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市薛玉鸿、李晔母女遭受的迫害

Print

【圆明网】辽宁省抚顺市薛玉鸿、李晔母女二人都是于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的,她们修炼后身上的病都好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薛玉鸿到北京上访被迫害,于二零零三年四月离世。

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李晔,女,现年六十岁左右。一九九七年初,李晔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修炼前,李晔的家庭生活问题给她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使她思想郁闷、精神不振。一想到那些解不开的矛盾,经常以泪洗面。时间长了,眼睛犯疼、偏头痛、还有肩周炎、妇科病。修炼后,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不断的提高心性,李晔的眼睛不疼了,偏头痛好了,肩周炎、妇科病都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后,世人都被邪恶的谎言毒害,李晔的家人、亲属、朋友、同事也不例外。他们看李晔还修炼法轮功,认为李晔不正常、有毛病,李晔被歧视。

李晔的母亲薛玉鸿,一九九七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患有胃下垂、腿上有重度静脉曲张、心律过速等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疾病都好了。薛玉鸿精力旺盛,身心受益,与人为善。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派出所、街道、居委会人员,三天两头到薛玉鸿家骚扰。今天到家来逼迫交大法书,明天到家来逼签字不去北京。一九九九年迫害初期,薛玉鸿早上正常去外面炼功,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被劫持到吴家堡教养院,还被逼迫交押金一千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薛玉鸿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到非人虐待,加长劳动时间,加强劳动强度;伙食极差;上厕所限时、限次数,还得排队;包夹整天看守薛玉鸿,因为不转化,被犹大陈明狠狠的扇大嘴巴子。还长时间坐小凳子,不许说话。

二零零二年一月,薛玉鸿回家后,脸色苍白、身体臃肿,肚子大、发胀,身体状况极差。即使这样,派出所、街道、居委会人员经常来家骚扰,给他们讲真相也不听。邻居也被利用监视薛玉鸿家,使她身体和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二零零二年九月,薛玉鸿又被派出所、街道、居委会人员从家里强行抬上车,劫持到洗脑班。洗脑班结束后,她没转化,被放回。薛玉鸿病情加剧,已经吃不下去饭。此后,不法人员又来过两次抓人,都未遂。

二零零三年三月,薛玉鸿已经住进了医院(确诊为结肠癌),他们又来抓人,家里没人。邻居说:人都快死了,还抓人家干什么?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五日,薛玉鸿(李晔的母亲)在医院去世,终年六十一岁。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