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贵州至少177法轮功学员遭迫害

Print

【圆明网】贵州省实施“数据清零”行动,各地派出所、社区、居委会或街道办事处以切断法轮功学员生活来源、株连法轮功学员家属和子女为威胁手段,或者上门骚扰,或者直接绑架到洗脑班,要强制学员在所谓“三书”上签字,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同时,阻止法轮功学员传递真相信息,公安在各地监控、跟踪、抓捕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曝光出来的信息显示,二零二零年一~五月,五个月内贵州省177位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其中骚扰106人、绑架62人,1人已被非法批捕;贵阳清镇市20多人被绑架到“清镇宾馆”强制洗脑,六盘水市法轮功学员齐建华、宛花朵已被非法判刑;另外,还有9人被非法抄家。迫害涉及贵阳、遵义、安顺、铜仁、凯里、六盘水等地区。

目录
一、部份迫害事实
二、贵州省政法委书记时光辉的犯罪事实
三、迫害法轮功是反人类罪行,将面临国际制裁
结语

一、部份迫害事实

3至5月,贵州全省开始针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清零”行动,在各地出现法轮功学员被当地派出所、社区、居委会或街道办事处人员上门或电话骚扰事件,非法抄家、绑架也大面积出现,连90岁的老人也不放过。中共人员要求学员表态对法轮功的认识,逼迫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在打好的“三书”上签字,放弃修炼,恐吓、威胁学员和家属。

◎骚扰案例:

◇贵州省铜仁市万山区法轮功学员被政法委、公安局、派出所、社区骚扰

2020年3月2日11时30分,铜仁市万山区仁山办事处唐家寨社区主任邱庆林带领万山区检察院一男三女,到法轮功学员邓和友家中骚扰,用手机拍照,被邓和友制止。

2020年3月12日11时,万山区仁山办事处不知名人员几人到法轮功学员邓和友家中骚扰,没有见到邓和友和邓和友家人而返回。

2020年3月13日11时10几分,万山区仁山办事处政法委“610”政法委书记田某伙同仁山派出所穿制服人员一名、便衣两名共四男,到法轮功学员邓和友家中骚扰,用手机拍照,被邓和友制止。

田某进行所谓“数据清零”,田某叫一人员从档案袋中拿一式三份以邓和友人称写好的材料要邓和友签字,被邓和友当场撕毁拒绝后无功而返。

2020年3月11日,万山区仁山办事处唐家寨社区妇女主任向金荣,带领万山区仁山办事处两名人员到法轮功学员黄发娣家中骚扰,逼迫黄发娣及家人签字,黄发娣孙子被迫在一式三份材料上签上黄发娣名字,并按上了手印 。向金荣讲,以后每月会对黄发娣家像吸毒人员一样进行回访。

2020年3月31日11时,万山区仁山派出所不知名四人非法闯入万山区法轮功学员邓和友家中。他们见邓和友在家中吃饭,其中两人去万山区法轮功学员黄发娣家中。

20几分钟后,邓和友被带到仁山派出所,仁山派出所陈姓不知名所长、陈某及仁山办事处一男两女一警在一间有监控和开启录像记录仪的审讯室逼迫邓和友签放弃信仰的“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邓和友坚定回复:永远都不会签所谓“三书”。

邓和友将署名“敲门行动”违法和“关于废除99条100条出版物”相关条例拿给陈某看,陈某追问两份资料来源被拒,其间相关人员不断逼迫邓和友签“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等“三书”无果。

10几分钟后,两警将法轮功学员黄发娣带进审讯室,同样逼迫黄发娣签“三书”,黄发娣未签,也逼邓和友签“三书”遭拒。审讯无果,于13时将邓和友和黄发娣送出仁山派出所,两人步行回家。

◇贵州省安顺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3月6日下午3点半,王尚琴被西航派出所和居委会三个人到家骚扰,他们问是否供师父法像和资料,王尚琴说师父教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派出所一个女的大声说:“接触你们每个人都拿这些理论,公安局没有来,来了拉你们到监狱里去理论!”约五分钟后,这伙人就走了。3月10日又来了四人,抢走大法书、炼功用的机子,要她签转化书。

