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中共迫害手段

一至五月被中共迫害的部份社会精英

【圆明网】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二零年一至五月份在中国大陆至少有四名修炼法轮功的社会精英人士被迫害致死,九人被非法判刑,七人被非法庭审,五人被构陷到检察院、法院,三十四人被绑架,四人被骚扰。他们中有国家公务员、副局长、教授、副教授、医生、会计、设计师、警察、转业军官、教师、校长、医院院长等社会精英。他们都是因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遭中共迫害的。

一、航空工程师、军医、优秀校长、女音乐教师被迫害致死

◇辽宁沈阳市四十七岁的航空工程师、法轮功学员胡林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发放真相资料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六日在沈阳市沈北尹家乡康家山监狱被迫害致死。

沈阳市航空工程师、法轮功学员胡林

胡林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遭中共多次绑架、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在派出所遭毒打、背铐、电击、刑讯逼供。警察用电棍长时间电击胡林的膝盖、手指尖、脚趾尖、生殖器;把大蒜捣碎抹在他的眼睛上、还用香烟熏。在看守所遭“约束带”、电棍电击、剥夺睡眠、奴役等残酷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辽宁省本溪市法轮功学员、军医赵成林,两次被非法判刑,遭十三年冤狱折磨,身体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五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赵成林原是本溪桥头高炮团军医(正营职),妻子王丽娟为本溪市商业学校教师,本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妻贤子孝,家庭幸福。赵成林的老母亲长期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赵成林夫妻俩尽心尽力地伺候老人,毫无怨言。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身为军人的赵成林首当其冲,从正营职军官转业到本溪市传染病院当医生。本溪公安警察把赵成林、王丽娟夫妇视为“重点”进行迫害。

赵成林在本溪市教养院,遭受酷刑——抻刑迫害。二零零二年十月,赵成林被溪湖区法院非法判刑九年。在辽宁省瓦房店监狱,狱警指使在押犯人毒打赵成林致吐血不能行走,还将他关在小号二个多月。赵成林的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和伤害,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出狱。

酷刑演示:抻床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六日,赵成林在公园散发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光盘时被警察绑架,警察敲击其头部致昏迷,抬上警车直接关到本溪市看守所。同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沈阳康家监狱非法关押期间,赵成林因喊“法轮大法好”,抵制奴役,冬天经常被拽到水房往身上浇凉水。因绝食抵制迫害,他的牙齿被撬掉了好几颗。

多年的牢狱折磨, 使赵成林身体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五日含冤离世。

◇辽宁沈阳市原小学校长、法轮功学员李桂荣女士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终年七十八岁。

李桂荣女士,原沈阳市大东区合作街小学校长,曾被誉为“区十佳优秀校长”,二零零六年十月被绑架、枉判七年;二零一五年二月再次被绑架、被沈阳市浑南区法院枉判五年,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老残队五小队迫害。狱警为了逼迫她“转化”,指使狱霸和包夹毒打她,拳脚相加,横踢乱踹,并用硬底鞋猛跺她的双手,手背立即肿起了青紫色的大包,浑身被打得变成了青紫色。有一次,恶人薅住她的头发满屋跑,大把大把的头发被薅了下来。还有蹲刑迫害,蹲一天一宿半、蹲两天两宿半。在蹲的过程中,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

◇四川绵阳市年仅四十六岁的未婚女音乐教师张燕,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二十年来累遭绑架、非法劳教、判刑五年、解除公职等种种迫害,被非法拘禁2208 天,于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一日含冤离世。

