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伦春母子被迫害致死、媳妇多次命危

Print

【圆明网】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悲伤的鄂伦春。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鄂伦春自治旗有个大杨树镇,镇里有一家人只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母亲刘岩被中共“六一零”恶徒、恶警迫害致死,父亲悲伤离世;儿子杨宇新刚刚结婚才一个多月,被恶警持枪绑架,活活折磨致死;儿媳甄海燕几乎被迫害成“植物人”,多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在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操控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鄂伦春的中共邪党不法官员与警察们,在大杨树镇这个边陲小镇一轮又一轮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抄家抓人,迫害死了刘岩、杨宇新母子,于秀兰、李海燕母女等多名法轮功学员。

刘岩原是大杨树镇工商银行职工,一家三口家住大杨树镇林业局家属区。独生儿子杨宇新高中毕业后,与许多其他孩子一样成天吃喝玩乐,家长说也不听,管也管不了。一九九六年刘岩开始修炼法轮功了,杨宇新跟着学,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用真、善、忍的标准指导做好人,从此戒掉了所有的恶习。那时,刘岩母子经常到大杨树镇林业局“三用堂”(林业局老干部活动室)和大家一起炼功。

一、母亲刘岩被迫害致死 父亲忧郁而亡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大杨树镇林业局“三用堂”(林业局老干部活动室)被查封,刘岩母子俩只得回家炼功了。

刘岩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初,刘岩在家中被恶警绑架到大杨树林业看守所(森林监管大队),非法关押三个月。此后,当地片警经常去她家里骚扰。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晚,刘岩张贴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资料,被林业派出所所长吕敏军等人再次绑架,关押在林业看守所三十六天,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和迫害,出现严重病状。儿子杨宇新向政保大队(主管迫害法轮功)队长吕文起反映母亲的身体情况,吕文起不承认有此事,仍不放人。

后来,杨宇新被迫交了罚金五千元,刘岩才被放回家。此时刘岩已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不能行走,是家人用车拉回家的。

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九日晚,林业国保大队长吕文启带人再次闯到家骚扰。由于长期遭受迫害,精神和肉体遭到严重摧残,55岁的刘岩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刘岩去世后,其丈夫在沉重打击下,不到半年也郁郁而终,凄惨离世。

二、儿子杨宇新被持枪绑架、折磨致死

二零零五年经人介绍,杨宇新与同样修炼法轮功的女孩甄海燕相识,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俩人结婚。甄海燕从小就体弱多病,患有结核病、抽搐、关节炎、肠炎,成天离不开药,活的很痛苦,学法轮功以后不到几个月的时间,甄海燕的身体所有的病全都神奇般的好了,从此她有了朝气,有了活力。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晚八点左右,莫旗“六一零”头子张世斌、张柏明、刘福清、敖力强、王宝娟等人,在鄂伦春旗大杨树镇街西派出所所长德能山带领下,突然闯到杨宇新的岳母家,他们拿着枪指着杨宇新的头说“别动,动就打死你”。杨宇新的岳母看到赶快说:“有话好好说,他也不是杀人犯,动枪干嘛?”

张世斌用手枪抵着杨宇新的头部,四、五个恶警将杨宇新抬上警车,连衣服都没让穿,杨宇新说:“我也没犯法,干什么抓我!”没想到这就是家人听见他的最后一句话。

就这样在没有任何手续和证件的情况下,“六一零”强行绑架刚新婚一个月的杨宇新、甄海燕,非法抢走电脑、打印机、资料、光盘等私人财物,价值上万元。杨宇新和甄海燕被非法关押在莫旗看守所。

九天后,张世斌将杨宇新劫持到自家办的“转化”洗脑班(张世斌在莫旗尼尔基镇南郊苗圃自盖小二楼,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杨宇新绝食不配合,张世斌气急败坏的当着众人的面指着杨宇新说:“不转化,我让你火化。”

