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女权主义”遇到“男尊女卑”

Print

【圆明网】我是“八零”后,家中的独女。虽然不像其他独生子女那样骄横,但是也很自我,而且受社会和家族的影响,觉的女性就是要强,甚至觉的还要比男的强。上学时,连男友的成绩超过自己也不行,必须得努力学习,最后再超过他。可是命运有的时候就是充满戏剧性,我找到了一个迁就我的丈夫,没想到,却遇到了一个“男尊女卑”的公公和一个甘心“男尊女卑”的婆婆。

初见公婆露端倪

和丈夫认识半年后,我应邀到丈夫(当时还是男友)家做客,那是第一次见到公婆。我一進门,看到屋里坐满了亲戚,我很客气的向二老问好:“伯伯好,阿姨好。”

没想到公公当着众人的面说:“不能和我们叫伯伯阿姨。要叫爸妈。”我当时感觉很尴尬,不知如何是好,因为当时还没有谈婚论嫁。最后我还是碍于情面,小声喊了爸妈,可是心里很别扭。

从那以后,每次要叫叔叔阿姨的时候,都咽回去,然后改成爸妈,唉,心里很不舒服。从这,我就感到了公公的强势。

都是孩子惹的祸

我和丈夫结婚的时候,我正在读博。婚后,公公劝说我和丈夫要孩子,并讲了很多读书期间要孩子的好处,比如毕业后好找工作等。我和丈夫听了公公的话,很快要了孩子。我刚怀孕时,孕吐反应很强烈,不能自己做饭,婆婆就从老家过来照顾我。这个孩子让我和公婆聚到了一个屋檐下。

在公公的观念里,男的是一家之主,女的就得听丈夫的,而且家务都得是女的干。公婆就是这样相处的,公公高高在上,婆婆上班、收拾家务、带孩子……还经常被公公数落。有的时候,我也会为婆婆打抱不平,但是想到老俩口一起生活这么久了,只要习惯就好。万万没想到,公婆也想把他们的生活方式复制给我和丈夫。让我这个新时代的“女权主义”者受到了挑战。

婆婆每天为我做饭,很辛苦,我心里很感激。但是婆婆对我们家务事的看管,还有公公偶尔的电话远程遥控,也令我很不舒心,比如,谁刷锅谁洗碗,谁洗袜子谁洗内裤都要管。还有一次,我和丈夫为一件事发生争执。公公打电话过来,对丈夫说,你是一家之主,你得做主。然后对我说,你得听他(丈夫)的。我当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心里想,凭什么女的听男的?得听我的!

十月一日之后,公公放假过来了。我和公公各种观念上的冲突,而且都很坚持己见。有一次,为了一件事,公公非常坚持,最后急得我说了句:“固执!”公公听了很生气,假期还没结束,就冷着脸回去了。

后来,生了孩子之后,因为公公喜欢男孩,可是我生了个女儿,公公很失落,丈夫也不开心了。公公没过两天就回老家了。丈夫也由原来对我的关心,一百八十度转弯,变的冷冰冰。我又回想起以前的种种,当时感觉婆家人都对不起我,整个月子每天都哭,最后都快抑郁了。在一次和婆婆的争吵中,我魔性大发,把东西摔在地上。气的浑身哆嗦,丈夫怕出事,使劲抱着我。到满月了,婆婆赶紧回了老家,我也带着孩子回了娘家。

大法唤醒了我

在娘家,我又抑郁了一段时间,一想起公婆,整个人就变的恶狠狠的,每天以泪洗面,哭的眼都花了。我发现再这样下去,人就废了。因为母亲修炼,我很早就知道法轮功教人向善,净化心灵,于是我决定要学大法。

从那以后,我每天看书,听师父讲法。我感觉抑郁的物质(真的感觉到是一块物质)在不断的被清除。我开始变的平和。学大法后,我知道了女性本应该温柔贤淑,是现在的社会使“淑女”变成了“女强人”,“贤妻”变成了“悍妇”。我还知道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别人对自己不好,可能是自己以前欠人家的。作为一个修炼人,遇到矛盾首先要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对……许许多多的法理让我越活越明白。于是,当我按法理重新审视和公婆之前的恩怨时,我发现整个事情都变了。

