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被迫害致死、精神失常的法轮功学员

Print

【圆明网】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秉承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的指示,邯郸地区各级政法委、六一零及公、检、法、司部门动用了一百多种酷刑,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惨绝人寰的群体虐杀。中共对邯郸法轮功学员除多种酷刑迫害外,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机构恶徒明目张胆地给法轮功学员打毒针,用暴力手段强迫学员服、食大量不明药物,对法轮功学员身心进行严酷的摧残、折磨和恶毒的虐杀。中共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对怀孕的女法轮功学员实施堕胎,将胎儿用药物虐杀。

本次统计的是(不完全统计),20年来,邯郸被中共迫害致精神失常的法轮功学员共计26人,其中16 人被迫害致死;两人九死一生,但已被迫害成为真正的精神病人,现在仍被关押在精神病院;一人遭堕胎;一人情况不明;下面列举部份案例。

一、被中共官员强行打毒针、强逼食服不明药物致疯致死

案例1、打毒针造成肌肉萎缩、呼吸困难,卢兆峰英年早逝

卢兆峰

卢兆峰,男,时年30多岁,是河北邯郸大名县埝头乡刘庄村的法轮功学员。2001年农历9月被关押在邯郸劳教所迫害,10多天后又被转送到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关押,于2002年6月30日被迫害致死。

1999年4月25日卢兆峰到北京向中央领导人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1999年7月19日至2000年农历2月初六,大名县公安局为控制卢兆峰外出而将其绑架,曾分别关押在派出所、本县看守所和河南南乐县看守所。

2001年8月28日上午,大名县公安局10几辆警车,几十名恶警将卢兆峰从家里绑架并抄家,抢走电脑、复印机、电视机、手机、真相资料等物品。后被非法劳教,关押在邯郸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二队队长李海明的授意下,狱警给卢兆峰戴上头盔,用穿着皮鞋的脚踢他,橡胶棒打,不让他睡觉。卢兆峰被折磨12天后,又被转押到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高阳劳教所的狱警们为了逼他放弃修炼,对他进行了更加惨无人道的迫害毒打,挨冻,恐吓:“你再不转化,就将你活埋。”

卢兆峰被劳教所打毒针迫害,造成双腿胀痛、抽筋、肌肉萎缩、呼吸困难,身体状况急剧下降。在被迫害致奄奄一息时,劳教所怕担责任,才赶紧让家人把卢兆峰拉回了家。

邯郸市610主任曹志霞(女)得知卢兆峰回家消息后,就带着她的情人高飞(邯大司机,转化法轮功学员手段最残暴的所外地痞)和劳教所宣教处处长高金利一起窜到卢兆峰家进行要挟、恐吓,并对卢兆峰说:“你活不到过年”。卢兆峰被迫害得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他强打精神对邪恶说:“处长,看你说的这是啥话呀,你别这样说。”

曹志霞、高金利和高飞对打毒针的毒效心里是很清楚的,正象一狱警对在押人员所说的:“你们知道什么样的人员才叫办保外就医吗?除了花了大把钱的,就是五脏六腑都衰竭了,就知道你已经活不成了,为了不让你死在劳教所,才让你回家的,所以你就是回去了,也活不了几天。”真的是这样,卢兆峰真的没熬到过年,二十天后,卢兆峰溘然辞世。凌晨五点,红光笼罩半个天空,山河变色,出殡的那一刻,忽降大雨,天地为他呜咽悲歌。

案例2、强行打毒针、强逼吃不明药物导致死亡

吴瑞祥

吴瑞祥,男,时年50多岁,河北蠡县法轮功学员。2012年4月,吴瑞祥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劳教所二大队,地痞流氓高飞公开叫嚣:“部队就是杀人的,劳教所就是打人的!”“你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你不转化,就把劳教所里所有的刑具——老虎凳、上绳、开飞机等等,都给你来一遍,看你转化不转化!”

