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李桂月多年来所遭受的残酷迫害

Print

【圆明网】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李桂月女士一九九六年夏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疾病不治而愈。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送臭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迫害一年,二零一五年五月又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里每天都被打、骂,受各种折磨,健康的她变得骨瘦如柴。现在已回家一个月,仍全身疼痛、无力、昏睡、吃不下饭。

李桂月,一九六九年出生,家住依兰县三道岗镇苇子沟村苇子沟屯。小时候的李桂月多灾多病,患有肺门结核;上小学的时候,经常咯血,这一病就是十年;中学毕业后,在佳木斯第二针织厂,得了“癔病”,老百姓说是“附体病”。到医院去检查说没病,可是每天晚上睡觉都堵的喘不上来气,早上三点就好。随着病情的加重,无法继续上班。

就在李桂月和家人都被她的病情折磨的十分苦恼时,一九九六年夏天,李桂月修炼法轮大法了,所有疾病不治而愈。李桂月和家人对大法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是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法轮功学员李桂月

苇子沟村的村民因为选村长涉及到利益关系,经常有人放火,三年着了五十多次火。一着火,村里广播就喊:“党员干部救火!”因为经常着火,党员干部也不去救火了。广播就又喊:“法轮功的人来救火!”一次一个村民家着火,李桂月去救火。该村民说李桂月拎了三十多桶水。北方的冬天很冷,回到家时,李桂月的裤子冻硬了,放在炕上都能立起来。

李桂月等法轮功学员自己买砂石修路,修了八里路。当地村民都赞不绝口的说:“还是炼法轮功的好。”

一、两次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在全国的报纸、电台等媒体造谣污蔑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受益的李桂月,决定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二零零零年黄历四月初五,李桂月到北京天安门后,被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后被劫持到地下室,遭到北京前门派出所警察毒打。警察用拖布杆殴打她,铁的拖布杆打折三节,李桂月的腰部和臀部被打的青紫,右侧肉和骨头分离(至今肌肉仍下垂),尾骨被打断,头晕。之后被劫持到驻京办事处,昏迷一周不能吃喝。苇子沟村长王忠顺、派出所警察陈希文去北京,将她劫持到依兰县公安局,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拘留所。李桂月坐火车从北京一直站到哈尔滨,坐公共汽车到依兰,几个月后,臀部的伤才好。李桂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被依兰县公安局勒索一千元钱。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二零零零年冬天,李桂月再次去北京上访,这次是被苇子沟村邓会林,派出所警察魏子玉去北京,将她劫持回依兰县公安局。李桂月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从此开始了一年地狱般的日子。

劳教所的迫害方法是精神、肉体双重的迫害如:洗脑、奴役、关小号、酷刑折磨等。强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每天给法轮功学员灌输诬蔑大法的东西。强迫做奴工,为劳教所创造财富。李桂月在劳教所就被强制做过编麻,就是用麻编成辫子,然后再缝在一起,盘成汽车靠背垫和坐垫。手都被勒肿了,吃饭时筷子都拿不住。拼粘胶合板(据说是出口日本),胶的毒性很大,被熏的头昏脑胀,呕吐不止。还挑牙签(据说是出口朝鲜的,小盒上边都是朝鲜文字)、拧牙签(就是将彩色的塑料纸拧成花状,用胶粘到牙签的一端,再装成盒,都是高级宾馆用来做果签、食签用的)。可是食客们不知道这些牙签是在什么情况下生产出来的。

