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Print

【圆明网】“禹划九州,始有荆州”。春秋战国时代,楚王在此建都四千多年,创造了楚文化。自从一九九五年法轮大法传到荆州之后,荆州百姓修心向善,返本归真,给古老的荆州注入了一股清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大法(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以来,在荆州这片土地上,不断上演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悲剧。在中共邪党的迫害政策下,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政法委、610、公、检、法系统人员,操纵荆州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原政保科)、公、检、法、司部门,各乡、镇派出所,甚至挟持所辖区各行政、企、事业单位、街道办、社区、村委会等人员,对荆州修炼“真、善、忍”的善良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

荆州区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判刑、劳教、绑架、拘留、关押、洗脑、恐吓、骚扰、监控、抄家、经济勒索、开除工作等多种迫害。

现在荆州区法轮功学员李行军(荆州实验中学老师)与孙江怡夫妻、张荆州、陈顺英等人,仍被非法关押在荆州区西门看守所。同时被非法关押的还有武汉法轮功学员刘社红、赵秀娟夫妇。雷云波被非法关押荆州市沙市区看守所,至今已有九个多月了。

下面是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1、张荆州,男,今年六十一岁,原湖北省荆州市金隆集团公司员工。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七日,他去北京依法上访,被天安门广场警察绑架交给湖北省驻京办事处,后被荆州公安、辖区派出所、单位等一行人强制带回,被刑事拘留,被非法关押到荆州西门看守所。三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到湖北省沙洋劳教所迫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二日,他被非法开除公职。

二零零零年八月上旬,沙洋劳教所一群邪恶人员在六大队办公室对他进行野蛮殴打,折磨、羞辱、灌食,他们强行把他绑牢在刑椅上,按住他的头,用铁片撬开他的嘴,致使他满嘴是血,然后又用口腔扩张器(一种专用刑具)伸进口腔,强力扩张到极限状态固定,使他处于极度痛苦中。他们还不时的打他、踢他、侮辱他。几分钟后,他就两眼突出,太阳穴胀痛,呼吸困难,上半身颈椎、脊椎骨在麻痛中失去知觉,小便失禁。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七大队警察一行十余人,在七大队会议室内对张荆州施以酷刑。他们先对他进行群殴、侮辱、恐吓,然后几个人架着他按倒,踩在他的小腿肚上强行惩跪、背铐,用电棍长时间电击他耳部、手心、腋下等敏感部位,他被折磨得昏过去两次。

二零零零年七月下旬,武汉市青山区法院的人带着早已准备好的“离婚书”,张荆州妻子也来到六大队会见室。他们要张荆州放弃信仰。说如果写了“保证书”就回家;不写“保证书”就离婚,失去一切财产及女儿。他无奈的在离婚书上签了字。失去了家庭,妻离子散。

二零零一年七月底,严管队的一群警察对张荆州进行长时间暴晒热烤,站军姿、蹲军姿、坐军姿,高强度军训等变相用刑,还强行洗脑。最后张荆州被折磨到被抬着送进劳教所医院住院。

二零零四年六月,张荆州的女儿因车祸休学在家(武汉国安局所为),他得知后前往照料。七月一日早上,突然遭到十来个身材高大的便衣警察绑架。他们把他塞进停在旁边的车内,戴上手铐,蒙上眼罩,将他拖到武汉市国家安全局的审讯室。在那里,他遭到殴打等暴力刑讯逼供,长时间不让他睡觉和轮番审问、羞辱等。十几天都把他铐在硬板凳上不能动弹。后来又把他关进了湖北省国家安全局看守所(编号56号)。他们说:弄死你都没有人知道,关都可以把你关废掉。这期间他才了解到了他女儿车祸是他们所为。他多次质问他们:我女儿还是个小孩子,也不炼法轮功,你们为什么对她这样?至今他女儿下巴处还有那次车祸留下的疤痕。