酷刑演示:老虎凳

吴瑞祥抵制转化被关在了“专管队”,成了邯郸劳教所恶警们重点迫害的对像。恶警高飞等指使犯人轮流看着他,罚站、体罚大锅,一天24个小时不让他睡觉,强迫他保持身体正直的坐在低矮的塑料小板凳上,侮辱他,谩骂他,恐吓他,强行给他洗脑。恶警们长时间不让他洗澡、不让他换衣服,阻止不让家人探视。

恶警还拿冒着火光的电棍威胁吴瑞祥,逼他写“悔过书”,他不写,恶警们就把他们写好的东西强迫吴瑞祥按手印。吴瑞祥不配合,恶警们就把他按倒在地上,一个恶警还把他的手按在电插座上电他。

邯郸劳教所对吴瑞祥实施药物迫害,强行打毒针、强逼他吃不明真相药十几天,使吴瑞祥身体急剧恶化、越来越糟,甚至呼吸困难、目光呆滞、反应迟缓,生命垂危。劳教所一看吴瑞祥病情发展很快、非常严重,因怕担责任,就一天打好几次电话催促家人赶紧去接人。

到底劳教所让吴瑞祥吃的是什么不明药物,打的是什么针,家人至今还不清楚。2013年1月18日,吴瑞祥在家含冤离世。

案例3、中共打毒针药物害人 赵申兴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最终含冤离世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赵申兴,男,年龄未知,武安市种植蘑菇的能手,法轮功学员。他曾经三次被中共非法劳教迫害,在武安看守所、邯郸市劳教所他受到多种酷刑摧残,牙齿被恶警打掉,被恶警强行注射和食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长时间的摧残,最终导致赵申兴精神失常。

2004年黄历4月20左右,武安国保警察张利华等人再次闯入赵申兴家中实施绑架,9月份将他劫持到邯郸市劳教所迫害。劳教所外地痞高飞、恶警邢延生继续残害赵申兴。他们将赵的两只胳膊拉成一字形,把两只手分别铐在两张上下铺的床架上。然后一群帮凶用电棍电、用橡胶棒暴打,打了很久,之后又对赵申兴肆意折磨。其中有一个帮凶郭飞(磁县)都把木棍打断了。

2008年7月13日,武安市城关派出所恶警将赵申兴从家中再次抓走,武安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城关派出所所长侯向前非法将赵申兴送邯郸劳教所劳教3年。到邯郸劳教所后因精神失常严重被保外就医。因连年遭迫害,于2011年11月20日,赵申兴在家中含冤离世。

案例4、注射损害中枢神经药物,导致精神失常 后含冤离世

李章林,男,44岁,邯郸市郊区彭家寨乡下庄村法轮功学员。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原本身体患有不能医治的血液病,学法炼功后痊愈,自己种大棚菜。

1999年10月份,李章林去北京上访被恶警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恶警们对李章林进行殴打、电棍电,并且注射损害神经的药物,导致李章林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

回家后,李章林谁也不认识,经常出现幻觉,看到许多可怕的东西,并总说害怕,不吃也不喝,身体骨瘦如柴。他妻子将他送到精神病院治疗,稍有好转,但还是经常发作。2002年秋天,在李章林精神病态极不稳定的情况下,再次被彭家寨派出所王春堂等人绑架到邯郸市“610洗脑班”迫害。直接迫害责任人是邯郸劳教所恶警邢延生、高飞。李章林在610洗脑班遭酷刑摧残,在病情极其严重时才放他回家。回家后李章林不认识人,大脑一时清醒一时糊涂,经常出现幻觉,精神烦躁不安,并且以前曾得过的旧病肝腹水复发,于2005年6月30日去世。

案例5、中共大量药物迫害虽未致死,但被迫害成为真正的精神病人,现仍被关在精神病院。

杨宝春被迫害被截肢后的照片

杨宝春,男,邯郸市锦航绒布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时年仅30岁。杨宝春被冻脚,再热水烫脚,造成脚腿严重溃烂,截肢后又打毒针药物迫害成了真正的精神病人。

邯郸市精神病院

2000年杨宝春被非法劳教,期间因坚持法轮功信仰和坚持炼功,多次被劳教所恶警毒打、体罚,不让睡觉。2000年的冬天,邯郸劳教所恶警薛沛军以杨宝春坚持炼功为由,把他的棉鞋扔到房上,让他光着脚站在雪地上冻,回屋后恶警有意用很热的水给他烫脚,使杨宝春的脚冻伤加上烫伤,很快严重溃烂化脓。后来溃烂面积越来越大,恶警才把他送到邯郸纺织局医院救治,终因伤势蔓延危及到生命,杨宝春被迫截去右腿,从而造成终身残疾。