3月12日上午10点多钟,周智君被西航派出所田成华,张大军等居委会六人来家骚扰,进屋拍照,问出去没有,跟哪些人来往,还炼不炼功?还有哪些人炼功?周智君说我师父叫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错吗?炼功身体好也没错。这些人到楼上转了一圈,看到啥也没有就走了。后来有一天她老伴去近两个小时才回,他们要她老伴签三书, 老伴没签,说还要来找她。

3月3日早,林兰芬被一行四人来家骚扰,有综治办主任,黄警察,居委会余利梅、李静。主任和黄警察拿出四张已打好字所谓的“转化书”,叫签字按手印。林兰芬表示,没犯法,更没有罪, 决不配合他们害人害己,并劝告他们不要再参与迫害,用自己的善念善行救救自己的生命。后来黄警察叫去她老伴给签了。

2月25号10点多钟,刘宽琴被西街派出所和居委会四人来家强迫签字,说签完字就一刀切了,刘宽琴不配合签字。3月15号下午又来七人,这次刘宽琴没开门,他们就强迫刘宽琴的女儿在所谓“转化书”上签了字。

2月21日上午10点半,程华被华西办610警察来家骚扰,连同本村治保主任共四人,到家门口就大声喊她的名字,门打得很猛,过几分钟没人理他们就走了。2月24日上午10点多钟又来了五个人,刚到门口就大声叫她的名字,叫开门签名,看没招他们就走了。后来他们又找到程华二女儿上班的工作单位,找女儿谈了几次话,威胁说,如果程华不签字就找单位领导谈话,开除工作,也不发退休金。女儿胆小,要断绝母女关系。姓钟的书记又威胁说血缘关系是断不了的,以后还要影响后代。然后强迫程华按手印。

◇贵州省凯里市在政法委授意下迫害、骚扰法轮功学员

凯里市市府社区5月份三次到法轮功学员吴竹秀家骚扰,态度一次比一次恶劣,软硬兼施,企图让法轮功学员吴竹秀在所谓的“三书”上签字,如果不签还要进行第四次第五次骚扰,否则就往上报,以增加迫害为借口,企图让吴竹秀签字。

凯里市一姓冷的政法委书记于2020年5月19日带五人闯入法轮功学员陈国兰家中,强制让她女儿在“三书”上签字,然后强制陈国兰在她女儿签字的上面盖手印,否则影响女婿的工作。

◇贵州省凯里市法轮功学员张秀珍被骚扰

2020年3月25日,凯里市梁子巷社区在社区书记舒萍带领下,四人闯进法轮功学员张秀珍家,软硬兼施,强制让张秀珍在“三书”、“五书”还有其它纸片上签字,否则就要拆她临时搭建的简易房,万般无奈,张秀珍被迫在一张纸上违心签了字。

◇贵州省贵阳市法轮功学员王世娥和家人被骚扰

贵阳市柴油机厂退休职工王世娥,现年69岁,修炼法轮功二十多年了。今年4月下旬,滨河社区主任凌筑梅打电话找王世娥,叫她去社区签字,王世娥问为什么?她说:“你是上了黑名单的人。”王世娥说:“不签。”她说:“你不签不行,会影响你儿子、孙子。”

王世娥告诉她大法的美好,我修炼了二十多年,没吃过一粒药,身体很好。社区主任说服不了王世娥,就说:“你就在家炼吧。”

她一计不成,又施一计,多次打电话骚扰王世娥的女儿,叫她劝王世娥签字,女儿不理睬,说我妈这么大年纪了,就随她吧。之后她又多次打电话威胁王世娥的儿子。王世娥的儿子今年四十多岁,一直没有正式职业,因疫情不好打工,在家闲着。

