屡遭中共残酷迫害:儿子左中右(青年教师)、父亲阚泽田、母亲龙秀英、姑姑阚毅仁四人被迫害致死;女儿左立志被非法判刑五年;阚志晰本人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两次。

左中右

一、儿子左中右被二次劳教迫害致死

儿子左中右,大专毕业,大榆树堡镇中学教师,被迫害致死时,才三十五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首江泽民出于妒嫉之心,公然践踏宪法与最基本的人权,发动了这场对这个善良的修炼群体的迫害。左中右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九九年十月被非法关押在义县看守所,又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零年三月下旬,左中右从劳动教养院走脱,在兴城火车站被绑架,送回锦州市劳教院,左中右被关了七天小号,回到六大队后被恶警刘怀忠、徐广权等人踢打,用两根电棍电他的背部、脖子等处,皮肤被电肿,几天后才消。白天干活被强制戴手铐出工,晚上睡觉用手铐铐在床上,警察报复他给他多分任务,还不时地恶狠狠地骂他。当时法轮功学员都分散在各个劳务大队参加苦役劳动,都是非常繁重的体力劳动,挖电缆沟或者在粮库运粮。教养院从中捞取了大量钱财。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零年八月,锦州教养院针对法轮功学员在新收大队设立了“严管队”。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因为被打、被烫伤,在九月联名写信给教养院,要求处理违法干警。教养院对残害事件不理不睬。十月四日,法轮功学员集体罢工,结果被教养院“强制管理”,遭到拘禁,强迫听诽谤录音。

二零零零年十月中旬,辽宁省司法厅常务副厅长凌秉志带着马三家的七个犹大来锦州迫害法轮功学员。在教养院办公大楼里,犹大采取欺骗恐吓的办法引诱学员写保证书、放弃对残害事件的追究。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六日上午在教养院五楼会议室,凌秉志和马三家的犹大在会上先后发言。法轮功学员抵制谎言欺骗和迫害,左中右等数名学员起身要求退场。教养院政委张海平、副院长金福利亲自下令,将坚持信仰、不接受洗脑的法轮功学员全部送入“严管队”。

当天下午四点,原政委张海平、副院长金福力亲自命令警察(队长)刘铁林等还有刑事犯一起动手,用电棍逐个电击法轮功学员,被电击的法轮功学员有左中右、刘永生、石中岩等。张海平、金福利、科长陈立刚、二大队队长韩利华亲自部署,对法轮功学员采取体罚强制洗脑,强制给学员戴上工地上用的安全帽,双手被铐上,用办公桌把学员挤在墙角,由两个恶警,一个刑事犯看着,不准学员睡觉、坐下,强行播放攻击大法的录像,如果低头、闭眼、抵制,就拿木棍击打头部,拿电棍电击头部、脸部、小便、肚子,电遍全身,对一些学员还给上刑到铁椅子上,一绑就是一天。

左中右等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恶警们和恶四防(劳教犯人)对他灌食迫害,玉米糊里加大量的盐,同时不让睡觉,连续强迫坐了44小时地板凳。之后每天强迫坐凳到下半夜两点,早六点起床继续坐,每天坐20个小时,法轮功学员稍有抵制就用手铐铐在小凳上。恶警陈大夫在对左强制灌食时,用开口器撬,牙都被撬坏了,不张嘴就用拳头钻腮帮子。左中右绝食抗议一个月后已经骨瘦如柴,血压低得吓人,80/50,70/50,小腿浮肿。左中右于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出劳教所。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二零零一年十月,因左中右说“法轮大法好”又被义县不法人员绑架,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在锦州教养院受尽了毒打,恶警用四根电棍同时电击他,以长期关小号、坐铁板凳、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他。

二零零二年七月,锦州劳动教养院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院长张海平亲自坐镇,左中右被恶徒尹杰锦、焦中华、张会东毒打,大腿肌肉被打肿,前胸被尹杰锦击打五、六十拳,红肿十多天,不敢咳嗽,不敢触摸。恶警给左中右戴手铐三个多月,每天从早坐小凳到晚上达十五个小时,只许去三次厕所,这样坐了四个多月。

