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虎林市马翠芝遭三年冤狱迫害

Print

【圆明网】黑龙江虎林市法轮功学员马翠芝、毛淑芬、马桂珍2017年2月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非法判刑,2018年8月28日被送往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下面是今年58岁的马翠芝女士诉述她遭三年迫害的经过:

我叫马翠芝,我和两个同修在2017年2月23日因在小区发放真相资料,被迎春林业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当地林业拘留所。几天后,我们三人又被送到佳木斯看守所。刚到那我什么都没有,同修给我吃的、用的;外边的同修还给我们往里存钱、买衣服等,让我特别感动。这些事也让所里的其他人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她们都说法轮功真好,心真齐,很多人从不了解法轮功到了解法轮功。

邪党法院对我们非法开庭时,同修大老远开车来看我,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我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给我智慧。在法庭上我讲了大法的美好,把要说的都说了,有力的证实了大法。法官也没再说不让我们炼功,只是说以后别再发资料了。邪党法庭还是非法判我三年刑,我们上诉后,他们还是按原判执行。这时我在佳木斯看守所已关押一年半了。

2018年8月28日,我们被送往哈尔滨女子监狱,我被分到8监区11组,另两个同修被分到12组和13组。狱警把我接到监区后,把我单独关在库房里,由转化组的两个犯人来看管我,让我坐在一个小塑料凳上,放洗脑光盘给我看,一直到晚上9点才让我回寝室。第二天早上5点半到库房“学习”。吃饭也在那里吃,上厕所、洗澡都得她们安排。头几天还可以,过几天一看我不转化就又打又骂,坐小凳一动不让动。有次她们生气就一脚把我踹到地上,还说要让我坐在地上,一会又让我坐在小凳上,她们用腿顶撞我后腰,肩向后扳,不准我闭眼睛,必须看放的光盘,不准我说话,只有她们说。有时上来好几个犯人,连踢带踹,又打又骂,往我身上写字。还把写好的东西让我按手印,我不按就叫来4个犯人强行的在那上面按。迫害的我血压升高,她们就强迫我吃药。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看我不转化,狱警又换了两个犯人看管我,让我坐在小凳上一动不动,动就踹我。从早上5点多一直到晚上9点多。我不吃饭,她们就说我绝食,给我灌食。我要上厕所,她们不让我去,拿来我的脸盆让我用,没办法我只能往盆里解,也不让倒。又逼迫我写“四书”,我不写,她们就把尿倒在我头上,弄的我身上、地上都是。三天都没让我洗漱,就让我这样吃饭。这样强行转化,我就更不能答应她们了。她俩只好退出,又让以前的那两个犯人来管我。

这回邪恶换了手段。其中一个犯人看我遭的迫害就哭了,劝我就写了(四书)吧,别遭这个罪了。她把已转化学员的“四书”给我看,上面简单的写了几句话。我也不想写,她们就不断的劝我。后来我缺了正念,想应付过去,就按照我的想法写了所谓的“四书”。她们看了说不行,说得把”法轮功”三个字写上。我不写,她们就没完没了的劝,我无奈只好写上,才让我回寝室。

我回寝室的第二天,她们又安排我写“作业”。我一看都是针对法轮功的内容,要求背下来,等610的来考试,答对了才能过关,而且还得有一次面试才算完事。她们吓唬我说,不写,到你出狱时也不让你回家,610的接去上所谓“学习班”,还是这些题,不写还给你送回监狱。我不写,她们就又打又骂,还不让组里的人看电视。要过八月节了,组里的人求我,让她们过节能看上电视。写完后自己心里很难过,我觉的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弟子对我的帮助。我很怕610的来“考试”,身体状况就不好了,血压又高了,她们就看着让我吃药。有一天,正赶上大兵来清间,组长拿药让我吃,怕大兵翻出来扣她们的分。她们每月100分,要扣分就减不了刑了,我没多想就把药吃了。大兵清间把我们安排到走廊,面对墙壁站着。我就感到头很晕,眼冒金星就晕过去了。等我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组里的人在按我的人中,不一会我又晕过去了。再醒来,她们把我扶上床躺下。一量血压,高压90,低压60。她们也吓坏了,赶紧给我喝红糖水,我慢慢的缓过来。

第二天,610的就来给我考试来了。我说我不考,她们非得叫我考,我就将计就计,不按邪恶安排的答。在写题时,我就按照我事先想好的解答方法,快速的完成。写完后交给狱警,她看了一眼说,你看你写的对吗?我说,我本来也不想写,是她们逼我写的。狱警说,你是没转化的,你拿回去吧。我就走出办公室,回到了寝室。

转化组那几个犯人知道我考试没通过,把我整到水房准备迫害我。我当时认识有限,就对她们说,你们打死我好了,迫害法轮功是有报应的,你们不都看到过吗?她们就没动我。表面是她们知道我昨天晕过去,身体一直很虚弱,她们怕出事就没敢动我。回寝室后,她们又让我坐在小塑料凳上,又让我每天反复看洗脑光盘的内容。组里11人,就让她们看着我,不能随便走动。有时她们骂我、治我,我守住心性,有时我跟她们讲讲真相。她们对我好点,她们还没什么事,她们只要一骂我,就会出很多麻烦事。犯心脏病的就好几个,她们也知道有报应,就不再动我了。我在11组6个月,每天都是早上5点半坐到晚上9点才让我上床休息。

后来又把我分到16组,这是个大组,有22个人。加我有5个大法弟子,都是没转化的。同修之间不能说话,每人有2到3个包夹看着,不再对我们做转化,只是让我们呆着。组长一有不顺心的事,就会骂我们、罚我们。有三个同修不顺从她们,她们就打同修、罚坐、罚站、不让睡觉,白天晚上一直站着。同修们尽量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经常帮她们干活,几个月后才对我们好起来,认为我们炼法轮功的人也都挺好的。我在16组9个月,我离刑期还剩三个月时,几个同修就被分开了。

我和一个同修被分到了18组。这组的服刑人员对大法弟子很好,有些人一直在帮助大法弟子,在生活上给予照顾。我们为她们选择了美好未来而高兴。我们也在不断的改变自己不正的观念,善待她们。对曾经对我们行恶的人,修去对她们的怨恨心,使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狱警对我们的态度也改变了,也没有再找我的麻烦。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