由于张荆州不放弃信仰,又先后两次遭到类似的秘密绑架。这期间他的私人物品被他们抢走,包括几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银行卡等等,他们没有给他任何清单,绑架他时也没有出示任何相关手续。最后他被国安局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汤逊湖洗脑班)遭暴力洗脑。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张荆州在武汉汉正街做生意,武汉硚口区公安局国保大队一行十多人非法闯进他的出租地,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及相关法律手续,以他的货物(对联)是法轮功宣传品为由,又一次将他绑架。他们用拳头猛击他的头部、前胸。到了国保大队后,他们把他双手反铐吊起来,对他进行谩骂、殴打、羞辱。他们要他承认货物是法轮功宣传品。抢走了他的所有货物及物品,包括电脑、打印机,三十几箱对联,价值近十万元。他被非法关进硚口区看守所。三个月后非法判他一年半劳教,送武汉何湾劳教所五大队迫害。二零一零年四月他从劳教所出来后,曾多次找到硚口区国保大队有关人员要求归还货物,均遭无理拒绝。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晚,张荆州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武汉东西湖区一围墙上喷写“法轮大法好”的真相短语,被东西湖区新村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后,被转为刑事拘留。在派出所和国保大队里,他遭到了坐刑椅、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等刑讯逼供,国保大队在他身体状况极差、血压很高、看守所多次拒收的情况下,把他强行劫入东西湖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六月三日,张荆州被武汉市洪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零六个月。同年八月二十四日,他被劫持到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一日,张荆州向入监队监区长沈建军递交了他的申诉状,遭到犯人组长的殴打以及不让上厕所等折磨。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二日,他把申诉状递交给了九监区汤区长(他已调到九监区),被告知:上面有规定,法轮功不允许上诉,上了也是白上。之后他因拒绝转化又被调到三监区迫害。他们抢走了他所有的笔纸、申诉状底稿,片纸不留。并严令“包夹”人员24小时手跟手、脚跟脚监控,不允许写任何东西。另外,他在三监区还遭到暴力洗脑,强迫转化,超时奴役等迫害。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七日晚上,张荆州在资料点又被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荆州市荆州区西门看守所。

2、雷云波,男,五十多岁,原荆州银行系统职工。因修炼法轮功被单位开除。二零零零年在河南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后在武汉被非法判刑三年。在范家台监狱被殴打,被超体力奴役。

二零零九年初,雷云波在云南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先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一监迫害。后来又被关押云南省二监区迫害。被关押在省一监二监区期间,因向犯人讲真相,被关进严管室,随后又被送到集训监区,进行非法强行转化。由于他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戴上手铐、脚镣关进严管室。九天时间不得合眼,受尽了各种折磨。

二零一九年九月上旬,雷云波又被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荆州市沙市区看守所。

3、曾庆昭,女,六十九岁,退休公务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她被荆州区公安局、东门派出所非法抄家,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和一些真相资料,并将她带到东门派出所关押至第二天放回。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七日,曾庆昭在去北京上访的火车上打坐炼功时,被乘警发现后送交北京站派出所非法拘留,三天后由荆州区公安局警察接回。

一九九九年九月的一天,曾庆昭因传递真相资料,她和另一法轮功学员被沙市区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沙市区派出所,后又被非法关押到荆州区西门看守所,三天后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下旬,荆州区东门派出所以谈话为名,再一次将曾庆昭绑架到荆州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天。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曾庆昭发放神韵光盘和真相资料时,又遭荆州区李埠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派出所里,警察强行给她抽手指血。

4、仇运凤,女,六十一岁。二零零二年八月四日,为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她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公安抓捕,随即就送到了北京朝阳派出所。在那里,她被几个警察用电棍电得浑身青紫,右手手腕的骨头都被扭得凸出来了。之后又把仇运凤送到北京崇文看守所,她以绝食抗议。

二零零八年,仇运凤在深圳孩子家,八月八日她到龙华民治村发真相光盘,被民治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关押了一天就被劫持到深圳市(九围)看守所迫害一百四十一天。后又转到广州三水女子劳教所迫害了三十天,直到她的血压高到二百二十才放人。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三日,她去看望一位法轮功学员(此学员刚从洗脑班被放回),被楼门口的摄像机录像。仇运凤被当地610头目领着深圳市沙嘴派出所的警察强行带到沙嘴派出所。理由是他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那位法轮功学员转化,不许仇运凤再把那位法轮功学员引回修炼。接着仇运凤被送到福田看守所迫害二百七十多天。最后因她的血压高到两百多,被取保候审回家。

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仇运凤在湖北荆州市李埠镇发真相资料,被李埠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到荆州区西门看守所,由于身体又出现高血压症状,到几个医院检查都是二百八十多,六月十六日回家。

5、李行军,男,五十一岁,荆州市实验中学教师。1999年9月进京上访,被天安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湖北驻京办,后被公安局国保大队陈国元和单位保卫科李团元劫回。被劫持到西门看守所非法关押5个多月,被勒索罚款2000元,后又被送精神病院迫害。在那里,李行军被注射毒药,强制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不服药就用高压电击。把李行军迫害的迷迷糊糊,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受到极大的摧残。

