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夏明金被诬判两年回家后仍遭骚扰

Print

【圆明网】夏明金,女,现年五十五岁,家住江西省南昌市青云谱区。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夏明金曾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一九年十月被非法判刑两年。今年四月三日,被释放回家后,至今还遭到青云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岱山派出所片警、岱山司法所及施尧村社区等人员的骚扰。

迫害前的夏明金

关押迫害中的夏明金

修大法 疾病无

夏明金原本患有严重的鼻窦炎,常年鼻塞无法呼吸,医生说没有别的医治方法,只能动手术开刀,但不一定能根治,还可能会复发。一九九七年十二月的一天,夏明金偶尔听到丈夫单位的同事说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到炼功点去学炼法轮功。当时天气非常寒冷,可她坐在空旷的水泥地上学炼第五套功法打坐时,却非常意外地没有鼻塞,炼功三天后,困扰她多年的鼻窦炎症状就完全消失了。这令她惊喜交加,认定法轮功确实祛病健身有奇效!

后来由于中共的迫害等多种原因,夏明金放弃了炼功。二零零七年,她的身体健康每况愈下,心脏病导致下半夜经常胸闷,无法喘气,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她又重新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很快就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良好状态。

夏明金从此坚定了自己修炼法轮功的意志和信念。

非法判刑迫害

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晚,夏明金在外出悬挂法轮功真相条幅时,遭南昌市青山湖区公安分局暴力绑架。在南昌市青山湖公安分局地下审讯室,夏明金遭到了连续三十多个小时的非法讯问,在被要求坐审讯椅时,她严词拒绝,陈述自己信仰自由、修炼法轮功无罪。

四月初的春季,昼夜温差相差很大,当天白天天气晴热,夏明金只身穿一件短袖,到下半夜时,寒气侵身,她被冻的全身发抖、不停的咳嗽。四月五日,她被关押到南昌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一九年八月,夏明金被非法开庭,十月被判刑两年。她不服一审判决进行上诉,二零二零年一月九日,夏明金收到南昌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的二审裁定书。

在看守所被关押的两年时间里,因身心上承受的巨大压力,看守所恶劣的生活条件,对家中患病老母亲及年幼孙儿、孙女的牵挂等原因,夏明金严重失眠,记忆力越来越差。

回家仍遭骚扰

二零二零年四月三日,夏明金两年刑满,从南昌市第一看守所被释放回家。当天前往看守所接她回家的家人乍见之下,心酸不已,昔日漂亮开朗、身材挺拔的她变的满头白发、衰老憔悴、身形萎缩、神情呆板……

回家后至今,夏明金遭到户籍所在地岱山派出所片警刘辰科的持续骚扰,不仅要求她每月必须到派出所报到、录指纹,还要写所谓的“思想汇报”,甚至还荒唐地要求她禀报自己脚上所穿鞋子的尺码。在她拒绝这些违法的无理要求后,青云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涂大队长就打电话对她丈夫施加压力。

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夏明金为告诉民众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前往南昌县幽兰乡渡头村发放法轮功真相光盘,遭到幽兰乡派出所警察的绑架,她被非法关押在南昌县看守所。九月二十九日,南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数个警察闯到她儿子家,欲强行非法抄家,遭到她儿子的坚决抵制,拒绝开门。

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日,夏明金被劫持到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刚进入劳教所,就遭到了一大队(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狱警谢世清、袁莉明的体罚,被连续罚站三天两夜。后两狱警命令“包夹”人员强行拖拽她在一楼会议厅绕圈跑,过程中,不准停下、不准闭眼睛,一闭眼,就会遭到包夹人员用手指弹击眼皮。迫害造成她两脚严重浮肿、双眼红肿、疼痛。

在长达三个月的时间里,劳教所对她进行强制暴力洗脑,每天从早上八点到深夜十二点,强制她观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胁迫她写“转化书”。她家中的姨妈和儿子迫于劳教所的压力,也逼迫她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

在劳教所,夏明金亲眼所见,法轮功学员的处境非常悲惨、恶劣,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吃喝拉撒都被限制在几平米的黑暗小屋里,狱警和卖淫、吸毒等劳教人员随时都可以对她们进行谩骂、侮辱和殴打。如果不违心地服从邪恶的“转化”,就要被单独关小号,生活上就要受到虐待,不准购买“小货”、不准外出大小便,洗澡和洗衣服时间总共仅有极短的五分钟。

江西省女子劳教所还用超长超强的奴工劳动迫害法轮功学员。劳动司法部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明文规定,劳教人员的日均劳动时间每天不得高于六个小时,但实际上每个劳教人员每天的奴工劳动时间都长达十多个小时(有时甚至还要加班延长劳动时间)。夏明金在被非法劳教所期间,每天被逼完成组装数千个计算器的零部件,右手大拇指因连续重复按压计算器的零部件“连杆”和“纽扣电池”而造成剧烈疼痛,以致无法入睡,造成眼睛视力严重减弱,体重下降十多斤。

二零一二年三月,夏明金的儿子、儿媳前往劳教所探视她,副所长罗凤香、大队长石琼英进行挑拨和煽动,离间她与儿子、儿媳之间的感情:“你母亲不转化,不转化是不能回家的,所以你母亲要法轮功、不要家。” 儿子、儿媳听信了她们的谗言,从此不再前去劳教所探视她,她原本和睦幸福的家庭关系也从此被破坏。

由于夏明金在劳教所坚定信仰、拒绝“转化”,就被劳教所没有任何理由的延长劳教期限。在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一年劳教期满时,又被超期关押十七天,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一日才被释放回家。

非法拘留迫害

二零一五年八月,夏明金外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遭南昌县小兰派出所绑架,后被关押在二七北路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夏明金的多次被迫害,不仅给她本人造成巨大的创伤,而且对她家人的身心也造成巨大的压力和伤害。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中共的迫害给她及家人带来的深重灾难。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