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迫害 七旬姚士兰再被枉判五年入狱

Print

【圆明网】天津七旬法轮功学员姚士兰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被武清区大碱厂乡警察带领国保警察绑架失踪,直到两个月后家人才找到姚士兰,当时她正在武清中医医院被抢救。之后,没走任何法律程序,姚士兰被非法判刑五年,直接送到天津女子监狱。

二零一九年九月份,家属去监狱会见,姚士兰身体非常虚弱,由人搀扶,说话无力。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姚士兰因为坚持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信仰,屡遭非法关押、劳教、判刑,历经酷刑迫害,遭暴力殴打、野蛮灌食、输不明药物、强迫劳动、关进小号等,九死一生。

修大法全家受益 乡亲们看到法轮大法好

一九九七年,村里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叫姚士兰去听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到那刚听一会,姚士兰就觉的身体非常舒服,从那以后,姚士兰身体就没病了,吃的香,睡的好。她八十多斤的体重,一个月后,就长到了一百一十斤左右。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姚士兰得肾炎的儿子的身体也逐渐好起来,后来娶上了媳妇,还生了一儿一女。一家老少三辈快乐美满。

通过学法,姚士兰知道了按真、善、忍做好人。冬天下雪 ,她为了乡亲们走路不滑,扫雪时一直扫到公路边。

村里挨她家有一处低洼路,一下雨就积水很深,乡亲们出门要跳水沟,挺费劲,很长时间大队也没人管。姚士兰就自己花了三百元钱,请人拉土给垫上。

还有另外一处不好走,有两人因为这个打架,进了医院。姚士兰自己赶毛驴车拉土垫平。

村里还有个人没儿没女的,姚士兰就给他送钱、送粮食。

姚士兰做这些好事的时候,乡亲们看见了,都说:“法轮大法好!”

进京上访说真话 被看守所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首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勾结迫害法轮功。姚士兰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警察绑架,一次次把她劫持到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多年来,迫害的姚士兰家无宁日,人心惶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姚士兰去北京上访,在大沙河被警察拦截,大碱厂派出所所长沙照营将她截回到本地派出所,姚士兰被沙照营狠狠的推搡。第二天,沙照营等人把姚士兰送进武清看守所,沙照营向姚士兰家人勒索五千元,家人没钱,给了五百元。

姚士兰在看守所炼功,被一警察打嘴巴子,拿鞋底把脸打青,半个月后被放回。但是沙照营仍然不罢休,强行不让姚士兰家人上班,每天送她去派出所打扫卫生,去了十天左右。

后来姚士兰给邻居村书记李成悦送真相资料,他竟然诬告姚士兰,以前他也多次到姚士兰家骚扰。这次因为他的陷害,姚士兰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十五天。在看守所期间,姚士兰被强行灌食迫害。

二零零零年,姚士兰再次和法轮功学员一同去北京上访,被天安门警察绑架。一年轻警察用皮鞋蹬她脸,使她喘不上气。回到大碱厂派出所后,警察按住姚士兰的脑袋使劲往墙上撞。之后又被沙照营等人送进武清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在看守所里,姚士兰被强行灌食和灌盐水迫害。

两个月后,姚士兰又被劫持到天津市板桥劳教所迫害。最初的两个月,不让她睡觉,姚士兰不配合“转化”,绝食抗议,又被强行灌食。

在这期间,她被强迫劳动,半个月没吃饭,还要扛一百斤的豆子,而且要加倍拣豆子。被强制输液半天,还勒索她二百元钱。

在板桥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八个月之后,姚士兰又被转到建新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两个月。

新上任的所长在派出所使足劲,左右扇姚士兰嘴巴,打的姚士兰顺嘴流血,直到昏倒在地。醒来后,所长假惺惺的说,起来走走,好了好回家。可是与此同时,他们到姚士兰家非法抄家。后来,姚士兰被劫持进了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期间,姚士兰正从娘家回来,走在路上,大碱厂派出所警察张庆利和黄作详将她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在看守所,姚士兰绝食抗议,在她处于濒死状态时,他们将姚士兰抬回家。

回家后,每天都有乡政府的人到姚士兰家看着她。几天后,姚士兰通过学法炼功,很快恢复,恶人们看她恢复的差不多了,又将她绑架到看守所,恶警李艳丽给姚士兰制造了很多假证据,将姚士兰非法判二年劳教。