长期的迫害,不让洗澡,衣服也不能及时换洗。恶劣的环境使被关押的人都染上了疥疮,流脓淌血。运来的牙签,与灰土、杂物混在一起,也不洗手就开始挑牙签,没有经过任何消毒就打包拉走。各种活都有定额,完不成就不许睡觉、不许休息。早上五点起床,晚上到九点,都在做奴工,每顿饭时间只有十五分钟。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八,在万家劳教所因遭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被劳教所一队到十二队的所有男女狱警暴力殴打。有的法轮功学员牙齿被打折,有的头发被扯掉,有的眼部被打肿、青,满走廊都是被电棍电的烧焦味,恐怖至极。一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到男监室,由男刑事犯看管折磨。被罚蹲,从早六点到晚八点半,吃饭就十分钟时间,长达十七天。李桂月被劫持到十二队,遭到了惨绝人寰的折磨:被野蛮灌食、冰天雪地里被冻、坐老虎凳、蹲小号、被暴力殴打,超体力做大车车垫,长达十六个小时。当时的所长史英、队长张波、白狱警都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老虎凳

万家劳教所十二大队是一座仓库临时改装的,室内寒气袭人,裂缝的窗户结满冰。因为哈尔滨的冬天很冷,木板床上铺着单薄的军用被,两三个人在一张床上,合盖一条军用被,冻的发抖。每天吃的是发酸的玉米面板糕、一碗萝卜汤、还有老鼠在床上跑来跑去。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日(黄历正月初八)晚上九点多钟,史英白带着一伙男警,手里拿着电棍闯进十二大队。从各个监号往外拽人,警察们大打出手,逼迫写不修炼的保证书。警察们排成一排逼问,如果说个“不”字,就脚踹倒在地;刚爬起来,第二个警察再问,只要说“不”,就又是暴打。就这样轮番打,一个警察一拳打在李桂月的嘴唇上,上门牙被打断又垫在下嘴唇上,顺着嘴唇淌血。

李桂月等五位法轮功学员又被分到五队(男监),让男犯人看着蹲了一夜,腿都蹲肿了。分到别的监室的都被吊起来打。大家一起绝食声援被关小号的法轮功学员,要求放出小号中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放出来,大家就集体绝食不吃饭。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院子里站满了邪恶的男警,正在将大家上次绝食要出来的小号中的法轮功学员连拖带打的往男队拽。其她法轮功学员立刻从食堂冲向操场,抗议警察无辜迫害好人,遭到警察的暴力殴打。

后来恶警把所有遭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挟持到男队的会议室。史英白来了之后,指使恶警把她们七、八个人分成一伙,分别绑架到各个男队。就这样全十二大队坚定的几十名女学员,一个不落的都在男队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有一天,警察又把李桂月单独送进了男监,被两个有良知的女警察发现后就质问:“你们想干啥(她是没结婚的大姑娘)?你们把她整这里想干啥?”连问三遍,才放回李桂月。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日(黄历正月十一),李桂月因要炼功又和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教导员齐凤芝、副队长武培花等挟持到走廊的东尽头,强迫蹲在地上,后来又被守卫队的男恶警将双臂拧到后背用束缚带捆上,嘴用胶带缠上,强迫蹲在地上。一天一宿又半宿,期间不许动、不许上厕所、不许吃喝。恶警们两人一伙,两小时一换班。邪恶干坏事是怕曝光的,在起床前把法轮功学员圈到库房里,库房四处透风,墙上都是厚厚的白霜。趁犯人吃饭时又把法轮功学员推到外面风口处,冷冻。法轮功学员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棉,被反绑着双手,站在雪地里,冻的瑟瑟发抖,手象被猫咬一样疼,寒风吹在脸上象刀刮的一样,双腿双脚肿的紫黑色,邦邦硬,鞋子穿不上。李桂月几次都将小便便在裤子里,棉裤湿透了,也不能换。史英白还嘲笑说:“大姑娘还尿裤子。”后来又把法轮功学员弄回库房,强迫蹲在地上。

因为潮湿,每人在那里都得了满身的疥疮,李桂月的眉毛都没了。满身的疥疮密密麻麻,奇痒难忍,一挠就是一条红印,然后红印就肿很高,往出淌象豆油一样的黄油。李桂月历尽折磨,坚定信仰。二零零一年获得自由。

