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循“真善忍” 走在回归路上

Print

【圆明网】人为何而来?又将归于何处?人生的意义在哪里?当一切逝去如风,生命在追寻的究竟是什么?这也是千百年来,圣贤们一直在探索、力图回答的问题。

“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1]李洪志师父道尽天机,以浅白的语言揭示出了人体、生命和宇宙的奥秘。

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在李洪志师父的法理的指引下,升华着心性、境界。我作为大法弟子中平凡的一员,在此说一说我的故事。

一、幸得大法

人世是个迷,人迷在了这里,物、欲之外的一切都看不清了,不知道了,在滚滚红尘中,随波逐流,执着于自己的喜好、利益、感受,在爱恨情仇的漩涡里越陷越深,找不到方向。

自己原本就脾气不好,生活上、工作上、家庭里一件又一件的烦心事,在勾心斗角中,为少吃点亏,而心胸越来越狭窄,使自己的脸上经常写着郁闷,心里时不时装着痛苦,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不到三十岁的我,心脏的问题竟越来越严重了。看着才五、六岁的孩子,可怎么办呢?我无助的发出这样的哀叹。

同事见我如此,借给我一本大法书叫我看看,当我读到:“乾坤茫茫 一轮金光 觉者下世 天地同向 宇宙朗朗 同化法光 圆满飞升 同回天堂”[2]。大法的宝书真的是“一轮金光”照亮了我,照亮了我周围的一切。那是一九九八年的十一月八日,我铭刻在心的日子。

就在我看书的那一刻,我好象什么都明白了,随着不断的学法看书,那些迷茫的东西,挡住人眼睛的一切越来越清晰了。我懂得了如何去做人,为什么要做一个好人,好人的标准是什么,怎样成为一个比好人更好的人,成为一个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的修炼者。

记得得法初期,那时在工作之余同事们坐在一起每天谈论的大多是张家长、李家短、我老婆婆怎么了、我儿媳怎么了,你一言我一语,乐此不疲。我刚刚看了大法书,就觉的人世间的这点事,太没意思了,因此不插言了,也不愿听了。随着学法,逐渐的懂得遇事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主动化解矛盾。从前在先生面前只会发脾气、发起脾气没完没了、无论怨谁都不会道歉的我,学会道歉了,不乱发脾气了。以前对妯娌有深深的怨恨,见到她都不抬眼皮的我,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学会了宽容,放下心中的积怨,善解了怨缘。

随着心性的提高,不久身体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有的不健康状态都不知不觉没了,真正的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是什么滋味。就这样,我走進大法中来了。一步步提升着境界,一步步走在回归的路上。

二、苦难中的希望

修炼法轮大法后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以及道德提升的感人故事,象一股清流感召着越来越多的有缘人走入修炼,短短几年间传遍中华大地并远播海外,至一九九九年全中国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数已经达上亿人。作为大法中的一员,真是感觉自己太幸运了!

然而,只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太多了,时任中共头目的江泽民出于个人的妒嫉,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疯狂的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利用电视、报纸等一切宣传机构开足马力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抹黑法轮功。为了维护对“真善忍”的信仰,为了让政府和民众了解真相,二零零一年十月我搭车去北京上访,却被非法劳教三年。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以保外的形式回家,因此被单位划入下岗行列。被关押期间被强制洗脑转化、威逼利诱,六岁的孩子见不到妈妈,在电话里哭闹找妈妈。回家后丈夫因为不理解和惧怕邪党的整人手段,逼迫我放弃修炼,不许我看大法书、炼功,软硬兼施,拳脚棍棒相加,苦不堪言。

可是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要放弃呢?为什么要被迫害?信仰是人心里的东西,是人精神层面的追求,为什么要用暴力的手段强制改变呢?更何况信仰“真善忍”对社会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因为这样的信念在,尽管身心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但在“真善忍”法理的指引下,我默默的做好自己该做的每一件事情,无怨无恨,对丈夫循循善诱,讲道理,摆事实。经过半年多的艰难历程,丈夫终于明白了,不再干涉了,而且由反对变成越来越支持了。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我因帮同修请律师,在家中被绑架、抄家。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全部被非法掠走。在零口供、没有签字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刑六年之久。在被非法提审的过程中,每当我质问公安局、检察院、中法、高法的办案人员:“我作为一个公民,我有没有请律师的权利?我有没有帮他人请律师的权利,无论他是什么身份或有没有犯罪?”他们大都说:“这个我们说的也不算”,“这个我们得回去研究”,“这个别问我们,你自己想吧。”尽是搪塞和推脱之词。因此我告诉他们:“你们作为法律工作者,无法解答我的问题,那么你们没有权利来审问我,因为我没有犯罪,所以我无需回答你们的提问。”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五个月,处处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许多犯人都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几十人、包括几个管教和指导员同意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同监舍的十几个人天天和我一起炼功。其中一个裴某,三十多岁,咳嗽多日,痰中带血,被怀疑患了肺结核,每次炼完功后都觉得胸口不堵了,可舒服了,几天后彻底好了。还有金姐,四十九岁,有文化,见多识广。她曾去过十六个国家,开始总是以质问的态度和我说话,问的问题很刁钻,涉及的面很广,师父赐予了我超常的智慧,每次都能给予她满意而又恰到好处的回答。我每天给大家背师父的经文,她也非常愿意听,她说这些经文说的太有道理了,我就写下很多叫她背。后来她的天目开了,看到了很多神奇的景象。她看到人脸由小颗粒构成、象沙子一样,而且在蠕动着;她看到了一眨一眨的一个大眼睛,就是《转法轮》中讲的“真眼”,非常奇妙。