二零零三年三月三十一日晚上,恶警冯子宾带一帮打手把法轮功学员李忠杰、左中右带到二楼小屋,将二人用手铐呈十字型固定住。并说:现在上边有令,我们可以放开手大打。随后恶徒们就对李忠杰、左中右大打出手。

左中右被迫害致心肺肾功能衰竭,咳嗽气短,精神恍惚。一个体重一百五十斤的左中右,在锦州劳教所被折磨得只剩九十斤,奄奄一息。劳教院一看其身体太虚弱,怕花钱治疗、怕担死亡责任,二零零三年九月把他送回家中。左被放的前几天,每天都呕吐,有时一天两次,咳嗽得厉害。被放出来时,亲人、朋友见到他几乎认不出来了。

左中右回家后,还经常受到劳教院恶警打电话骚扰;身体还未恢复,学校领导一行十人来家里逼迫写三书,被迫去亲友家。遭受这几年迫害,他心肺肾功能已非常衰竭,经常咳嗽气短,精神恍惚,行走困难,已无法正常上班,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含冤去世。

当年与左中右一同在锦州劳动教养院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石忠岩,于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六日被迫害致死,死不瞑目。此前一天,锦州劳教所通知石忠岩的家属,谎称石忠岩突然患病,呼吸困难人事不省,送进解放军第205医院内科呼吸道病房抢救。石忠岩被迫害瘦得皮包骨,脚趾青紫,一直昏迷不醒,而且穿的是湿透的破棉袄棉裤,里面没有内衣,估计是被恶警强行灌食、拖拽所致。

二、女儿左立志被非法判刑五年

左立志,一九六八年九月五日生,从小就心地善良,老实厚道,学习努力。一九九零年考入锦州师范专科学校,数学专业,九三年毕业后,分配到义县大榆树堡镇中学任教。左立志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修炼法轮功不仅能使人强身健体,更能使人道德回升,能带动整个社会道德的提升,于是她毅然加入到了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行列。

左立志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要求做一个好人,在社会上有口皆碑,在单位里公认是一个好教师,在名利上从不与人争夺,善待所有人,在家里是一个好女儿,通过学法炼功,她身心健康,宽宏大量。

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左立志被镇政府恶徒劫持,关洗脑班,精神折磨两天两夜,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九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左立志再次去北京上访,又被绑架、劫持到义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现金1360元。

九九年十月十三日,左立志被县恶警绑架,被劫持到义县看守所非法行政拘留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辽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九个多月,并扣发一年的工资,约4500元。期间还受到了各种毒打虐待。

二零零二年十六大之前,左立志去五中,四名恶警去家抓人,左立志走脱,从而流离失所两个多月,被扣工资三百多元。二零零三年,县乡镇恶警多次去她家骚扰,抓人,被迫又流离失所近一个月。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夜晚,四名恶警又来她家跳墙入室抓人,左立志走脱,被迫又流离失所半个多月。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县国保大队和镇派出所等十多名恶警包围了左立志的家,将她绑架到镇派出所,抄家后又把她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据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怀疑她家是大法真相资料点,所以施压给镇派出所前去搜查,甚至连柴火垛都翻了个个儿,也未搜到任何资料点的证据。

九月十八日,义县检察院非法起诉左立志。在非法开庭之前,家人得到通知,及时来到法院,质问法院刑事庭庭长王德久:“非法开庭的法律依据何在?”跟他讲迫害法轮功学员,制造冤案错案是要遭报的。王德久狂妄地说:“我这法官就听中共产党的,这是锦州市第一大案,我不怕遭报,也不怕死。”

十月十日,义县法院刑事庭非法对左立志开庭,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全员出动,在庭审会场周围站岗,审判长改为刑事庭副庭长杨春福,宣布开庭后,主审法官李净秋,王健,聂力光和大榆树堡镇法庭的书记员陈凯,郭营,及刑事庭王德久坐在各自的席位上。

检察官说:左立志在家看电脑是传播,是危害社会,扰乱公共秩序。
律师:自己的电脑在自己的家里看,对社会构不上危害,也没有危害。

检察官:那她是通过电脑在里面传播。
律师:她也未出去,怎么的?又传播谁了?

