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获健康 内蒙古梁秀芝遭酷刑迫害

Print

【圆明网】梁秀芝,一九七零年八月十五日生,今年五十岁,内蒙古呼伦贝尔阿荣旗人。修炼法轮大法后,严重贫血、眩晕消失,从此身心健康,有了一个和睦的家庭。可是,二零零零年二月,梁秀芝被内蒙古扎来特族图牧吉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两年,遭酷刑迫害,此后,颠沛流离,亲人们在迫害中离世。

大法给她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一年,梁秀芝二十一岁,婚后生下一个一斤多重的女孩,随之而来,身体出现极其严重的贫血,见到水盆里的水,就感觉自己在洪水中挣扎一样,如果蹲下去,就得小心的慢慢起来,才能保持自己的头不至晕成黑夜一般,悲哀和绝望时常涌上她的心头,由于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总对公婆生气,怨恨满腹,日子过得非常痛苦。

此后一段时间后,梁秀芝听娘家妈妈和哥哥说,他们在卖羊毛,也不掺假了,按羊毛的原样出售,是因为他们在修炼法轮功。于是,梁秀芝偶尔看看法轮功的书籍,也没有炼功。可是忽然有一天,她发现自己可以自由的起蹲了,看见水也不象以前那样与水一起浮动了。梁秀芝明白,自己是因为看了法轮功的书籍受益了。

从此,她开始修炼法轮功,尽量要求自己做好,善待公婆,与家族中的人关系也好起来了。以前,她爱找丈夫的毛病,修炼后,也懂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法轮功给了梁秀芝一个美好的人生。

进京证实法 被非法劳教两年

一九九九年,梁秀芝的家由内蒙古搬家到山东青岛。一九九九年七月份,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因为法轮功给她带来了益处,梁秀芝希望中国人不要被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抹黑的谎言所蒙蔽,一九九九年的最后一天,梁秀芝在天安门广场拉开横幅,大声喊: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

广场警察过来,打梁秀芝耳光,抢走横幅,把梁秀芝带到广场派出所,后送当地驻京办。几天后,梁秀芝被当地公安局接回户口所在地,被非法关进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总有人想“转化”梁秀芝,许多人被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造谣谎言所蒙骗,梁秀芝修炼“真、善、忍”,却被世人看成了另类。

两个多月后,梁秀芝被送往内蒙古扎来特族图牧吉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了两年。在劳教所里,第一天,梁秀芝因为没有与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呆在一起,一个姓王的女狱警和另一个女的打了梁秀芝很长时间,一边骂一边打耳光,后把她一人关在一个屋里。梁秀芝绝食抗议,又遭到警察轮番的打骂。

大约一周后,梁秀芝被送入所队,由包夹人员看着,不准与任何人说话,更不让说与法轮功有关的话。梁秀芝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住在长春的父母来看她,狱警在接见屋里,双眼紧盯着梁秀芝,使她感到那种恐怖气氛。

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被分成“转化”与不“转化”的。劳教所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会得到上级数千元奖金,经常搞紧张气氛。警察把法轮功学员带到田地里,以十五元一天出劳工,还在收工回来后,在走廊里,让法轮功学员自己脱光衣服,警察检查是否有经文。如果在谁的衣服里翻出来,必遭痛打。每个法轮功学员的生活用品被警察弄到室外,让其他劳教人员翻查经文。白天出工,晚上被强制听污蔑法轮功的谎言。

第二年夏天,为了抗议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不公平待遇,梁秀芝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了。在绝食期间,梁秀芝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到更加严厉的打骂,一天不落的出劳工,去干活儿。

大约一周左右,劳教所领导知道了此事,下来调查,梁秀芝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们被强行灌食,人人过关,一群警察一起殴打梁秀芝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直到说同意吃饭。梁秀芝被一个女狱警按在地上打骂。

二零零二年夏天,劳教所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逼迫放弃信仰,在一排房子里,传出打人的惨叫,梁秀芝看见一个女法轮功学员被狱警吊起来,还有一个男的,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得不能行走,当上级来检查时,劳教所警察就把他们藏在菜窖里,等检查完了才放出来。

颠沛流离 家人在被迫害中离世 遭痛苦

二零零二年底,从劳教所出来后,梁秀芝先住到了在长春的娘家,因为梁秀芝的哥哥和母亲都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梁秀芝的娘家成了警察骚扰的重点,警察、警车时时出现,一家人不能正常生活,有时正在地里干活,就被抓走。

梁秀芝的哥哥也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受到各种酷刑,致使身体受到严重的摧残,生活不能自理,回家后不久,离世。

梁秀芝到娘家后,大约三、四天,当地公安局知道了,来三辆警车把梁秀芝绑架到长春玉潭镇净月分局,非法拘禁在一个屋子里。梁秀芝的手被捆在椅子后面,被警察打一阵耳光,警察轮番拷问梁秀芝,找电棍没找到,警察就用一个黑色塑料袋儿蒙住梁秀芝的头憋她,逼迫梁秀芝说出她不知道的情况。梁秀芝不说,警察就再蒙上她的头。梁秀芝感到憋气,都快要窒息了,非常痛苦,多次折磨以后,梁秀芝一度精神恍惚,几天后,被送回娘家。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梁秀芝母亲一家人很害怕,以为梁秀芝被逼疯了。就是这样,警察还三番五次去梁秀芝娘家骚扰,七十岁的父母面对这一切,每天都恐惧、害怕,在痛苦中度过,遭周围人嘲笑。

梁秀芝丈夫得知她被抓、被关后,非常担心害怕,由于承受不住这种恐怖压力,就借酒消愁,用酒壮胆,每晚在后半夜两、三点才睡,当时他写的日记催人泪下。当梁秀芝从劳教所出来回家后,丈夫严加看管,不让她看书、炼功,还说些对大法不敬的话。由于喝酒过多,加之心情抑郁,梁秀芝的丈夫不久就去世了。梁秀芝的婆婆因为儿子的去世,也非常痛苦,终日不乐,于二零一五年去世。

梁秀芝就因为信仰真、善、忍,说真话,遭中共如此残忍的迫害。她常常因为失去亲人而痛哭。梁秀芝的女儿也常说,(由于中共迫害法轮功)我上学别人都用异样眼光看我,我没有快乐的童年。

二十几年来,当地公安局、警察对梁秀芝以各种形式施压,使她承受着社会舆论的压力,周围人的不理解,使她承受着精神的压力。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