二、优秀教师高丽娟被非法判刑九年 勒索三万

◇天津市滨海新区四十八岁优秀教师高丽娟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绑架,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被天津滨海新区法院非法庭审。二零二零年一月被非法判刑九年,罚金三万。据悉,高丽娟已上诉。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天津市公安局出动大批警察伙同各区级公安分局和下属派出所在全市绑架法轮功学员。包括高丽娟在内共有三十七人被绑架。其中至少十四人被非法批捕,八人被非法判刑,最高刑期达十一年。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天津滨海新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高丽娟非法庭审,两位律师出庭为她做无罪辩护。在此之前,滨海新区法院曾三次试图要对高丽娟非法审判,都因为证据不足而取消。律师辩护道: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反复取证不能超过三次,他们最后一次取证已经超过三次,所以,这次所谓的证据当属无效。即使这样,法官仍然要重判高丽娟,说是上面的意思。律师劝他们想想自己的后果,中央关于迫害法轮功的文件都是有皮筋效应的,如果这么诬判将来对执行者不利,而制定政策者却可以逃脱罪责,希望法官三思。

可悲的是中共的公检法司人员对法轮功学员从来就不执行法律,而是执行“六一零”的迫害命令,高丽娟被非法重判。

三、优秀青年、老教授、“省市先进工作者”被非法庭审

◇优秀青年王一帆刚结束五年冤狱 再被法院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刚刚历经中共五年非法关押,回家仅七个月的法轮功学员王一帆,因告诉百姓法轮大法好,再次被中共绑架,被关押在山东省威海市乳山市看守所。今年五月十五日,王一帆被山东省荣成法院非法庭审,但是家人未被告知到场。

王一帆,三十六岁,河北省石家庄人,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做软件开发工作。二零一五年,王一帆在网吧翻墙上网,被网管诬告,后被派出所绑架,遭唐山市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冀东第二监狱遭受迫害。父母从数千里地去冀东第二监狱看望他,每次接见都受到刁难。二零一九年五月王一帆出狱后,来到父母现居住的山东省乳山市。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王一帆在乳山市白沙滩镇常家庄村集上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被白沙滩边防派出所绑架,刑事拘留。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日,山东省荣成市法院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非法庭审王一帆。

◇乘火车被绑架 沈阳副教授于春生被非法庭审

于春生

沈阳市法轮功学员于春生副教授,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九日乘火车出行时被沈阳北站派出所非法抓捕、构陷,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九日被沈阳市于洪区法院非法庭审。由于武汉肺炎疫情,庭审远程进行,没有允许任何家属旁听。于洪区法院法官郝星男没有当场进行宣判。据悉,沈阳市于洪区法院此前通知于春生的亲属对于春生(非法)罚款五千元。

六十二岁的于春生曾在沈阳工业学院专科学校(现已并入沈阳理工大学)机械工程系担任副教授和系主任,他淳朴善良,对待学生真诚、有耐心,象家长一样体贴关心学生。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于春生进一步提升自己的道德操守,教学和行政工作都做得十分出色。学校领导对他有很高的评价。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很快,因为于春生坚持信仰,拒绝放弃修炼,学校中共党委撤销了他系主任的职务。尽管因坚持信仰面临巨大的精神压力,于春生仍然努力工作,在二零零零年受邀完成了教材《数控机床编程及应用》一书的编写工作,并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在二零零一年出版。

于春生因修炼法轮功曾两次遭受非法关押迫害,并被剥夺教学权利。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夫妻俩人被学校用欺骗手段绑架到沈阳市张士教养院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转化,被切断与外界联系,并非法强制录像。

于春生在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九日乘火车出行时被沈阳北站派出所非法抓捕,随后被送至沈阳铁路公安处看守所非法关押。沈阳铁路运输检察院于七月三日下达非法逮捕通知书。于春生大约在十一月到十二月之间被转移到沈阳市于洪区看守所。于春生的案子此前被构陷至沈阳铁路运输检察院,后来被转到于洪区检察院。

从于春生被非法关押至今,于春生的家人和亲人不被允许与于春生进行任何接触,包括通话、会面或任何间接的方式。

◇山东菏泽“省市系统先进工作者”王翠英被非法庭审

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五日上午,山东菏泽法轮功学员王翠英、赵爱真在鄄城县法院被非法庭审。王翠英家属给她请了律师做无罪辩护,法庭上,王翠英和赵爱真都指出公民有信仰自由,修炼法轮功合法。