今年贵阳矿山机器厂招工,王世娥的儿子刚进厂才二十多天,孙子读初中。凌筑梅威胁他,你妈不签字,你工作保不了,你儿子上不了大学。王世娥的儿子经不起威逼,苦苦哀求,王世娥违心的在“三书”上签了字。

◇不放弃信仰 夏维仙家被剥夺生存权

贵阳市艳山红乡曹官村法轮功学员夏维仙,一家六口,靠着大道边的洗车生意维持生活。今年五月间,艳山红派出所片警陈忠祥等拿来“三书”让夏维仙签,遭拒绝。后警察、村书记、乡城管一起出动,因夏维仙不放弃信仰,不签“三书”,逼迫一家人停止洗车生意,否则拖走活动房。夏维仙一家被逼停止洗车,面临妻离子散。

◇贵阳市三位耄耋老人被迫害

陈玉华,女,90岁。2020年3月,贵阳市云岩区达兴居委会主任陈忠英和片警上门,威逼陈玉华在“三书”上签字。被拒绝后,陈忠英亲自打电话叫陈的儿子来在“三书”上代签字,陈玉华老人被警察强拉着手强制在“三书”上按手印,陈玉华老人当场声明:“不算数。”儿子家住楼上,警察抄家后还到其儿子家非法抄家。

饶继玉,女,90岁。2020年3月7日早上,被贵阳市北京路派出所人员在贵阳黔灵山公园门外超市绑架,后带到太慈桥派出所抽血,又到饶继玉太慈桥的家里非法抄家,抄走二套大法书和8000多元真相币,饶继玉后被带到医院体检不合格,于晚上12点放回。

尤军,男,91岁,独居。2020年5月12日下午3点半,贵阳市云岩区荷塘派出所两个穿警服的警察和两个便衣,共四人非法闯入尤军家,待尤军不知所措时又闯进六人,一窝蜂几间屋子搜查,尤军到阳台头伸到窗外大喊:“炼法轮功不犯法,请乡亲们都来看啊!警察带了十个人在我家乱翻!”警察关窗,尤军开窗不停的大喊!因是单位职工居住房,全是熟人,有人打电话告诉尤军儿子,儿子在上楼时拿了灭火器大叫,谁敢动我父亲我就和谁拼了,并说要告他们。警察说要尤军的儿子交出打印机,打印机被他们抢走。从那以后,每天都有两个警察一班轮流在单元门口守着。

◎绑架案例:

◇70岁涂成富被贵阳警察逼回老家乡下

贵州法轮功学员涂成富,男,70多岁,从贵州的偏远山区六盘水乡下来到省城,与儿子住在一起。2020年3月14日,涂成富去黔灵山公园,刚到公园外马路边上,几个警察上前开口就是要查“身份证”,涂成富回答来公园没带“身份证”后,被绑架到黔灵派出所审讯,威逼涂成富讲出居住地点。

接着,黔灵派出所和涂成富儿子居住地的派出所一群警察上涂成富的儿子家里抄家,接下来就是涂成富的儿子居住地的派出所,分别逼父子二人,威胁涂成富的儿子说你父亲户口不在此地不能在此居住,不然必会影响到你及全家,对涂成富就是直接叫其离开。涂成富儿子很无奈,怕被“牵连”迫害,让父亲收拾衣物搬走。涂成富含着眼泪,收拾自己的几件衣物,回到几乎是空无东西的偏远的老家乡下破旧的老屋住下。

◇贵州省遵义市法轮功学员雷志芬遭绑架

2020年3月2日下午1点多钟,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法轮功学员雷志芬,因发放真相资料、贴粘贴,遭遵义市公安局红花岗分局杨波(有一警察说这不是他的真名)带着多个警察和居委会的两名人员闯入她家,进行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电脑、打印机等物品,抄走的物品均未打清单,并把雷志芬强行绑架到红花岗区公安分局进行非法讯问,雷志芬未配合他们,并给那里的警察讲真相,希望那些警察明白真相得救度。

