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 文盲能识字 越活越年轻

Print

【圆明网】我今年七十二岁了。我从小没妈,下面有几个弟弟、妹妹,所以我没有上过一天学,从记事起,就开始干活。童年、少年时期,都是在邪党一次又一次的运动中干体力活,邪党宣扬“大炼钢铁”、“大兴水利”、“三年超英五年赶美”、“男女半边天”,从小到大在超强的体力劳动中,落下了一身病。

七十年代,我跟着公婆从山东逃荒,到寒冷的黑龙江落脚,开垦北大荒,背井离乡。刚到东北,冬天没有棉鞋穿,吃了很多很多苦,落下了一身病痛。就比如说脚脖子,很小就挑重担子,把脚脖子累坏了,脚脖不能打弯,走路用前脚掌走,即使这样也一直疼,因为没有妈,也没有人管,就这样,疼了大半辈子。

一九九九年五月,我开始炼法轮功,两个多月后,脚脖子就好了,不但能打弯了,到现在二十多年,再没疼过。

那时,我家院子大,是个炼功点,每天有七、八个人在我家院子一起炼功。一次,我和大家在院子里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抱轮的时候,我看到头顶上来了一座很高很高的大山,山上有一个人,好象土地佬,很矮,一蹦一蹦的,从山上蹦到山后,就不动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兴奋的跟大家喊:“大家快点抱轮吧,我们炼的是大宇宙的法啊!”现在我知道是师父把我天目打开,在鼓励我呢。

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的时候,两手向身体两侧伸开加持时,我的两只胳膊像木棍支住一样定住,压不下去。打坐结印时,我的身体有时往起颠,有时往后仰,后来学习《转法轮》的时候,才知道是大周天打开了,百脉皆通。我就觉的这功太好了,我全身说不出的舒服和喜悦。

刚刚炼了两个多月,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就开始迫害法轮功。由于我没上过学,不识字,从来没有看过《转法轮》这本书,虽然觉的这功法太好了,可是共产党不让炼,那就不能炼了,于是我就不炼了。

我一身的病,两个肩膀是类风湿,像被刀割了一样的疼,抬不起来,不能洗衣服做饭。那时东北的主食是馒头,每天都要发一大盆面,我的两条胳膊疼的抬不起来,蒸不了馒头,经常得找别人帮忙。腰椎间盘突出,干不了重活,严重的时候,下不了炕,针灸拔罐用艾蒿烤,罪没少遭,也没好。嗓子里长个象疖子的东西,天天疼,一年到头的看病看病,去县里看,去省里看,天天吃药打针,却不见好。

二零零三年闹非典那年,我嗓子又犯病了,不但疼,还吐白沫子,县里大夫说去省里检查吧!我一听,知道不是好病,于是赶紧要去哈尔滨医院检查。正好大闺女和姑爷回来,带我去哈尔滨医院,医生是个教授,他说咽喉长了一个东西,就像老树长的疖子一样,会越长越大,得做手术。我问做手术能好吗?医生说截掉之后,它可能还会长出来,不能去根。我说,那还手术干什么?!姑爷让我念“法轮大法好”,就这样,我也没有手术,也没有住院,就回来了。

后来又到县里去检查,县里那个大夫问我在哈尔滨开的什么药?我说没开药,他很惊讶:不可能,没开药,你怎么这么快就好了呢?现在我才知道,因为大女儿和姑爷修炼法轮功,我受益了!

我血压低,低得走路都眩晕,还有严重的心脏病、肾炎、妇科病等等,哪一个病痛都折磨得我苦不堪言,这全身的病痛加在一起,我痛苦不堪,完全是硬撑着活着。

二零零七年,刚刚六十岁的老伴,得了老年痴呆,原来脾气暴躁、粘火就着的老伴变成眼神呆滞,经常找不到家,有时还尿裤子。二零零七年夏天,老伴带了一兜子药,去了大女儿家,因为女儿的婆婆家一家人都修炼,就教我老伴炼法轮功。三个月之后,老伴回来了,又变回了原来那个勤劳能干的老伴,而且还知道改自己火爆的脾气了。从那时起,我就非常想从新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我去大女儿家看孩子,下了火车,早晨三点多,到大女儿家,正好是早上炼功的时间,我進门,脱下外套,就站在后面,和亲家全家一起炼功。我们六个人站成两行,我站在女儿的身后。正好炼到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我闭上眼睛,看到女儿的身体是透亮的,睁开眼睛看看,是女儿的背影,闭上眼睛,还是透亮的身体,我觉的很奇怪,就问女儿是怎么回事?女儿说炼功人的身体都是这样的,都是透明的。