随即将杨宇新又劫持到莫旗看守所关押。杨宇新坚持要求无罪释放,狱警指使号里犯人毒打他,用各种酷刑疯狂地折磨杨宇新。恶警对杨宇新实施过多种酷刑,一种叫“过水桥”酷刑,就是用多桶凉水从头部一直浇到脚部,直至没有知觉。莫旗“六一零”头子张世斌指使犯人拿牙签从杨宇新脚趾缝里扎进去,其状惨不忍睹。

张世斌还指使犯人毒打杨宇新,把他的胳膊打的青一块,紫一块。杨宇新开始还穿着短袖,张世斌怕暴露其邪恶手段,又让杨宇新穿上长袖来掩盖其犯罪的事实。

甄海燕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病情严重。家人去看,不让接见,两个月后莫旗公安局六一零张世斌敲诈甄海燕的家人,给甄海燕家人打电话,让家人把甄海燕接回来,交一万元钱就放人并隐瞒甄海燕有病的事实。甄海燕的家中没有那么多的钱,接不了,到了下午莫旗公安局六一零张世斌厚颜无耻地说:五千也行。因为急盼甄海燕回家,甄海燕的家人就借了五千元钱,第二天家人去莫旗看守所把甄海燕接了回来,交了钱才知道甄海燕已经病了半个多月了,却不让看杨宇新。

甄海燕回来半个月后莫旗公安局来电话称杨宇新病重,叫甄海燕去看望。甄海燕到那儿后才知道,原来杨宇新已经被迫害致死,他们叫甄海燕去是让她在死亡书上签字,甄海燕惊闻这一消息,已经痛不欲生,拒绝签字,追问杨宇新是怎么死的。

甄海燕悲痛到了极点,回到家中,已是精神恍惚。没几天莫旗又来人逼着她在死亡书上签字。这时家人才知道杨宇新已经死了,家人听后,真是无法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甄海燕才结婚一个月呀,身高一米八的杨新宇身心健康怎么说死就死了呢?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尸体也不让看?还签什么字啊?一家人放声痛哭,悲痛欲绝,那些警察见状把死亡书扔下就走了。

杨宇新因不放弃修炼,在莫旗看守所绝食抗议一个月左右,于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下午,被送医院遭到野蛮灌食致死,年仅三十一岁。

在杨宇新被迫害期间,杨宇新的大舅哥两次去看守所探望均不让见。八月二十七日夜里,莫旗公安局给大杨树公安局打来电话说杨宇新死了并让转告杨宇新的舅母。杨宇新的舅母接到大杨树公安局打来的电话后质问:“为什么不通知家属?”他们恬不知耻的说:“在公安局、监狱里,没有通知家属这个说法。”

杨宇新的遗体被冷冻在莫旗殡仪馆,脖子上都是乌黑的,张着嘴,双手抱在胸前,胳膊也是青的,尸体僵硬。杨宇新被迫害以前身体健康,身高一米八五左右,体重一百八十斤左右;迫害致死时体重仅有七八十斤重。

为了掩盖犯罪事实,张世斌伙同公检法、看守所、医院等一些邪恶之徒,营造了一个假“现场”后,立即要求快速火化杨宇新的遗体。甄海燕要求尸检,他们答应了,却要求家属不能哭。他们把尸体抬到拉尸车上后,就让甄海燕签字火化,甄海燕拒签。莫旗以张世斌为首的恶警们又不经任何手续强行火化了杨宇新的遗体。

三、儿媳甄海燕几乎被迫害成植物人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日下午三点左右,莫旗“六一零”头子张世斌害怕甄海燕上告,张世斌胁从鄂伦春旗大杨树镇街西派出所德能山再次来到大杨树镇新华村甄海燕的母亲家中,哄骗老人说:“你女儿身体不好,我们给她看病去”。然后不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把人抬起来就往外走,甄母不让抬人,过来五、六个警察把老人抱住,老人情急之下咬坏了他们的手,等跑出去一看,女儿的鞋还在车门外边别着呢,他们已经开车跑了。张世斌问甄海燕说:“你不是想上告吗?告就抓你。”

甄海燕被劫持往莫旗的途中,突然抽搐,不省人事,下半身不好使,几百里地的路程,车里的警察没有一个管她。到莫旗后,他们害怕出人命,直接拉到医院,打上针,开上药,然后送往看守所。家人去要人,公安局说做不了主,不能放人,家人说:“杨宇新已经死了,若甄海燕再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和你们没完!”

