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加拿大首都渥太華網絡法會召開

Print

【圆明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加拿大首都渥太華的法輪功學員通過網絡舉辦「二零二零年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十位中西學員交流了在正法修煉中的心得。來自不同年齡,不同族裔,不同項目學員的真誠交流讓與會的學員受益匪淺。

 
六月二十八日,加拿大首都渥太華的法輪功學員通過網絡舉辦「二零二零年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十位中西學員交流了在正法修煉中的心得。

青年弟子重回修煉中面對面講真相

Rachel從小和母親修煉一起煉功、學法,還在學校給同學講真相,長大出國留學之後,離開了父母的看管,開始追求常人社會的物質利益,怕心也一點一點暴露出來。面對周圍同學對修煉的不理解和嘲笑,沒有勇氣講真相。

Rachel經常在不同場合看到同修發資料,講真相,她悟道是師父的點化,讓她回到修煉中來。漸漸的她克服掉怕心,開口向周圍人講真相。在講真相中,暴露的問題,讓她悟道,在修煉的路上隨時隨地都有考驗,講真相不順利的時候,一定是自己的執著心導致的,要了解和去掉執著心的關鍵就是學法。法學得好,講真相就會事半功倍。

疫情期間救人急

莉莉安(Lilian)和捨麗(Sherry)交流了疫情期間,向中國大陸民眾打電話,講真相的修煉心得。

莉莉安最初拿起電話時,發現以前能說會道的自己,張不開嘴了。有時接電話的人態度很不好,還污言穢語的。

她悟道,對方是頭腦中邪黨因素的影響,而不是他們真實的自我。她開始修煉人用平和的心態,在考驗來時,她善心對待,持續講真相,讓對方很感動的。一次,她陸陸續續給一個人講了半個多小時,爭鬥心和不耐煩的心都上來了。但是,想到講真相是為了救人,她始終沒有放棄,最後對方做了三退。

她還發現,在打電話中,一些人三退了,但不願聽真相,她感覺沒做到位,讓聽者打開心結。於是她記下電話,有時間就再回撥過去,許多人聽完真相都很感動,有的連聲表示感謝,有的說「法輪大法真是好」。

捨麗談到自己第一次拿起電話準備撥打時,身體出現了許多不正常的狀態。她這才意識到自己怕心依然很重。於是,她靜下心來發正念,清除怕心及背後的干擾因素。

她說,當面對連續不接電話、掛斷電話的時候,也會出現沮喪的情緒,覺得好像做了無用功,花了那麼多時間,未必效果好,心裏也在痛苦的掙扎著。於是,她常去聽同修們交流,並反思自己,好像心裏的一扇窗被打開了。她忽然意識到這些不好的想法都是來自於黨文化。於是她加強學法、發正念的力度,清除黨文化,清除所有的人心,用最大的善念對待眾生。隨著心性的不斷的提高,電話的接通率也在逐步增加。

消除負面思維 在英文媒體中修煉昇華

塔拉(Tara)和拉胡爾(Rahul)交流了自己在英文大紀元做記者、編輯的修煉體會。

因為溝通問題,拉胡爾(Rahul)與項目經理發生衝突,被停職一個月。在與同修交流後,他發現在EET工作期間,多年來累積了許多負面思想。在被停職期間,他增加了學法時間,並積極參與到神韻推廣的項目中。

恢復大紀元記者工作後,他悟道,只有自己在工作中更為嚴謹,才能讓編輯更輕鬆。他說:「我現在能站在同事們的角度更清楚的看到他們的狀況,以及如何能讓同事們工作更輕鬆,然後,這又讓我的工作變得更輕鬆。」

塔拉(Tara)在交流中,將修煉比作馬拉松賽跑,要長期保持穩健,就需要不同的忍耐和決心。她悟道,「一個修煉者的樂觀,是苦中有樂;是著眼於站起來,而不是已經摔跤的事實;是大法將在世間慈悲歸正一切,而不是世界已經如何糟糕;是像羅漢那樣『總是樂呵呵的』。「

她認為樂觀對於馬拉松長距離的忍耐很重要。如果每一次挫折都將思想拖入消極情緒,就像背上一塊岩石,增加了負擔,痛苦也會變得太大。積極的想法則會幫助解除困境。每個積極的想法都解體一塊甚至幾塊岩石,使自己提升。

七齡童得法增智 通讀大法書 修心向內找

七歲的元寶交流中發言說,自己三歲半時,和媽媽學會了五套功法。不到四歲時,就在洪法活動中和同修一起雙盤打坐,雙盤了十分鐘。六歲時,最長一次打坐堅持了一小時,雖然後來疼的直哭,但還是堅持下來了。

也是在三歲半時,元寶開始學《洪吟》,發現裏面有不少在識字卡片中學過的漢字,從那以後,她學中文好像開竅了。五歲時,奶奶開始幫他讀《轉法輪》,斷斷續續堅持了一年多,她終於把《轉法輪》通讀了下來。學《精進要旨》時,《悟》等經文,讀了幾遍,很快就背下來了。

在生活中,元寶時常會想起《轉法輪》中的話,懂得要能吃苦,在其他孩子罵人時,也能守住心性;還讓妹妹先挑選她喜歡的零食或者玩具。

她還利用演講等機會向老師和同學介紹神韻。在修煉中,元寶還學會了不斷的向內找,去掉各種執著心。

七旬老人修大法逢凶化吉 突破怕心講真相

凌玉年過七旬,自從修煉之後,原來的糖尿病和高血壓,腿腳和膝蓋的毛病都不翼而飛,如今無病一身輕。她在發言中交流了不久前,師父幫她度過生死觀的經歷。

2019年12月12日,她和老伴正準備一週後離開中國來加拿大。她老伴用梯子爬到閣樓上拿東西,她就幫他扶梯子。突然大鐵梯子突然脫空,倒下來,砸在了她的額頭上,又砸在了她的大腿上,然後鐵梯子和老伴都砸到她我頭上,她當時就暈了,感覺是取命來的。

等頭腦稍微一清醒,她就開始念「法輪大法好」,也讓暈倒的老伴一起念。「最後,我們都留了一條命,我心裏也很清楚那是師父救我們的。」

之後,凌玉堅持每天煉功學法,很快淤青就開始慢慢退去,腿也可以正常走路了。

大法修煉路還幫助凌玉克服了心裏的恐懼,站在渥太華的中共使館門前拉橫幅;在國會山跟中國遊客講真相、發傳單,還打電話給親朋好友和有緣的人,勸三退。

推廣神韻中的提高

蜜雪兒(Michelle)交流了在去年神韻推廣過程中修煉的心得體會。她發現自己只有在票賣的不好時,才打點精神抓緊學法、煉功,好像是在為神韻而修,為賣票而煉。她意識到抓緊時間修煉應該是修煉人的常態,是本份,不能「因為」了甚麼才想起該好好修煉了。

她體悟到,如果平常就按照法的要求達到應有的標準,也許就不會出現最後那幾星期驚險的一幕。然而修煉就是奇妙的,我們總是能在修煉中得到這樣或那樣的提示,也是修煉提高的過程。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