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24个遭迫害的社会知识精英家庭

Print

【圆明网】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根据明慧网的报道,我们整理出云南的24个社会知识精英家庭遭迫害案例,涉及70人,其中判刑42人次;劳教33人次;关押46人次,致死17人,其中包括5名家人;致残1人;流离失所11人次;离婚4人。洗脑19人次。绑架、抄家无可计数。目前还被关押的有韩震昆、邰慧、何莲春和何莉春姐妹、王美玲、刘燕、马旭勇7人;被迫离家出走的6人。

案例1、原昆明步兵学校校级军官林波一家十一口被迫害

原昆明步兵学校校级军官林波一家,祖孙三代有二十八口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日昆明官渡区公安分局以全家多人修炼为名将法轮功学员林波绑架、抄家,将林波十二岁的儿子和弟弟、妹妹、妹夫、侄女、表妹等共十一人绑架到官渡区公安分局非法审讯,以威胁、恐吓等手段逼迫林波十二岁的孩子及侄女说出林波妻子、弟媳及小妹的下落。并查封了林波妻子及其小妹维持生活的两个小店。被押入大牢的林家四兄妹在公安的迫害下,受到非人的折磨。林波妻子、弟媳及小妹被迫流离失所。公安抓捕不到他们,竟非法抄了林波小妹男朋友的家,随后林波及两个弟弟和妹妹被非法劳教。

案例2、云南大学副研究员马玲兄妹两家六人被迫害,家庭破碎

马玲,女,一九五七年十月十三日出生,云南大学退休副研究员。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曾因为上访、到户外炼功两次非法刑事拘留,两次非法劳教,一次判刑四年。合计关押近十年。马玲的丈夫在迫害压力下与她离婚。

女儿张稷,一九八五年二月四日出生,昆明市滇池旅游度假区实验学校教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弟马先明,男,四十多岁,昆明市煤机厂马龙分厂厂长。弟媳李琼,女,四十多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午饭后马玲与其丈夫、弟弟马先明、弟媳李琼、七岁的侄子马清源刚到翠湖公园马路边时,被武警、公安绑架到西山区第二中学,被非法审讯、拍照、笔录,随后又被拉到官渡区公安局,又被五华区公安接走后到深夜才释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七日,马玲在金星小区花园晨炼时,被昆明市盘龙区小坝联防大队绑架,刑事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马玲去云南省政府上访,被非法刑事拘留三十天。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晚,马玲坐车准备到北京上访时被昆明市公安局劫持回昆明,非法关押四十九天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六个月。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一日,马玲在云南大学图书馆上班时被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马斌、郑宏滨、练学腾等八、九个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四十天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下午六点左右,马玲和女儿张稷在昆明市石林县北大村一同修家中被绑架,马玲被判刑四年,女儿张稷被判刑三年。

马玲和女儿在女二监受到的酷刑折磨:

马玲刚到监狱就被逼坐小板凳,导致就双腿浮肿,肚子胀,血压高到200,头昏。后来改为每天上午被迫“学习”半天,下午劳动,晚上仍然坐小板凳。

张稷由于不配合警察要求的转化,被严管,整日“坐小凳子”,包夹桂芬对张稷从不正常说话,都是骂,在生活上刁难她,精神上摧残她。

案例3、原林业医院副院长叶保福一家三人遭迫害,母亲、岳父受牵连去世,妻子含冤去世

叶保福,男,一九四九年生,主治医师,原林业中心医院副院长。被开除公职,被关押十三年多。妻子杨明清(一九五二年生,原林业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被开除公职,被关押九年多。女儿叶茂(一九七七年生)。多次失去工作。被关押八年。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一家人被公安传讯多次,抄家八次,长期住所被监控、电话被监听、出门被跟踪,多次被看守在家里。一九九九年“昆明世博会”期间,被看守人员坐在家中看守了四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一家三人离家出走被绑架由于不转化被劳教(叶保福与妻子劳教二年,女儿劳教一年);

二零零五年一家三人被绑架判刑,叶保福判刑五年,妻子和女儿各三年;

二零一二年一家三人被绑架判刑,叶保福判刑六年,妻子和女儿各四年。

二零一七年妻子被绑架关押四十多天。

杨明清被关押在女二监期间被“禁闭”四个月,期间每天十六个小时被强迫坐在光床板上,不得洗澡、洗衣服,来例假也不允许用卫生巾,每天强迫听放到最大音量喇叭的洗脑录音。出禁闭室后每天十六个小时被罚坐小凳子等非人折磨直到出狱,出狱时双下肢水肿,会阴溃烂,耳朵几乎失聪(一直未恢复)。于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含冤去世。