我被关進监狱后,环境非常恶劣,被体罚、被打骂、被剥夺睡眠、被关小号、被强制看污蔑大法的录像、书籍、被强制灌输邪党洗脑的言辞、被鄙视、被虐待、被训斥,被强制劳工,受尽凌辱、欺压。但是无论在哪里,在任何环境下,我都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在这险恶的环境中,更真切的看到了人性恶的一面,人在利欲的诱惑下黑白颠倒、穷凶极恶,到了这一步,人已走到了危险的边缘。看到了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以坚韧不屈的精神、以大善大忍的胸怀面对仇恨、摧残、甚至虐杀,这群普通的修炼人用生命在践行着“真善忍”,他们默默的把法轮大法的法理告诉给人,唤醒着那些被邪党败坏了道德的人的良知,以自己的言行善化归正着人心,给了人最后回归的希望。

监狱锁住了人的身体,锁不住的是人的心灵。对“真善忍”信仰的坚守,没有人能够改变。在那没有自由的岁月里,尽管时时处处都有几双盯着你的眼睛,寸步不离,但是法轮大法大善大忍的精神启迪着自己,抛开个人的痛苦和压力,善待他人。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你们今天的表现是伟大的,你们这一切善的表现、就是邪恶最害怕的。因为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3]所以无论内心怎样难过、煎熬,都要求自己表现平和、真诚,宽容、善良与大忍。一点点,身边的环境也慢慢的发生了变化,包夹也不主动参与迫害了;很多犯人都做了“三退”,相信法轮大法好,有什么心里话都愿意找我说,还悄悄的帮助传话和传递经文;有的偷偷的在背大法经文。有的天天念“法轮大法好”,腿疼的不疼了;有的天目还能看到另外空间。有的回来后,找到我,请回了大法书。明白真相的世人都尊重大法弟子,信任大法弟子。除了几个极个别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大多数人都被大法的慈悲感化,一个又一个的被大法救赎了。

三、遵循“真善忍” 佛光普照我家

六年的苦难终于结束了,丈夫和儿子来接我回家,一路上,丈夫闷闷的没有一点笑容,也不说什么话,我问了问家里的近况。开了五、六个小时的车,已过了中午了,到了楼下,丈夫没有下车就走了,说是朋友孩子结婚。回到家在客厅刚坐了一会儿,公公出去溜达回来了,他一進屋,我抬头招呼了一声:“爸”。他瞅了我一眼,应了一声:“嗯,回来了”。同样面无表情,然后头也不抬的径直走進卧室去了。我顿了一下,站起来跟進屋里安慰他说:“爸,这些年让您操心了,我回来了,一切都好了,我会好好照顾您,孝敬您的”。

家人这样的表现,我知道,他们虽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们知道我不是坏人,但是他们不理解,在怪罪我,怪我这些年没管家和孩子,他们把我被抓走的责任怪在了我身上。插足我家庭的女人都理直气壮的在电话里质问我:“这些年你干啥去了?”我被邪党抓走迫害,我是无辜的呀,可是可怜的世人有多少人别不过这个劲来。他们认为你说句“不练了”不就放了吗。为了一句真话就放弃家和孩子吗?那你不妥协你就是只顾自己不要家。他们是这样的想法。可是大法弟子坚持的就是“真善忍”,这是真理,是宇宙永恒不变的法理,无论到什么时候都是不变不动的,而不是人的圆滑。怎么能为了自保而放弃原则呢,那和不修炼的常人又有什么两样呢?甚至不如那些刚直不阿的常人了。

大法弟子在被迫害时承受着巨大心理压力,家人是最亲近的人,按道理,应该得到宽慰、帮助化解压力呀,不应反过来再施加压力吧。这才是正理呀。可是,在中共有系统的败坏了整体社会道德的情况下,人的思想境界的标准太低了,“不为斗米折腰”的气节已经被多少人抛弃了。太史伯、仲、叔、季四兄弟,因在史书上秉笔直书:“崔杼弑其君”,而先后被崔杼杀害了三个,轮到最小的弟弟季,照旧写下“崔杼弑其君”,使得权臣崔杼也不得不感叹史官的风骨而最终屈服,任他记下史实而没再杀他。因此,“秉笔直书,齐之良史”传诵千古。

