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七旬老太太蒋素珍遭三年冤狱迫害

Print

【圆明网】苏州市七旬老太太蒋素珍遭受三年冤狱折磨,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六日出狱,生活来源被610和国保警察非法取消,目前只能靠房子拆迁的十万元养老。

绑架、灌食折磨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下午一点半,蒋素珍正在苏州人民路1969号的家中,苏州平江派出所突然来了三个人,其中两个便衣,一个穿警服的人敲门,老太太开门后,三个人一窝蜂的冲了进来,直接就把老太太野蛮的拖出了门,他们把电源拔掉。一个邻居男士听到动静出来说,老太太也没有做什么坏事,她只是炼法轮功啊,你们为什么要对她这般野蛮?

警察们一直把蒋素珍从四楼拖到停在马路边的一辆警车边上,然后再将老太甩来甩去,然后再拖到面包车中,在车中老人血压升高,嘴唇发紫,脸色变黑,然后他们就把车开到平江派出所院子里,他们不让蒋素珍下车直接就坐在车中,在车中呆了约一小时,平江派出所几个警察、辅警就在车中用电话联系调来了蒋素珍的所谓材料,这些人将材料弄齐后说走吧,直接把老太送到苏州黄埭看守所。

到了苏州黄埭第四看守所已经是晚上五点钟,是晚饭时间,他们留下一个人在车上看住蒋素珍,余者就去吃晚饭了。看守所当时不收,因为蒋素珍血压高230多,几个警察说等一会再送,在这期间他们又将蒋素珍送到苏州第一医院重新测量了血压,这时血压降到180左右,他们说这回可以送了,然后又从医院送到黄埭看守所已经是七点多钟。

在苏州黄埭第四看守所的100天中,从十一月二十二日蒋素珍就开始不想吃饭,即使吃也吃不进,也不感觉饿,蒋老太太说:“我的嘴里感觉甜滋滋的,从来没有过的清新口气,感到人很精神,嘴里也不口渴,嘴里总是飘出香香的味道,身体也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从此之后的一百多天一直是这种状态。就这样看守所以为她是在绝食,就强行给老太灌食,一周灌两次,每次都铐着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有一次在苏州黄埭医院强行灌食后,他们等医生护士离开后就开始对老太太施暴,先把她的两只手用手铐铐在医院铁床的床头,然后又把蒋素珍一双脚铐上拉直,大字形的腾空吊在床的另一头。过了一会,护士进来看到眼前的景象吃惊的问:为什么要把老太太这样腾空吊起来啊,这老太太她犯了什么罪啊?这时被吊在床上的蒋老太太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也没有犯罪。这个护士听后也不吱声了,然后放下药片就离开了。老太太要求小便,他们不同意。就这样将一个七旬老人这样腾空吊着。这时候站在床边的苏州平江派出所有个荣姓所长把自己茶杯中的一茶杯水全都倒在蒋老太太的床上,蒋老太太无奈只能睡在湿透的床上。

中共监狱酷刑:抻床

他们还强行给蒋老太太打不明药物的点滴。有一次他们刚刚把蒋老太太送到黄埭的另一家医院,老太太也不知道是黄埭的哪一家医院,只知道和先前的不是一个地方,这时蒋老太太刚下车就把她连拉带拖到医院进行灌食的房间,蒋老太太刚在床边站稳,这荣姓所长突然从老太太的身后掐住她的脖子,然后就使劲往后掐,掐住脖子后又往后面拖,由于强行给老太太打不明药物的点滴,老太太说要小便这些警察不让她小便,并说挂完水后到看守所去小便吧,一直憋着半天时间从医院回到了黄埭看守所才得以放松。

就这样蒋素珍老太太一个星期被强行灌食两次折磨。

被枉判三年入狱

二零一七年一月九号下午,当时69岁的蒋素珍在姑苏区法院遭非法庭审。蒋素珍老人被关押在苏州黄埭第四看守所被迫害的身体虚弱,法院心虚备了一辆白色救护车停在姑苏区法院大院内以防不测。苏州姑苏区法院的院内、院外围墙边到处都是610国保的便衣,手持相机、摄像机还有胸前挂着所谓的执法记录仪,偷偷的装模作样的对法轮功学员一个一个的进行拍照和录像,有的用手机伪装挂在耳朵上在打电话,实质是在用手机在对法轮功学员录像,同时有两个国保和610人员手持相机对停在法院外路边的所有车辆一辆一辆的拍照。

下午四点五十分,法庭非法判蒋素珍三年有期徒刑。庭审中蒋素珍准备的自辩词也被收走了。法庭共有60个旁听席,除只有三个家属外,其余均是610国保便衣和610故意安排的社会上的闲杂人员。