后因是疫情期间,于当晚将近23点,才将她放回家。第二天,杨波又带着两个警察将雷志芬和她的儿子带到舟水桥派出所办理“取保候审”,并让她签字,她未签,还叫来一位雍姓女片警,说以后由这位女警来管控她。

◇贵州省贵阳市法轮功学员胡明琴、高庆娣被绑架

2020年2月27日下午3点40分左右,贵阳市法轮功学员胡明琴、高庆娣在贵阳市筑城广场(人民广场),被贵阳市南明区国保大队警察钟宇、张玲绑架到贵阳市市府路派出所,并于当日被非法抄家,据国保大队的警察说,已被跟踪四天。

◇贵州省贵阳市法轮功学员赵跃被非法关押

2020年3月12日接近晚上,有许多公安人员冲进赵跃家非法抄家,抄走所有大法书籍及电脑等私人物品。此后,赵跃被贵阳市北京路派出所公安人员绑架,关押在三江女子看守所。一个月后保释,说是要继续刑侦取证,不能出门。赵跃在家呆了近一个月,5月10日,公安的送去了检察院的逮捕令,以所谓的涉嫌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将赵跃带走了。现在关在三江看守所等待结案。

◇贵州省贵阳市法轮功学员李文芬被绑架

2020年3月17日早上,贵阳白云公安、黔灵派出所、小石城社区居委会、黔灵镇镇长共十多人,强行抄了贵阳法轮功学员李文芬的家。说是国安下达文件到所有挂过号的大法弟子家中非法抄家。白云公安拿着搜查证强行抄家,两个警察架着李文芬不许动,强行搜走李文芬身上的钥匙,按着她动不了。 他们抄走打印机、电脑、大法师父像、所有大法书籍及各种小册子、U盘全部被抢走,还有护身符全部被抄走。李文芬被绑架到白云公安分局,并对她说:说不炼了就放回家,炼就要判刑,送进看守所关押。李文芬被送到公安医院检查身体不合格,又被送到贵阳医学院检查,身体也不合格,晚上11点钟被放回家。

抄家过程中,这些人翻遍了李文芬家中的每个角落,包括衣柜中每件衣服的荷包,还有家中所有的包,连一张纸片都不放过;李文芬写的笔记本也都强行拿走,手机也翻走了。

李文芬告诉他们:电脑、打印机是私人财产,做资料是救度迷中的世人,包括你们,请你们看资料选择你们的未来。如果我配合你们,那是让你们在犯罪,我当面告诉你们所有迫害我的人,我说谁也改变不了我,也转化不了我,我就坚信法轮功,我坚决不配合,强行绑架是你们在犯罪。当时李文芬丈夫和儿子在场。

◇贵阳清镇市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强制洗脑转化

贵州贵阳清镇市最近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清镇市政法委“610”指使派出所、居委会出面,非法的从法轮功学员的家里、路边、菜市场等地,绑架到清镇市的“清镇宾馆”强制洗脑转化,说是要做“思想政治工作”。

不法人员在“清镇宾馆”逼学员写“三书”,或是在“三书”上签名。目前“清镇宾馆”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还在进行着。

二、贵州省政法委书记时光辉的犯罪事实

时光辉,男,汉族,1970年1月出生,安徽阜阳人,1991年7月参加工作,中共邪党党员。长期在上海市工作,曾任奉贤区区长,奉贤区委书记等职务,2013年任上海市副市长,2018年11月起,任贵州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

时光辉从上海市市政二公司宝钢分公司施工员一路升迁到上海市市长,直到担任现在的贵州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积极执行中共邪恶指令,操控贵州省各级政府部门人员推动迫害成为“政治打手”,离不开时光辉“上海派”的政治背景。