两天后,甄海燕才苏醒过来,女狱警和莫旗“六一零”的几个人就劝她签字,遭到拒签后,张世斌逼迫甄海燕签字,威胁说:“你签不签?如果签了字,我就给你送回去。如果不签,看我怎么对付你。”

张世斌带领公检法的人来了一屋子,软硬兼施。张世斌说:“你同意不同意都一样,这是法律程序,已经经过检察院了,你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还说:“你不签字,就劳教你。”甄海燕问:“凭什么劳教?”张世斌一副无赖的嘴脸:“什么也不凭”。

当天即九月十三日下午二~三点钟,莫旗看守所大队长李占英带人进监室,哄骗甄海燕说:“看我们对你多好啊?!现在去给你看病。”说着把甄海燕用担架抬着劫持到兴安盟扎旗图牧吉劳教所。

甄海燕被用担架抬着,在去劳教所的路上有狱医跟着,只要甄海燕抽搐就给她打一针,不知打了多少针才到达图牧吉劳教所。

据劳教所的人说甄海燕到了图牧吉劳教所时,已经不象人样了,蓬头垢面,不能走路,意识不清。劳教所狱警怕她有传染病,要求给她检查身体。甄海燕因为身体极度虚弱,排不出来尿,无法检查。张世斌说:“接点别人的尿检查”。法医没答应。劳教所拒收,张世斌硬让留下,劳教所才收下。

过了几天,图牧吉劳教队给甄海燕的家人打来电话,让给甄海燕送几件衣服,连看看人。此时正是秋收农忙时节,甄母和其哥哥顾不了这些,家人看到甄海燕时,人已经不能自理,是两个人抬出来的。甄海燕已骨瘦如柴,生活无法自理,吃不下东西,呕吐不止,双腿不能走路,嘴出现歪斜,小便失禁,几乎成了“植物人”。

甄海燕的母亲伤心欲绝,图牧吉劳教所的狱警说:莫旗“六一零”(张世斌)已给你女儿判二年劳教,判决书在我们手中。家人要求把甄海燕带回家看病,病好了再送回来。他们坚决不放人。无奈之下,甄母和其哥哥给甄海燕买了营养品,又存了五百元钱才回家。甄海燕的老母亲回家后,日夜牵挂,担心女儿随时会失去生命,老人的眼泪都哭干了。

一个多月后,也就是十一月二十二日晚上十点多钟,图牧吉劳教所又打来电话,告诉她哥哥马上去接人,并说甄海燕抽的厉害。她哥说:“不行,我们去了,你们不放人,我们不白去了吗?”他们说:“来吧!来了就放人。”

哥哥去了之后,劳教队的人让签完字再见人。见人心切的哥哥就把字签了,等见到妹妹之后,哥哥傻了,妹妹已经不成样了,根本就是一个“植物人”躺在那儿。哥哥说:“要知道我妹妹让你们迫害成这个样子,我是决不会答应签字接人的。你们怎么能这么欺骗人,连一句真话都没有。”他们却说:“没什么大毛病,已经在白城医院做了两次头部检查了,没有病。”就让拿一个头部检验方,连诊断书都没给,就让接回去养病。她哥哥说人都成这样了,我们没法接回去。他们说给买卧铺。她哥哥说:卧铺也不行,你们给送回去吧!他们让哥哥拿油钱,然后请示局长。局长说什么油钱不油钱的,赶快把人送回去。