二零零零年两会前,荆州区610和国保大队把李行军绑架到荆州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八个月。

2001年上半年,国保大队、610等单位欲送李行军去洗脑,派了五人从楼上把他强行抬下,被劫持到武汉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荆州区610和国保大队的警察又要送李行军去洗脑班。为了不让他们带走,李行军从三楼跳下,导致右腿股骨颈下方骨折,左手小臂骨折。未待伤全好,他们还是强行把他送到洗脑班去,在那里强制洗脑一个月。回来后,到二零零三年底才让他正式上班,但工资却比原来同级的同事低了几级。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多钟,李行军从母亲家出来,刚下楼,就被蹲坑的便衣、国保、西门派出所警察、学校保卫科等多人绑架,他们对他拳打脚踢,打的满脸是血。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李行军的妻子孙江怡。

6、李双姣,女,七十三岁,荆州市实验中学退休教师。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当地公安国保大队和610的人强行闯入她的家中,说是找她问点事,将她绑架江陵宾馆非法拘禁五十多个小时。他们每天每班四个人,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她(六小时一班),不准她走出房间一步。被抓的当天晚上他们还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了她的大法书和有关资料等私人物品。

二零零八年七月,李双姣去江苏省昆山市照顾儿媳。二十八日,她和老伴走在街上,一辆警车拦住了他们,一个警察下车就抢走了她的包,在包里找到了几个护身符,就将他们带到了昆山市中城派出所。他们又从她的包里找出了一些真相币,晚上就把李双姣送到昆山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当天他们还到李双姣儿子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她的《转法轮》书、一些真相资料和一个MP3,还有五百多元的真相币。

李双姣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劳教所时,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后来就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昆山市看守所。十个半月之后才被释放。期间李双姣染上了疥疮,浑身上下到处都是,整日里奇痒无比。几个月后痊愈,身上却留下了大大小小无数的疤痕。被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所拒收,被非法羁押在看守所十个多月)期间,单位扣发她的养老金两万多元。

7、杨顶英,女,五十五岁。王美卿(杨顶英的丈夫),男,五十七岁。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杨顶英跟几个法轮功学员到外面去集体炼功。早上五点左右,被第四石油机械厂的保安带走,在御路口派出所被非法关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又被劫持到西门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在看守所因为炼功,看守所所长用脚踢她。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村治保主任和御路口派出所的人来到杨顶英家,以谈心为由将她骗到派出所,然后又将她劫持到西门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十月九日晚上,杨顶英和其她法轮功学员在白龙村附近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不干胶,被该村巡逻人员绑架到御路口派出所关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就被送到西门看守所,直到二零零二年六月,荆州区公安分局一科将她送往湖北省沙洋劳教所二大队,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他们强迫杨顶英写所谓的“三书”,几天几夜不让她睡觉、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不让说话。整天坐在一个小板凳上不许动,每天长达十九个小时。

她的丈夫王美卿也多次被迫害。二零零四年,王美卿在草埠湖做生意时,因向客户讲真相、发资料,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时在他身上搜走两千多元现金,至今没有归还,还将他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二零零五年,当地610的人来到她家,要将王美卿送洗脑班。王美卿当时机智的走脱,在外面流离失所一个多月后才回家。不久邪恶再次办洗脑班,他们还是把王美卿劫持到洗脑班关押了一个多月。

8、李先敏,女,六十一岁。二零零五年前后,荆州区西城派出所的警察到她家抓捕她,她当时机智的走脱,并流离失所在外。那时她的小女儿才上小学,被姑妈接去带了半年,后来又让同修带了几个月,使孩子小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二零零九年,几个警察把李先敏从三楼一直拖到一楼,当时被拖的伤痕累累,特别是尾脊骨严重受损。就是这样,他们还是把她非法关到西门看守所一个月。之后又把她送到洗脑班迫害三个月。期间,她大女儿本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就因为李先敏被绑架而告吹,使得她大女儿好长时间陷入痛苦之中不能自拔。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李先敏在外放发神韵光盘和真相资料时,遭到荆州区李埠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在派出所里强行给她们抽手指血。