2018年11月,时光辉担任贵州省政法委书记之后,贵州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急剧攀升。据明慧网信息统计,2019年贵州省有97人被迫害(4人是家属,外省学员5人),共计214 次。其中骚扰26人次,绑架68人次,抄家55人次,非法关押20人次,非法拘留9人次,非法审讯2人次,非法批捕3人次,非法庭审15人次,非法判刑12人,迫害致死1人,下落不明2人,失联1人。被迫害年龄最大者82岁,最小的仅是4、5岁的幼儿。不法人员抄家抢劫现金90000多元,法院勒索罚金18000元。安顺法轮功学员封培蓉被非法判刑12年,六盘水81岁的法轮功学员赵英翠被非法判刑5年6个月。

2020年3月份以来,贵州全省出现众多法轮功学员被当地派出所、社区、居委会或街道办事处上门或电话骚扰写“三书”(即“转化书”、“揭批书”、“决裂书”),这是根据贵州省政法委出台的内部文件,采取的违反宪法、侵犯人权的犯罪行动。

据悉,这些骚扰者是根据贵州省政法委制定的一个关于“2020年至2023年三年观察期彻底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一个文件。而该文件又是依据中共中央政法委出台的一个“关于法轮功学员去存量问题”的101号文件。贵州省政法委在这次对贵州省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充当了急先锋。这次迫害,完全是违反宪法、侵犯人权的。

在贵州省政法委制定的文件中,直接实施对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子女的迫害,例如,对拒绝写“三书”者,此文件规定,子女是公务员的,子女的工作受影响;是学生的,升学或将来找工作受影响;有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其单位受胁迫参与“转化”迫害。如以上种种手段都达不到“转化”目的,就送所谓“关爱学校”(即洗脑班)限制人身自由、思想自由。所谓“关爱学校”是指迫害死杨红艳等法轮功学员的臭名昭著的烂泥沟洗脑班。

这些被中共邪党胁迫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他们在法轮功学员的慈悲劝说下,为完成任务,暗地里告诉法轮功学员:你假装签了,该干啥,你干你的。我们也知道你们是好人,也不想盯着你们。有的也知道他们的所为是违法的,但找安慰说,将来你们平反了,是政法委叫我们干的,有文件。

也有法轮功学员在怕影响公务员子女的前途等压力下,违心地签了“三书”,但是给自己带来了身心的伤害。

在贵州省各地政法委按照上级命令实施“数据清零”违法犯罪行动中,不仅出动公安局、派出所、街道社区、村委会大规模侵犯法轮功学员的合法权益,还出动城管采用黑社会流氓手段行违法之事。如威逼法轮功学员夏维仙在“三书”上签字,不签就要用吊车拖走全家唯一可以用来挣钱、维持正常生活的洗车房,剥夺夏维仙和家人的生存环境。

百善孝为先,做儿女的应该对父母孝,尽孝是做儿女的本份、责任。父母养儿女小,儿女养父母老,老有所依,老有所养是天经地义的。时光辉违背人性,传承党性,操控专制机器破坏人伦道德。如手下公安威逼、恐吓法轮功学员涂成富和儿子,不让父亲和儿子在省城居住,享受天伦之乐,硬生生的把七十岁的老人赶回贵州偏远山区六盘水乡下的破旧老屋中独自生活。

三、迫害法轮功是反人类罪行,将面临国际制裁

《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公民和不信仰宗教公民。”

迫害法轮功学员就等同于犯罪,贵州省相关执行命令的官员已严重触犯《宪法》第35条、第36条之规定,以及《刑法》239条绑架罪、238条非法拘禁罪、245条非法搜查罪、非法入侵住宅罪、234条故意伤害罪。

任何一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都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罪责。而且,追查惩办没有追溯时效和国界的限制,属于全人类的共同管治范围。对一切打着法律的幌子而迫害人权、迫害信仰的行为,已在全世界、全人类被追责、审判!目前有28个国家已经制定或准备制定类似美国的《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对人权迫害者拒发签证、冻结海外资产。

