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队的我又走回来了

Print

【圆明网】我叫周缘,今年七十六岁了,一九九八年春,开始走進大法修炼的。在我的修炼路上,师尊真的是为我操尽了心,替我承受了无数的苦难。使我这个掉队十几年不争气的弟子,又走回来了。我找不到合适的语言能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只有今后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来报答师恩。下面我把十八年的修炼中对我心灵触动大的故事写出来。向慈悲的师父汇报!与全体同修交流!

记得在九八年春天,小妹先得法。后来让我母亲也学大法。当时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她一天书没念,一个字不认。可妹妹说不认字,也能学大法。因母亲常年住在我家里,妹妹让母亲学,当然我也跟着学起了大法来。记得:当年有很多同修晚上到我家来学法,我丈夫还买了录音机,放师父的《济南讲法》和《广州讲法》。我母亲开始不能看书,我就陪母亲天天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越听越爱听,越听越明白道理,懂得了大法不光是祛病健身的,他还能让人成为个好人,我一定要一学到底。不长的时间,母亲这个一个字不认的老人,能自己通读大法了。大法太神奇了,记得当年母亲说,师父每天教她认字。就这样母亲在师父亲自教诲下,神奇的能自己通读《转法轮》。此事,当年有很多世人到我家,让我母亲读《转法轮》验证大法的神奇。就因此事,使很多世人走進了大法修炼中来。今天,我还能坚定的走在修炼大法的路上,这也与当年亲眼看到大法的神奇有很大关系。

因我得法时,身体虽无大病,但小病不断,头疼感冒也经常光临。五十多岁走路腿沉,干活没有劲,可大法让我变成了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健康快乐之人。开始得法时,我不很精進。正在我想安心学法、炼功、精進的时候,赶上了九九年七二零这场迫害。就是因当年自己学法很不精進,没有上北京证实大法,为师父讨公道,至今还很内疚。但面对迫害,我没有被吓倒!我坚持和母亲在家里学法炼功。可当时,尽管在家里学炼,但没有了学法组,在家里表现就不精進了。被旧势力钻了孔子,母亲不小心摔断了腿,开始母亲很相信大法,坚持不到医院医治。可因我当时很不精進,没有给母亲添正念,完全掉到了常人层次上去了,我将母亲当成病人看待,也放松了学法、炼功,自己也由此放松了自己。我只做到了精心伺候母亲,但没有帮母亲在法上提高,没有鼓励她继续学法炼功。就因为我们都不精進,母亲的腿当然也就再没有好起来。

母亲腿断后,伺候母亲的担子,自然就落在了我的身上,因母亲谁家都不去,就愿意在我家里住,到其他姊妹家,住几天就得回我家,因为腿断了,倒腾不方便。我也就自然成了专职伺候母亲的服务员了。可因我修的不好,遇到问题不知道是修炼提高的。我陷于了被周围人攻击的圈子里。姊妹们来,不是嫌我做的饭不好,就是嫌我伺候的不周到,我心里真是很苦。但我想:我是个学大法的,我就得听师父的话。好好的做一个好人。不与她们发生争吵。有时候母亲心情不好,诉说我几句,我也都能忍了。伺候母亲这几年,尽管我表现的不精進,一掉队就是十几年,但师父没落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伺候母亲的日子里,我的身体越来越好,越来越年轻。一直到母亲去世,我才算真正解脱出来。

