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打北京专案电话讲真相的体会

Print

【圆明网】我于今年四月份加入到全球电话营救平台讲真相。刚到电话平台时,看到许多同修能够将真相材料熟记于心,向世人讲真相条理清晰、慈悲平和,长期讲真相修炼出的坚实的心性状态,使我很受触动,也看到了差距。在这里我得到了很多同修的关心和帮助,让我逐渐适应电话平台讲真相的要求,并逐渐初步形成了自己讲真相的思路。

很多同修在交流中都说:在这个讲真相的项目中提高很快,收获很多,我也深有体会。从一开始打电话时的忐忑紧张到逐渐的平和。最初向国内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打电话时,我的心里直打鼓,有种无法抑制的紧张,我也知道这都不是自己的思想,一种“怕”的物质控制着我。这也只有在实修中才能不断的去掉。

经过多次打电话讲真相中,我逐渐修去了那种紧张的心态,遇到出言不逊的人也能做到心不为其所动。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也时刻能感受到师父在鼓励和看护着我。当我第一次给一个派出所的警察打电话时,就按照自己的思路给他讲,当我说到很多人纷纷退党时,他竟然问:“怎么退党?”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他问的,这让我备受鼓舞。而后的讲真相过程中,就遇到了各种人的辱骂、恐吓等,在这过程中我不断的修去各种执着。同时,也向内找,为何遇到了这种人和这种状况?

有一次,我在给一个公安分局的政治处副主任讲真相的时候,他静静的听着,等我讲了五分多钟后,讲了有关大法的很多真相后,我说:“我真的为你着急啊!”我忍不住哽咽了。他静静的听着,什么也没说,十几秒后挂断了电话。

之后我再打,他开始骂人了。我知道他也许是在掩盖内心真实的想法,也许怕被窃听,也许真的没听進去。但我不执著于结果,只做我自己要做的事情。

当我打完这个电话,在电脑里录入拨打情况时,我不自觉的打出了两次“稳一点”“稳一点”。这是师父的点化和鼓励啊!是啊,不能总是这样的表现,影响救人。我相信很多同修在助师正法修炼中,都会生出对众生的慈悲之心。在平台拨打电话的初期,我经常打着打着,就忍不住难过,也许里面带着一些情的东西,但更多的可能是对未得救众生的着急。在师父这次点化后,打电话时,我几乎没有再出现这个情况了。尽力保持慈悲、理性、平和的心态。

我参加了六月二十二日开始为期三天的向北京讲真相专案的活动。第一天我看到这批电话号码时,非常震惊:竟然是中共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中央政法委的高官的电话。我感觉到这是师父的慈悲,也非常感谢收集到这些号码的同修们。我也觉的正法進程真的走到了最后的最后了。这些人是特殊的群体,平时可能很难有机会和他们接触,给他们讲真相。所以我感觉到此次打电话讲真相很重要。领完电话号码后,我调整心态,告诉自己给这些人打电话要和给普通民众打电话一样的心态,保持内心平和。

我领的电话号码中有最高检察院和中央政法委人员的电话。在第一天的拨打过程中,接通率非常高,而且很多人非常有涵养和礼貌,我也有礼貌的问他们是否方便接听。有的听到我讲真相的内容后,急迫的说:“我正在开会,不方便。”为了不引起他的反感,我就说:“抱歉,过后我再打。”但后来再打就不接了。所以现在讲真相也真的是很难啊!

那几天打电话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女士,我和她有三次通话,共计二十多分钟。这也是我自从在电话平台打电话以来最长的一次通话。我给她讲了几乎所有的真相,包括天安门自焚、藏字石、瘟疫发生的原因等。但她也在劝我不要如何如何。第一次接听了十分钟后,挂断了。

第二次给她打电话,她又接听了,继续和我讨论问题。问我:“打电话是什么目地?”我说:“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大灾难来前您和家人能够平安。中共迫害法轮功,全世界都知道。”问她是否了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她说不了解。还说她也看过《转法轮》,我说我都已经看了二十几年了。她问我:“是否还相信法轮大法好?”我说:“这是肯定的啊!”

她又问了我家人的情况。我说都挺好的。她以为我只身在国外,和家人分离了,竟然说:“你看被迫害的与家人离散。”她也承认是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了。我顺势说:“那不是因为中共迫害的吗,中共连活摘器官这种毫无人性的事都能做得出来啊!”

在交谈过程中,我了解到其实她与大法也有很深的缘份,她看过《转法轮》,她身边朋友的父母也有炼法轮功的。也许是被中共洗脑的原因,还是因为掩藏自己真实的想法自保,她也在劝我相信中共,中共使社会很富足。我就以李克强说的现在中国有六亿人月均收入只有一千元,而又有多少贪官拥有上万亿的财产,最近被曝光的韩正有三十一亿美元的海外资产。她可能看说不过我了,就挂了电话。

我平静了一下心态,过了几分钟,我想再给她打电话,把动态网址告诉她,于是又拨打了第三次电话,她又接了。我说:“大姐,还有个事情忘记和您说了。”她态度很友好的说:“什么事?你说吧。”我告诉了她动态网址,并推荐她看看《九评共产党》、《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等书,让她了解共产党的真实面目。

我跟她说:“为什么国内设防火墙?老百姓应该有知情权。您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她挺高兴的说:“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我说:“您看现在国内事态的发展,我觉的很多人都在为自己找后路啊!”她沉默了几秒钟,没有说话,也许在思考。我继续和她讲:“今年灾难特别多,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关键时刻能保命。”

回顾这次拨打过程,我感觉还是有一些真相没有讲到位,比如活摘器官、追查国际等真相内容,虽然提及,但没能深入去讲,这都需要我在后续的讲真相过程中進一步完善的地方。

对无人接听电话的思考

第三天打专案电话,我领到的两包电话号码是北京某区派出所的。通过上午和晚上两个时间段多次拨打,竟然一个电话都没有打通。一开始,我是用人的想法想这个事情。我看到这些号码前几位号码相同,认为可能是有总机控制,阻止接听海外电话。后来,我向内找,发现这是表面原因,主要是因为自己没有调整好,感觉到心里很累。

打电话本身就是正邪大战,自己应该调整好心态,用正念除去干扰和众生背后的邪灵,而不要让人心泛起。同时,当天学法状态不好,所以才打不好电话。我的体会是: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敷衍。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