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陈淑芳遭受洗脑、劳教等迫害的经历

Print

【圆明网】陈淑芳,女,现年近八十岁,原重庆市江北区第一人民医院医生。陈淑芳体弱多病,修炼法轮大法后,按大法的要求做好人,修心向善,身体逐渐达到了好转和康复。在法轮大法蒙冤后,这位善良正直的医生为法轮大法鸣冤叫屈,去北京上访,遭到了邪恶之徒的残忍迫害。以下是陈淑芳自述多年来的遭遇。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我被江北一院、当地派出所合伙送到江北区法制办,强制洗脑二十多天。每天被强迫看邪党的造谣宣传、污蔑法轮功的电视节目。他们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写“三书”,不写就长期关押。

二零零三年,我在本地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到江北区拘留所非法拘留七天。

二零零四年,本地派出所警察陈淑忠、江北一院书记吴培等人把我强行押送到重庆市法制学习班(洗脑班,位于沙坪坝井口半边街),在这里被非法关押半年多。当时那里的负责人是重庆市政法委退休的杨某某,“帮教”是二钢厂的退休职工陈某某(男),张某某(女,戴眼镜)。后来我被关在渝北区鹿山村洗脑班时又见到二钢厂的这两个“帮教”。洗脑班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两个包夹跟着,限制你的一切人身自由。在那期间江北区国保支队长梁世滨等人来见过我,说抄了我的家,抄走大法书籍十多本。

二零零五年我被绑架到江北区苗儿石天原厂宾馆集体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日,江北区国保支队长梁世滨带有至少五、六人抄我的家,抄走大法书籍三十多本,还有大法资料、mp3等私人物品。然后我被关进渝北区鹿山村洗脑班。梁世滨等人多次来见我,叫我转化,要我举报其他法轮功学员,说出资料来源。还说:“别人都说了,你不说我们都知道。”在洗脑班关了半个月。六月十七日我被以所谓“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刑事拘留,关进江北区看守所。七月八日,把我弄到重庆市精神病医院,想通过检查把我送进去,未遂。然后我被定非法劳动教养一年,转到重庆市女子劳教所。

二零一零年八月,我在外发真相资料。江北区国保支队长梁世滨、国保警察刘玲以及大兴村派出所警察合伙把我关江北区看守所,这次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我不参加学习,不转化,于十月十七日被关到严管组。警察陶欣、朱昱指使吸毒盗窃人员肖体惠、李某某、曾某某等人对我大打出手,连续三天。从早上六点半到晚上十点半就是站军姿,搞“军蹲”、“双飞”、“下蹲”等。我被打得全身青紫,全身肿痛,整个头都是包,脸都变了颜色。那些人用手打、凳子打、鞋子打、装污水的桶打,我的牙齿全打松了。有一次打我头时,头象爆炸了一样,当时什么也听不见了。我的头发被扯掉很多。被打时不准叫喊。其他劳教人员看到我被折磨,反而骂我,说我影响了她们休息。也有个别人说“好可怕,好吓人”,哭了。

我还被弄到楼上没人住的地方折磨,那里没有监控。我被强迫“走鸭步”,走不动了,就打我。不准喝水,限制上厕所。我全身伤痛,还说舍房卫生该我做。

肖体惠打人凶狠,她说:“把你打死了,我加刑都要得。”那些警察还欣赏她,利用她迫害法轮功学员。曾某某年轻,恶习重。有一次下蹲我实在蹲不住了,就跪着。曾某某走过来,双脚猛踩在我的小腿上,当时我真是钻心的痛。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