邯郸劳教所恶警为了推卸责任,造谣说杨宝春已经“神经”了。截肢不到半月,杨宝春的伤口还没拆线,邯郸劳教所直接把他送到安康精神病院(在肥乡县境内)迫害,为了让杨宝春真正成为一个 “精神病人”,院长王玉宾伙同护士冯永彩,常常把一种无名药物偷偷放在饭里。杨宝春食用后,一直流口水,说话口齿不清,舌头发硬,浑身无力。

在刚到安康精神病院时,杨宝春意识还非常清楚,不愿呆在精神病院遭人暗算,多次想逃离这个人间地狱,恶医们就派人24小时盯着杨春宝。只要看见他在外面就硬拖回屋,致使杨宝春的臀部磨出血痂,这伙坏人还多次对他电击和毒打。时间一长,这些中共暴徒达到了目的:杨宝春精神上真的出现了问题。

2009年1月20日,家人把杨宝春从永康精神病院接回家中,发现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精神失常的人,杨宝春的家人带着极大的痛苦和无奈,不得已,只好将杨宝春送入精神病院,现在杨宝春仍关在精神病院。

案例6、中共药物迫害,刘勇被迫害成为真正精神病人,现仍被关押在精神病院

刘勇,男,时年30岁,原是邯郸市邯钢集团职工,在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他曾因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被非法劳教。在邯郸市劳教所,刘勇遭到恶警的暴力洗脑和酷刑迫害。回家后不久,他的母亲由于受中共谎言的煽动、欺骗,仇视法轮功,就配合邯钢集团把精神正常、健康的儿子送进保定精神病院,进行所谓的“治疗”,那时刘勇才30岁、风华正茂,这一呆就是12年。2013年河北保定第六医院(精神病医院)医护人员在观察法轮功学员刘勇12年后得出结论:“刘勇根本没有精神病,身体一直很好,每天也就是打坐炼功,还帮助别的病人,是一个很好的人,是得到全医院公认的好人。” 2013年7月13日,刘勇——这位被中共劫持在保定精神病医院迫害长达12年的法轮功学员,凭借着对“真善忍”的坚定信仰,终于走出了牢笼。保定精神病医院韩主任和救护车司机亲自将刘勇送回河北邯郸钢铁总公司。然而,刘勇刚刚回来才两个月,就再次被受邪党谎言毒害的母亲和妹妹落井下石,再次送到精神病院迫害,至今下落不明。

案例7-8、妻子遭打骂、羞辱、打毒针灌不明药物摧残;丈夫陈振宇被谋害致死,家庭被抢劫勒索近50万元

鸡泽县公安局长马金献和县政法委书记杨芹芳知道法轮功学员陈振宇夫妇家里很有钱(孩子有在银行上班的、有经商的),他们就阴谋策划制定抓捕方案:即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陈振宇夫妇,同时进行抄家搜刮钱财。

2005 年正月15日夜间11点钟,鸡泽县公安局长马金献带领政保股长陈淑萍、黄辰善等10多人闯入陈振宇家,将法轮功学员陈振宇夫妇和不修炼的儿子、儿媳妇共5口人绑架,抄家,抢劫现金36万;两台打印机和几部电脑(有孩子们工作和学习用的电脑)纸张、资料和大法书籍。陈振宇家是个大家族,他们有4个儿子4个儿媳,孩子们的钱财物都在自家里放着。当时在家的是二儿子、二儿媳、四儿子和陈振宇夫妇。恶警们对不修炼的儿子们拳打脚踢,把家里所有的钱和值钱的财物抢劫一空。3个不修炼的孩子也被非法关押,敲诈勒索近6万才放孩子回家。

陈振宇的妻子被非法关押在鸡泽县看守所,恶警们给陈振宇的妻子打毒针、灌不明药物、打骂,正月寒冬天气,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被扒光衣服羞辱,往身上倒结了冰的冷水。中共警察竟卑鄙到如此地步。非法关押摧残迫害了半个月,勒索5、6万元才放她回家。

法轮功学员陈振宇被非法关押迫害后,又被马金献、杨芹芳密谋非法劳教一年,又送邯郸劳教所继续迫害。陈振宇在劳教所遭受残酷摧残、非人的折磨,回来后身体极度虚弱,但公安局长马金献、政法委书记杨芹芳并没有放松对陈振宇的迫害,仍经常不断的闯进陈振宇家骚扰恐吓,陈振宇生活在极度恐怖恶劣的环境中,大脑受到严重刺激。致使陈振宇精神极度恐慌、神情呆滞、少言寡语,于2014年含冤离世。

