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昌吉自治州白家五人在迫害中离世

Print

【圆明网】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九运街乡法轮功学员白万珍十多年来一直是当地公安警察重点监控迫害的对象,因受中共长期悬赏通缉、流离失所,剥夺生存的权利,于2014年12月4日离世,时年63岁。至此,白万珍一家五口在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中相继离世。

小妹白万玲2000年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劳教,遭受种种非人的折磨,因绝食抗议被强迫插胃管灌食,胃管把肺脏都插破了,最后出现严重的肺空洞、呼吸困难、不成人样,于2004年5月离世,年仅39岁。白万珍的母亲李清芳(69岁)、父亲白银山(70岁)、大姐因不断的被骚扰、恐吓、抓人等迫害而先后离世。

白万玲

一九九八年,当法轮大法传到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九运街乡时,白万珍的父亲白银山和母亲李清芳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不久,父母亲精神焕发,身体健康,甩掉了多年的“药篓子”。儿女们也相继走入大法中修炼,一家老小不再吃一片药,生活充满幸福和希望。

白银山和李清芳俩位老人一生勤勤恳恳与世无争,遵纪守法,朴实善良,他们养育五个女儿和三个儿子。特别是李清芳老人一生体弱多病,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久,多年的妇科病、高血压、肺病等各种慢性病痊愈了。白银山老人更是精神,鹤发童颜,步履轻松。受益中的他们也把这美好的大法传给了亲朋好友、乡里乡亲、左邻右舍,家中成立了炼功点,放师父的讲法炼功录像,很多人在大法中受益,重德行善心性得到很大提高。

一、不分昼夜骚扰恐吓、扎住在家监控 母亲离世

1999年7月20日,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铺天盖地,污蔑大法,诽谤师父,禁止炼功。面对无理打压,白家的几个儿女们和全国法轮功学员一样,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列车,只想和政府说一句发自肺腑的真心话: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给修炼者一个修炼的环境。但他们因此而被当地派出所拘留。从此,当地610、公安不断的骚扰、拘押,把这个善良的家庭迫害的家破人亡。

白万玲2000年2月15日为了说句真心话“法轮大法好”,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劫持,通知当地公安局将她带回原籍后,遭到九运街镇政府派出所的工作人员4人一班24小时轮流严密监控她的行动,吃住均在九运街镇政府办公室。该政府人员轮流找她谈话,不许她睡觉,并恶毒的咒骂她、侮辱她,她总是不厌其烦的向这些政府工作人员讲真相(其中一名辱骂她的工作人员遭到恶报,不久住进医院)。后来白万玲被阜康市公安局政保科非法关进该市看守所拘留了15天。

2000年5月,白万玲再次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和师父鸣冤。在北京她与众多来自全国各地上访的大法弟子们遭到北京警察的各种折磨,如白天在烈日下曝晒,夜间放冷气冻,并常常有警察的暴力折磨。然后她被警察绑架至河北省驻京办事处,后河北省查无此人才将她放回家。

阜康市公安局、“610”、乡政府、乡派出所不分昼夜轮番出入白家,特别是夜晚喊叫、敲门,开的慢点,恶人就翻墙入室,搅的四邻鸡犬不宁。当时,乡政府还安排了两百多名不法人员进行排班监视,每日两次上门骚扰监控,以每日三十元工资雇两名无业小青年扎住在白银山老人家的院内,监控他们,连老人的儿子下地干活、上厕所都被跟着,吓的邻里乡亲都不敢上门来探望。

中共人员以“党员不许炼法轮功”为由,威逼白银山老人放弃修炼,老人在修炼大法与邪党之间,坚定的选择了大法,退出了中共邪党组织。

两位70多岁的老人在自身遭迫害、承受苦难期间,还耐心的向世人包括公安警察、政府工作人员讲述着自己修大法后的身心巨大变化,建议身体不好的或有病的也学一学法、炼一炼功。

2001年秋,当地中共人员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悬赏五千元在《晨报》上通缉白家二女儿。

