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在省直机关工作,是国家公务员。修炼后,我精進的心一直没退,在风风雨雨的二十多年的修炼中,无论我走到哪里,和什么人接触,我都是堂堂正正的挺起胸脯,没有任何隐讳的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把大法弟子美好的风范展现出来,我在内心牢牢的记住:我是神的使者,我是大法的生命,是大法和师父给了这全新的一切!因此我要无论走到哪里都要证实法,向我遇到的每一个人,讲述我通过炼功亲身经历的身心美好的变化,播撒快乐、幸福、健康的福音。

二零零二年的九月十九日,我被绑架、抄家,关押、审讯迫害致半夜后,又把我从市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市六一零押送到了市看守所,送我们的警察还没進去,我先抬头挺胸走了進去,面带微笑的看着那个值班的男狱警。后来押送我们的警察,把我们的档案递给狱警时,他看了看后说:看吧,我一看就知道是法轮功!那时候我就意识到了大法弟子的形像是代表大法的,自己做不好是会影响大法和师父的,因此暗下决心,自己一要做好,不给师父抹黑。

在第二次的预审时,我一直都在发正念,那个警察浑身颤抖,写不下去字了,她就给她母亲打电话,打完电话告诉我,说:我母亲有病了,打了许多天的点滴,一点都不见好转,急死我了。为了你的案子能尽快的结案,我都没请假休息在家照顾母亲。我说:你们没收了那么多的法轮功的书,你怎么就不拿一本给你母亲看看,一看法轮功的书,就没病了,多好。你看我,从炼功后,什么病都好了。当时我是被她们戴上手铐進行预审的。我举起双臂,将双手抬到了胸前让她看,你好好看看,我被你们用手铐铐住了双手,被你们非法关押非打即骂,天天码坐面壁,迫害成这种程度,我都不放弃法轮功,为什么?你们知道吗?就是因为他好!他要是不好,你白送我都不要,是不是这个道理?我让你母亲看看书病就好了,我们是不撒谎不骗人的。她说:我不信那些东西。我说:你不相信的东西不一定不存在!她说:你真的不可思议,你的家庭在社会上地位那么高,你的工作单位又那么好,家庭那么的幸福,你说现在因为炼法轮功被抓、被判刑,你值得吗?你现在写个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就回家多好?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坚定,就是不放弃法轮功,你到底是为了啥哪?我说:为了救你,你参与迫害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你都不知道犯的罪有多大,你是偿还不了的。你这么迫害我,我也不恨你,还希望你有美好的未来,谁能象我们这样去为别人着想呢?她说:你很了不起,真的了不起。真的很佩服你!

有时我睡不着觉的,就在想啊想:大法弟子是多么的善良,自己在遭受着残酷的非法打压和承受心身的痛苦中,还在为他人着想!这是我从未经历过的。仔细的想想其实是大法好,是师父的慈悲!是师父给了我这一切。我在看守所被迫害近三个月后,就又被送到了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劳教所期间,狱警每天都给大法弟子洗脑,天天都播放“天安门自焚”、诽谤师父、诬陷法轮功的光盘和书籍,还有邪恶的试卷答题等等。每次笔答试题时我都是正面回答,答完卷后,发正念,因此,我从来没有因为正面的答题被上刑迫害过。我时刻都保持着强大的正念。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有好几次要给我上大挂迫害我,都在师父的保护下,没挂成。

其中有一次最严重的,是因为我不配合并拒绝了恶警(是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打手)的要求我做大法弟子不能做的事情,也没有回答他们所要的答案,就要拿我做典型,想拿我开刀,就给我扣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说我搞“煽动”,想给我上“手段”。然后就给我的大儿子打电话,通知他及家属都务必去劳教所,对我進行“帮教”。其实就是让孩子们去劳教所,当着孩子们的面前给我上酷刑,从而让我做他们想要达到的结果为目地。

我的三个儿子突然一起都来到了劳教所,吓了我一跳,我以为他们的爸爸出什么事儿了呢。结果把我叫到狱警办公室,大队长在我的面前,把我大儿子也叫進来了,然后就开始训斥我,最后我听明白了。他不是平常的说话,而是嚎叫:你别以为治不了你了,我们有的是刑罚、刑具,制不服你?给她上手段!我大儿子马上走到大队长跟前说:队长,我和我母亲谈谈,你先消消气,我好好做做我母亲的思想工作。大队长说:去吧,谈不了,我们有的是办法(那时候我们送他的绰号“骷髅”)!

我大儿子拽着我的胳膊進了会见室。大儿子就开始说:接到他们的电话我吓了一大跳,我以为你出什么事儿了,让我马上来劳教所,我正在班上哪,请假打车就来了,这单程就一百五十元,还打不着车,再回去多少钱不说,距离太远了没有车。妈妈你可好好的吧,安安全全的呆到回家的日子,就好了。如果你真的被扣上搞“煽动”的帽子,那就会给你再加刑期,要是延了刑期,到日子就回不了家了,你知道我爸爸得多着急吗?现在几乎天天都给我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能回家。我说:他们说我搞“煽动”你就信?这是什么地方?是破烂市场吗?这是用国家的强制力,保证实施国家意志的监狱!我说搞煽动就煽动了?国家政权我说颠覆就颠覆了?这个政权是纸做的吗?

