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中共迫害手段

一至五月27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离世

【圆明网】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二零年一至五月至少27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含冤离世,其中10名法轮功学员是在看守所、监狱非法关押期间离世的,占死亡人数的37%。27人中有26人生前被判刑、劳教,被关入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最长被非法判刑14年,长期遭受中共恶警恶人酷刑、药物和超强度奴役迫害,身体与精神受到严重摧残。

一至五月份疫情期间,中共监狱、看守所实行封闭管理,对非法关押中的法轮功学员实施灭绝人性的强制转化,拒绝法轮功学员亲属探望,监狱中迫害恶行很难曝光。

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当天,六十多岁的河南法轮功学员张志温被警察入室绑架至许昌市看守所三天致死。

2020年1至5月在迫害中离世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上排从左至右:胡林、周秀珍、肖永芬,下排从左至右:高艳、林桂芝、于永满)

2020年1-5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统计表

姓名 性别 年龄 省、直辖市 市 区县 职务 死亡月份 非法关押致死
李惠丰 男 48 黑龙江省 齐齐哈尔 1
范文秀 女 53 湖南省 岳阳市 君山区 1
李桂荣 女 78 辽宁省 沈阳市 大东区 小学优秀校长 1 辽宁省女子监狱
肖永芬 女 吉林省 长春市 德惠市 1 吉林长春兰家女子监狱
吴秀芳 女 64 辽宁省 锦州市 2
胡林 男 47 辽宁省 沈阳市 航空工程师 2 沈阳市康家山监狱
张振才 男 辽宁省 锦州市 黑山县 2 大连某监狱
于永满 男 65 辽宁省 辽阳市 2 辽阳市看守所
商贵民 男 55 黑龙江省 哈尔滨 木兰县 2
林桂芝 女 56 辽宁省 朝阳市 双塔区 2
张燕 女 46 四川省 绵阳市 音乐教师 2
赵成林 男 58 辽宁省 本溪市 军医 本溪市传染病院医生 2
邹立明 男 66 辽宁省 盘锦市 3 大连监狱
肖美君 女 72 湖南省 衡阳市 3
陈孝民 男 51 河南省 洛阳市 洛宁县 3
马淑芬 女 80 河南省 洛阳市 3
李少臣 77 天津市 3 天津市滨海监狱
常学玲 女 55 辽宁省 大连市 3
吴佩文 女 55 广东省 汕头市 4
周秀珍 女 河北省 唐山市 原唐山开滦第十中学教师 4
兰立华 女 49 辽宁省 沈阳市 4 辽宁省女子监狱
高艳 女 49 北京市 顺义区 4
罗学放 男 67 四川省 广安市 邻水县 4 乐山监狱
唐小宝 女 70 江西省 鹰潭市 4
刘发庭 男 74 安徽省 宿州市 萧县 农民 5
张志温 女 60多 河南省 许昌市 禹州市 5 许昌市看守所
王国珍 女 70 吉林省 松原市 5

部份致死案例

◇河南法轮功学员张志温被警察入室绑架三天致死

河南省禹州市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志温五月十三日被警察入室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许昌市看守所,五月十七日上午家人被告知张志温已去世。五月十三日上午九点左右,禹州市国保大队指导员罗栋峻、中队长王晓伟等人伙同南城派出所警察分别将张志温与法轮功学员乔书红(女,三十来岁)绑架,张志温遭绑架时正在家中扫地。第二天,家人四处打听,得知人已被关进许昌市女子看守所(人已被非法刑拘)。十五日上午,家人去看守所给张志温送衣物和药品(张志温有糖尿病,每天须打胰岛素),看守所拒收所有物品,家人反复陈述张每天须打胰岛素,家人被告知:看守所知道情况,这里啥药都有,不收家人带去的药品。五月十七日上午,家人给王晓伟打电话询问张志温情况,被告知:张志温已去世。