我认识到了婆婆在家任劳任怨,是传统女性中的“贤惠”。我这种“男的就得听女的”反而是现代社会的一种不良产物。因为公公没有赞同我的观点,我就说公公“固执”,最起码的“尊老”都没有做到,我自己又是多强势,多固执啊!而且婆婆这么大岁数,不远千里,撇家舍业来照顾我,多不容易。我却因为一些小事和婆婆过不去。不管我当时认为自己多么正确,多么委屈,如今,按照大法的标准来衡量,都是很自我,很自私的,并没有站在公婆的立场上去想问题。慢慢的,我对公婆的怨越来越少了,也慢慢的开始把他们当作自己的亲人。

再度重聚,矛盾使我升华

半年后,我休完产假,要继续上学了,面临谁帮助带孩子的问题。正在为难的时候,丈夫说,爸妈打电话过来,说可以帮助带孩子,但是必须要我打电话邀请。心里刚要想“怎么这么多事”,突然想到自己是修炼人,可能是因为自己之前招待不住公婆,所以公婆有顾虑,于是我诚恳的对公婆打电话邀请。

这次公公也一起过来了。修炼以前,我和公公在一起连一个星期都呆不了,这次我能行吗?心里打着鼓。果真,很快公公的“男尊女卑”就来了。

我们住二楼,喝水要去楼下打水,因为水桶很重,一般都是丈夫去打。有一次,没水了,我想公公手有关节痛的毛病,婆婆力气小,我自打修炼以后身体很好,应该能提上来。我正准备去打水,公公抢过来要去打。我想着公公的手有病,说什么也不让公公提。

正在争执的时候,公公突然说,“这是我们男人干的活。你们女人就是在家干家务的。我经常对你婆婆说,大事你干不了,小事你又不干,我要你干什么?!我还养你啊?!”我当时一下懵了,公公提起桶,就去打了。

过了几天,水又没了,公公正准备去打,想到师父说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1],我心里一点怨恨都没有,很诚恳的对公公说:“爸,我知道您对我们好,但是您的手不能再负重了,您就让我试试吧。”公公愣了一下,马上答应了。大法给的我好身体,一口气就把水提回来了。从那以后,再没让公公打过水。这一关过去了。

接着,没过两天,公公聊天,说起有的儿媳妇不孝顺的,突然,公公说,“要是我早就不要她了,我和谁谁(我丈夫)说了,女的不听话,就得打。”表情还是很得意的那种。我一听,这不是明摆着教我丈夫打我么?刚要生气,马上想到自己是炼功人,公公是在帮我提高,然后我笑着说,“爸,您放心,我不是那样的人,我会孝顺您的。”公公愣了一下,感觉很欣慰。

还有一天,我和公婆出去遛弯,看见有一首古诗,诗的大概意思是女的当家不好。公公看到,就要我解释是什么意思。当时感觉很尴尬,要是以前,我可能会不开心,强硬着不说,或者说几句不好听的,可是我想到自己是修炼人,不能这样。于是,我心平气和的解释,“诗中说的是女的不能当家,妇人目光短浅。”后面又说了一些我的见解,比较客观的评价了一下这首诗,公公没再说啥。

当然时间久了,次数多了,有的时候,心里也会有不舒服,我以前是多么要强的人啊,但怨恨心刚要起来,一打开大法书,慢慢的这些怨恨就都下去了,心里又坦然了。

生活上,我也努力按“贤妻”、“孝媳”要求自己。以前见到婆婆给我丈夫和公公洗袜子、洗内裤,我很看不惯,现在,我也开始给丈夫洗袜子和内裤。每天早起,等公婆过来,我做好了一家人的饭。公公血糖高,吃主食比较少。所以早上一般除了正常的做饭外,再单独给公公炒一两个菜。中午吃完饭后,我也让公婆回去休息,我看着孩子。

公婆慢慢对我越来越认可。后来有一次,公公来的早了一些,看到丈夫在屋里睡觉,我正背着孩子做饭,可能一下子触动了他,赶紧接过孩子,感觉以前“男尊女卑”的公公,那一刻不再“高高在上”,反而流露出了一些隐隐的心疼。

结语

曾经的我,认为自己是那么正确。如今再看,也不过是私心作怪。当我按照师父的要求,修成无私无我的过程,真诚、善良、忍让的本性也越来越显露出来。如今那个“女权主义”的我已经慢慢的消失了,“男尊女卑”的公公也渐渐的体谅了,一家人的心也越走越近了。

感谢大法师父,给了我一个和睦的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