整个迫害中连勒索带抢劫的现金达近50万元,什么单据都没有给;其它贵重物品都被劫光,详情待查。一个温馨和睦的大家族,就因为老俩口修炼法轮功被马金献、杨芹芳害得家破人亡、七零八落;一个富裕的大家族(5个家庭)被他们搜刮得一贫如洗。

案例9、中共官员阴毒,两次打毒针害人

马玉林是保定人,是在监狱得法的法轮功学员。在监狱,中共恶人因用各种手段迫害转化不了的马玉林,就将马玉林和邯郸劳教所转化不了的邯郸法轮功学员魏永对调。劳教所、监狱恶人对外地学员的迫害都是毫无顾忌的往死里整,魏永就是被保定监狱迫害致死的。马玉林在邯郸劳教所被恶徒们残酷迫害。

2001年年底,邯郸劳教所成立专管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洗脑。马玉林绝食抗议迫害,专管队指导员王志明、恶警邢燕生、高飞、高金利就对他强行野蛮灌食,马玉林不配合,高金利这伙恶徒们就用钳子把马玉林两侧牙齿全部拔光。高金利还和其他恶警和狱医两次把马玉林捆绑住,曾两次给他注射破坏脑神经的物,妄图将法轮功学员马玉林置于死地,后来马玉林情况如何就得不到消息了。

二、中共官员无人性,药物杀死没有出生的胎儿

在任何一个正常社会,法律上都会对妇女(孕妇)、儿童保护。在正常的社会中,有谁听到过针对孕妇、儿童的暴行?可是在中共眼里什么都不是。邪党对女性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迫害或强行堕胎,是反人类的罪行,是在侮辱人类文明的天性。

邯郸市法轮功学员武俊芬, 2008年7月到娘家看望病危的父亲,却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看守所。当时她怀有4个多月的身孕,看守所不收留。派出所警察就伙同计生办不法人员,强行把武俊芬拉到医院堕胎,把她手和脚铐上,强行灌药,打催胎针。堕胎后四天,恶警再次将武俊芬劫持到看守所。10天后,又将她劫持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武俊芳在狱中想到这些泪流满面,狱警刘亚敏就对她毒打,并将她铐在床上使她动弹不得,造成她身体极度虚弱。武俊芬被非法劳教两年期满后又被中共当局无理加期22天。

三、多种酷刑摧残 高压迫害致精神失常 致死

案例1、劳教所多种酷刑摧残致精神失常 齐建朝含冤离世

齐建朝,男,时年30多 岁,邯郸永年县人,毕业于河北大学,在保定中兴(田野)汽车公司工作。2000年4月12日下午,在永年县公安局局长王保世、政保股股长陈聚山等恶警的阴谋策划下,齐建朝被永年县公安局小龙马乡派出所人员从家中绑架、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受到各种酷刑折磨,如上绳、蹲小号、坐飞机、背宝剑、吊铐、毒打、用烟头烫(胸口留有碗口那么大的烟头烫的伤疤),他的一只手的大拇指被吊铐得已经失去知觉而残废,齐建朝的右手大拇指致残,身上、胳膊上伤痕累累。身体被迫害得极度虚弱,反应迟缓、目光呆滞,最后导致精神恍惚失常,于2004年7月29日含冤去世。

酷刑演示:上绳、吊铐

案例2、中共高压摧残 丈夫精神失常 妻子旧病复发含冤离世

张秀英,女,45岁,邯郸市曲周县南里岳乡小王庄村人。以前患有心脏病、经常气短,经多次长时间治疗,不见好转;1997年正月初八开始修炼法轮功,时间不长身体就跟正常人一样了,从此什么累活她也能干。1999年7.20后,张秀英多次遭到中共不法官员、警察经常绑架关押、敲诈勒索,不让孩子上学。她丈夫受不了中共的打压迫害,导致精神失常,从此她的家庭生活变得越发困难。张秀英旧病复发,于2006年12月5日含冤离开人世。