王翠英,于一九六三年生,今年五十七岁,王翠英退休前工作于中共菏泽市委党校财务系统,二零一八年退休。由于其大公无私、清正廉洁,得到了其单位领导和同事的高度评价。二零零八至二零零九年度,被评为“全省系统先进工作者”,二零一零至二零一一年度评为“全市系统先进工作者”,并全票通过副处级干部提拔。二零一三年结束劳教后,上级单位以劳教为由罢免了王翠英的副处级干部职务,克扣劳教期间全部工资。

二零一九年三月七日傍晚,菏泽市牡丹区法轮功学员王翠英在路边发送真相册子时,被跟踪监控的牡丹区公安局警察绑架。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五日上午十点半,王翠英、赵爱真才被挟持带入法庭现场,庭审期间,手铐、脚镣一直没有给摘除。

王翠英说: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自己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去发大法真相资料,就是要让更多的人受益。所谓“破坏法律实施罪”,只有握有相当权势的人,才最有可能触犯此罪,老百姓根本不可能破坏的了法律实施。法轮大法是佛法,已洪传至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大法著作《转法轮》被翻译成三十九种文字,只有在中国大陆被制止。迫害法轮功在国际上是见不得光的。她希望审判长、陪审员能够遵循自己的良知、善念,无条件释放她们,同时,公诉人能够撤诉。

律师辩护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令第五十号》文件,废止了一九九九年的两条有关法轮功书籍的禁令,说明在中国印刷、拥有法轮功相关书籍资料是合法的。

庭审一直持续到下午一点多,最后法官草草宣布收场,择日宣判。

四、教师、老教授、医生、副局长被绑架、抄家、开除公职、停发工资

◇云南昆明理工大学七十九岁的杨淑仙教授被绑架

杨淑仙,女,七十九岁,云南省昆明理工大学教授。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十时左右,昆明市文林派出所警察、街道居委会以及单位的不法人员四至五人,突然闯进家中,理由是十二日晚杨淑仙发资料被监控看见,接着翻箱倒柜抄家,抢走全部大法书籍和资料,随后将杨淑仙带走,说是下午放回,但是至今(十五日)杨淑仙任然没有回家。

◇兰州市西北师大退休女教师被非法抄家、监控

兰州市西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七十岁退休老年教师王春华,二零零零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时至十二时左右,安宁区公安分局培黎派出所的七、八个公安警察(一个女警)与约四、五个身着便服的女青年,其中一个戴眼镜的是街道办事处的女书记,以查户口叫喊敲门,进门后,在不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进行抄家。他们说:最近家属楼多处挂满了法轮功真相册子。王春华老人问他们有搜查证吗?他们说没有。

抄家时,王春华祥和的跟他们讲真相、劝善。其中一个最年轻(大约三十多岁)的个子低小的警察说××党就是好,他就不相信善恶有报等话,他表现最恶,带头抄家、抢书、打开电脑并录像,抢手机,把王春华手拉住强行按手印,十个手指按完后又强行按二个手掌,然后强行抽血。随后派人在她家楼下不分白天晚上监控。非法抄走的物品没有任何搜查清单收据和搜查物品清单签字。

◇山西省运城市平陆县法轮功学员杨白雪老师被绑架

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四日,山西省运城市平陆县柳树凹法轮功学员杨白雪等三人,农活后,在家学法,突遭当地派出所及平陆县公安局“以勾结国外势力、破坏国家安全罪”绑架。

杨白雪是一名教育机构老师,她为人非常善良,一年冬天,她在路边的垃圾堆里拣到两位被遗弃的小女孩,一位三岁,一位四岁,一个患了肺炎,另一位不会说话,她把两位孩子带回家中,细心照料,教她俩学法炼功,经过一段时间,目前原不会说话的现在会说话了,肺炎的也恢复了健康,而且还给两位孩子上了户口,就是这样,一位善良的女性且在家中学法没招惹谁还要遭中共邪党警察构陷绑架,真是天理难容啊!