当天庭审结束后,已经是晚上六点钟,天已经是黑透了,姑苏区法院给蒋素珍几分钟时间和亲属见一下面,当蒋素珍和妹妹、弟弟、姐夫家人见面的时候,妹妹开口对蒋素珍说:姐姐你的房子现在正好在拆迁,听说你拿到了十万元拆迁补助的钱,反正你坐牢了也用不着,还不知道你能不能活着出来呢?把钱拿出来给我们姐弟分了…… 蒋素珍听后没有吱声就被警察带上车送到苏州黄埭第四看守所。

在苏州市姑苏区法院的判决书(2016) 苏 0508刑初453号造假说:蒋素珍是初中文化,实际是小学一年级文化。

在苏州黄埭第四看守所,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下午一直关押到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四日,正好是100天。在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四日早六点钟,来了几个穿警服的带着蒋素珍上了一辆白色面包车,直接把老太太送到南通女子监狱。路上行驶了三个多小时到了南通女子监狱后,一听说老太太已经绝食100天,监狱不敢收,一直就这样在监狱门口等着,然后这些人就把南通女子监狱的监狱长叫了出来,他们在路边私语一番后就把蒋老太带进去了,这时已近中午。

在监狱遭受的迫害

就这样蒋素珍老太太在监狱中一直到三月二日才开始感到肚子开始饿了,她就开始正常进食。监狱大概从五、六月开始在蒋晚饭中放不明药物,持续了两年多。每天上午九点至十一点,下午两点半至五点,晚上九点至零点三十分,由三监区监狱长陈翠萍(女)负责给蒋洗脑,污蔑大法师父,命令蒋素珍和她一起骂师父,还有帮凶教导员朱某也一起迫害蒋素珍。要求老太太每天五点起床,每天晚上强制洗脑到下半夜零点三十分。

除了洗脑的时间,每天还要去车间干活,老太太被折磨的身心俱疲,疼痛难耐,经常夜不能眠,同监区的三个看管她的犯人也必须陪着蒋不能休息,监狱用此种手段达到株连的目的,让三个犯人仇恨蒋老太太。

在南通女子监狱,狱警王琴(女)、监狱长陈翠萍(女)经常找蒋老太谈话,莫须有的栽赃师父,蒋素珍均苦口婆心的规劝她们不要对大法和大法师父不礼貌,这种行为是在犯罪。二零一七年五月的一天,有一个犯人告诉蒋素珍,一个造假香肠的人名叫王亚玲(女)突然走到蒋老太3监区407监舍,在她的床边站了很久,看着已经熟睡的蒋素珍,准备动手掐死她,一个监舍共有18个床上下铺,因蒋素珍睡在头靠墙角的位置,动手很困难,又因被在场的其他犯人给制止了。

二零一七年六、七月的时候,同监舍犯人刘海燕(女),40多岁,突然掐住蒋素珍嘴唇转动,然后又反复的掐她的脸,一直持续很长时间。八月十八日早上,刘海燕跑到蒋素珍的床上对她全身上下狠劲到处乱掐,掐了不知多少时间,致使蒋素珍老人晕过去了,然后把她的脚踢的肿起来了,一直到出监狱还是肿着。犯人医生陈玉林强行对蒋素珍灌药,用铁勺子撬她的嘴然后灌进去,犯人宋斌女是一个70岁的老太太,她也配合狱医在一边掐蒋素珍大腿。

蒋素珍老人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六日上午十点出狱。当天由司法局李刚(男)、一个女士、观前派出所一人,共三人开了一辆白色面包车从南通女子监狱把蒋素珍拉到苏州观前派出所,到了观前派出所已是十一点钟,观前派出所对蒋素珍强行拍照、对蒋素珍说:你原来的身份证作废了,要重新拍照换新的身份证35元,拍完照后,观前派出一个警察和社区一个女士拉着蒋老太到苏州观前一手机店办理一张手机卡15950049917,老人当时的住房——白塔西路82号3幢202室的住房已拆迁,回来后没有地方住,当时有弟弟陪着她,只能临时和弟弟花钱在苏州暂时住在宾馆,费用100元一夜一人,一共和弟弟两个人住了五天,老太太感到费用太高,就在苏州自己租了一间小房子1600元/月,待到拆迁房到位。

这次回来蒋素珍的生活来源被610和国保取消,蒋素珍目前没有医保没有生活来源,只能靠拆迁的十万元养老。

苏州观前派出所
地址:皮市街228号
电话:0512-67270677

苏州姑苏区公安分局
地址:人民路1149号
电话:0512-63745226

苏州看守所
地址:苏州相城区黄埭镇康阳路390号

苏州平江区派出所
地址:苏州姑苏区百家巷8号
电话:0512-67545371

苏州姑苏区检察院
地址:苏州市南环西路28号
电话:0512-67956844

苏州姑苏区法院
地址:金阊新城金储街298号金阊新城1层
电话:0512-68292977

姑苏区法院
地址:金阊新城金储街298号金阊新城1层
电话:0512-68292977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