一个女儿被非法关押,二个女儿被逼流离失所在外,加上警察常常来逼问下落。母亲李清芳听到小女儿白万玲被非法劳教三年,又常常遭到警察半夜三更的搜家、恐吓,这个一辈子老实善良的老人在连惊带怕中最终卧床不起。

在这种情况下,市公安局及610的恶人们仍强行带走她的儿子,没过几天又来抄家。在这种肉体与精神的折磨下,69岁的李清芳老人于2001年9月含冤离开人世,她临终也未见小女儿一面,当时小女儿白万玲还在乌拉泊劳教所。

二、小女儿白万玲被劳教迫害命危

2000年7月,白万玲(曾用名白万琳)再一次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真、善、忍”横幅,遭警察绑架至怀柔县看守所。在那里她绝食绝水,四天后闯出魔窟。

白万玲回到家乡后,九运街镇派出所的警察逼问她去哪里了,遭到她义正词严拒绝后,该所警察将她铐上手铐,关在一间无水、无电、无任何物品的空屋子里。铐了一夜后,无任何理由,无任何法律手续,又将她劫持到阜康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而且迟迟不肯放人,据说是所谓“十一”快到了,怕她出来后再次去北京上访,影响他们的乌纱帽。非法关押近三个月后,才将她放出。

从看守所出来后,白万玲开始向身边的老百姓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白万玲在与同修去奇台县散发真相资料时被当地警察非法抓捕。在该县看守所,她一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警察强行拉到医院灌食。因医用细软管用完了,警察命令医护人员用手指粗的硬塑料管插入鼻孔强行给她灌食(当时医护人员拒绝用硬管,但警察强行命令),结果每次灌完后都使她鼻孔出血。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后来,白万玲被移至昌吉州看守所,在那儿她继续绝食,一个警察将一大海碗奶粉和一大海碗米汤一次性灌入她的胃中,目击者都对警察的行为感到震惊,该警察却狞笑着说:“她特别,这是对她的特殊对待。”后来她的家人打听到她的下落后(因在她被抓、被关期间,当地政府、政法委、610、公安局统统对外封锁一切消息,和她一起被绑架的还有一名阜康的大法弟子)。她姐姐来看她,给她留下50元钱,也被该所一个警察骗去装入自己的腰包里。

经常强行灌食,使白万玲肺部受到严重的损伤。2001年3月,白万玲被非法劳教三年,被警察铐上手铐强行送入新疆乌拉泊女子劳教所。

一进劳教所里,白万玲就被罚站两天一夜,腿、脚全肿了,并让她大骂大法与师父,均被她严厉拒绝。然后警察巴小梅将她衣服、鞋子脱光,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她的脖子、腿、脚等处。一边电她,还一边“笑眯眯”的问她转不转化,由于她一直不配合警察,这种邪恶至极的迫害从傍晚一直持续到凌晨四点,直到恶徒巴小梅精疲力尽方才罢休。而白万玲浑身上下全是青紫色的痕迹。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在新疆乌拉泊女子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都受到吸毒人员(受该所狱警指使)24小时寸步不离的监控(夜晚不许关灯)、强行转化,不许她们互相交谈,不许一个人静静的思考。如不配合,就遭到拳脚相加的“待遇”。在劳教所恶劣的生活环境下,白万玲的身体出现了剧烈的咳嗽、白天发冷、夜间发烧,但还要逼着参加强体力劳动。

白万玲身体越来越差,数月后,狱警才带她去医院检查。医生检查后,建议她立即住院隔离治疗,可警察将她带回后,却向她家人索要3000元钱才肯放人。遭到家人拒绝后,才不得不于2002年6月通知家人将她带回家。