被板桥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在板桥劳教所,姚士兰所受过的酷刑主要有坐小板凳:早晨五点开始,把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弄到一个卖货的屋子里,每人对着墙脚坐一个小板凳,一直要坐到凌晨二、三点钟,才能回去睡觉,有时一宿也不让睡,只有上厕所时,才能活动一下,屁股坐破了,皮掉了一层又一层。那次,姚士兰被逼一共坐了大约一百天。

他们还把姚士兰单独弄到一间屋子里,不让别人看见。他们把姚士兰按到椅子上坐下,双手反绑到椅子背上,姚士兰不张嘴,他们就用开口器撬她的嘴,把嘴撑开很大,有时他们就让犯人在姚士兰的腋窝处瘙痒。灌食的管子把她的胃插破了,胃很疼,每次灌食后,姚士兰都要吐几次血,鲜红的,还不敢让包夹看到,否则就会把她弄到医院里乱查一气,让她家里花很多钱。

小王队长因为姚士兰不去挖树坑,而把她关进小号。每天早晨就开始坐小板凳,一直坐到晚十二点才能睡觉,大概被关了两个多月。有犯人轮班看着,每天给姚士兰做记录:小便几次,大便几次,灌多少食,灌几次。在小号里,不让说话,见不着人,难耐的寂寞,身体的痛苦承受,精神的强大压力,都让人窒息。姚士兰被关了好几次小号。

姚士兰不“转化”,吸毒犯冯怡就在警察的指使下让她撅着,每天晚饭后开始,直到撅的不省人事了,咕噜一下倒在地上,到睡觉时,才算完(每天十点睡觉)。如果不“转化”,就会每天这样撅下去。吸毒犯魏红用笔记本打得姚士兰顺嘴流血,其中恶警大王队也参与了迫害。

在板桥劳教所每天要被强制劳动:拣豆子,扛豆子(一百斤)上楼,缝衣边,做不完,不许睡觉。每天要干到十-十一点才能休息。姚士兰整整一百一十天没吃饭,绝食抗议迫害,最后昏迷不醒。

两年期满后,仍不让姚士兰回家,又随意给她加刑十个月。他们强制给她灌食,一次灌食就扣了姚士兰七十元。等姚士兰被放回家的时候,她已经生活不能自理了。这次的迫害给姚士兰造成巨大的身体伤害和精神伤害,给她的家人造成巨大的打击。

被天津市凌庄子监狱迫害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八日,大碱厂镇派出所恶警伙同长屯村治保主任黄守庆开着警车到姚士兰家绑架,见大门没开,便翻墙闯进院内,破门而入,给姚士兰强行戴手铐,姚士兰不戴。

他们把姚士兰绑架到武清区法院非法开庭。法院出示的所谓证据是:蔡德路、李广东、刘玉敏(女)说姚士兰给他们送真相资料看。姚士兰当庭指出这是伪证。法院当天将姚士兰送回家。

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下午两点,治保主任黄守庆带领大碱厂镇派出所恶警再次翻墙闯进姚士兰家,见屋门锁着,派出所恶警又叫来三个公安局的人,黄守庆把整个窗户端开,从窗户爬进屋里,其余恶人一拥而进,姚士兰高喊众相邻,要让乡亲们知道,恶人又来迫害好人了,在众相邻的指责中,姚士兰被绑架到武清区法院非法开庭。姚士兰义正词严,将栽赃陷害的伪证全部否定,法院当天将她送回家。

二零零七年四月四日,姚士兰被恶警绑架,先被非法关押在武清看守所,然后把她送到天津第一看守所,姚士兰绝食抗议,他们看她太瘦,血管都瘪了,怕监狱不收,就强制给她输了两天液。

后姚士兰被转到天津市凌庄子监狱非法关押。在里面,姚士兰绝食抗议了大概七个月。他们把她关在一个专门给法轮功学员用刑的小黑屋里,有四个犯人看着她,不让她出屋。警察说关在这里的人不是“转化”,就是死里头。

他们将姚士兰鼻饲(灌食的一种方法)、嘴倒换着,一天灌食八次,差点把姚士兰撑死。一般是灌炒面和奶粉。姚士兰被灌炒面后,一个月不能大便,狱警好几个人把姚士兰按倒给她打开塞露。

鼻饲时,恶警把管子从鼻子插到胃里,双手拉开,铐到床两边,三伏天,姚士兰的身下被铺上好几层棉被。恶警把姚士兰铐在床上,十天十夜不能动,几天后,姚士兰的双手就开始痉挛,感觉人几乎失去了意识,快要死了。每半个月他们就从姚士兰身体里抽走一大管血。恶人刘蕊和石大队把姚士兰迫害的十个月不能走路。