甄海燕从劳教队被抬到车上,已经抽的不省人事了。就这样,甄海燕于十一月二十三日晚上八点多钟,才被用救护车送回家中,当时已昏迷不醒,小便失禁了。

四、甄海燕被绑架、非法判刑入狱

即使这样,图牧吉劳教所恶警还经常打电话,骚扰甄海燕及其家人。

甄海燕回来后渐渐的清醒了,坚持修炼法轮功,身体奇迹般的康复了。此后,警察多次去骚扰,图谋迫害她,甄海燕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大杨树镇政府齐文杰四人到大杨树新华村骗村民田丽荣带路,假借关心甄海燕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为再次迫害甄海燕去投石问路。没几天,就开始行动。七月三十日上午九点,大杨树镇片警德能山带领莫旗610及大杨树公安局、街西派出所人员,开了两辆警车,有八九个人,下车就将甄海燕家(娘家)团团围住,进屋就问甄海燕在没在家,家人告诉他们甄海燕不在家。恶徒的阴谋没有得逞。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大杨树镇公安局以刑警队队长李本学为首,带领大杨树三大派出所(中央街派出所、街西派出所、桥东派出所)的所长及警察近30人,警车叫嚷,全副武装,窜到九名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家中,进行了不同程度的非法抄家、抓人。街西派出所所长安义带领警长兼新华村片警德能山去新华村甄海燕家,见甄海燕不在家,又去其哥哥家找人,没找到人后走了。

二零零九年八月,恶警两次到甄海燕家骚扰并扬言:要是抓住甄海燕,就不让她出来(蹲大狱),蹲死她。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份,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公安局以李本学为头的所谓“专案组”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所谓的“专案组”,成员有组长李本学,成员许晓峰、梁越、高茂玉、张学文、孙国、历学斌,操控恶警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的家中,进门就问“炼不炼”,说一声“炼”,恶警立即就抓人。

十一月六日中午十二点多,四个警察跳进法轮功学员王桂兰家院子,强行撞开房门,不出示任何证件,把甄海燕和王桂兰正在上中学、不修炼的女儿按倒在地,拳打脚踢之后,把她们俩强行绑架到大杨树镇公安分局。

甄海燕在大杨树镇公安分局时已开始抽搐,口吐白沫,奄奄一息,恶警们不但不给医治,还说:“死了拉倒。”在甄海燕实在不行时,警察才将医生叫来,将其送到医院。然后,一个一瘸一拐的警察,声称蹲了一夜坑,腿都瘸了,开始对王桂兰的女儿(学生)大打出手,先是扇耳光子,后又抓住头发将孩子头往墙上猛撞,将其左脸全部打肿,眼眶打青,手打的瘀血,还恐吓说,要一枪崩了她。王桂兰的女儿要求见妈妈,警察不让,并将王桂兰劫持到阿里河镇看守所迫害。

当天晚上九点左右,甄海燕被非法关押到阿里河看守所。尽管当时甄海燕已无知觉,恶警们还是强行将其抬到看守所。

当时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鄂伦春自治旗阿里河看守所。“专案组”伙同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一天每人只给两个馒头,两碗带泥的菜汤。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多次被毒打,身体健康出现大量问题。看守所警察以各种借口拒绝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看望:“没有主管局长批条,任何人不准看”;“没判呢,不能看”。

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十日,鄂伦春旗法院连续三次非法开庭,共枉法诬判18名法轮功学员皮长富及妻子、女儿皮丽丽、樊凤英、樊凤珍、王桂兰、王雪梅、金胡木、甄海燕、高玉昌等,分别判为一至七年徒刑。甄海燕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生活各方面不能自理,三月九日被人抬上法庭。

从甄海燕被绑架到看守所,一直到被劫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监狱,七个月的时间,甄海燕生活一直不能自理,绑架到监狱都是被抬去的。

甄海燕到监狱不长时间,监狱方面就来电话说甄海燕病重,让家人去看望。家人去监狱,到那时人在医院,插着胃管,已经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人已不能说话了。见面还不到二十分钟就叫家人出来了。甄海燕七十多岁的母亲要求让甄海燕回家看病,监狱拒不放人。

五、王雪梅在阿里河旗看守所遭虐杀

大杨树镇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成立所谓的“专案组”,绑架了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其中法轮功学员王雪梅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被迫害死在看守所,年仅46岁。王雪梅死时身体头部、肋部、腿部有伤。王雪梅家中留下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 在家属争取下,公安局给了所谓的私了费十万元。