◇沈阳市47岁的航空工程师、法轮功学员胡林被迫害致死

胡林

辽宁沈阳市47岁的航空工程师、法轮功学员胡林,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发放真相资料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六日在沈阳市沈北尹家乡康家山监狱被迫害致死。胡林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遭中共多次绑架、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在派出所遭毒打、背铐、电击、刑讯逼供。警察用电棍长时间电击胡林的膝盖、手指尖、脚趾尖、生殖器;把大蒜捣碎抹在他的眼睛上、还用香烟熏。在看守所遭“约束带”、电棍电击、剥夺睡眠、奴役等残酷迫害。

◇辽宁省本溪市法轮功学员军医赵成林含冤离世

辽宁省本溪市法轮功学员军医赵成林,两次被非法判刑,遭十三年冤狱折磨,身体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五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赵成林原是本溪桥头高炮团军医(正营职),妻子王丽娟为本溪市商业学校教师,本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妻贤子孝,家庭幸福。赵成林的老母亲长期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赵成林夫妻俩尽心尽力地伺候老人,毫无怨言。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身为军人的赵成林首当其冲,从正营职军官转业到本溪市传染病院当医生。

本溪公安把赵成林、王丽娟夫妇视为“重点”进行迫害。

赵成林在本溪市教养院,遭受酷刑——抻刑迫害。二零零二年十月,赵成林被溪湖区法院非法判刑九年。

在辽宁省瓦房店监狱,狱警指使在押犯人毒打赵成林致吐血不能行走,还将他关在小号二个多月。

在沈阳康家监狱经常被拽到水房往身上浇凉水。因绝食抵制迫害,他的牙齿被撬掉了好几颗。

◇妻子尸骨未寒 北京顺义区国保上门绑架丈夫和女儿

北京市顺义区法轮功学员高艳,与丈夫曾经被迫流离失所十年、被非法劳教,长期的被骚扰、恐吓,于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家属还在料理丧事,顺义国保警察四月二十七日又上门绑架她丈夫杨玉良和女儿杨丹丹。而且此前,四月七日杨玉良的父亲去世。

高艳

附近民众听了这事,都说,“警察太不是人了,人家家庭都这样了还整人,他们这是要遭报的!”对杨玉良家的遭遇表示出极大的同情。

高艳,49岁,家住北京市顺义区大孙各庄镇大石各庄村。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之后,高艳和丈夫杨玉良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两人被迫在外流离失所长达十年,杨玉良、高艳夫妇双双被非法劳教二年。杨玉良被劫持在北京大兴新安劳教所迫害,高艳被劫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在被劳教期间,两个人经历了残酷的邪恶转化洗脑,身心受到了极大伤害,杨玉良多处器官衰竭,身体每况愈下。高艳也被劳教所迫害出高血压,月经不调,内分泌紊乱,劳教所怕出事经常强迫高艳服药。

二零一三年两人回家后,高艳从被劳教回来后身体就一直没恢复健康,腿脚也不灵活,地里的农活干着都吃力。但是当地派出所仍然多次上门骚扰,警察每次上门骚扰,都使高艳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有时一见到他们就心情紧张、腿直哆嗦,给高艳身体造成了很大伤害。

一到所谓敏感日,警察就上门骚扰,是年年如此,一年都没有间断过,夫妻俩和孩子都生活在恐惧之中。

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七日,不幸再一次降临,凌晨4点,正在熟睡的高艳突发脑出血,于四月二十二日晚八点抢救无效离世。

但是没有想到,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七日,高艳去世仅仅五天,家属还在料理丧事,有自称是顺义分局的七、八个警察非法闯进了院内,一边出示证件一边非法搜家,杨玉良就给他们看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第五十号令,并说:“新闻出版总署废止了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警察矢口否认事实,说这是假的。不容分说抄走了七八本法轮大法书籍,并强行带走高艳的丈夫杨玉良、女儿杨丹丹。