案例3、供电局职工被劳教所迫害成重度精神病 最终离世

柴和平,女,58岁左右,原是邯郸市供电局法轮功学员。1999年10月份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恶警押回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2001年柴和平再次去北京上访,又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数日,后被非法劳教1年,劫持到石家庄市省女子劳教所,受到残酷迫害,成了身患精神重病的人,于2008年3月含冤离世。

案例4、中共监狱多种酷刑迫害致夏文仲精神失常含冤离世

夏文仲,男,五十八岁,河北邯郸市成安县人。2002年8月31日参加该县召开的大型法会时被县公安绑架,遭到以成安县公安局政保股杨士花为首的几名恶警的毒打和电刑,致使夏文仲血压升高,导致脑血栓病症,后又被判刑四年,在大名监狱、唐山冀东监狱受到残酷折磨。在高压下曾写过保证书,有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后来声明作废),后在家人的营救下于新年前回到家中,回家后发现已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不能自理,没过几日于2005年3月14日含冤去世。

案例5、中共高压迫害,王书廷精神失常含冤离世

王书廷,男,在邯郸市沙果园厂工作,家住邯郸地区邱县丘城镇西街村。修炼之前患脑血栓无法治愈,修炼后疾病痊愈。在1999年7月之后,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邱城镇派出所听说他们一家炼法轮功,经常到他们家骚扰,所长万善欣逼迫他们骂大法、骂师父,并于2001年7月24日非法抄家,把大法书全部抄走,把王书廷骗到派出所后直接送到县拘留所。2001年10月24又把他的爱人孟秀芹骗到县拘留所,由四个邪恶之徒强行抓住她的手往不知道是写了什么的纸上按了手印,然后又把她拘留两天后,非法罚款1000元放回。

王书廷在2001年11月24日被非法罚款1000元后放出,迫害四个月,回家后镇派出所恶警经常到家骚扰,恐吓,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身心上的巨大打击、迫害导致王书廷精神失常,神智不清,生活不能自理,于2003年12月24日死于县二院。

案例6、一家人被迫害,婆婆遭儿媳辱骂,身无分文的姜秀婷含冤离世

姜秀婷,邯郸地区馆陶县河寨乡五村人。在修炼前一身病,还患有胃下垂,下垂十公分不能直腰,1998年学法后疾病康复。99年江泽民集团迫害大法开始后,一家人都被迫害。儿子、女儿去北京上访,被当地不法人员带回,儿子被非法送邯郸劳教所劳教一年,女儿在大名被非法拘留半月。不孝儿媳非常邪恶,在家人遭受邪恶迫害期间,不管婆婆吃、住,还经常羞辱谩骂,赶她离家出走、嫁人。

姜秀婷老人被迫害得精神恍惚、精神失常,象叫花子一样身无分文和无落足之地,于2001年7月18日含冤离世。她儿子劳教释放后,于2002年5月18日又被绑架,据悉是被非法判刑。

案例7、程会忠被折磨精神失常 含冤去世

程会忠,男,69岁,成安县法轮功学员。2002年8月31日,在参加法会时被恶警绑架、迫害致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恶警敲诈勒索家人钱后才放人,程会忠出狱后不久,于2003年2月1日含冤去世。

程会忠,成安县北乡义乡北二村人,生前曾担任村干部近30年,为人正直,工作任劳任怨,爱帮助穷人,是村上公认的好人。1997年下半年他患偏瘫, 口吐白沫,语言不清,行走困难,生活不能自理,经多方治疗,效果不明显。1998年正月初六他喜得大法。修炼半年后,身体基本康复,说话也正常了,不仅能骑自行车,还经常下地干活。大法的神奇超常吸引老伴吴秀廷也走入修炼,从此这对古稀老人比学比修,其乐融融,生命在晚年得到真福。

1999年7.20后,江氏流氓集团开始对法轮功疯狂迫害,程会忠与老伴不被谣言所惑,不畏高压强权,坚信师父和大法不动摇。2002年8月31日,他与老伴一同参加北乡义乡丁庄法轮功学员交流会。期间被不明真相的恶人诬告。当天,成安县公安局长李志德为首的大批恶警将法会包围,恶警将参加法会的68名学员全部绑架,对学员拳打脚踢,扇耳光,学员身上的钱全部被恶警搜走,一个个被推上警车,分别被关到漳河店镇、道东堡乡、辛义乡等派出所等处审讯和毒打。程会忠和老伴与其他学员都关进成安县看守所,程会忠被警医注射不明药物,身体出现偏瘫症状。9月15日从看守所放回家后,当时他已神志不清,不能说话,吃饭困难,生活不能自理,后来儿子见老父亲身体已实在不行了,托人找关系并被勒索3000元才让老母亲回家。