女儿叶茂关押在女二监期间被罚坐小凳子,裤子坐烂。

叶保福被关押期间出现“脑梗塞并半身不遂”。

叶保福八十多岁的母亲在儿子离家期间,被单位不法人员和当地公安多次上门威胁骚扰后,导致两次突发高血压“脑梗塞并半身不遂”,后去世。

岳父在昆明居住时,叶保福夫妇被看守在家中,由于公安警察上门抄家受到惊吓,突然高血压住进医院后直到去世。

案例4、网球运动员韩震昆夫妇及父母被迫害,父母在迫害中去世

韩震昆,男,四十多岁,原省体委网球运动员。妻子郭娟,女,四十多岁。父亲韩国龙,男,八十多岁,昆明市电信公司退休职工。母亲朱琴华,七十多岁,退休职工。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三日韩震昆与妻子郭娟从家中被绑架、抄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妻子郭娟被判刑三年。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七日韩国龙在家中被盘龙公安分局警察到家中绑架,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被非法拘留二十七天。

二零一二五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左右,官渡公安分局太和派出所社区警察非法抄家。抢走了李洪志师父法像两张,书籍约几十本,真相币一万五千多元,电脑主机一台,光盘、MP3三个,这伙人走后,老俩口发现家中的四万元的银行存单也不见了。

二零一九年韩震昆到西双版纳景洪市出差被国保警察绑架,现仍关押在景洪市看守所。

韩震昆一家人经常被警察骚扰,二零一七年父亲及母亲先后在迫害中去世。

案例5、昆明理工大学教师徐伟夫妇被劳教、判刑二次

徐伟,男,四十多岁,昆明理工大学教师。判刑一年半,被开除公职。

妻子陈艳艳,女,四十多岁,昆明理工大学后勤集团职工。劳教二年,判刑七年共计关押九年,被开除公职。

九九年“七·二零”后,陈艳艳因到云南昭通洪传大法,曾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上午,在昆明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杜敏的亲自指挥下,昆明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调集十多辆警车、几十名恶警,在陈艳艳的工作单位昆明理工大学白龙校区将其绑架,同时绑架了其在家中的丈夫徐伟,随后徐伟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妻子陈艳艳被非法判刑七年。

案例6、高级教师周模芳、梅碧林夫妇被迫害

周模芳,男,五十多岁,林业职业技术学院高级教师。多次被绑架,一九九九年被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十月在家中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二年与妻子梅碧林一同被绑架,因为高血压被“取保候审”随后离家出走至今。

妻子梅碧林,女,五十多岁,林业职业技术学院高级教师。被绑架四次,两次被劳教。

案例7、昆明工程师左立新与妻子朱荣珍被多次绑架、判刑

左立新,男,六十多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云南省昆明市呈贡县邮电局的退休干部。十多年来被非法抓捕五次,其中洗脑一次,非法关押三次,判刑一次十八个月,剥夺了所有的工资、福利和社保。二零一七年被再次抄家,抢走电脑3台,打印机5台,数百本大法书籍。

妻子朱荣珍,女,五十七岁。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四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致高血压,送进云南省监狱总医院住院,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中共法庭在医院秘密开设了简易法庭,法官杨晓萍对朱荣珍说“你写保证不炼法轮功,就可以判缓刑回家,如果继续炼法轮功就判有期徒刑三年。”只因她拒绝写不炼法轮功的所谓的“保证书”,被非法判刑三年。

案例8、昆明东川区杨能文、安顺莲夫妇被绑架

杨能文,男,六十多岁,东川退休工人。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早上吃完早点杨能文夫妇准备到外面散步,被五华国保大队警察马斌、杨永兴等十七个警察绑架抄家,后杨能文判刑半年,缓刑一年,罚金2000元。妻子安顺莲判刑一年,缓刑一年,罚金3000元。

妻子安顺莲,女,六十多岁,东川退休教师。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二零年四月杨能文夫妇再次被绑架,取保候审。

案例9、昆明市第二职业中专教师江玉留、石云夫妇被劳教、判刑迫害

江玉留,男,三十多岁,云南省昆明市第二职业中专教师。二零零四年七月七日早上,被盘龙分局的公安绑架送劳教二年。

妻子石云,女,三十三岁,云南省昆明市第二职业中专教师。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上午,在恶警练学腾的幕后策划和直接指使下,把石云绑架后判刑七年。