王雪梅

王雪梅,女,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街西居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中午,大杨树镇公安局局长侯清杰伙同交警队队长高金辉动用了五六台警车将王雪梅家经营的商店门堵住,暴力绑架王雪梅,并抢走家中的电脑等私人财物,当晚把王雪梅劫持到阿里河看守所非法关押。

当时在王雪梅家的法轮功学员王桂兰也被恶警侯清杰和交警队队长高军辉等人绑架。绑架时,恶警抓住王桂兰的头发,就往警车里塞,还拳打脚踢,过路的人都看不过去,说:“这哪象警察,简直(象)土匪!”王雪梅邻居家的服务员过来看一看是怎么回事,也被警察绑架到警车里,审问后才被放回。

王雪梅被非法关押期间,其家人曾要求会见,被阿里河看守所以各种借口拒绝。在阿里河看守所,法轮功学员遭受残忍迫害。皮长富的妻子被严重毁容,满脸是黑青疤痕。曾参与迫害的警察说:我也可怜他们,我都看不下眼了。

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在非法庭审王雪梅时,其家人最后一次见到王雪梅。王雪梅的丈夫一直打听判了王雪梅几年,什么时候将送往监狱,善良的王雪梅丈夫还想到了监狱就可以会见妻子了。可恶警们一会说四年一会儿说六年,什么所谓的法律文书也不给。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王雪梅被迫害死在阿里河看守所。阿里河看守所拿出了所谓的录像片给家里人看,谎称王雪梅是病死的,后来该录像片被自称是呼伦贝尔盟公安局来的人拿走。王雪梅家人质问:人有病为什么不给看?恶警们阴毒的说:我们以为是装的呢。

鄂伦春自治旗公安局长于世春找到王雪梅的丈夫说:人死了私了,钱太多公安局拿不出来,在有可能的情况下可以考虑。我们这也是出于道义才给钱的。起初恶警说是给七万元钱,王雪梅家人不同意。因王雪梅遗留下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无人照看,上学需要钱。最终同意给十万元钱,并让王雪梅的丈夫在一张纸上签了字。

听到王雪梅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后,王雪梅的邻居们都说:多好的人呀!怎么就给迫害死了呢!雪梅人心眼好、身体也好,那俩孩子给教育的也可好了!

六、于秀兰、李海燕母女被迫害致死

大杨树镇中央街六委原居住着一家人,母亲于秀兰、父亲李金荣、女儿李海燕修炼法轮功,一家人身康体健,和乐美满。修炼前,于秀兰患有严重的脉管炎、胃炎,腿痛得她常常卧床不起,多年到处求医都未能见效,病魔折磨得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九九六年有幸闻得佛法,她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渐渐好起来,多年的脉管炎等疾病不翼而飞。

李海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一夜之间是非颠倒,电视报纸充满了对法轮功的污蔑。于秀兰流着眼泪说:“我要去北京上访,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大法,哪里有错?”九九年九月二十六日,于秀兰和老伴李金荣、女儿李海燕一起依法進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公道,脚步还没迈进信访办,北京恶警就将他们绑架,并通知当地公安局接回,非法关押在大杨树拘留所。当晚,恶警德玉林和两个武警疯狂殴打李海燕,跺她的双脚,李海燕的脸被打的变形,牙齿松动,数日不能进食,双脚被恶警跺得鞋都脱不下来。

于秀兰的丈夫李金荣,在京被绑架到内蒙驻京办事处后,当晚就走脱了,被迫流离失所。恶徒李树良得知后,派人四处查找,没有找到。于是恶警闫立华、李树良竟将李海燕的大哥(非修炼人)绑架到公安局做人质,动用酷刑逼迫他供出父亲下落,并通告李海燕家所有亲属:李金荣不回来,人质不放。无奈之下,李海燕的二哥不得出行寻回父亲,换回大哥。

