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法轮功学员黄敏被迫害致死情况

Print

【圆明网】成都市法轮功学员黄敏女士在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团伙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反复多次迫害,2007年8月15日被迫害致死,年仅54岁。黄敏生前亲口说过参与迫害的恶警当着她的面叫嚣周永康对成都市公安局下令称黄敏是已知成都市在职公职人员职位最高的,点名迫害。

黄敏生前的身份证照片

黄敏生于1954年6月7日,毕业于重庆大学本科,是成都市中小企业管理局(原成都市乡镇企业管理局)副局长,于2000年11月退休。黄敏99年7.20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前喜得大法,坚修大法“真、善、忍” ,迫害发生后,曾遭多次恶党各级人员迫害,在四川省女子劳教所(位于资中县楠木寺),受到19个月的非人折磨,被折磨身体瘦成皮包骨。

黄敏被迫害有家难回,2005年5月19日与女儿在成都市成华区五冶出租房内,被跟踪其他法轮功学员到此蹲坑数日的成都市双桥派出所和府南派出所警察一起绑架到府南派出所,当时一穿制服的恶人不允许她穿袜子、换衣服,野蛮的将她的头蒙上,戴上手铐,拖着就走。

5月20日,黄敏的女儿被府南派出所非法关押到新津县洗脑班,于7月8日被释放回家。黄敏绝食抗议、生命垂危,于8月26日被释放回家,历时100天。

根据黄敏当时回家后亲手用红笔写下的被迫害记录显示:从5月19日被绑架到府南派出所黄敏就开始绝食绝水,5月20日至7月8日,黄敏被非法关押到新津洗脑班,期间被强制灌食,被开口器翘掉一颗牙齿,被野蛮插胃管,历时50天;7月8日至8月18日被非法关押到成都市看守所,历时41天(期间7月15日开始被强制输液一周后,被非法关押至青羊区万和医院,黄敏开始少量进食12天之后又开始绝食绝水);8月18日至8月26日被非法关押在青羊区万和医院,历时9天,府南派出所电话通知家属黄敏生命垂危之后几天黄敏被释放回家。

黄敏生前的身份证照片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在新津610洗脑班,黄敏被5、6个邪恶之徒摁在地上灌食,牙齿被撬掉一颗;食道被插出血,黄敏拔掉管子,他们又插,还邪恶的说:“拔嘛,拔了又给你插,反正痛的是你,只要你不怕痛。”

此次黄敏5月19日被绑架,家属事后才收到青羊区检察院批准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区分局出示的7月7日的非法逮捕通知书,并且2005年7月27日的户口簿信息中黄敏的个人资料已被成都市府南派出所非法删除。

2007年3月3日下午5:00左右,黄敏正走在草堂北路附近的街上,再次遭到成都市国安与青羊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成都看守所。3月29日,青羊区法院非法批准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区分局绑架黄敏关押在成都市看守所。

2007年6月上旬(即绑架3个月后),青羊区恶党法院才电话通知家属,说抓了黄敏,关在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家属要求看望黄敏,恶警拿出“逮捕通知书”逼家属签字,否则不准看望。黄敏的二妹被逼签字。

黄敏从被绑架之时起就绝食用生命抗争,希望能够唤醒参与迫害者的良知。黄敏后被非法关押到青羊区医院(后改名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黄敏被非法关押在一个房门紧闭(恶警不准开门),面积只有十几个平方的房间里,双手双脚被几十斤重的铁镣锁在中间床上,指甲20~30毫米长,裤子被脱下扔掉(从被绑架之时起,就没让黄敏洗过头发、洗过澡、剪过指甲、刷过牙)因为太脏,下半身用被单盖着,被单很臭,污迹斑斑。房间里放了三张单人床,两边是非法监视黄敏的女囚;房间外还有电子监控和7、8个看守人员。

家属要求给黄敏买日用品,恶警只准家属买毛巾、牙刷、牙膏、香皂和换洗的衣服,并逐样拆开检查,还不准家属买食物给黄敏。一个女看守对看望黄敏的家属说:“隔壁赵忠玲来这儿一个月就死了”。

家属对黄敏说,不值得在毫无人性、残害生命者面前绝食,它根本就不在乎人命关天。黄敏认识到要更加坚强的活下去,于是不再绝食。家属要求看守警察电话告知黄敏的身体情况,警察答应了却从未与家属联系过。家属临走时,警察企图逼家属在写着绝食致死的“死因书”上签字没有得逞。

2007年6月中旬,青羊区恶党法院电话通知家属,说被关在医院的黄敏被判劳改六年。而至今没有任何书面通知家属,家属也不知黄敏犯了什么罪,法院也说不出犯罪事实。

2007年6月下旬,家属到青羊区法院要求看望黄敏,之后见到黄敏进食情况良好,体重有约100斤。

8月15日,家属被电话告知黄敏于当日早晨7:30死亡。成都市看守所医生电话通知家属到成都市看守所办手续。

黄敏被迫害致死的通知书

黄敏的身份证

家属到达成都市看守所后,有四个工作人员在场企图逼家人承认黄敏“绝食致死”并签字认可,否则就要解剖遗体。家属坚决不签字,并要求查看遗体。在场四个工作人员都是中青年男性:一个自称是监督执法人员,穿便衣;一个笔录人员;一个自称是成都市看守所的医生;另外一个几乎没停过吸烟。

8月15日下午1点左右,自称医生和吸烟的警察各开一辆警车带家属到达成都市沙湾东一路4号安抚园冷藏停尸间5号柜,看遗体。

黄敏的遗体很轻,表情极度痛苦,双眼微睁,头偏到右侧,嘴张得很大,上齿完全暴露在外,下齿靠近嘴唇中部少了一颗牙齿,整个口腔、牙齿和嘴角都是不明黄色物质一直蔓延到面部,并且散发很浓的药味。手指完全扭曲,紧紧地扣抓着,双手小臂上有几处像指印的瘀痕。

家属要给黄敏拍遗照时,四个在场的司法系统恶党人员立即用手推开家属,抽烟的那个警察手指夹着燃烧着的卷烟在黄敏的遗体上不停的挥动,挡着家属不让拍照。家属严肃的叫他尊重死者,说了几遍让他把烟拿开,他才不情愿的照做,还命令立即锁上5号柜。

恶警不准家属拍照,不准家属领遗体,还逼家属当天火化遗体,并说黄敏没有任何遗物。8月15日下午3点左右,黄敏的遗体在磨盘山成都市殡仪馆火化。黄敏被火化后的骨灰散发出浓烈的西药味。

家属被通知领遗体一直到火化,全程有3名公安人员监控,强抢家属手机不准家属拍遗照说是影响不好,警号070892的负责全程笔录,警号002935自称是成都市看守所医生,警号003016的一直不停的吸烟在旁监视。

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已经改名为“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成都市看守所的定点医院,设立警戒区,关押被折磨致命危的法轮功学员,由荷枪实弹的武警二十四小时站岗把守。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该“医院”被虐杀,其中知道姓名的有张川生(成都大学副教授)、方显智(四川交通厅内河勘察设计院工程师)、黄丽莎(峨眉山市龙池杨村铺煤矿人事科科员)、胡红跃(新都县油泵油嘴厂职工)、顾传英(成都市红光电子管厂高级工程师)、沈立之、陈桂君、段世琼、邓建萍、赵忠玲、黄敏、周慧敏。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