二、被绑架、抄家,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上午九点多,李桂月在依兰县道台桥镇繁荣村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道台桥镇派出所出动两辆警车,派出多名恶警前去繁荣村绑架。在诬告之人的指引下,派出所的三名协警从李桂月的身后冲上来,恶警王旭东等人毒打她,将其绑架。依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张英铎非法审讯,他薅住李桂月的头发,将她的头和脸向墙上猛烈的撞击,当时把李桂月撞得头晕眼花,鼻子鲜血直流。李桂月被非法拘留在依兰县看守所十五天,被勒索一千元钱。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上午,李桂月被非法抄家,恶警抢走法轮功书籍等物品,并欲绑架李桂月未遂,李桂月被迫流离失所。去抄家的有依兰县三道岗镇政府的李洁和吕铁政以及三道岗派出所等多人。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六日下午,李桂月和依兰县法轮功学员桑凤荣、李淑琴去乡下发放真相材料,遭不明真相的村民构陷,当时李桂月走脱,桑凤荣、李淑琴被三道岗派出所恶警绑架到依兰县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随后,警察到李桂月家企图绑架李桂月,抢走大法师父法像、二十多本法轮功书籍、两MP3、三十多个书签以及护身符。李桂月的父亲患有肺气肿,这些不法之徒的邪恶行径导致李桂月父亲的病情加重,第二天,家人开车带老人去北京医院急救。李桂月被迫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父亲离世时,都无法尽孝。

三、再遭绑架、又被非法判刑五年

李桂月流离失所到佳木斯,给一位独居的九十多岁的朝鲜族老太太当保姆,因为给世人讲真相再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关押到黑龙江女子监狱。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六日,李桂月在佳木斯胜利路东段走进发电厂平房,发放法轮功真相光碟。这时对面来了一辆公安小车,李桂月骑上自行车就走,两个穿警服的警察下车追她,边追边喊附近的人:“抓住她!”两个人追上李桂月后,强行连拖带拽上了警车,绑架到长胜派出所。抢走李桂月的兜子,翻出真相币一千八百多元、破网软件、小册子、不干胶、神韵光碟五盘。李桂月被铐在束缚椅上,双手被铐在椅子两侧,晚五点非法审到七点。之后李桂月被带到住处,警察抢走了两张大法师父法像、十多本讲法、周刊二百多本、u盘十多个、打印机一台、三台笔记本电脑(其中一台新的没用过)、个人手机四部、真相手机四部、三个mp3、三个小音箱(其中一个新的没用过)、一本电子书、一个mp5、一个450元买的大硬盘、皮包、钱夹、纯棉的港巾和一些房东家的物品。

当时,李桂月被反铐坐着,警察不让说。当她说话时,左侧警察用力向上拖,导致手铐发紧,疼痛难忍。在前边录像,看不到她被铐着的过程,警察抄家后,李桂月被劫持回长胜派出所。

大约晚上二十一点,李桂月被铐在束缚椅上,审问了一宿,李桂月不断地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一直铐到第二天八点多,才允许她去厕所。李桂月被带到中心医院做各项检查,大约下午两点,被劫持到拘留所。

酷刑:束缚椅

李桂月一直绝食到五月二十五日,拘留所给办案单位打电话,来接她去中心医院检查,在九天没吃没喝的情况下,强迫她排尿并用导尿来威胁她。晚十点多,李桂月被劫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她拒绝照像,被二零九狱警张艳丽掐脖子、打脑门,李桂月险些窒息。过程中李桂月被王文刚狱警连踢带踹导致两腿全部青紫,疼痛一个多月。

李桂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在佳木斯看守所十个月后非法关押到哈尔滨的黑龙江女子监狱。这五年当中每天都被打、被骂、遭受各种迫害。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日,到了黑龙江女子监狱第一件事就是强迫给李桂月剪头发,就剪一下子,长短不齐的,为的是丑化法轮功学员。