当时白万玲已被折磨成皮包骨头,1.62米的身高体重才39公斤,浑身困乏无力,卧床不起了。

三、父亲、小女儿、大女儿相继离世

2002年6月白万玲从劳教所回家后,可阜康市610的头子张新国、蔡三祥及市公安局的许晓峰(音)、姚建清(音)(此人凶残恶毒,曾去乌拉泊劳教所提审过阜康所有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等恶徒及九运街派出所的警察们一刻也没有放松对白万玲及其家人(因其全家都是大法弟子)的监控、迫害,并对她及其亲人们的电话全部监听。还常常去恐吓她们。610的头子张新国曾指着白万玲说:“你如果不配合我的工作,还把你送回劳教所去”。并嘲笑她说:“我们这些魔怎么不得病,怎么不死?”(此人已于2003年8月左右遭恶报暴病身亡)

这些警察常常派村里邻居去盯梢。有时这些警察半夜三更就翻墙入室,强行搜家,非法带人,非法拘禁她的家里人。搅得一家人没有几天安宁日子。

之后,警察仍不放过她的老父亲白银山。白银山老人每次出门都有恶人严密监控。有次老人去乌市探望自己的亲妹妹,也被警察随后强行从乌市带回。老人曾多次向公安们讲真相、劝善,一警察无奈的说:“我们也只不过是一条狗而已。”

在警察们一次次的迫害下,白银山老人无法正常的学法炼功,身体一天天不行了,最终于2002年10月含冤离世。在老人出殡那天,警察们竟然去他家附近蹲坑,妄图抓捕他两个流离失所在外的女儿。

在两位老人离世后,邪恶的610及公安警察们仍不放过白万玲的家里人,不但天天骚扰、恐吓,而且多次将其弟弟、弟媳连骗带拖强行送入洗脑班转化,致使白万玲无法正常的生活、学法和炼功,使长期在看守所、劳教所遭受迫害的身体一直得不到很好的调养。

2004年5月白万玲被家人送到医院,在她住院期间,阜康市公安局的警察们仍去她弟弟家追问她的下落。白万玲于2004年5月31日在医院含冤离世。

在她离世后,阜康市的警察们依旧诽谤法轮大法,并四处散播谣言,说白万玲及其父母都是因炼功死的。其实造成这一切的都是这些残暴的中共人员一次次无休止的暴力残害。

多个亲人的离去,给这个家造成巨大的伤害,大女儿在悲痛中也于2004年9月离世。

就这样一个善良幸福的家庭,在短短的几年中,被中共邪党迫害的家破人亡,四位亲人被夺走生命。

四、二女儿白万珍被悬赏通缉十多年离世

二女儿白万珍在昌吉市物资局工作。在中共迫害初期,到北京为法轮大法上访,被非法拘留后,为躲避中共的骚扰和监控而流离失所。2001年秋,中共恶党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在《晨报》悬赏五千元通缉白万珍。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就能颠覆得了号称“铁打的红色政权”?

为了达到绑架白万珍的目的,2012年7月6日昌吉州阜康市公安局又下通缉令,通缉令上印有白万珍的照片,并以五千元人民币“悬赏”举报者,同时昌吉市公安局出动多人到白万珍家抓人,白万珍为避免再次被迫害,一直流离失所。

警察见家中无人,又找到亲戚家,还到亲戚孩子的单位哄骗要挟,让家人提供信息,否则遭连累失去工作。

更卑劣的是,昌吉市、阜康市、610、公安在乌鲁木齐媒体上发布假寻人启事,公布白万珍的身份证号及个人信息、特征,以五千元资金“悬赏”举报人。

在这样长期的通缉监控下,白万珍精神上造成的压力和摧残是可想而知的。有家不能回,停发工资,断绝一切经济来源;原本2008年到退休年龄,应该享受养老工资也无法领到养老金。又因为不能使用身份证,年龄又大,难以找到工作,在法轮功学员同修的帮助下,找了几家保姆工作,维持生活。

白万珍长期的流离失所,后来给儿子家打了个电话问候一下,没想到儿子家的电话依然被监控着,恶人不但找到儿子家,还跟踪到电话亭去查询此人。

由于受到当地公安警察等十几年来的长期全方位迫害,白万珍精神上肉体上都遭受巨大折磨摧残,于2014年12月4日含冤离世,临终前也没见到儿子和家人一面。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