在拘留所,于秀兰坚持炼功,坚决不写所谓揭批法轮功的三书(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被恶警劫持到阿里河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十个月之久,于二零零零年七月十日由家属多次请求才保释回来。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李海燕被大杨树公安分局恶警酷刑折磨导致胸膜结核,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份被勒索钱财近万元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二日,于秀兰在家中被大杨树镇中央街派出所所长白丽、片警刘长校、彭金宝等人绑架,之后被长期非法关押在鄂伦春自治旗第二看守所。当时直接参与迫害她的凶犯还有公安局副局长李树良、治安股长李本学、中央街派出所内勤许长发等人。

于秀兰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下旬,于秀兰身体已极度虚弱,恶警害怕担责任,只好允许其家人保释出狱。然而没过多久,二零零二年过年前,公安局与中央街派出所数恶警闯到于秀兰家中,当时于秀兰身体十分虚弱,恶警把她强行抬到法院,非法对她及其丈夫李金荣、法轮功学员徐长青所谓“开庭审判”。于秀兰当时出现了痉挛状态,不省人事,法院只好同意家人将其送医院抢救。

但没过几天,法院院长陈鹏等一行多人闯到其家中,称在家“开庭”,非法宣布对于秀兰判刑三年,李金荣、徐长青缓刑三年,陈鹏等并称“上边精神,不准辩护”。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上午,镇邪党委书记闫立华等人到于秀兰家中,假意看望,实质打探于秀兰的情况。当时于秀兰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已恢复了。在闫立华离去几分钟后,看守所所长连胜、彭金宝带领狱医苏宝花、德玉林等十余名恶警破门而入,闯进家中强行绑架于秀兰。当晚,于秀兰被劫持到保安沼劳改大队(保安沼女子监狱)。交接时,恶警德玉林故意向一女警说:“就这个于秀兰不好治,别人都好治,就她我没治了。”女恶警立刻会意,说:“你们不行,我们有办法治。”

于秀兰入监时身体健康,干净利落。她被劫持到劳改队后,正色向恶警宣告:我是无辜受迫害,没有罪,并拒绝劳改队的一切强制要求。恶警周建华将于秀兰长期关在禁闭室里上酷刑,四肢大叉开,用铐子长期铐住,大小便也不松铐,饿了让犯人往嘴里塞几勺饭,出现生命危险就放出去松两天,缓过来又关入小号(实为一个坐不能直腰,卧不能伸腿的铁笼子)继续折磨。期间恶警周建华还将于秀兰置于高温下曝晒,以至昏厥。

在恶警们的残酷迫害下,于秀兰出现脑血栓症状,不能行走,骨瘦如柴,言语不清。当家人向劳改队要求保外就医时,恶警回答是:有规定,不“转化”死也不放,死了算白死。劳改队头目也亲口声称:“不‘转化’死了也不能放人,死了算正常死亡。”

于秀兰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死时骨瘦如柴。于秀兰死后,恶警周建华为掩盖其犯罪行为,谎称于秀兰是病死的。而目击者说:“那可真是活活折磨死的。”劳改队给家人出示了一张“死亡报告”,匆忙把遗体火化了。

女儿李海燕因发真相资料第三次被恶警绑架后被保外就医,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李海燕在加格达奇市(属黑龙江省)被九三农场警察绑架,在非法审讯中不配合恶人,不说姓名地址,被酷刑毒打十四个小时,遍体鳞伤,恶徒将她卡在老虎凳上,用铁条皮带抽打,她的背部被打的青紫,腿部不能行走。恶徒还在用刑期间,往她鼻孔插入点燃的香烟,往嘴里灌酒,等等酷刑,惨不忍闻。

李海燕后来被加格达奇法院非法判刑十三年,被转关到哈尔滨女子监狱七监区。在那里,她再度惨遭多种酷刑折磨,后被迫害成肺结核,大量吐血,肺叶烂没,生命垂危,被转到病号监区,体重由原来的九十多斤重被迫害成四十多斤重。

李海燕的家人多次要求监狱让李海燕保外就医,经过百般周折,生命垂危的李海燕才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二日被保外就医,四个月后,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岁。当日上午九点多,片警张喜龄(音)及民政、街道委主任等几人就匆忙来将李海燕的遗体拉去火化。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大法修炼人,面对比豺狼还凶狠的红魔邪灵,慈悲的救度着善良的鄂伦春人。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