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法轮功学员张庆连多年遭骚扰、迫害

Print

【圆明网】重庆法轮功学员张庆连自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按大法的要求做好人,修心向善,身体越来越好。但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张庆连多年被当地邪党人员骚扰、迫害,二零一一年被迫流离失所两年。

以下是张庆连自述多年来的遭遇。

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底,我上北京证实法维护法,要求当局还师父清白。在出站时被拦截,叫我骂师父我不骂,他们就搜包,搜到我的身份证,就送北京驻京办关了两天,后通知单位来接人。回到重庆火车站,江北区猫儿石派出所(现花园村派出所)警察李劲早就到那里,把我绑架到派出所。这样我被上了黑名单,他们长期骚扰,长期迫害。一家人过得提心吊胆,得不到安宁。

二零零一年,马善祥(男,一九九五年十一月生)任观音桥街道主任,后来他虽然退休,但仍挂职重庆市江北区观音桥街道办事处调研员,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那年的一月十五、十六日观音桥街道办洗脑班,是马善祥亲自办,时间是半个多月,还有猫儿石派出所警察熊维柯。当时正是中共陷害法轮功,搞“天安门自焚”骗局期间,洗脑班人数二十多人。

另一次,也是在上班时间厂长郑开华(死亡)骗我和同修到办公室去说陈老师找我们有事。我们到办公室,郑开华厂长马上打电话通知派出所把我俩送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的一天晚上八、九点钟,我和同修去粘贴真相标语被猫儿石派出所协警李胜明构陷绑架到派出所,当天晚上江北区分局来一男一女问我为什么要去粘贴,我说人人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道德就会回升,社会就会稳定,他们没说啥就离去。当天晚上就带回抄家,劫走《转法轮》书。第二天就送华新街看守所,关了一个月。当时,我丈夫还瘫痪在床上无人照顾,在这种情况下给家庭和女儿造成很多麻烦,病人无法承受这种精神上打击与伤害。一个月后出来病人不像个人样。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江北政法委办洗脑班,街道主任马善祥带五、六个人闯入我家叫我去洗脑班学习,我丈夫是瘫痪病人躺在床上需要人照顾不能离开人,马善祥强行绑架我到洗脑班迫害,给瘫痪病人与家人带来极大的伤害和痛苦。洗脑班天天放诬蔑大法电视,我不随和他们,到外面给工作人员讲大法真相,到主任办公室讲大法好,大法提高人的道德品质。我说头可掉血可流这法我修定了,三天闯出洗脑班。

二零零二年三、四月我为避开被关洗脑班,带上瘫痪病人老伴同时流离失所,在外吃了不少苦。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几号晚上十二点钟,猫儿石派出所警察熊维柯俩人闯入我家,一间房一间房的看。

二零零七年七月我地拆迁,搬迁到巴南区八公里,猫儿石派出所熊维柯找到我女儿工作地点又来骚扰。他不但骚扰还通知李家沱派出所丁警察来骚扰。二零一零年房子分配下来我才回到当地。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那天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不认识。一个男的说我们是观音桥街道来的,他就介绍他是林主任,三人进入我家叫我去洗脑班学习。我说我学的是真、善、忍。林主任就气势汹汹的说你签字吧。我说决不会签字,这部大法根都扎在我心灵深处,在当今社会败坏环境下儿子吸毒,儿子够苦我的了,你们还要来骚扰、迫害,把好人要转化成坏人,难道你们内心真的分不清好与坏吗?我按照真、善、忍做人还有错吗?我没有违反国家宪法哪一条哪一款,我修炼过程中处处都以大法法理要求自己,在利益面前不动心。比如这次开发,哪家哪户印房子不多印些平方,为了多得平方就搭木棚多一个平方多200元钱。我修炼真、善、忍没有多写一个平方,没有搭棚,按照房管证实际写。如果在分配房上我说假话可以多得到一套房子,几十万。为啥我不那样去做?因为我是修炼真、善、忍的,要严格要求自己,在利益面前不动心。这部大法太正,就是正一切不正的,归正一切。他们无话可说,在不到一个小时就接三次电话,我感到真是一场正邪大战。在师父正念加持下抵制了这次洗脑班迫害。七月二十号社区工作人员又来找我签字,我不配合坚决抵制。他说你不签字,八月份强行绑架进洗脑班。就这样逼得我流离失所两年。

二零一四年三月的一天,社区主任打电话给我女儿:“你妈在不在?”我女儿说:“不在,在上班。”过两天我回家听女儿说了这事。当天下午四点钟我就去找社区主任,进社区办公室我就看见有派出所的三个警察,我没有动心。我就问主任有啥事。我说你们经常打电话来骚扰,我修炼真、善、忍难道有错吗,错在哪里?!我就给主任讲真相讲大法好,大法改变了我,找到做人的真正目的。我在修炼过程中处处严格要求自己,与世无争,放下自我,为他人着想,特别在利益面前不动心。主任听后说:“我认可你。”我说不是认可我,是认可大法和师父,是师父叫弟子这样做的。从此以后再也不来骚扰,平时见到还敬重我。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份,派出所李警察打电话说有事找我,我问有什么事,他说有件事情需要核事一下。我问他是什么事,他不说,我说我明天下班到派出所来,用不着你到我家来。我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堂堂正正走进派出所找到李警察。警察问:“你诉江没有?”我马上回答:打伤、打残、打死人,活摘人体器官,这是诬告吗?迫害我有亲身经历。我老伴瘫痪在床上,他们把我送进看守所迫害,送进洗脑班迫害,逼得我几次流离失所,难道这是诬告吗?新政宪法出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就讲修炼二十年来的经历,是大法改变了我,我由一个自私的人变成一个无私无我的、有道德、高尚的人。我可以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利益面前与世无争。警察也明白了,没再骚扰过。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