◇南昌市民政学校高级讲师刘永英遭殴打、开除公职、剥夺退休金

江西南昌市法轮功学员刘永英,曾经遭冤狱迫害累计五年,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再次被南昌市青山湖区公安分局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二零年四月三日刑满回家,目前已被开除公职,剥夺了退休金。

刘永英,女,现年五十七岁,江西省民政学校高级讲师,家住南昌市南京东路235号,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在单位工作兢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刘永英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受了多次非法冤狱的残酷迫害:非法关押三次,劳教两次。非法判刑两年,期间遭受了辱骂、殴打、野蛮灌食、强制转化、关小号、超长时间的奴工劳动等非人的迫害。 二零一九年四月三日,刘永英从看守所刑满释放时,三十岁的儿子心酸辨认不出母亲:步履蹒跚、身形消瘦憔悴、牙齿大量脱落、神情木讷呆滞……

二零二零年四月中旬,刘永英前往省社保局办理退休金的补缴和领取,她以为只要补缴五个月的社保金(二零一八年的四月被抓捕、同年的九月就达到了退休年龄)就可以领取退休金。可她却被省社保局的工作人员告知,她的编制和账户已被取消,系统中查不到她的相关信息,她必须到户籍所在地的社保局去办理。刘永英前往户籍所在地南昌市青山湖社保局办理时,却又被告知自二零一四年退休金改制后,她所在单位只交了三年半的金额,她必须自己逐年交满剩余的十一年半的余额,也就是到二零三一年她年近七十岁时才能领取退休金。为了生存,刘永英奔波于单位、省社保局、区社保局,最后被区社保局告知,个人自己交满十五年大约120,000元的全部金额,才可以现在就领取每月大约1000元的退休金。

刘永英为了坚持修炼法轮功,在单位被撤掉高级讲师岗位、工资降三级,前后经历了总计七年的冤狱迫害,二零一八年被开除公职,如今又被剥夺了退休金。

◇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漕河镇法轮功学员江拥军医生被绑架

江拥军,一九七五年出生,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漕河镇一名十里八乡都知道的好医生,以至于很远处的人都慕名而来找他看病。

就在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左右,江拥军无故被蕲春县城东派出所带走,并搜查了整个诊所,没找到任何东西。当时诊所里有很多病人,其中有一个年轻人当场对着不文明举动的警察照相,被一个警察把他手机抢去,迅速删除。江医生被非法关押到下午六点左右放回家。出来前要求他写保证书,被拒绝。派出所的人说不写保证书不能走。僵持了许久,后来江医生写到“法轮大法是正法,保证一修到底”。派出所所有人一阵哄笑,叫他快走。

回来后,到四月十四日上午九点,派出所人又来了,以保证书不合格为由,将江医生再次绑架,十点左右被送往武穴市拘留所。

◇广东省深圳市原教育局副局长法轮功学员艾伦失去联系

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二日,深圳市法轮功学员艾伦(英文名),大约两星期前,从美国女儿那里探亲回来,很快失去联系,估计被辖区香蜜湖派出所绑架。

艾伦先生是深圳市原教育局副局长,这两年刚刚退休,是深圳市教育界的专家。请知情人帮忙联系她在美国的女儿。

◇湖南省怀化市沅陵县李典型被非法抄家、绑架

沅陵县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典型(原水电局副局长,现已退休)因发真相资料时,被视频监控,三月十七日,沅陵县国保大队人员去他家非法抓人,抄走了所有电脑和打印设备,最后判他在家拘禁十五天。

打击善良的一定是邪恶的。中共无恶不作,必遭天惩。今天的瘟疫就是针对中共而来的。这场大瘟疫应该让人们惊醒了:中共就是病毒的根源,是危害人类的恶魔。对普通中国人来说,只有退党(包括退出共青团和少先队)、远离中共,才能远离瘟疫。

法轮功学员向世人讲真相是真正的在救人,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驱除瘟疫的灵丹妙药。奉劝那些还在跟随中共作恶的人,赶快悔悟忏悔,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别作中国共产党的陪葬品。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