2019年5月31日,明慧网发布通告:“在美国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团体日前被告知,美国政府意在更加严格地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包括移民签证和非移民签证(如旅游、探亲、商务等),已发签证者(包括‘绿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美国国务院官员并告知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单。”法轮功学员已收集十万中共恶人的犯罪事实,并向美国国务院提交名单。列入名单的人权罪犯及亲属将无法获得入美签证;已有签证将被吊销。本人及亲属在美国的资产将冻结。

2019年6月17日,调查中共强摘器官的英国“独立人民法庭”在伦敦举行终审判决,裁定中共犯下“反人类罪”以及“酷刑罪”。法庭认定中共政权是一个犯有反人类罪的政权。

2020年6月2日,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签署行政命令,旨在推动国际宗教自由。该行政令指示,将国际宗教自由纳入美国的外交关系中,并规定,在援外项目中,优先考虑国际宗教自由。

行政令说,信仰自由是美国的第一自由,是道义和国家安全的当务之急。全世界所有人的信仰自由是美国的外交政策优先事项,美国将尊重并大力促进这一自由。如二零一七年《国家安全战略》所述,创建美国的先贤们明白,信仰自由不是国家创造的,而是神赐予每个人的礼物,是我们社会蓬勃发展至关重要的权利。

今年以来,美国政府、国会、国务院等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给予前所未有的关注。 6月9日,香港法轮功学员首次应邀参加美国国务院宗教自由会议,并发言。

6月10日,美国众议院约150名议员组成的“共和党研究委员会”发布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建议依据《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法案》采用“史上最严厉的制裁措施”,提出制裁25名中共政治局委员、205名中央委员、171名候补中央委员,以及中共19大的2280名代表及其配偶、子女。其中,点名制裁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中共政治局常委、政协主席汪洋、政协副主席兼中共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夏宝龙、中共驻香港联络办公室主任骆惠宁、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西藏自治区区委书记吴英杰、公安部部长、原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等人。

以上两名政治局常委、五名正省部级官员,是侵犯香港、新疆、西藏人权的中共高层官员。

6月25日,美国参议院一致通过《香港自治法》,将制裁违反香港自治的官员或机构,以及对这些实体有业务的银行进行二级制裁。

对于中共高官的国际制裁并不是偶然与孤立的,而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从2017年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分局局长高岩,到2018年中共武器装备发展部部长李尚福(中将),再到2020年中共最高领导层,国际制裁的线路已经浮出水面。

结语

有人以为迫害法轮功学员是在维护中共政权,却不知道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是在救人,救的对象包括中共中很多无知参与迫害的人。因为中共成立99年、当政71年、迫害法轮功21年来,杀害8000多万中国人,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隐瞒疫情导致瘟疫全球大流行,几百万人感染,几十万人丧生,欠下的血债太多,中共对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犯下的罪恶实在太大。

2002年6月,贵州省平塘县发现一块“藏字石”,引起轰动,中共新华网、央视等100多家媒体,都对此事作了报道。包括中国科学院院士在内的三批科学家对“藏字石”科学鉴定的一致结论是:未发现任何人工痕迹,纯粹天然。巨石形成于2.7亿年前,大约五百年前一分为二,断面凸显“中國共產党亡”六个大字。中共官方报道了前五个字,称之为“救星石”,但实际为六个字 “中國共產党亡”,门票上都清晰可见,民众称其为“亡共石”。

贵州“藏字石”是对“天灭中共”的最好诠释,这是上天给中共的判决书,并昭告天下,警示世人赶快逃生。因为中共几十年统治,以谎言暴力为手段欺骗了无数的国人。说白了中国人已经成了它手里的人质。中共作恶多端并以众多人质为挡箭牌,妄图与天斗,其结果只能是自取灭亡。

目前中国已处于巨变前夕,奉劝贵州省各级政府和公检法人员,千万别被中共的谎言迷住了心智,千万别为蝇头小利,参与迫害能在大劫难中救你的法轮佛法,使自己难逃大劫,最终成为中共的陪葬。

附录:下载(14.9KB)
1~5月贵州省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统计
http://package.minghui.org/mh/2020/7/2/guizhou-2020-1-to-5.zip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