检察官无言以对。便说:那她看电脑就有罪。接着检察官:那她有师父的法像,成天供着看。
律师:人家师父的法像,自己愿意怎么供就怎么供,愿意怎么看就怎么看呗。

检察官无话。又提出:那她用真诚,善良,忍让作代号,是网上博客。
律师:人家真诚,善良,忍让去做人那有啥不好。

检察官:那她看网上的东西。
律师:网上既然发表了,那就得允许看,要怕人家看,那就别发表。

检察官又是无言以对,没有什么话可说的了。

左立志在法庭上自述修炼令她身心受益,法官和检察官无言以对,而草草收场。左立志本应无罪释放,但义县公安局恶警仍将她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

接着,义县法院无视中国现有法律,执法犯法,在未开庭、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竟秘密以“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的莫须有罪名,非法判左立志三年徒刑。左立志随即向锦州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九日,锦州市中级法院几个人到义县法院,也未通知家人,只找左立志本人,简单地问了几句话,然后告诉她这就算是中法开庭了,当时也未说开庭的结果。左立志的母亲阚志晰向锦州市中级法院、锦州市检察院、辽宁省高级法院、辽宁省检察院写了申诉书,要求锦州市中级法院依法撤销义县法院的非法判决,改判左立志无罪。

然而,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四日,左立志的家人竟接到义县法院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非法秘判左立志五年徒刑的通知书。义县公安局恶警十七日就将左立志从义县看守所秘密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左立志的家人连本应是法院亲自送达给家人的判决书是什么样都没有看到,多次索要,他们不给,声称给左立志本人了。

左立志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分在九监区。首先被关在监舍楼里,有两个人监控,进行所谓“转化”,如果“转化”不行,恶警就开始实施各种迫害手段,进行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折磨。由于左立志不“转化”,九监区的钱蕾队长,指使监舍人,轮班的看着她,白天逼她干活,晚上不让睡觉,两个人轮班的看着,她只要一闭眼,就打,浇凉水,还用手铐把左立志固定,一盆一盆的从头往下泼水,同时辱骂、打嘴巴。甚至,把左立志拉到外面,只穿内衣,劳改服,在零下近二十来度,冷冻。就这样一连折磨、摧残了左立志四、五天。

左立志说:“在队长的指使下,监舍人又开始变着招,对我成天罚站,脚都站肿了,鞋都穿不进去;然后在地上罚蹲,她们人还骑在我的身上,毒打;长时间罚蹲、毒打后,再把我抬的老高,给我蹲臀股蹲,就这样蹲来蹲去的,使我的脊椎骨受到损伤,打那以后我的腰就直不起来了,整天腰疼、成驼背姿势。”

左立志于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结束五年冤狱回家。

三、阚志晰遭两次劳教迫害

阚志晰,女,一九四五年出生,家住义县大于卜镇,一九九六年十月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受益,胃痛、风湿等病全都好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受到迫害后,她进京上访,回家后,被大榆树堡镇派出所警察从家绑架到镇政府办洗脑班,晚上不让睡觉,镇政府的人还打她好几个耳光,非法关押两天后放回。

九九年九月二十二日,阚志晰再次进京上访回家后,到镇政府讲真相,被大榆树堡镇派出所警察送到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七天后,勒索1360元后放回家。同年十月十三日,被县镇东派出所警察丁广勇等非法从她娘家把她绑架,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半月,被勒索1525元后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阚志晰再次进京上访,在锦州站被截回,被大榆树堡镇派出所所长李华、警察董大富送进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送马三家劳教所非法教养三年,实际呆七个半月。

二零零三年,大榆树堡派出所警察邹福利、吴晓平等多次到她家骚扰,给家里亲人带来很大的伤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阚志晰向世人讲真相,被义县公安分局警察李洪刚等四个警察坐警车追到她乘的客车到四方台村,在客车上被绑架送到县看守所,三天后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教养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八个月后放出。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下午两点左右,大榆树堡派出所的四个警察开车闯到阚志晰家中骚扰,阚志晰和警察理论:我儿子被迫害死了,女儿左立志被非法判刑关押五年,工作也没有了,我和老伴都七十多岁了,你们就不要来骚扰了。其中一个年轻警察气焰嚣张,扬言还来。他们还用手机四处照相,把左立志手机号码还记去了。