二零一四年春季,她又因为发真相资料再次被抓,并且在派出所遭到非法关押。

9、段金蓉,女,四十七岁。二零零二年六月,因发放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到御路口派出所非法关押,后又送至荆州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在这期间,被暴力审问。被强行勒索八千元钱后,才放人。

二零零四年九月,荆州区610及国保大队警察又从段金蓉亲戚家强行把她绑架到洗脑班,强迫她放弃修炼。她不配合,后又被非法关押到西门看守所迫害一个星期。再后来直接将她送到了湖北省沙洋劳教所迫害两个月。最后又转到湖北武汉女子劳教所迫害。期间对段金蓉施行暴力毒打,棉衣都被撕破,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五天五夜被罚站军姿,不准睡觉。第六天只让她睡了二至三个小时,后又罚站军姿不准睡觉十八天。以后每天只能睡二至三个小时的觉,长达几个月。三九天罚站在一个大水池里,冻得两条腿没了知觉。

段金蓉的父母在段金蓉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吃不下、睡不着。地里的庄稼要种,段金蓉幼小的孩子要人抚养……段金蓉的父亲急的得了重病,不能起身,全家就靠她母亲一人,真是度日如年。

二零二零年二月初,柳万珍在街上贴真相粘贴,被摄像头拍到。晚上派出所的人到她家抄家,把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真相资料、收音机、光盘等东西全抢走了。后来将她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因体检不合格,最后被送回家。

10、程琼,女,六十三岁。郭家玉,女,七十岁。她们两人分别被非法抄家一次,被非法关押看守所一次,被非法送洗脑班迫害一次,被绑架到派出所强行抽血一次。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程琼出去发神韵光盘和真相资料时,遭荆州区李埠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派出所里,警察强行给她抽手指血。

二零零四年六月九日,程琼和郭家玉到荆州市郊外发放真相光盘和真相资料,被当地派出所和荆州区国保大队绑架到荆州区公安局,当晚就劫送往西门看守所,被戴着手铐非法关押了三十七天。这期间,还非法抄了她们的家,搜走了她们所有的大法书和一些真相资料。两人都被勒索现金一万元,还有其它费用,分别是一万两千元和八千元不等。

二零零四年九月,程琼又被610和当地居委会不法人员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十四天,受到非人的折磨。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一日,程琼又被迫流离失所八十一天。

11、袁媛,女,五十八岁。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袁媛在荆州区李埠镇发神韵光盘和真相资料时,遭荆州区李埠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派出所里,警察强行给她抽手指血。

二零一四年九月三十一日,袁媛因清除宣传栏里诽谤大法师父和大法的邪恶宣传,被荆州区国保大队绑架到荆州区东城派出所。在派出所里,警察操纵那些街上的小混混(所谓的协警)二十四小时不让她睡觉。后来又把她非法关押到拘留所。强行搜走袁媛的钥匙并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了她所有的大法书和一些真相资料,而且家里的其它物品也遭到破坏。

12、赵坤丽,女,二零零一年五月,因复印了大法真相资料被绑架到派出所后,又被非法关押到西门看守所。期间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和其它物品,并被勒索了二千元钱。

二零零二年五月,赵坤丽因跟单位同事讲真相,她被610绑架,并非法关押到洗脑班。在那里她受到审讯体罚、不让睡觉等迫害,并逼着她写放弃信仰的悔过书。后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六十天,并被国保大队警察勒索二千元现金。

二零零五年二月一日,她和其她法轮功学员在农村讲真相时被李埠派出所警察绑架,再一次被非法劫持到看守所,被关押一年。

二零零七年九月,赵坤丽又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并被勒索现金四千元。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上午七点半,区国保大队和610出动几十个警察,抄家并绑架了六位大法弟子,赵坤丽就是其中之一。被抢走了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电脑、打印机、现金等私人物品。当天赵坤丽被非法关押在荆州区西门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一年三个月。

13、熊元珍,女,二零一四年五月一日,熊元珍在荆州市松滋沙道观镇发放神韵光碟和真相资料时,遭到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派出所遭警察打骂后,戴着手铐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五天。

二零一四年九月三十一日,熊元珍因处理宣传栏里诽谤大法师父和大法的邪恶宣传时,被荆州区国保大队绑架到荆州区东城派出所。在派出所里,警察操纵那些街上的所谓的协警二十四小时不让其睡觉,后来又把她关押到拘留所五天。强行搜走了她的钥匙并非法抄了她的家,搜走了她所有的大法书籍和一些真相资料。