姚士兰被强迫坐小马扎,从早上六点坐到晚上九点,有好几次,姚士兰早晨起来眼头一黑就晕到床上,就这样也得按时照坐马扎不误。因姚士兰走不了路,他们背着姚士兰也要进行迫害。

后来姚士兰被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送出,但没让她回家,他们把她弄到新生医院继续迫害,白天黑夜不停的给姚士兰输液,直到找不着血管,输不进去。

十一月份天很冷,姚士兰肚子里没食,冰冷的药水流进身体,他们给姚士兰输了不明药物,姚士兰感到很难受,后来就开始发烧,最后被送回家,在新生医院姚士兰被迫害共二十二天。

姚士兰被抬回家时,警察们手里举着吊瓶,抬着担架。姚士兰儿子看见她变的这样,吓的大哭,说:“前些天看见还不这样,现在怎么不象人样了!”

那次,姚士兰的体重从一百一十多斤骤减到七十多斤。回家后她的生活不能自理,她女儿在家,女儿照顾她很长时间才逐渐好转。回家后,发现姚士兰记忆力衰退。

再被凌庄子监狱非法关押一年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晚十一点钟,姚士兰又被大碱厂乡三个恶警与北菜村恶警和大队干部绑架。当时,姚士兰正流离失所在外面租房住,北蔡村派出所以查户口为名进屋将她绑架,抢走了她的大法书。他们把姚士兰送到大碱厂。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左右,姚士兰在南蔡村镇八百户村附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武清区刑警队两辆警车大约五、六名恶警,把她绑架到南蔡村派出所。姚士兰的大法书、大法师父法像和新自行车都被派出所警察抢走。

之后又把她送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姚士兰要上诉,被李艳丽(音)等警察送进天津第一看守所,到那里,姚士兰被打、被灌食,他们还开空调冻她。

半个月后,他们骗姚士兰说要送她回家,又将姚士兰绑架到凌庄子监狱一年,这期间她被勒索二百元钱(说是强行检查身体的钱)。

仍屡遭骚扰、抄家、非法关押

从监狱出来后姚士兰继续讲真相救人,又被村长顾永恒诬告,派出所又到姚士兰家抢走了大法师父法像。姚士兰在武清区曹子里贴真相被曹子里警察抢走了自行车和真相资料。
又一次,姚士兰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在曹子里讲真相,被曹子里警察抢走了真相和护身符。

姚士兰在曹子里讲真相被曹子里警察送到大碱厂派出所。后因再次因贴真相被大碱厂镇政府的人开车追进沟里(沟很深),乡政府的人说要害死姚士兰,他们又抢走了她的真相资料、护身符和手机。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姚士兰被崔黄口镇西吕村书记周贵齐诬告,崔黄口镇后巷派出所带人把她绑架,他们开好几辆汽车,来了很多人,把姚士兰家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她的电子书、收音机和真相资料等好几大包东西。把姚士兰电动车扣下,后强制她交出二百元强制检查身体钱,才把车换回。

姚士兰又被送到了武清看守所四十三天,被灌食一次,被输液多天,姚士兰不服从,犯人就骂她。

在姚士兰被送回家的前一天,姚士兰被输液时和以往不一样,输液刚一会,心里象烈火焚烧,难受的两边翻滚,姚士兰跟李艳丽要了一根冰棍吃。不知道他们给姚士兰输的什么药,回家后姚士兰感到大脑迟钝,记忆力衰退、糊涂。

回家后,过一段时间又叫姚士兰家人签字,姚士兰避免再次被迫害,被迫流离失所二个来月。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检察院又来人找姚士兰家人签字。六月九日,大碱厂派出所小刘、村治保黄守庆、检察院自称李云(女)、李小龙等五人下午三点十分又到姚士兰家骚扰。

再遭秘密判刑 劫持入狱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姚士兰正在家中,被武清区大碱厂乡警察带领国安警察上门抄家并绑架了姚士兰。之后,公检法人员不给家人任何信息。

姚士兰被绑架关押后,一直绝食抗议迫害,二零一九年六月份,家属打听到姚士兰在武清中医医院抢救,家人去医院,也没找到她,七月份,家属去武清看守所存钱,被告知姚士兰已不在那里。

后来才得知,没走任何法律程序,姚士兰直接被非法判刑五年,家属全然不知情,又听说姚士兰在武清中医医院被抢救一个月后,直接送到天津女子监狱。

二零一九年九月份,家属去监狱会见,姚士兰身体非常虚弱,由人搀扶,说话无力。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