六月十九日下午四点钟前,派出所两警察又闯入阚智晰家骚扰,问阚智晰及其女儿左立志还炼不炼法轮功,同时给照像、录像。

四、父母阚泽田、龙秀英被迫害离世

父亲阚泽田,一九二八年十二月十日出生。母亲龙秀英,一九二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出生,家住义县义州镇东南街。两位老人于一九九六年七月同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受益巨大,身体非常强健,尤其是龙秀英的胃痛、动脉硬化、心脏等病全好了。

阚泽田

龙秀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受到迫害后,两位老人一起去北京上访,半路在锦州市火车站,被义县公安局拦截回家。

九月二十二日,两位老人再次一起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从北京刚回到家,街道人员苏雪芹、许绍伍、顾旭就把县公安局政保科的警察带到家中,把两位老人强行绑架到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后,每人又被警察勒索860元现金,合计1720元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两位老人一起第三次去北京上访,在葫芦岛市被房山区派出所警察任青尧拦截绑架,非法关押一天;之后被义县大榆树堡镇派出所李凤春等警察劫回义县,送进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八天后,被勒索3000元放回家。

两位老人被当地警察列为重点监控迫害对象,多次遭到绑架、非法关押、勒索、恐吓、骚扰。

二零零二年十月,中共召开“十六大”期间,邪党人员害怕两位老人进京,无任何理由,被闯入家中的义县义州镇镇东派出所七、八个警察,强行把两位老人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天后,每人又勒索200元,合计400元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以后,警察和街道、社区人员对两位老人的监控、骚扰,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两位老人生活无经济来源,只靠四个生活也不富裕的女儿或亲友的资助,维持生活。可自中共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两位老人竟被勒索去5120元,这对两位老人来讲,是一个数额可观的生存度命钱。

警察和街道、社区人员对两位老人的监控骚扰,有时是突袭的方式闯入家中;有时是换成便衣,以修自来水人员的身份,到家中四处查看;有时还以卑鄙的手段,往两位老人家投放恐吓信,对两位老人多次进行威胁等等。

在中共邪党人员这种长期恐吓威胁迫害下,两位老人身心受巨大伤害,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先后病倒,龙秀英老人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含冤离世。两年后,阚泽田老人也含冤离开了人世。

五、姑姑阚毅仁被迫害致死

姑姑阚毅仁,一九三四年出生,义县中医院医师,家住义县义州镇东南街。

阚毅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她去北京上访,在途经承德市被承德公安局警察拦截绑架,非法关押一天。七月二十二日,被义县公安局镇东派出所张跃军、刘宝权、杨某某等警察劫回义县镇东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阚毅仁又去北京上访,被义县公安局警察劫持回义县,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三天,又被县公安局勒索2200百元。县中医院院长燕桂芳、薛林山扣发阚毅仁工资4560元。

之后,她的家经常受到警察、街道、社区人员的骚扰和监控,精神上造成的压力摧残。使她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一病不起,直到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六、表妹李智辉被非法劳教

表妹李智辉,五十一岁,义县中医院护士。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她去北京上访,在途经承德市被承德公安局警察拦截绑架,非法关押一天。七月二十二日,被义县公安局镇东派出所张跃军、刘宝权、杨某某等警察劫回义县镇东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她第三次去北京上访,在途中葫芦岛市被警察任青尧拦截绑架,非法关押一天。之后被义县公安局警察李春雨、王占林、张彦复劫持回义县,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后,又被县公安局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关押七个半月,在马三家劳教所一大队二分队期间遭恶警邱萍等人的迫害;回来后被县中医院院长燕桂芳、薛林山扣发工资6000元。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六日,被义县公安局镇东派出所刘青江、李东野、董建华、杨占山、丁广勇、冯卫东警察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二天,被县公安局李春雨勒索1200元。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上午,李智辉被锦州市和义县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看守所十多天。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截至二零一九年十二月末,锦州地区法轮功学员,92人被迫害致死,其中义县19人;至少184人次被非法判刑;660人次被非法劳教;至少3272人次被送洗脑班迫害;被非法拘留数千人次(明慧网曝光部份统计2014人次),被骚扰、绑架近万人次;至少44人被开除公职;被邪党恶人直接勒索的现金(含少量财物折合)额约计为1480万元;因迫害造成的经济损失额按最保守的统计为4667万元;累计经济损失折合人民币6147万元。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