14、胡时珍,女,七十七岁。二零零二年九月中旬,为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她到北京去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前门派出所的警察绑架,下午就送到了北京朝阳派出所被非法关押。深夜,她的血压高到二百八十多,他们才将她放出。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七日早上,她和其她法轮功学员到街上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荆州区西城派出所警察绑架,迫害到下午才放人。

15、杨玉芳,二零零一年春天的一个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为了抄她的家,把她家的围墙都拆了。这之后,杨玉芳被迫流离失所很长时间,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一年九月,在广东省深圳宝安的一个小区发放真相资料时,杨玉芳被保安绑架到派出所。警察用手铐铐上她,双手并吊在牢房的窗户上进行非法审讯,使用暴力强取口供,她不配合。第二天,被强行送宝安区看守所非法劳教。

16、毛清凤,女,六十六岁,荆州皮革厂退休职工。二零一四年四月前后,她在大街上发神韵光盘和真相资料时,被荆州区西城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关押几个小时后,才被放出来。同年腊月,她在晚上出去发神韵光盘时,又一次被西城派出所警察绑架,也是被非法关押了几个小时才放人。这一次一次的抓捕、绑架,给她的家人带来极大的痛苦。她丈夫因此而高血压发作,她儿子也是整天提心吊胆的为她担心。

17、朱家燕,女,五十七岁。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朱家燕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到外面炼功。早上五点左右,被第四石油机械厂的保安绑架,被送到西门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村治保主任和御路口派出所的人来到朱家燕家,将她绑架到派出所,后劫持到湖北省沙洋劳教所九大队劳教。在那里,她被强迫写所谓的“三书”,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她还遭到警察和吸毒人员的毒打,强迫看污蔑大法、诽谤师父的电视录像等迫害。

二零零三年,从劳教所出来后不久,荆州区610头目刘志伟、荆州区国安陈国元、李小辉及白龙社区居委会一行数人闯入朱家燕家,又将她绑架至沙市洗脑班迫害,并限制人身自由。由于不放弃修炼,被关进西门看守所半个月,之后又将她送到湖北省武汉洗脑班进行迫害。

18、王名桂,女,七十九岁。二零零五年的一天,王名桂到荆州区李埠镇去发真相资料,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后被勒索了七千元钱,才被放回。

二零零六年上半年,荆州区610和单位领导把王名桂送到湖北省洗脑班进行迫害。到那里,因为体检时身体不合格而被拒收。

二零一二年的一天,王名桂和其她法轮功学员在南门城墙边发资料,又一次被绑架,在派出所被非法关了大半天才被放回。

19、陈顺英,女,六十八岁。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八日,在向民众讲真相时被御路口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西门看守所非法关押10天。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四日,陈顺英在大街上给人发真相资料时,遭到西城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了十四天才被放出来。

二零一九年底,陈顺英因向世人发放真相台历,又被非法抓捕,至今被非法关押在西门看守所。

20、黄汉栋,男,七十一岁。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凌晨三点,荆州区公安分局与东门派出所警察闯到他家,翻箱倒柜把他家抄了一遍,抄到了一些真相资料,并把法轮功的书籍全抢走了。黄汉栋他和他的妻子杨大桂也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西门看守所。期间多次提审,逼迫交待真相资料来源,逼迫写所谓的悔过书等,强迫他们放弃信仰,放弃修炼。黄汉栋和妻子被非法拘禁了十五天,并逼迫他们交纳了一万元押金。另外荆州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又要了七千元,其中五千元是有单据的,另外二千元说是给一科作为年终奖支付。从此以后他们都被暗中监视,甚至过大年都有人上门查问。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上午七点半,荆州区610和国保大队同一时间出动几十个警察,抄家并绑架了六名法轮功学员。黄汉栋就是当天被绑架的六位法轮功学员之一,并被非法关押在荆州区西门看守所。这些警察在行恶过程中,都没穿警服、没出示警察身份证、没出示搜查令。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家中都被翻的一片狼藉,电脑、打印机、现金等大量私人财物被抢走。家属及亲朋多次去要人、要被非法抢劫的私人财物,无果。黄汉栋被非法关押三十七天后,于十月二十七日晚上七点多钟以监视居住放回。

十一月二十九日,荆州东城派出所警察齐磊给黄汉栋的女儿打电话,要黄汉栋到派出所去一下,说只谈一下话,保证没事。为防派出所耍阴谋,杨大桂就陪黄汉栋一起去了派出所。结果还是被派出所欺骗了。黄汉栋被带到检察院去了。

