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修炼人千万要修去妒嫉心

Print

【圆明网】我五岁那年跟着爸爸一起得法修炼的,从小到大,陆陆续续做了一些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但真正开始修炼是在二零一六年。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在一次下乡发小册子的时,被“红袖标”举报,被非法判刑一年关進了“黑窝”。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回家。回来后,由于本来就学法不深,再加上旧势力强加的很多执着与安排,很长时间混同于常人。

在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嫁到了离我家两千多公里外的婆家。结婚前我就对他讲明:你要娶我就必须不干涉我修炼法轮大法。来到他家后也给公婆讲了大法对我的重要性。因为结婚前的二零一九年夏天,当他们得知我炼大法时,很激动,当时就让我选择要么放弃大法,要么放弃他儿子。我回答他们:“大法比我生命都重要,没什么选择的,这是毋庸置疑的!”当天我就收拾东西离开了他家回到自己老家。可他不放弃,跑来跟我说他父母都同意了。这样我就和他结婚了。

这次武汉肺炎刚刚开始蔓延的时候,我就去了他家,和公公婆婆一起住,算是正式的“儿媳妇”了,也开始了“婆媳生活”。

我是独生女,丈夫是独生子。公公、婆婆从小到大对他的照顾都是无微不至,而我家就从来没有这些,我很独立。可是每次公婆一对丈夫好,我心里就不舒服,甚至还会有点怨言:“你们对我咋没这样……”当然,我自己心里也知道不对,开始想:他们之间有他们之间的因缘关系,也许是上辈子他们老俩口欠他的,这辈子还债呢。可是,深挖一下自己,这不是妒嫉心吗?就是妒嫉心。因为我从小到大没有受到父母这样的爱护,所以看到人家被父母爱护心里就不平衡了,多强烈的妒嫉啊!还有,每次听到公婆夸他儿子这好那好的时候,心里也是愤愤不平,甚至举了好多例子否定他们说的。这么强烈的妒嫉,还有党文化那一套掺在里面,太可怕了!

今天早上,丈夫出去后,给婆婆手机里发了一条安慰他妈妈的话,我正在帮婆婆手机验证呢,就看到了这条消息,当时心里就有一丝不好受了,转身再看自己的手机,他却什么都没给我发!我立刻抓到了这个想法,又是妒嫉心,妒嫉丈夫不安慰我、只安慰他妈。之后我心里笑了,因为我立刻就知道自己还是没去掉这颗心。我不难受了,这颗心反映出来,就是让我去掉它嘛!

反观从小到大,不管是业力的原因,还是旧势力有意塑造强加也好,我的妒嫉心反映出来比常人都强烈。小的时候,每到大年初二,所有亲戚聚到姥姥家时,只要妈妈对哥哥(舅舅的儿子)好一点,我就哇哇大哭,一哭就哭好久,谁也哄不好,揪心的妒嫉,那时才小学二、三年级。

谁要学习比我好一点,我就看谁哪里都不顺眼,甚至还背后说人家的坏话;哪个女生要是和我喜欢的男生多说几句话或走得近点,我就会用强硬的方式警告人家;参加工作后,领导如果对我以外的其他员工好一点,我就妒嫉的不行,肯定要找到她的弱点然后去领导那告状,有时候还编造一些莫须有的东西;结婚后看到别人的房子好,也要和丈夫说几句;看到别人的车没我的车好,我就会骄傲的或者嫌弃的说人家的车才多少钱;走在路上看到美女,听到丈夫说那人不好的话,我心里就会舒坦。

即便是修炼后被迫害关在看守所里,看到狱警对我以外的其他人好一点或者另眼看待,我都会妒嫉,给狱警说那人的坏话……天啊!写到这里我自己都已经汗颜了,真的不敢说自己是个修炼人了,不配啊!

真是越想越可怕,师父讲:“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1]“今天我跟炼功人讲,你可不要这样执迷不悟,你想要达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层次上修炼,妒嫉心必须要去掉。”[1]修炼这么多年,我怎么好象才看到师父讲的这个法啊?

我作为一个修炼人,却让这么肮脏的妒嫉贯穿在我的思想、我的行为、我的生活中,带着这么肮脏的东西,这么沉的包袱,怎配称自己是大法弟子呢?

今天写出这些,就是要彻底曝光自己隐藏这么多年的妒嫉心,用来警醒自己,赶快认清它,修掉它!做一名真正的大法修炼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