杨玉良跟他们说:“我爸四月七号刚去世,孩子她妈也是这月二十二号刚去世,家里刚走俩人,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呀?!”但是警察不由分说,强行将父女俩带上警车。无端带到木林派出所后,又将二人带到顺义办案中心。欺骗杨玉良父女去做核酸检查(中共病毒检查),并敲诈勒索了体检费1000多元。

杨玉良非常着急,家里连着去世两口人,家里还有84岁的老母亲。但是国保警察一直拖延,完全不顾及人家亲人刚刚去世的这种心情。杨玉良迫不得已,给顺义国保大队打电话,问怎么无缘无故把我们带到木林派出所来了?对方说不知道。之后警察又让杨玉良通知家属来接人,弄得家属非常生气,这不是纯粹折磨人吗?

◇安徽萧县74岁的老实农民法轮功学员刘发庭,遭三年半冤狱迫害,二零一九年一月刘发庭是拄着手杖走出监狱的,还经常咳血,检查的结果是肺癌,二零二零年五月二日离世。此前二天,萧县610头目陈志民及宿州政法委一伙人还到刘家骚扰恐吓。

二零二零年四月三十日,萧县610头目陈志民及宿州政法委和邵套村委会一伙人,明知刘发庭大小便失禁、神志不清、奄奄一息、不能正常交流,又厚颜无耻的进行骚扰、恐吓刘家,给本已十分难过的刘家平添了恐惧和紧张,还搜走了刘发庭的手机查找信息(后将手机归还)。

时隔一日,二零二零年五月二日晚七点四十分,在遭受邪党二十多年的不间断迫害中,刘发庭含冤去世。

欧套的村民无不惋惜刘发庭的去世。村民们虽然不认得萧县610头目陈志民及宿州政法委之流,但都了解村委会(大队)的头头。村民们议论村委会书记欧阳昌还、副书记邵明辉真不是东西,乡里乡亲的还害人家,不然身体那么壮实的刘发庭咋能走那么早。

◇罗学放被四川省乐山市嘉州监狱迫害突发脑溢血离世

世四川邻水县67岁的法轮功学员罗学放与妻子李坤菊,于二零一四年七月被县国保大队绑架,均被非法判七年。罗学放于二零一七年四月绑架至乐山监狱迫害,二零二零年四月初被迫害致死。狱方对家属称罗学放突发脑溢血离世。

四川省乐山市嘉州监狱在二零一三年间由原四川省五马坪监狱和乐山沙湾监狱合并而成,两监狱搬迁到乐山市全福镇,大门外挂牌:晨马集团有限公司。

嘉州监狱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强制学员写所谓的“三书”或“四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每月写思想报告,从精神上迫害法轮功学员。凡不服从者,则被监狱严管、集训、喷辣椒水,或利用监狱犯人、包夹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等。监狱以“立功减刑”为诱饵,利用监狱罪犯想尽早出狱的心理,教唆、指使监狱罪犯当包夹人员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几乎每年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亡。

◇为营救丈夫 唐山市周秀珍被迫害离世

河北省唐山市周秀珍女士,为营救丈夫卞丽潮——被枉判十二年入狱的法轮功学员,与女儿一同被绑架判刑,在河北省女子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严重肝腹水状态,取保就医。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周秀珍在不断的骚扰中含冤离世。

周秀珍

周秀珍丈夫卞丽潮,原本是唐山开滦第十中学教师,曾患有原发性心脏病、高血压,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真、善、忍”后痊愈。周秀珍与丈夫卞丽潮、女儿卞晓晖一家三口幸福美满。

然而,卞丽潮却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在家中被绑架,私人财物及十几万元均被抢劫,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先后在保定监狱、石家庄监狱迫害。

周秀珍和女儿卞晓晖心急如焚、四处奔走营救卞丽潮,且不畏强权,多次揭露当局对亲人的酷刑折磨,并呼吁外界关注,使唐山公检法与石家庄监狱方面气急败坏。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石家庄国保警察绑架了去监狱要求探视父亲的卞晓晖;在火车站绑架了卞晓晖表亲陈英华女士;次日,唐山当地派出所警察又将正在家中养病的周秀珍绑架、构陷。