刚到那里李桂月被分到九监(现改成集训专区)一组。每天被强迫坐小凳,从早到晚不让睡觉。不坐的话,铺上铺下的犯人就一起打她。四月四日,就逼着她写“四书”转化,不写就让少年卖淫女蔡德玉打骂李桂月。一组的海南犯人郑欢临出狱前几天还一直打、骂李桂月。用硬纸壳写上诽谤大法的话,摆在李桂月的脚前脚后和床上。

二组组长是鸡西的被判了十一年刑的贪腐犯人韩立君,她学了很多诬蔑攻击法轮功的歪理邪说,为了减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天天打李桂月大嘴巴子,把李桂月打的头昏脑胀的。吴桂茹逼着李桂月照抄“四书”,李桂月头晕、看不清,抄写的字都是在一行上重叠的。又强迫拽着李桂月的手按手印,不按就打。过后李桂月要自己写的“四书”,她给拿回来,李桂月一看都是重叠在一行的字,笔体是自己的,但是没有按的手印,李桂月就把它撕得粉碎。吴桂茹说:“你想撕就能让你撕啊?你撕的根本不是你写的。”韩立君打李桂月二十回都有,李桂月到一组她还去打。

警察利用犯人当道长,她们有个“踢腿运动”,让所有犯人一起踢李桂月,还踢她乳房。把很多衣服挂从李桂月的衣领处塞到后背的衣服里折磨。

三组组长姜明秋被判十年,她为了早点回家就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也打李桂月。后来减刑二年提前出去了。

四组组长原来是个银行行长。她们四个组长天天都到一组来骂、打李桂月。整整七个月强迫李桂月坐小板凳,每天让答题,都是攻击大法的题,不答就打。安排李桂月身边睡觉的都是抽风的犯人,先后一共安排了四个抽风的犯人,犯人有时半夜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抽风,弄的李桂月没法睡觉,就是折磨李桂月,不让她睡觉。

六年刑期的吸毒犯高倩倩,天天踢李桂月左腿。牡丹江犯人吴桂茹天天拿鞋底子打李桂月脸。郑欢天天用脚踹李桂月。

一组包组警察肖淑芬骂李桂月:“当婊子讲排场。”不让李桂月定营养餐,一天给很少的饭,把李桂月饿的肚子和乳房都塌陷回去了。犯人苗红超做李桂月转化,天天骂李桂月。王新红用脚踩李桂月脚趾头,王新红没当包夹之前就和蔡得玉、郑欢联合打李桂月。

大庆犯人殷丽天天攻击诽谤大法,李桂月被调到二组,她就赶到二组打李桂月。她又把牡丹江韩秀芝弄来骂李桂月,又把别人写的转化后给“610”等的道歉信念给李桂月听,李桂月不听就打李桂月。还让李桂月读那些道歉信,李桂月不读她也打。

李桂月的钱卡在犯人手里,犯人就拿她的钱卡给自己买东西,花了李桂月1700多元。四个月肖姓警察不让李桂月记账,李桂月写的申诉状也被没收了。她们写骂大法师父的话,在李桂月的床四周都摆满了,李桂月撕掉了,她们就打她,然后再写。天天骂李桂月,天天打她。

李桂月绝食四次,才见到大队长陶淑萍。她承诺犯人贪占李桂月的钱给李桂月,但直到李桂月出狱也没兑现。七个月坐小板凳,一整天一整天不让去厕所。十一个包夹都打过李桂月,她们是吴桂茹、蔡德玉、郑欢、高倩倩、王新红(音),殷丽和田艳茹。在李桂月坐小板凳时,她们把腿放李桂月腿上,增加李桂月的痛苦。李桂月推掉,就让犯人打她。孙桂芝提出各种无理问题,不听、不回答就指使犯人打。牡丹江犯人廉清芝因为不打李桂月,道长就不给发她的活,以此逼迫她参与迫害,打、骂李桂月。

