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前司法部長:中共是政治病毒

Print

【圆明网】2020年6月初,多位全球知名專家在加拿大知名智庫蒙特利爾種族滅絕和人權研究所(Montreal Institution for Genocide and Human Rights Studies─MIGS)舉辦「十字路口的中國:疫情下站起來捍衛人權」的視頻研討會。專家們曝光了在疫情期間,中共在國內加大了對包括法輪功在內的團體的人權迫害,以及媒體、網絡控制,並將其推向世界。專家們也分享了全球應對的建議。

加拿大前司法部長:中共是政治病毒

加拿大前司法部長歐文﹒考特勒(Irwin Cotler)在論壇上表示,中共是政治病毒,並分享了追責中共的方法。

 
國際人權主要倡導者、加拿大前自由黨司法部長歐文﹒考特勒(Irwin Cotler)認為中國政府(中共)應對中共病毒大規模蔓延負責。

他表示,中共的毒性體現在對香港民主運動的攻擊和對維吾爾人、藏人的鎮壓,以及對法輪功的持續迫害,還有對台灣迫在眉睫的威脅。北京對媒體自由進行不間斷的攻擊,對旨在保護國際秩序的機構也進行了攻擊。

對於追責中共的方法,考特勒表示:

首先,最近建立了一個關於中國問題的國際議會聯盟。全球九個國家議會的議員們聚集在一起,組成一個良心團體來保護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保護普遍人權,保護那些遭受侵犯的人,保護民主國家的安全和廉潔不受北京的威脅。

第二,最近由加拿大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邁克爾﹒萊維特(Michael Levitt)與其它外交部門共同發起一項提議,呼籲派出聯合國特使保護香港人民的權利和自由。

第三,需要控制住中共。我一直想把中共政權與中國大陸人民區分開來,中國人民也是受害者,是被中共壓迫的受害者。必須追究中共的責任。

第四,結束對法輪功的抓捕和迫害,以及對他們的信仰體系「真、善、忍」的持續不斷地犯罪。他們一直是非法活摘器官的主要受害者。最近在傑弗裏﹒尼斯(Geoffrey Nice)主持下成立的中國人權法庭,將其視為中共的反人類罪。

第五,結束對藏人的驅逐和鎮壓,以及對台灣人的威脅恐嚇。我們需要與藏人和台灣人站在一起,必須一如既往地與民主人士同行,和香港人民、受迫害的法輪功,以及受到威脅的人們站在一起。我們必須與這五類人建立聯繫,與他們聯合起來並加以保護。

第六,北京要為其針對媒體自由的大規模攻擊而承擔責任。媒體自由是建立基於規則的民主秩序和尊重民主的支點。

第七,保護我們國際機構的完整性,停止中共對其充滿偏見的影響,包括世界衛生組織、世界銀行、世貿組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等機構。

第八,對侵犯人權的個人實施有針對性的馬格尼茨基制裁,以保護香港人和其他遭受侵犯的人。讓我們記住,馬格尼茨基制裁並不針對任何特定國家或政府,而是針對嚴重違反人權的個人,我們必須通過有針對性的制裁來聲援受害者。

第九,對中共進行獨立、公正的全面調查,使其對瘟疫大流行負責,並採取補救措施。

自由之家高級分析師:疫情期間中共加劇迫害

自由之家高級分析師、中國傳媒研究總監薩拉﹒庫克(Sarah Cook)女士在發言中表示,疫情期間中共加大了對社交媒體、網絡的控制,加劇了迫害。

自由之家從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的報告中了解到,中國各地逮捕法輪功修煉者的人數呈上升趨勢,其中許多人只是試圖分享有關該流行病(中共病毒)的未經審查的新聞或突破防火牆的工具。她舉例說,廣東省一名教授因張貼有關中國法輪功修煉者遭受迫害的圖片而被判入獄三年半。

自由之家分析了很多中共的審查指令發現,疫情期間,中共審查和被認為是敏感信息的主題也擴大了,從以往的暴露侵犯人權的關鍵信息,如天安門廣場、西藏、法輪功、維吾爾人、民主運動等發展到關於公共衛生和安全的信息,系統審查和限制,目前甚至圍繞中國的公共衛生和安全的主題。

庫克解釋,這些實際上只是冰山一角,非政府組織中國人權維護者已經記錄了近900個中國互聯網用戶在4月初被以所謂「散布謠言」的罪名拘留。但案件的細節很清楚地顯示,他們中的許多人實際上是在報導他們生活或社區裏發生的事情,特別是在武漢,或者批評中國政府的反應,而不是所謂「惡意傳播某種有關這一流行病的虛假信息」。

庫克認為,中國警察不遺餘力地壓制獨立的信息來源,特別是在武漢疫情的高峰期,能夠從內部拍攝城市疫情狀況的一些勇敢的公民記者,被拘留,其中一個已經回家,但兩個還是杳無音訊。