母亲去世后,我搬到城市里去住,开始跟儿子儿媳住在一起。我天天做家务,可儿媳经常嫌我打扫卫生不好、还有做的饭不合口味。我都不生气,尽量做好,不让儿媳找毛病。当时我都快七十岁了,我打扫卫生,用麻布将地板擦干净,直到儿媳满意。后来儿媳见人都说:我妈身体真好,快七十岁了,还帮我们干家务,真能干。我用真情打动周围的人,证实学大法的人就是不一样。但我不管怎么努力去做,都会出现一些副作用,自己不知道这是让我提高的,光知道好好表现,不知道用法去要求自己,又走進了常人的一套生活的圈子里了。就在我迷茫的时候,记得,那是二零一一年正月,师父慈悲安排,让我遇到了城里的一个同修。同修和我一起学法,因为从迫害到我遇到同修的十几年里,我都是自己一人学法、炼功。可想而知我学法、炼功肯定存在很多问题。同修不厌其烦地帮我。我们先从炼功开始,因我的炼功动作,大部分动作不准确。从第一套开始,一个一个动作的学、炼、纠正。当学到第五套功时,我的动作前边的大手印,一个动作也不对,但这些错的动作,我已经做习惯了。要改成一个对的,真的太难了。同修鼓励我,我们求师父加持。用了五个半天的时间,才将五套功法学会了。我按准确的动作炼功。身体变化很快。身体更轻松了。

学会功后,我又和同修一起通读《转法轮》。这一读,光一篇〈论语〉,就有十几个错别字,因为迫害后我一直自己看书,读错了也不知道。我读了十几年的错法。我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下决心,一定要将大法一字不错的学会,同修和我每周一个下午,纠正我的错别字,不对的错别字,同修按顺序给我记录下来,空来我就一个字、一个字背、记。用了一年的时间,我终于能一字不错的读《转法轮》了。我太幸福了。谢谢师父的慈悲加持!谢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我能独立学法、炼功后,同修帮我又找了个大学法小组。但离我家有六里的路程。我不会骑车,坐公交车还得换车,很用时间。我坚持步行去学法,虽然大夏天将我皮肤晒黑了。但我的心性可上了一个大层次。我知道这都是好事。象师父说的,修炼人遇到好事、坏事都是好事(不是原话)。发正念,也是同修教会我的(这以前我就没发过正念)学会了发正念的方法后,我就坚持多发整点正念。使我提高也很快。通过我用准确的动作炼功;用正确的语言读《转法轮》;学会发正念后,我的心性提高了;我的身体也变化很大;在这前我的腿炼第四套功,我根本就蹲不下,有时腿还出现麻木现象。现在都好了。

在心性提高方面,自己明显感到了,在情的方面提高的很大。我是个很重情的人。亲戚、姊妹之间关系都很好。前几年,我的表现是:外地的亲戚每周一个电话,接不到电话,心里就放不下。儿子、女儿真的想天天听听他们的声音。七大姑、八大姨、亲娘六婶子。真是操不够的心。如:亲戚生病住院,我会天天到医院去看,一天不去,我这一天就什么也干不了。现在,通过多学法和同修的帮助,我对情放下了很多,对亲戚不那么操心了。该帮就帮,但我不会像过去那样牵肠挂肚了。对儿子、女儿也不那么天天盼电话了。有时打来电话,我有意让自己不接,让老伴接。这样我对情放的就快了。尽管我放下了情,但我对他们更慈悲了。我会更关心他们,有什么好事先给他们。我们之间的关系更密切了。

在讲真相救人方面,自己从来就没有怕心。走到哪里,我都告诉见到的人。我是学大法的。我用我的身体讲大法的神奇。我会告诉世人:你看我都七十多岁了。我走路从来不累。步行十几里路不累。上楼上五、六层,不会气喘吁吁。然后,我问他们你们想学,就来找我。如:通过此法,我的亲家、同学、还有几个亲戚都学上了大法。如果遇到不学的,我让他们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告诉他们会得福报的。遇到上了年纪的,我给他们一个护身符。遇到年轻的,我给他们一本小册子看看。亲戚们都看过真相材料,也给过他们神韵光盘和真相台历。但我对讲其他真相不会讲。劝三退也做得不好。我知道这决不是个小问题。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我会继续努力,向精進的同修学习,弥补不足。学好法、多学法、多看明慧周刊,学会讲真相的其他内容。做好劝三退救人的事情。要说的真的好多好多,因自己做得不好,就写这些吧!

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