李桂月不背监规就得挨打,晚上她们就拿个播放器在李桂月身边播放监规。吸毒犯王丽就从上铺下来打李桂月,说李桂月影响了她睡觉。其实她们就是故意这样设计的,用这种方式胁迫犯人打李桂月。

四个月后李桂月到二组,这些打她的人又到二组打。把犯人洗的衣服湿淋淋的都挂在李桂月的床上,使得床上的海面垫子都浸了水。二组组长韩丽君在李桂月的床上四周和床垫子底下都挂满了谤师谤法的纸条,李桂月撕掉了,她还挂,还打李桂月,连踢带踹,踹乳房、踹后腰。有天李桂月照镜子,看自己鼻梁子都是青紫色的,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她们打的。

七个月后李桂月调到四组,犯人逼她帮干活,不干就骂、就打。杀人犯孙淑花天天用脚踹李桂月,逼迫李桂月拖地,不干就打。那时李桂月骨瘦如柴,肚子和乳房都塌瘪下去了。

伊春法轮功学员梁翠荣(七十多岁)来了以后,因为非常坚定,邪恶怕李桂月和她在一起反迫害,就把李桂月调回一组。李桂月看见犯人拳打脚踢折磨法轮功学员杨淑君,李桂月就不让。因为李桂月阻止迫害,就把她调到十组。

十组组长叫荣春华,她就快出狱了。她成天打法轮功学员金凤英,李桂月不让打。荣春华就指着李桂月骂,说:“你再上,就打你!”在她临出监狱之前,李桂月要给她讲真相,因为李桂月动了善念,她很感动,接受了三退。她让那几个管事的犯人照顾李桂月,她走的时候留给李桂月很多衣服,李桂月都分给了犯人。

在十组坐小板凳,抚远法轮功学员郑迎春的膝盖往下腿都是黑色的。黑色皮肤就象干裂的树皮一样,血液不能疏通,整天高烧,李桂月就用塑料袋装凉水给她冰脑袋、冰胳膊。

有一天,李桂月听到隔壁法轮功学员梁大姨被野蛮灌食,就是用机器把馒头打碎,鼻子插管往胃里灌。只听梁大姨喊:“师父,救我啊!”李桂月一听就冲了过去,只见医生拿着大管子要灌食,李桂月就抢管子。犯人就来打李桂月,法轮功学员郑迎春过来救李桂月,好几个恶人就打郑迎春。又过来好几个人疯狂地把李桂月大头朝下,倒仰按着打李桂月。郭阳就踹李桂月左腿,李桂月的膝盖下都踹成紫黑色,很长时间都是青的。法轮功学员曲淑霞从隔壁冲过来阻止迫害李桂月,被几个犯人抓回去暴打一顿。

十组还把李桂月卡里政府给每月十二元的补贴钱给花了九个月。警察范婷婷骗李桂月说把她的卡邮寄到广州了,拿走六个月不给李桂月。李桂月没有卡就不能订饭,让李桂月用犯人卡订饭,对李桂月经济迫害。

等李桂月调到十四组时,警察李赢给她补了六个月(范婷婷扣押李桂月的每月十二元),但那九个月的钱,范婷婷却不给李桂月。还因为李桂月要追回那九个月的补贴钱,范婷婷就指使五常犯人何海英打李桂月三次,十四组组长姜海燕又因此打李桂月两次。何海英第二天就出狱,她就利用这点打李桂月,警察常常利用犯人第二天出狱的前一天打法轮功学员。

又把李桂月调到十五组,天天点名要蹲报,李桂月不蹲报,不和犯人一起往前站,组长于冰就让贪腐犯人牛玉往前拽她。点名时李桂月就喊“法轮大法好!”犯人孙丽丽就拿着厕所的抹布往李桂月嘴里塞。不几天孙丽丽就遭了恶报了,她肚子上长了一个大火疖子(也叫闷头),出头后就去医院,医院就往里塞药棉花,她回来疼得嗷嗷直叫。这个好了,别的地方还长。李桂月临回家的时候,她告诉李桂月后背又长一个,特别痛苦。李桂月给她讲真相,她不听也不信。