有一次在发正念的时候,闭上眼睛,我看到一本打开的《转法轮》在桌上摆着,一只手在书上轻轻一抹,书上所有的字都没有了。睁开眼睛一看,眼前没有书啊,我立刻悟到:我得学法呀,我得学会看这本书,这本书太珍贵了,不会永远给人显现的,等以后字都没有了,我还学什么呢?那时,就发出一念,我要学法,我要好好学这本书!

下面我讲一下我学法认字的修炼过程吧。

我一天学也没上过,真是一个字都不认识。别人拿着书在读,我拿着书,眼睛茫茫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就用耳朵认真听别人念,听得好像非常明白,字字入心,师父讲的一段一段的法理都讲到我心里去了,师父讲的太好了!

师父讲的是太好了,可是太好了,我也不认识啊,心里那个急啊。后来大家在学法时,就告诉我从哪里开始读,然后我的手指就放在那里等着,别人读的时候,我的手指就往下顺,虽然我知道自己跟不上,也顺不对,但我还是很认真很努力的用手指一个字一个字、一行一行的往下顺。女儿笑我说,妈,你知道你指的哪是哪儿吗?我说不知道。但是我的耳朵可是高度集中,一个字都不落下的在听着,别人念着一段一段的法理,我都明明白白的听進去了,师父讲的法理太好了,都明明白白的打進了我的心里,这法太好了!我听不够啊!

别人看我也很好笑,就这样,用手指跟着往下顺,跟认识字似的,但还真跟得八、九不离十,真是不可思议,现在想想是师父在看护着我学法啊!

有一段时间,我自己在家捧着书,干着急不认识,心里这个急啊。有一天,手里拿着书,正在着急那么多的字我不认识,怎么办呢?突然书里的字变的金光闪闪的,后来不但字,整本书都变的金光闪闪,白天在阳光下金光闪闪,晚上在灯光下也是金光闪闪。我非常紧张,不敢轻易碰书,一个劲的去洗手,才敢拿起书。后来这珍贵的第一本《转法轮》被我们农场的公安局警察给抢去了。

后来,我又请了第二本《转法轮》,学着学着,就看到书中的每一个字都是法轮图形中的红白蓝三种颜色,非常漂亮,非常鲜艳,我看不够啊!可是后来这本书也被公安局警察到家里非法抄家,给抢走了。

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把一本书的字都认的差不多了,能够和大家一起读了。刚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吃力的读,每个字都得先认识再把它读出来,很慢很慢,同修们都耐心的等着我,鼓励我。现在,我不但都认识了,还读的非常流利,谁都听不出来我原来是个不识字的人。而且除了《转法轮》这本书,我也会读别的书了,只是读得不象《转法轮》那样顺畅。我不修炼的老闺女都感慨:我妈大字不识一个,竟然把这一本书的字都学会了,太了不起了!?

前些天,和年轻时的一个好朋友打电话联系,她也不识字,跟她又聊起大法,她说,你真了不起啊,一本书你都认识!我问她,很多年前,送给你的那本书呢?她说这么多年来虽然没看,但是一直珍藏着呢。我告诉她,这本书你可放好了,以后花钱买不来啊!

下面再谈一下我修炼之后,遇到的种种神迹吧:

我学法非常认真,也非常愿意学法,坐在地垫上学法,经常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沙子一样,非常松散,非常轻盈,非常的舒服。就像师父讲的:“例如在显微镜下看人是个什么样?整个身体是一个松散的、由小分子构成的,就象沙子一样,颗粒状的、运动的,电子围绕着原子核在运动着,整个身体都在蠕动着、运动着。”[1]

一次,给老闺女看孩子,炼完功后,播放的是音乐《普度》,太好听了,听不够,就问同修,同修告诉我,说是《普度》、《济世》。由于我看孩子,没时间听,第二天早上,就早起半个小时炼功,炼完功后,静静的听了半个小时《普度》、《济世》,太好听了,越听越好听,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音乐,全身都清澈无比。突然,我看到空中出现了仙女散花的景象,一簇又一簇散下来的花,层层落在了我的身前身后,现在我才知道是师父鼓励我,让我在天目中看到这些景象,谢谢师父!