中共連續第四年成為最嚴重的侵害互聯網自由者

庫克在發言中揭示了疫情期間,中共加大力度控制媒體和網絡的三大趨勢。

第一個趨勢是,中國互聯網審查力度擴大,而且互聯網審查更加自動化。「自由之家」每年在全球65個國家對互聯網自由進行年度評估,去年中國連續第四年成為互聯網自由最嚴重的侵害者。她舉例,越來越多人的整個微信帳戶被關閉,在娛樂、約會、名人八卦等網站更多的非政治話題被刪除和限制,越來越多中國的應用程序中能夠自動化審查更多信息,而且(中共)利用人工智能擴大了審查的複雜性和廣度。

第二個趨勢是,中共越來越多地訴諸法律報復,「不只是你的評論將被審查,人們還被拘留、監禁。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囚禁記者的監獄,我們確實看到案件,甚至最近有一個專業記者因揭露腐敗,被判處15年監禁。」

她談到的第三種趨勢是中國調查記者數量減半,團隊被解散。長期在一個極其嚴格的媒體環境中,自2013年以來,調查性新聞的空間縮小了。

澳大利亞參議員:疫情讓世人更加認清中共

澳大利亞參議院首席參謀長,政府問責制的影子助理部長和反對黨事務副主管金伯利﹒基欽(Kimberly Kitching)表示,澳大利亞對與中國的雙邊關係的看法發生了變化。

她說:現在我想每個澳大利亞人對中共都有了自己的想法。在對中國的貿易中,澳大利亞陷得很深,確實有許多公司與中國進行了貿易。但是澳大利亞人普遍認為,與中國的交往應基於價值標準,這一點必須是首要的。至少人們在這方面的意識正在加深。目前,澳大利亞在許多方面都在收緊,涉及許多層面和許多部門。部份原因是因為我們知道我們有很多與中國的貿易,需要決定進退取捨。

無獨有偶,考特勒在發言中稱,加拿大最近公布的民意調查顯示,超過80%的加拿大人不再信任中共政權,這是加拿大人的重大轉變。相信同樣的現象也在澳大利亞和其它民主國家反映出來。加拿大人看到了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掠奪性政權,既對自己的公民進行大規模鎮壓,又向國外輸出侵略。

美民主基金主席:與中共的戰鬥事關價值觀和政治理念

美國華盛頓特區國家民主基金的主席卡爾﹒格什曼(Carl Gershman)在論壇上強調中共對防控的延遲是瘟疫大流行的根源,同時中共以瘟疫為掩蓋,展開戰狼式外交對世界凌霸,與中共的戰鬥是政治理念和價值觀的鬥爭。

他認為,中共的極度不安全感──哥倫比亞大學學者安迪﹒內森(Andy Nathan)稱之為「無法解決的先天缺陷」,是因為他們的獨裁體系缺乏合法性。

格什曼說,現在是重新捍衛所有人的自由和人權價值觀的一個非常緊急的時刻。目前與北京和中共進行的這場戰鬥涉及許多方面,其中一些是軍事、經濟和技術方面的。但這從根本上來說是一場政治理念和價值觀的鬥爭。在這場鬥爭中,我們最好的盟友是律師、新聞工作者、教授,宗教信徒、少數派權利倡導者以及其他中國人。這個敵對的政權毒害了全世界。終結該政權,並以尊重民主權利的國家取代它。

中共廣泛系統的實施反人類罪  各方力量需聯合抗共

美國大屠殺紀念館西蒙-斯克約特防止種族滅絕中心(Prevention of Genocide at the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主任娜奧米﹒基科勒(Naomi Kikoler)說:「當我們看到中國政府所犯下的大規模暴行的現實時,這是都非常真實的,要確定應對的行動方案,也是真正具有挑戰性的方面之一。」

她從大屠殺中發現的重要教訓之一是,只有與其它地方的盟友合作,才能夠幫助個人的領導才能發揮作用。她認為,中共針對特定群體存在著廣泛而系統的反人類罪。「我們試圖進行的工作是繼續推進這一法律分析,並且使之成為事實。不僅可以說是(保護)弱勢群體,而且也包括廣大國際社會的參與,為將來的參與打下基礎。我們知道,犯罪者經常使用並試圖為他們的犯罪找到某種理由,我們工作的另一個方面是進行審查和審訊。」

考特勒說:「我們需要一個能喚醒民主國家的有效的國際聯盟。到現在為止,民主國家中的太多的人對這些大規模侵犯人權的行為過分默許或視而不見。現在,我們有責任為受害者尋求正義,並對違法者追究責任。」

格什曼認為,在民主和人權這一點上,我們必須團結中國國內那些沒有屈服的人,這是他們抗爭的實質所在。當今國際政治的關鍵時刻,我們必須圍繞著有效的政策走到一起,這既能阻撓中共,也將支持中國人民實現自由。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