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郭元荣、蔡金川夫妇被迫流离失所

Print

【圆明网】河北蔚县法轮大法学员郭元荣、蔡金川夫妇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被保定市公安局直接通知山西大同市公安局和河北省张家口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取保候审后,被迫流离失所。

同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韩俊德被非法判刑八年半,孙丽英、李艳秋被判刑八年。据悉,同时被绑架、现在非法关押在山西省大同市陈庄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高素兰,近期面临大同市云冈区法院的非法庭审。

郭元荣、蔡金川夫妇修炼法轮大法后,不再吵架,家庭和睦,身体健康,家人邻居都受益很多。二零零零年蔡金川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告诉警察说: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是修炼,能让每一个修炼者身心受益,对家庭对社会都有好处,希望能转告国家领导人,不能这么对待炼功人。后来她被送回老家的乡政府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期间被打耳光无数次,辱骂,扫大街。还有一次被背铐在脸盆粗的大树上,几乎昏死过去。一个年近八十的老人告诉蔡金川说“一个月后你俩得活脱一层皮,唉。”

以后的日子里,郭元荣、蔡金川夫妇经常被骚扰监视。那时两个孩子,一个十岁,一个五岁。家人担心蔡金川被绑架迫害,经常不让蔡金川呆在家里(因办洗脑班怕被抓走)。

二零零四年,郭元荣去北京发真相资料,在天安门被绑架,送回本地看守所。乡派出所派人日夜看着蔡金川不让她出去走动,晚上看守蔡金川的人在巷子里围着火,每十分钟看一看她是否还在。蔡金川趁看守的人不注意,骑自行车去了县公安局政保科要丈夫,告诉警察修炼法轮大法不违法,更没有犯罪,是这些参与迫害的警察在知法犯法,在助恶为虐,不能一件事不符合国家领导人的想法就随便定罪,必须无条件释放郭元荣。这个时候郭元荣已被非法关押了十三天(原定行政拘留半个月),郭元荣第二天被释放回家。被非法关押期间,郭元荣被政保科长刁难恐吓、勒索钱财,还和重刑犯关在一起。

二零一三年过年,蔡金川和一个老年法轮功学员因购买制作真相资料的电脑耗材又一次被绑架,在开车往回送耗材的路上,被蔚县下宫村乡派出所的警察搜车绑架。参与绑架的人有河北蔚县下宫村乡派出所所长赵有,张建兵、张飞、吴志,蔚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王立军、张成富、段树启、赵志鹏。国保警察以车上有十几张神韵光盘、700张空白光盘、一个刻录机为理由,把蔡金川和老年法轮功学员送到张家口十三里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二天,她们是被国保大队的王立军、段树启、赵志鹏送到拘留所的。期间还骗了蔡金川二百五十元钱、老学员五百元钱,总共损失了一万多元钱。蔡金川和老同修说司机是她们花钱雇的,根本不认识,次日警方才把开车的司机释放了。

这样的日子几乎伴随着两个孩子长大,每次听到母亲又被迫害时,孩子的心里难过至极。后来自己的家不能回,常年在外租房居住。

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保定市公安局直接通知山西大同市公安局和河北省张家口市公安局,非法抓捕郭元荣和另外两名法轮大法学员(因郭元荣在山西省大同市广灵县干活儿),同时在蔚县又一次抓捕了蔡金川和曹桂花。因为一位保定法轮大法学员(此人在取保候审期间电话被监听)来过蔚县,郭元荣、蔡金川见过此人,只要保定法轮大法学员去过的地方都被保定公安局监听定位。

保定市也同时绑架了保定法轮大法学员韩俊德、孙丽英,还被定为“8.30”大案。韩俊德被非法判刑八年半,孙丽英、李艳秋被判刑八年。

郭元荣被非法关押在山西省大同市浑源县看守所,和郭元荣一起被绑架的高素兰被非法关押在大同市陈庄女子看守所,一直到现在还在里面,具体情况现在还不得而知。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田金娥被关进大同市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十天。(期间遭受了野蛮灌食,戴手铐、脚镣。)

郭元荣在看守所里炼功,反迫害,不配合他们的犯罪行为,再加上身体出现了许多病态,期间三次戴着手铐脚镣被送进医院,九月三十日被取保候审释放。出来后又被大同市云冈区检察院、法院、广灵县检察院多次传唤,想构陷判刑,郭元荣被逼流离失所。

蔡金川被非法关押在张家口市看守所,因绝食抗议迫害,八天后身体出现危险被取保候审释放。回来后多次被宣化检察院传唤,企图再次迫害,蔡金川被蔚县国保大队强制去宣化检察院,宣化检察院的工作人员是孔令君、周健。检察院让蔡金川在认罪认罚书上签字,说被公安没收的小葫芦、剪纸之类的是法轮功宣传品,是“犯罪的证据”。蔡金川说:我是炼功人,物品也是我的,但我并没有罪。孩子在旁边也补充说:宪法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所以就算我母亲有法轮功宣传品也没犯罪,也是法律所允许的。你们作为执法者应该保护法律、遵守宪法。宪法第五条说的很清楚,一切法规、法律和地方性法规都不能和宪法相抵触。

当时办案人员态度一直很好。回来的路上蔡金川和国保的警察讲了好多真相,他们一路上默默的听也不反驳,最后蔡金川下车的时候对他们说:“你们不修炼,但能不能做一个好人?咱们一起做好人?”他们说“能啊,能,老蔡。”后来检察院人员上门,让蔡金川在认罪认罚书上签字,说如果不签会判刑很重,说他们也没办法这是市局领导的意思,会判好多年,让蔡金川看着办。蔡金川不想让他们犯罪,也流落在外了。

从儿子十岁到现在,整个家庭经受着邪党迫害造成的伤害和压力,二十多年来对于两个孩子是一个充满恐惧和无奈的岁月。特别是这次父母同时在看守所的日子里,孩子们每天顶着巨大的压力,分头去山西省广灵县公安局和蔚县公安局要人。

现在郭元荣、蔡金川又被流离失所,面临着迫害。家人希望国内外所有正义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制止这迫害。

宣化检察院:孔令君、周健
山西省广灵县的国保大队大队长:王野旺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