案例10、云南省国防技术学院电脑教师苏昆夫妇及父亲被劳教、判刑迫害

苏昆,男,四十多岁,云南省国防技术学院电脑教师。被绑架洗脑;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六日因给本校学生法轮功真相光碟而被学生家长诬告,被绑架劳教三年;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苏昆与妻子张晓丹同时被绑架、抄家,随后苏昆被判刑六年;妻子张晓丹,被判刑四年。

父亲苏泽生,七十多岁,普洱市宁洱县人民医院主任医师,二零零八年被绑架判刑一年,停发退休金。

苏昆在劳教所遭非人虐待,曾经晚上被强迫到坟地里把“死人喊醒”、白天泡水田里、还遭包夹殴打。三天三夜不得合眼。

案例11、昆明三中特级教师欧日怀和小女儿在被迫害中去世,大女儿被关押,家庭破碎

欧日怀,男,七十五岁,昆明三中特级教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以来,由于欧日怀坚持自己的信仰,向世人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一直不断的受到当地派出所警察、学校、社区不法人员的骚扰,精神不断被摧残,于二零一三年含冤去世。

特级教师殴日怀

大女儿欧雪辉,女,四十多岁,个体户。二零一六年在街上对路人讲真相发资料时被保安诬告遭到绑架,被拘留十五天。二零一八年八月,丈夫因不堪忍受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压力,怕受牵连与其离婚。

小女儿欧雪昀,女,三十七岁,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三日,在云南大理玉矶岛旅游区发放真相材料时被人恶意构陷,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后非法判刑三年。回狱后由于各种压力,身体出现病状,于二零一六年三月离世。

案例12、云林规划院高级工程师吕祖达夫妇遭迫害,丈夫在不断被骚扰中含冤去世

吕祖达,男,六十八岁,云南省昆明市云林规划院高级工程师。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到昆明市政府上访,以后遭单位批斗,并逼迫“保证书”。吕祖达长期处于精神恐慌和担忧老伴的状态,心理压力下,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含冤去世。

其老伴贺桂珍二零零零年在外面炼功,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回家后,被610、国保人员上门骚扰、威胁和恐吓。几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使得她不得不经常离家出走、在外躲避。

案例13、蒙自黎明、刘燕夫妇被绑架判重刑

黎明,男,四十七岁,红河州教育局教研室干部。妻子刘燕,女,四十七岁,红河州水利局干部,原个旧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传讯,勒令交出大法书籍,出来后因写真相信,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六年九月刘燕因讲真相被绑架劳教两年;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黎明夫妇俩被蒙自县及开远市公安国保恶警绑架、抄家,随后黎明被非法判刑三年缓五年。刘燕被判重刑十年,现仍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

案例14、红河州建水县经济师马旭勇夫妇被迫害妻子和母亲去世

马旭勇,男,现年四十八岁,经济师,建水县工商银行业务部主任。多次被强迫参加洗脑班,传讯,关押,后被判九年重刑。

妻子朱丽芳,女,三十九岁,建水县工商银行职工,被迫害去世。

二零零零年四月马旭勇被绑架关押二十多天后放出。妻子朱丽芳因其丈夫被绑架后,在“610”及单位的巨大压力下,被逼写了“三书”,导致旧疾复发,最终转为癌症。在治疗的一年半时间里,邪恶并未停止迫害,最终导致朱丽芳病情恶化,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去世,年仅三十九岁。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马旭勇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绑架关押、判刑,马旭勇被判刑九年,关押在省一监期间被严管戴镣,野蛮灌食等酷刑折磨。

母亲梁炳仙,女,七十三岁,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在去乡下讲真相时被绑架、抄家、关押。梁炳仙老人由于经常遭中共不法人员骚扰,造成严重思想压力,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日,在迫害中离世。

案例15、建水工商银行纪检监察室主任刘文、杨丽文夫妇和母亲李玉珍被迫害

刘文,男,四十八岁,建水县工商银行纪检监察室主任。二零零零年六月被绑架劳教二年。

妻子杨丽文,女,四十五岁,经济师,建水县工商银行储蓄所主任。二零零零年八月中旬,被撤职绑架到建水县民兵基地的洗脑班迫害,一同被绑架到洗脑班的还有杨丽文的母亲李玉珍(已退休),约七十岁。二零零一年三月杨丽文第二次被送到个旧市茶桑果站洗脑班迫害。