刚刚学法的时候,有好几天,身体总是哆嗦,坐不住,就躺着,就问老闺女,我怎么浑身哆嗦呢?老闺女过来看看说,是哆嗦。后来才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给我全身下上法轮,调整身体,让我无病一身轻。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就讲了:“在最低层次上修炼的时候,有一个过程,就是把你的身体完完全全净化下来,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1]折磨我痛苦不堪的一身病业,在不知不觉中,全部都不翼而飞了,我太激动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让我每天都虔诚的叩拜师尊!

一次傍晚,我和同修们坐公交车,去很远的地方,去发资料救度众生。回来时,太晚了,没有车,我们走回来的。虽然很远,可是我们走回来却全身轻松,一点也没有累的感觉。到家已经深夜了,躺在床上睡觉,总感觉身体是飘起来的,不是在床上躺着,我努力想让自己的身体踏实的在床上躺着,但整个身体就是飘着的,直到入睡。

回到东北后,我买了一个电动车,一次去同修家,我不太会骑车,就推着车子走。因为傍晚了,有点着急,走得快些,走着走着,感觉自己的脚怎么是飘着的呢?怎么不沾地呢?就低头看看双脚,是在地上走着呢,就抬头继续往前走,怎么感觉双脚还是飘着呢?再低头瞅瞅,确定双脚在地上呢。我明白了,师父讲:“大周天一通这个人就可以起空的”[1]。师父还说:“所以大周天通了以后,只要把你手指尖、脚趾尖或者某个部位给锁上,你就飘不起来了。”[1]

二零一九年五月份的一天下午,我在海边送给一个小伙子一张真相护身符,他说他是派出所的,于是把我带到派出所,派出所的人开始忙碌起来,拼凑材料,按着我的手签字,准备把我送進看守所。

晚上十点左右,送我到公安医院体检,结果“心脏病”非常严重。但是派出所警察还是把我连夜送到看守所。看守所的人拿着体检单,问我心脏怎么回事?我说心脏发闷,上不来气。于是,看守所的人把派出所的人叫到一边,说这样的人不敢收,随时会有生命危险。派出所的人没办法,拉着我在看守所的门前,跟他们照了一张照片,回派出所去交差。

回到派出所,已经半夜一点多了,他又说打电话让我老闺女来接我,并说明天去医院检查身体,如果心脏没事,还要送看守所。

第二天,去医院做CT,结果检查更严重了,随时有生命危险,马上就得住院。我不同意住院,大夫就让闺女和姑爷马上办手续住院,闺女和姑爷也害怕了,和大夫一起吵着让我住院。老闺女又打电话把她老舅叫来,想强迫让我住院。

孩子的老舅来了,一把抓住我说:“大姐,你今天住院也得住院,不住院也得住院,绝对不能听你的,你得为咱们兄弟姐妹还有孩子们着想……”就这样,大夫、闺女、姑爷还有弟弟,一起逼迫我住院,我说我没有病,就是没有病,这样从二楼挣脱到一楼,又从一楼挣脱到医院外面的马路边。闺女和姑爷气的不管了,开车走了,只剩弟弟一个人,看看也弄不了我,只好把我用电动车带回来。一路上,我们是吵着回来的,他不甘心,还要把我送他家门口诊所输液,我说,我没事,坚决不去,弟弟无奈给我送回家。

到家小区门口下车时,这时奇迹发生了!就在我从电动车上迈下右腿的同时,心脏部位原来的沉闷无力,“哗”一下打开了,豁然亮亮堂堂的,就在两脚着地的一瞬间,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四面八方注入我的全身,霎那间全身充满了能量,顿时一身轻松。

我知道是师父在看护着我,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弟子让您操心了!

回来几天后的一次打坐中,从我的心脏部位冲出来一个象黑色小蛇一样的东西,转瞬间就钻入墙壁不见了。第二天打坐时,看见我拿着一个刀片,在给自己的心脏一点一点的刮着,象做手术一样的感觉。我知道我的心脏完全好了,师父给了我一个全新的心脏。谢谢师父!

这些都是我在修炼路上的体会,太多太多想要表达的话,想对师父讲,我现在不但无病一身轻,而且越活越年轻,都是师父赐予我的幸福与美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