组长于冰还勒扣买水果的斤数并高价卖给遭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没地方说理。李桂月绝食的时候给她灌食两小袋奶粉,然后把剩下的奶粉高价40元再强行卖给李桂月。因为李桂月不穿劳改服,牛玉就指使犯人把她衣服扒光,用她的衬衣衬裤把李桂月的双手在后面绑上,把手绑得很紧,手脖子都勒成紫色。她还骑在李桂月身上。一共绑了李桂月七次。

组长于冰让犯人上上铺必须踩两个床的侧梯,左右两腿跨着上。使得李桂月坐在下铺每天抬头看的就是犯人的下体,本来犯人踩一侧就能上床,她用这种方法侮辱李桂月,李桂月就绝食反迫害。她看这招不行又换招,让五个人并排睡,脚都冲着李桂月,李桂月又绝食反迫害。她再换招迫害,让犯人都把鞋摆在李桂月睡觉的头前,李桂月再绝食反迫害。后来她看李桂月给一个犯人定了奶粉,其实是那个犯人把自己不吃的东西强行送给李桂月,李桂月就定奶粉回补给她。于冰就骂李桂月:“也不知道谁是大王,谁是小二。”还暗示李桂月给她买吃的。没几天她用李桂月的钱卡订了五十元水果,过后和李桂月说:“李桂月,我走你的账,给大队订了五十元水果。”事后。李桂月就问一个犯人:“不是有规定不许串账订东西吗?”犯人就告诉了于冰。

一天于冰说:“李桂月,我走你的账,给大队订了五十元水果。你可以走我的账订五十元吃的,给你补回去。”等到月的时候,李桂月在她的账订了五十元食品,然而查账的时候,并没有扣她的钱,还是走的李桂月自己的账。其实她就是变着法儿迫害李桂月。

坐小板凳七个月,等到十五组的时候李桂月鼻子出血,血出来就凝固成一块一块,还有李桂月被殴打的后脑热,特别难受,晚上洗漱时就用凉水浇脑袋以此减轻痛苦。

临出狱前,把李桂月调到八组。八组是隔离室,她们说有疫情(中共病毒),掐李桂月脸颊逼迫她戴口罩,把李桂月的脸都掐肿了。李桂月临出狱的前四天,又让好几个犯人先抬后架,往医院弄去做检测。那几个人架着李桂月,使她小腿处于小跑状态。一路上李桂月高喊:“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到医院后,他们把李桂月按在椅子上,好几个人把李桂月两腿劈开,一边好几个犯人按着,还有一个犯人用胳膊围绕着李桂月的脖子,勒得她上不来气。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捅李桂月嗓子,说是“核酸检测”,又按着她的左胳膊强行抽血。抬李桂月回来时,是大头朝下抬回来的,李桂月的两个胳膊窝的肌肉都拉伤了,肌肉都肿了。李桂月在八组炼功,邓秀博就用脚踹她脑袋。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日,李桂月第二天就要回家了,可是犯人李晶不让她去厕所,连拉带拽,骂骂咧咧。七组犯人张傲霜(音)也过来打李桂月,踹她两脚。组长韩立君让李桂月填体检表,李桂月不填,她就让组内犯人哈尔滨的宋宝珠拽她的头发,打她一顿,把李桂月头发拽掉好多,上来四、五个犯人强制按指纹。

五月十六日,李桂月当天回家,拒绝不穿劳改服。宋宝珠又暴打李桂月一顿,强制给李桂月穿上。

李桂月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迫害的五年里,每天都挨打、挨骂、受尽各种折磨。本来身体健康的她,如今骨瘦如柴。回到家里一个月后,还全身疼痛、无力、昏睡、吃不下去饭。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