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年轻妈妈:德国不能与中共为伍

Print

【圆明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星期一是德国圣灵降临日(Pfingsten)。柏林法轮功学员在柏林东部的特雷普托公园(Treptow Park)连续三天举办信息日活动,展现法轮大法修炼的美好,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因中共疫情的影响,德国民众在家中闷了几个月,今天终于可以三五成群的逛公园、做户外运动,尽情享受大自然的美好。法轮功学员的信息日活动从周六到周一,几乎每天都有人停下来对介绍功法的大横幅拍照,观看学员炼功动作,甚至原地模仿起来。

摄影师:“我会回来找你们的”

自由摄影师瑞内(Rene)大约是在五年前第一次知道法轮功的。当时他阅读了许多关于法轮功的资料,自己尝试着炼过几次动作,很明显感觉到身体上发热。但另一方面,他感到法轮功对学炼之人的道德水准有一定的要求,觉得做起来难,就放下了。

前不久,他又开始寻找能让人修炼提升的功法。五月三十日这天他骑车进特雷普托公园时看到法轮功学员的横幅,马上掉过头来回到信息台和学员搭话。他告诉学员:“我们现在的人太注重外在的东西,过于关注摸得着看得见的东西,而忘记真正的平和平静是来自于一个人的内心。”他相信“修炼可以让一个人找到真正的自我,不会因外界客观环境的变化而变得不安”。

他和法轮功学员关于修炼交谈了很久,全神贯注的聆听学员谈自己的体会。

然而活摘器官这个事情今天瑞内还是第一次知道。他说,“尽管眼下在世界各地发生了发生着那么多的事情,有那么多的坏消息,让人多少变得有点麻木,但是我还是非常想了解在中国的这个活摘人体器官牟利是怎么一回事情。” 真真假假的信息也非常的多,他刚刚详细地问了学员很多问题。“我相信这的确在发生,这个事情绝对不能再继续下去,必须做一些事情制止这种罪行”,所以才签的字。

他不认为发生在中国的迫害离德国有多远。他说,“你们在这里出现,那这个事情(中共的罪行)就是到了我们的眼前。”“而且你们在这里真的不是为了图什么,跟一些募捐款的团体完全不一样。你们是让别人实实在在的了解事实,做出正确的判断,发出支持的声音,没有别的。”

他跟法轮功学员聊了很久,感叹道:“眼下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满世界充斥各种真假信息,要分辨出什么是好,跟什么是坏的,真的不太容易。”告别时,他伸出手要跟学员握手,还说:“今天遇到你们真高兴,我会再来找你们的。”

德国更不能与极权为伍

年轻妈妈克里斯汀娜(Christiane)是柏林人。她带着女儿和友人经过信息点,和法轮功学员聊了一会儿,马上签了字,她有一个朋友在中国生活,从朋友那里已经听说了不少中共集权迫害民众的例子。她说:“我是一个助教,我在工作中直接与人接触,自然的我把人看得非常重要。今天我第一次听说器官活摘的事情,我很悲伤,因为这些人(法轮功学员)手无寸铁,无法保护自己。我真的希望这个状况尽快改变。”

“德国也有很糟糕的历史(指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所以我们更不应该跟这样中共一个极权政府关系密切。”“德国正因为有这样一个令人悲伤的历史,所以我们不能让眼睁睁地看着这样残酷的事情(活摘器官)在世界上发生,德国政府必须得有一个明确的态度。”

“对中共的谴责得更直接一些”

乌利希(Ulrich)是被压迫族群协会的一个成员,他签字后表示:“我反对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我是被迫害全体组织的一个成员,所以我知道这些事情。在电视里我也看过好多次有关中共活摘器官的深度报道和专栏节目,我能想象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中国。”

他接着说,“而且在德国有过那种(设立集中营,做人体实验的)历史,所以我能够想象这样罪恶的事情在当今人类社会发生。作为这个世界上的一员,我觉得有义务对这个事情表示反对。”“可惜德国政府在两国对话中总是把经济放在人权之前,我希望德国政府能够更直接一些严厉一些批评中共对人权的迫害。”

克劳斯(Klaus)和朋友骑车经过,看见正在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和真相横幅,二话不说就跳下自行车签字。他表示在中领馆前见到过好多次法轮功学员的抗议,知道他们的炼功动作。讲到他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感受,他慢慢摇头,表示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震惊,连连说“太糟糕了,太糟糕了”“法轮功学员只是在追求自己精神境界提高,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

活动在晚上七点半结束。一位学员感慨道:“没想到有那么多人对学炼大法有兴趣,相信以后来炼功的人会越来越多。”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