黄汉栋的侄儿听说叔叔是被警方骗走的,就打电话质问荆州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吴建勇:“为什么人民警察还搞欺骗?”吴建勇毫不掩饰的说:“这不是欺骗,这只不过是我们办案的一种手段。”

杨大桂几次找吴建勇要求放人,吴建勇一直躲着。一次,杨大桂早早在分局信访办等他,他没能躲开。当他看到还有两名法轮功学员陪同杨大桂,就恶狠狠地说:“你们来干什么,你们不要来,我们与你们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之后黄汉栋被非法判刑一年。

21、陈顺菊,二零一三年六月九日,在城区与人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到西城派出所,后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迫害十天。

22、罗士凤,女,六十八岁。二零一四年十二月的一天,她带着二零一五年的真相挂历到乡镇去送给那里的有缘人,被当地派出所的警察绑架至派出所,在派出所被非法关了一天,还抽了她的血。

23、周正山,男,五十八岁。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他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到乡镇去发神韵光盘和真相资料时,遭荆州区李埠派出所警察暴力绑架,在派出所里,警察强行给他们抽手指血。

24、张本寿,男,六十八岁。二零一四年四月前后他在大街上发神韵光盘和真相资料时,被荆州区西城派出所警察绑架,并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几个小时才放回。

25、张礼军,男,五十五岁,荆州市实验中学教师。二零一五年十二月,由于在课堂上“讲法轮功不是×教”而被家长举报,遭到单位领导和区610构陷,被单位开除干部职位,停止教学,调到后勤部门工作。

26、徐官文,男,八十四岁。荆州区610和国保大队的人到他家抄家,抢走了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炼功录音带、讲法录像带等私人物品。他们还经常强迫他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他们还向他的儿子施压(他儿子在检察院工作),说是徐官文要还坚持修炼的话,就对他儿子如何如何。他儿子精神压力很大,时时提心吊胆,担惊受怕。

27、李自梅,女,七十二岁,自行车零件厂退休工人。其女李蓉,四十五岁。她们家的修炼环境被破坏,正常的学法炼功都不可能,而且还不时的被单位或居委会的人上门骚扰,使得她们的家人整日提心吊胆。

28、曹海珍,女,八十多岁。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上午九点左右,她从外面回家,突然从小区树林里窜出来几个人,紧跟在她的后面。随即陆陆续续的跟她上楼的男男女女共十一人,他们穿的都是便衣。其中一人说你炼的功是违法的,她说不是。他们一进去就翻箱倒柜的乱翻乱拿。在客厅,他们采用车轮战术,轮番问这问那,最终的目的还是想让她放弃修炼。把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从上午九点多钟一直非法审讯到下午三点多钟,使她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最后还是连抢带偷的拿走了大法师父的法像一张。

29、汪朝玉,2000年,被弥市派出所在家里绑架到派出所。2001年春,又被上门骚扰一次。2014年4月,汪朝玉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西门派出所三个警察带到派出所,通过讲真相当天回家。2015年、2017年、2018年不法人员分别上门和电话骚扰(弥市派出所龙指导员、弥市居委会成员参与)。

30、徐莉琴,2014年腊月的一天,徐莉琴在发真相资料时,被西门派出所绑架。参与者张绪才、李家清、胡静,徐莉琴被张绪才、胡静野蛮谩骂,通过讲真相当天回家。2014年,在松滋沙道观发放神韵光碟和九评真相资料时,被沙道观派出所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5天。

2015年6月9日,徐莉琴在李埠谢古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李埠派出所关押24小时后,送到荆州区西门看守所迫害10天。

结语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已经超过二十年了,法轮功学员坚定信仰反迫害,也走过了二十多年。随着对中共谎言的不断曝光和揭露,国内外越来越多的世人在觉醒,这场迫害也走向了穷途末路。

人在做,天在看,上天都有一本账,一笔一笔的记载着。正义可能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善恶有报,如影随形。追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上至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苏荣、李东生、王立军、孙力军下至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官员、警察等,陆续遭恶报。或以贪腐的罪名送进监狱,或自己遭病痛、灾祸,或殃及家人。

希望被中共谎言蒙蔽,至今仍不理智、追随中共行恶的人,赶紧清醒,悬崖勒马,不要被恶报找上门,不要随中共的罪恶陪葬。认清中共,远离中共,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即三退),才能走向真正的光明和新生,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