二零一四年,周秀珍、卞晓晖、陈英华分别在唐山及石家庄被非法开庭。周秀珍的罪名是把自己家被警察抢劫走的十几万元发到网上,卞晓晖的罪名是向路人讲述自己一家的不幸,却被强加以破坏法律实施审判,陈英华也被强加以破坏法律实施审判。

二零一五年四月,卞晓晖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陈英华被非法判刑四年,同年五月周秀珍被非法判刑四年。之后三人同被劫持至河北省女子监狱。三人均遭受女子监狱的暴力迫害。

周秀珍在狱中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肝腹水严重,被取保就医,在释放后一度住在廊坊姐姐家,警察一直不间断对她骚扰,几度病危,送北京抢救。

周秀珍回到唐山家中后,也一直被骚扰不断,不让去北京就医。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上午十点三十七分,周秀珍在迫害中离世。

◇送人新年台历 沈阳兰立华遭冤狱迫害离世

辽宁沈阳苏家屯区法轮功学员兰立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因送人新年台历而遭绑架,在看守所被迫害出乳腺癌,遭诬判三年十个月,被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染上乙型肝炎,生命垂危,于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49岁。

兰立华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遭灌食、上大挂等迫害。兰立华的左侧乳房出现一个鸡蛋大的肿块,后被确诊为乳腺癌。兰立华的妹妹为了探寻姐姐下落,奔波于国保大队、派出所、检察院、法院之间,遭到各方推诿,被他们骗来骗去,使她无法了解到兰立华的情况。

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上午十点左右,身体虚弱、脸色苍白的兰立华被戴着手铐和脚镣开庭,律师当庭为兰立华做了无罪辩护,义正词严。当庭没有宣布结果就收场了。第二天,兰立华的家属到法院催促给看病,法官曲宁派书记员送给家属判决书,兰立华被枉判三年十个月。

五月七日,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四监区队长赵英和苏家屯区法院法官曲宁,联系兰立华家属在法院见面,说商谈给兰立华看病的事。家属要求他们为兰立华治疗承担责任签字,因为兰立华被送看守所时体检合格,他们不签。家属对法官曲宁说;人都病的那样了,再说也没有犯法,怎么给判的那么狠啊。曲宁说:狠的还在后头呐。赵英也说了同样的话。说完后她俩相视一笑,表情诡异。

九月二十六日,兰立华被非法关押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身体非常虚弱的她,又被监狱迫害得了传染病“乙型肝炎”。然而,监狱不但不给看病,日前打电话告诉家属:自己拿钱看病,但是能不能办理保外就医还不一定。

兰立华蒙冤遭难,罹患乳腺癌。在生命堪忧的危急情况下,辽宁女子监狱多次拒绝家属要求的保外就医,视生命如草芥,致使兰立华乳腺癌扩散。辽宁女子监狱还向家属索要检查费,兰立华在监狱中痛苦绝望煎熬一年半。监狱警察只是在兰立华去世之前的半夜里,给家属打电话告知病危,只允许三个家属到医院见最后一面。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家属赶到七三九医院后,兰立华已昏迷不醒,于当夜凌晨六点含冤离世。

中共因为一贯独裁暴政,从未停止过对同胞的杀害,也从未停止过谎言的欺骗,中共的恶行和流氓习性遭到越来越多的国家排斥和唾弃。这次中共又因为隐瞒疫情,给中国和全世界带来巨大的灾难,造成几十万人死亡,各国谴责、索赔呼声越来越高。中共内外交困四面楚歌,已经穷途末路,只是在拼尽最后的力气掩盖真相,以欺骗越来越少的装糊涂的人支持它,使得它苟延残喘。

中共灭亡在即,选择自保还是选择陪葬,上天留给人的机会还有几天呢?如何抓住这最后的时机才是关键!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