我接着说: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哥仨都在场,我说的话你们一定要记牢:你们的妈妈是活蹦乱跳的来到了劳教所的,你们都见证了,妈妈现在还活着!如果有一天,你们的妈妈不在了,你们就管劳教所要人,向他们要人,因为就是他们把我迫害死的。你们以后谁也不用再来这儿看我了,就当没有你们这个妈妈了,有工作的好好工作,上学的好好学习。回家转告你们的爸爸,说妈妈想要一身新衣服,旧的就别再往这拿了,再买双新鞋,不要皮的。告诉他不用惦记我,什么时候回家,谁说的都不算,只有大法师父说了算!你们回去吧,别再来了。

我大儿子说:妈妈你要干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想?我说:为什么你不知道吗?我做了什么损害国家利益的事情了?就是因为炼了法轮功,不放弃做一个好人,就这样要对我酷刑迫害,对法轮功如此的非法取缔打压;对大法师父如此的诬蔑诽谤……大儿子呼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说:妈妈你千万不能激动,我去找他们的领导去,你等着我,他开门走了出去。

大儿子再回到会见室时告诉我说:妈妈我找政委了,我告诉了他,你现在的情绪非常激动,容易出问题,我拜托他千万要保护好我母亲,一定不要出任何问题!政委答应了。他说:告诉你母亲,不想做的就不做,谁要是强迫或逼着做,就找我,告诉我,我会处理解决的。我说:怎么找他?在这个地方?

第三天的上午,我所在的大队正在操场上操练,忽然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出列!他说:我是政委,你得快点回家,因为你的家庭在社会上的影响太大了,对孩子的影响也很严重,你就静静的等着,我会尽快的把你办出去。知道了?我说:怎么能静静的等着?他们老是强迫我做那些我不能做的,和不想做的事情!他说:他们不会了,我会尽快办理完你一切的相关审批手续,争取尽快让你回家!

我一年劳教刑期在政委的帮助下,提前了三个多月被释放回家了。在回家的前几日,大队的狱警找我大儿子谈话说:你妈妈减刑了,提前释放回家了。你得给我们写个“感谢信”,这属于我们的业绩。大儿子和我商量问我怎么写?我说:不能写!他们迫害你妈妈,你还感谢他们,你不是成了他们的帮凶了吗?决不能写!他又说:要不然他们要面锦旗,给他们做一面锦旗吧,反正咱们过几天就回家了。我说:不是回不回家的问题,是能不能回去的问题!你要是真做了锦旗给他们挂在墙上,说不定我把旗撕了加期,到时候回不了家,你说问题严重不严重?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我是说到就能做到的。最后大儿子向我表态说:妈妈听你的,旗也不做了。我说:大儿子你做的非常好!非常棒!

有一天,一个劳教所恶警头目(科级),在大厅里高声喊我的名字,我从监舍中跑到大厅,他将我带到一个有桌子、椅子,但是没有人的房间他坐下后说:你也坐吧!我和你谈谈话。我说:不用坐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听着哪。他接着说:你再在这儿安心的住一个晚上,明天你单位的领导和你的家人来两辆车接你回家,你看看你在这儿的这段时间里,有什么对我们不满意的地方,你尽管的说!我说:噢!是吗?我要回家了!太好了。我接着又说:科长,不满意的事情和地方太多了,多了去了,我也不想说那些了,因为你们这个地方,不是我自己愿意来的,这也不是我要呆和应该呆的地方。我说:既然我明天我就要离开这儿了,我们再见面的机会,也是很难的了,我想说:科长,你与我还是缘份不浅的。所以,我劝你别再迫害大法弟子了,你要为你自己负责任,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那罪太大了,还不起的。只是因为要做个好人,就非得迫害“转化”!往哪儿转?做好人不行!非得做坏人不成?他说:你们都说法轮功是祛病健身的!其实我知道,你们都是在修佛、道、神的!我说:是的,完全正确!法轮功是修炼不同层次、不同境界的佛、道、神的。你千万别错过个万古机缘!别失去得救的机会!他说:其实,我每天也看《转法轮》书,不然,我怎么能知道你们谁做在法上,谁没做在法上?没做好的,我们就收拾他!将来,你们都修成了佛、道、神后,我们就都下地狱了……没等他说完我就说:你不要一条道跑到黑!他说:没办法了,走上这条路,上指下派,回不了头了。我说:那不见得!“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有不少“大走资派”,有的人就是给保护下来了,等一平反,结果保护那些“大走资派的人”都被提拔当领导了。你这个年龄的人是应该知道的,是了解这个事情的。这样吧,你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你找我吧,档案里有我的家庭住址,座机电话……他没等我说完就说:我要是去找你的话,就是要和你交流法轮功的事情去了。我说:那好啊!我欢迎!

在劳教所我只呆了不到六个月,在看守所三个月,我被非法判了一年劳教,提前了三个多月释放回家。我亲身经历并见证了恶党是多么残酷的破坏大法、多么恶毒的诽谤师父、是多么残忍的迫害大法弟子的,至今历历在目!我在诉江的投诉中,已经详细的阐述了。

通过我在劳所的被迫害的亲身经历,我悟到:作为一个修炼大法的弟子,能在法上正念正行是至关重要的!自己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都要向内找,用大法的真、善、忍标准作为衡量自己修去自己后天的名利情,事事对照,做到是修。向内找是修炼升华的法宝!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