案例16、建水县江昆、朱德超、江润麟一家三口多次被劳教、判刑迫害

江昆,男,六十多岁,部队转业军人。被判刑一年半;妻子朱德超,女,五十多岁,建水县工商银行职工。多次被强行洗脑,曾被判刑六年。

二零零零年六月朱德超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到建水拘留所一个多月。

二零零二年朱德超被建水恶警开车到四川省荣昌县老家非法绑回云南,劳教二年。母女俩同时被关押在昆明大板桥云南省女子劳教所。

女儿江润麟,一九七八年四月生。北京上访被关押,洗脑,判刑二次。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奥运”前夕江昆一家三口被绑架。江昆被判刑一年半;妻子朱德超被判刑六年,女儿江润麟被判刑三年。母女俩在女二监受到“禁闭”,“严管”坐小凳子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七月,江润麟在她母亲因到北京为大法鸣冤被拘留,毅然进京上访,在北京被恶警绑架,被建水恶警劫持回建水非法关押,至八月中旬,又由看守所直接转入建水民兵基地洗脑班迫害,至九月中旬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一月(过年前两天)江润麟因上街讲真相被绑架、抄家,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一二年七月,江润麟被昆明五华区国保大队绑架,判刑三年,缓刑五年。

案例17、建水县孔庆黄临安镇副镇长夫妇被关押、劳教、洗脑、致死

孔庆黄

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孔庆黄,男,三十多岁。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由于坚持信仰被撤职、被拘留,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孔庆黄从看守所出来后到北京天安门为大法鸣冤,六月二十八日被公安带回建水后,被再次关押在建水县看守所,一进看守所孔庆黄就以绝食来抗议邪恶迫害,十多天后,开始被强行灌食、灌盐水,导致孔庆黄喉管血管破裂出血,在建水县医院抢救无效去世。

妻子王伽月,女,三十多岁,建水县机关幼儿园教师,丈夫被迫害死后她两次到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劳教二年。

孔庆黄父亲得知儿子被绑架受刺激突然去世。

案例18、开远市李俊青、陆荟屹夫妇被迫害,丈夫被关押致死

李俊青,男,一九四七年生,云南省开远市滇南小龙潭发电总厂保卫科干部。李俊青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外出旅游,因身上携带法轮功真相资料在延吉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饮马河劳教所,同年十二月十七日刚从劳教所回家的李俊青之妻子陆荟屹突然接到该劳教所电话,告知李俊青因病四天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妻子陆荟屹,女,六十多岁,滇南小龙潭发电总厂职工。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二年。

案例19、何莲春、何莉春姐妹被判重刑,母亲去世

何莉春,女,四十三岁,曲靖市省建筑十四局工程师。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领女儿到超市用真相币买东西时被人举报,被非法判刑七年。

姐姐何莲春,女一九七零年十一月七日生,蒙自县文澜镇高家村农民。何莲春两次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累计刑期十七年。二次在云南女二监共遭受了十五年半冤狱、“严管”五年,上百次野蛮灌食的残酷迫害,九死一生。家中留下一岁小孩。“610”还逼迫何莲春与丈夫离婚,并让其丈夫与某女子结婚,家产和孩子都归丈夫所有。

母亲在何莲春被关押期间由于牵挂担忧女儿而去世。

案例20、楚雄市幼儿教师蔡淑芬夫妇与父亲被绑架判刑

蔡淑芬,女,四十五岁,幼儿教师。丈夫施绍伟(五十一岁),幼儿园职工。父亲施宗佩(八十岁)。二零零零年施绍伟夫妻二人被绑架劳教。二零零五年一月,夫妻二人再次被楚雄市公安局绑架,施绍伟被判刑一年,缓刑两年。父亲施宗佩因到楚雄市政协、楚雄州“610”办上访,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一日遭到楚雄市公安局绑架。因血压过高,办取保候审回到家中。三月十九日再次被暴力绑架,被冤判三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

案例21、楚雄市会计师王美玲与女儿洪艺钊被绑架判刑

王美玲,女,五十九岁,楚雄市活塞销有限公司会计。女儿洪艺钊(三十一岁),小学教师。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八王美玲、洪艺钊母女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关押。后母女被非法劳教三年。

王美玲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十日上午在楚雄市西山公园再次遭恶警绑架,判刑三年,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王美玲再次被绑架,现在非法关押在昆明市看守所。

