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邹如湘曾遭药物迫害失忆命危

Print

【圆明网】湖南岳阳市平江县法轮功学员邹如湘女士曾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使用非人手段迫害,包括强行送到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药物,导致大脑失忆,几近死亡。回家后,她重新修大法后,身体恢复了健康。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邹如湘依照公民有上访的权利去北京上访,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途中,被国安人员带至岳阳办事处,随后由平江公安警察劫回平江看守所,被非法刑拘一个月。

回家后,当地公安局、派出所、政法委人员,经常上门骚扰邹如湘的正常生活,不是今天这个来,就是明天那个来。又办“学习班”,又是恐吓。并将邹如湘绑架到洗脑班强行洗脑,骚扰不断。为了躲避骚扰,邹如湘被迫离家出走,东躲西藏,有家不能回。期间,平江县公安局向邹如湘的丈夫勒索现金人民币一万元,没给任何收据。

二零零一年,邹如湘躲避到平江县浯口镇一位法轮功学员家暂住,被浯口镇派出所绑架,和这位法轮功学员夫妻二人一起被非法关押在平江看守所。

在看守所,警察对邹如湘多次刑讯逼供,强迫转化,邹如湘始终不妥协。几天后,警察非法将邹如湘押送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劳教。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程序,在邹如湘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将邹如湘非法劳教二年。

在白马垅劳教所,邹如湘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和虐待。警察整天利用电视录像强行向法轮功学员们灌输诬陷法轮功的内容,晚上不准睡觉。警察轮班守候,罚站、罚跪,用大喇叭放噪音、用高压电棍打、指使犯人打。邹如湘以绝食来抵制残酷的迫害,警察们就用削尖的竹筒野蛮灌食多次,绞断邹如湘牙齿两颗。

警察见邹如湘坚决不放弃对大法“真、善、忍”的信仰,想致邹如湘于死地,他们强行把邹如湘押上车,送进株洲市二医院精神科。一到精神病医院,几个警察用电棍把邹如湘打晕。然后,就用厚绷带将邹如湘四肢紧紧地绑在床上,使邹如湘丝毫不能动弹。拿来大大小小的药水瓶吊在床边,给邹如湘静脉输液,从头至尾没见到一个医生。就这样,一天到晚注射这些损害神经的毒药。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整整五十七天,邹如湘就这样被紧绑着、注射着不明药物,没吃没喝,大小便都拉在身上。邹如湘昏迷——清醒——再昏迷——再清醒。当时邹如湘只有一个坚强的意念,就是坚决不能死,不能死,求师父保护。就这样,最后就迷迷糊糊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二零零二年六月,警察对邹如湘残酷迫害五十七天后,看到邹如湘已经被迫害得不行了,就通知邹如湘的丈夫把邹如湘接回家。丈夫来接邹如湘时,邹如湘已认不清丈夫是什么人了,她双目已失明,什么也看不见了;全身已失去知觉,也不知道吃、不知道喝了;记忆完全丧失;骨瘦如柴,后背及臀部腐烂腥臭,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二十多斤被折磨成大约五、六十斤;口流鲜血;两眼无神,奄奄一息。就是活死人一个。

回家几个月后,邹如湘还是处于精神模糊、恍惚之中。当邹如湘慢慢清醒,能吃能喝的时候,以前的事都记不起来了,不知道自己是谁。

后来,在大法师父的保护下,在亲人们精心的护理下,邹如湘又活过来了。邹如湘能坐、也能站了。但什么都记不起来。当眼睛慢慢有了点光亮,邹如湘的视力开始恢复,也能看看电视的时候,一天,家人放戏曲频道电视给邹如湘看,家人出去了。邹如湘隐隐约约的看到电视上显现出的是曾经熟悉的动作,邹如湘突然记起来了:是法轮大法五套功法的全部动作,每个人在做一个动作。在师父的点化下,邹如湘这才醒悟过来,记起了自己是个炼功人。

在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邹如湘又开始学法、炼功。邹如湘努力回忆,这样邹如湘又重新走回到修炼中来,身体很快开始恢复。邹如湘能走出家门、也能把被迫害成残废的真相告诉世人了。邹如湘坚信修炼会使自己恢复健康。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