“真善忍”是宇宙的法则,是人类道德的基石,是永恒的普世原则,大法弟子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得到了身心的健康和精神的升华,進一步领悟了宇宙人生的真谛,通过遵循“真善忍”的原则,去掉为私为我的一切,重塑人类道德的丰碑。

公公和婆婆原本在农村老家,我被绑架后公公患了脑血栓。丈夫就把老俩口接来我家敬养,后来婆婆患肝癌去世了。公公在农村生活了大半辈子,养成了很多生活习惯,而且丈夫是家里的事一概不管,几乎天天在外吃饭、喝酒、打麻将,到家就是看电视、玩手机、睡觉。在照顾老人的过程中暴露出我很多人心,嫌脏啊、嫌麻烦啊、一些看不惯的地方啊等等。比如开始的时候看见我在家他進屋就换拖鞋,不在家有时就不换,后来就很少换、再后来就不换了。我善意的告诉他進屋换上拖鞋,他不吱声也不换,尽管开始的时候我心里有些不愿意,但是我努力去排斥那个不愿意的心理,修去它,就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遇到什么事都不动心,找自己的原因。

师父说:“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经达到罗汉初级果位了。”[1]

随着心性的提高,越来越能够理解老人了:他年纪大了,弯腰也觉费劲了,所以就不再有想法了,甚至看见公公穿着鞋在床上躺着看电视,鞋就搭在被子上也没有想法了,只要老人顺心就行了。

现在老公公的变化可大了,天天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看了很多大法书,现在正在背《洪吟》、《洪吟(二)》呢。有一次公公感觉不舒服,我们把公公送去医院住院打针,医生和患者几个人都问公公:“这是你姑娘?”一天打完针,我陪公公在走廊溜达,又一人问:“这是你姑娘?”公公说:“儿媳妇。”“你儿媳真好。”公公说:“那是,我这儿媳妇,谁有这样的儿媳妇,那是修来的。”

丈夫善良、正义、为人豪爽,不拘小节,但是脾气很暴。修炼前,我的犟脾气经常跟他杠上,从来就没让过他,最后他只有向我求情,千错万错请求我的原谅,每次我都把他制的服服帖帖,什么都得让着我。我这修了大法了,就完全反过来了。但是在对待大法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虽然也有些对我如此坚持不能够完全理解,但总体上他是认可大法的。丈夫这些年做生意,加上好交友的性格,接触的人是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沾染了很多坏东西。我看在眼里,苦在心里,有时气,有时恨。可是一想到大法,我就能约束自己的言行,就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理智起来,然后在法中归正自己,用“真善忍”的法理来衡量,去面对遇到的问题。

师父教我们修的是慈悲,我必须跳出常人的观点看问题,看待众生。人在迷中往往容易做错事,在不知不觉中造下罪业,将来还得按着自己造下的业债去承受,人太可怜了。我的心越来越平静、越来越纯净,没有了担心、没有了埋怨、放下了过往。丈夫打麻将我不再生气了,也不再总是打电话催促了;吃醉了酒我也不再埋怨了;不再翻看他的手机了;不再企图用强硬的办法改变他了。我想一切都会在大法的指引下归正。同时在所有的琐事中严格按照大法的标准修自己,一言一行都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无论我对我错,无条件的找自己。面对丈夫经常的出口训斥人,我都不动声色,默默的去做自己该做的,或者笑呵呵的说,对不起,别生气,我错了。这时他也会意识到自己的不足。

一点点的,丈夫变了,我的家庭环境越来越好。这几年丈夫要我帮着管理公司业务,主管财务,出入的每一分钱都经我之手,很多事都与我商量去做。从我管账之后,促成了几单大生意。几年来,朋友、客户都看到我们夫妻讲诚信,值得信赖,都愿意和我们交往、合作,公司的利润直线上升,一年比一年好。不仅生意蒸蒸日上,因为丈夫相信法轮大法好,多次得到大法的保护,也发生过很多神奇的事情。丈夫几次驾车出事故,甚至有一次把大树撞断,可是丈夫都安然无事。现在丈夫脾气也变好了,对大法也越来越认可,到哪里都炫耀自己有个好媳妇,说自己的这点福都是媳妇带来的。我告诉他是大法的师父赐予的。

就这样,风雨中在法轮大法的佛光普照下,在大法师父无量慈悲的保护下,一切都变得和谐、自然、顺畅。

古今中外,人们都感恩神佛、感恩天地,因为他们无私的给予人幸福美好。今天大法洪传,大法书籍免费下载,师父说:“我什么也不求。我就是来度你的,我就要你那颗向善的心,能够提高上去。”[4] 对福益亿万人的大法,希望善良的人们珍惜,让“真善忍”的光辉遍洒人间。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同化圆满〉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