吴秀廷从看守所回家一个月后,2003年2月1日大年初一,在这个本应举家团圆,欢度新年的日子,程会忠老人却告别亲人含冤离世。

案例8、被中共迫害成精神病人的张秀玲含冤离世

张秀玲,女,年龄未知,家住邯郸市邯山区滏东某家属院。曾经多次进京上访,向上级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遭到中共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迫害。公安恶警的残酷折磨虐待,使张秀玲成了一个真正的精神病人。于2001年7月被迫害致死。

案例9、李秀珍,女,六十四岁,河北省邯郸市国棉四厂职工,因修炼法轮功,家中多次遭恶人骚扰恐吓,导致精神失常,于二零零三年正月十五离开人世。

四、其他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聂书霞被石家庄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聂书霞,女,年龄未知,邯郸市复兴区法轮功学员。2000年聂书霞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复兴区分局长谭铁臣非法劳教,在石家庄劳教所聂书霞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聂书霞回家后,仍不断遭到派出所骚扰。2003年上半年,她又被郝村派出所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赵美华被石家庄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赵美华,女,邯郸法轮功学员。2000年11月,赵美华再次被彭家寨派出所警察劫持到第二看守所,后被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遭劳教迫害。2001年大年初9至16,在石家庄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的保管室里,赵美华双手被手铐固定到窗户上从早上起床站到晚上熄灯,警察刘秀敏指使劳教人员魏荣打开窗户冷冻,当时外面下着鹅毛大雪,晚上睡觉双手铐在床上,连续7天7夜,一次又一次被关进禁闭室,双手双脚被绳子捆住悬在空中吊起(记不清多长时间),迫害致神志不清、精神恍惚、失常,浑身无力生活不能自理,直到2002年4月5日保外就医。

2019年12月4日晚九点,赵美华因恶人举报,又被恶警从家中绑架,现已被非法起诉。

◎法轮功学员安金红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鸡泽县法轮功学员安金红因修炼法轮功,被恶警多次毒打、熬鹰、被迫害致精神失常。2000 年2月,安金红因进京上访,没到信访办就被鸡泽县公安抓回,非法关押近3个月,勒索5000元。

安金红被鸡泽县公安局长马金献、副局长郝永光、政保股长陈淑萍、黄辰善,非法关押到鸡泽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恶警裴付海伙同其他教官,逼迫安金红放弃修炼写三书,不放弃就对安金红进行毒打,多人对安金红拳打脚踢,毒打对安金红来说就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迫害3个月,毒打次数都数不清了,直到把安金红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向家人勒索5000元才被释放。回家后除了邪恶经常到家骚扰、要挟、恐吓外,恶警还多次向家人施压,因此安金红遭到家人的打骂。

◎曹志红,女,成安县北乡义村人。2002年8月31日参加法会时遭非法抓捕,被关押在本县看守所迫害,后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现在情况不清。

◎刘秀芹,女,70岁,临漳县城东关村人。她曾经被绑架两次,非法判刑两次(一次6个月一次是1年)。受了各种酷刑,打脸、戴手铐脚镣、强行灌食、逼吃不明药物(毁心脏损害严重)、逼写四书,还让做劳务工,搞的身体又肿又疼。

◎赵铁锋被中共酷刑迫害精神失常

中共邪党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史无前例、惨绝人寰,贯穿着中国各行各业,各社会阶层和城市乡村,其迫害面积之广、之深、之惨烈、之邪恶,超过人类历史上的任何邪恶政权的暴行。为摧残虐杀法轮功学员的肉体和意志,中共使用了思想迫害、精神药物、毒打、刑具、体罚、灌食、电击、超负荷劳役、虐待、性摧残、活摘器官等灭绝政策和手段。

人类不是中共邪党及其爪牙逞凶的乐园。那些为了个人利益而被中共操控和利用的人,助纣为虐,必将随着中共邪党的解体全面遭到清算。天要灭中共,大疫肆虐,在这历史巨变的重要关头,希望那些参与迫害的人,停止迫害,抓紧将功赎罪的机会,为自己和家人留条生路!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