案例22、玉溪市主治医师沈跃萍一家三口被迫害,沈跃萍致死

沈跃萍遭迫害前

沈跃萍在云南女二监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沈跃萍,女,四十九岁,云南省玉溪市妇幼保健站主治医师。丈夫普志明(五十多岁)。儿子(十七岁),高二学生。

沈跃萍夫妇在二零零零年因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而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普志明、沈跃萍夫妇又被绑架抄家,在抄家时,儿子当时记下了参与抄家的恶警警号,并把其曝光在明慧网上。朱家勇等恶警恼羞成怒,就绑架了当时在玉溪一中读书的儿子。随后沈跃萍被判刑五年;普志明被判刑四年。

沈跃萍关押在女二监集训监区五年期间,因拒绝所谓的“转化”,被关了三年“禁闭”。整天面对狱警的轮番轰炸(强迫洗脑)、辱骂及喇叭放到最大音量的洗脑录音。每天十六个小时被强迫坐在光床板上,没有站立、行走的自由,不得洗澡、洗衣服,来例假也不允许用卫生巾,还随时被“包夹”打骂或用针扎、用手拧、掐,每天强逼她吃或者在食物中投放不明药物,身心遭到巨大的摧残,受尽了非人的折磨,致使沈跃萍咳嗽不止达八个多月,最后导致昏迷,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将她送进昆明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抢救。家人接到监狱“沈跃萍病危”的通知赶到医院时,沈跃萍的肺已穿孔,奄奄一息,在病情没有得到控制的情况下,监狱又强行将沈跃萍转到条件极差的监狱管理局医院。在家属强烈要求下,监狱才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家人将她送到昆明市第三医院,终因抢救无效含冤离世。

案例23、勐腊县医院护士一家四人:丈夫去世,本人痴呆两个女儿被劳教、判刑

李琼芬,女,六十八岁,西双版纳勐腊县医院护士。已退休。丈夫(西双版纳林业局干部)女儿邰燕、邰惠。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家人遭多次骚扰、威胁,监视居住。二零零五年一月五日李琼芬被蒙自县雨过铺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女儿邰燕、邰惠被劳教,二零零九年九月中旬,邰惠在对小学生讲真相时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九年九月邰惠再次被绑架,现关押在昆明市看守所,面临被非法起诉。

丈夫(西双版纳林业局干部)在迫害中含冤去世。后来李琼芬也出现精神症状,完全需要人照顾。

案例24、临沧市凤庆县原副镇长李全一家被迫害案,父亲致死

李全,男,生于一九七零年,毕业于华南热带植物学院,曾任凤庆县营盘镇副镇长,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撤职。妹妹李鲜,生于一九七三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后在临沧市师范学校教师。弟弟李振,生于一九七六年,毕业于云南省煤炭工业学校,云南省十四冶金公司职工。弟弟李兴,生于一九七七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从事教师职业。一九九六年,李全一家先后开始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零年七月李全、李振、李兴兄弟三人出于对国家的信任,进京办上访,被北京公安警察绑架,押回云南,被非法劳教,李振三年,李全两年半,李兴一年半。李全弟兄仨被劳教后,父母在恶警的非法抄家和不断骚扰中,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父亲在思念三个儿子的痛苦中,于二零零三年含冤离开人世,年仅五十四岁。

二零零四年弟弟李振讲述真相,再次被绑架劳教二年,关押期间李振为抗议抵制邪恶迫害,绝食绝水近三个月,绝食数月骨瘦如柴,不能独立行走,生命垂危,在家属的一再强烈要求下,才“保外就医”。

二零零五年一月弟弟李振、妹妹李鲜被绑架非法判刑,李振被判刑四年,李鲜被判刑七年。

李鲜被绑架后丈夫因被警察抄家、恐吓,从此患上恐惧症,家中年幼的儿子无人照看。

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一日李振再次被恶警绑架、被秘密非法判刑六年。因为李振从看守所一直到监狱都在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监狱后就被数名恶警拳打脚踢,门牙被打落,全身多处被踢打致伤,到监狱四监区后,李振仍然每天坚持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振除遭毒打外,还被戴上手铐近一年时间,最后手铐都锈得打不开。在家人的多次要求下,才得以在李振被关押两年后见了一面。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李全与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抢走合计二万多元的财物,当时在掳掠过程中,恶警在其两处家中任意妄为,并对李全进行人格侮辱,李全六十多岁的母亲被严重惊吓导致口齿不清。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