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双胞胎姐妹被迫害致死(图)

Print

【圆明网】重庆向南,綦江县松藻煤矿,那里远离闹市的喧嚣,有着苍翠青山的环抱,有着潺潺清泉的流淌。二十一世纪,那里却有一个不寻常的凄婉故事,流传在青山绿水间。

松藻煤矿有一对同胞姐妹王积琴和王积奉,从小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二十多岁后分别成家在父母同一社区的煤矿。不幸的是,姐妹俩因为坚守法轮大法“真、善、忍”原则,修心向善,面对强权迫害而不愿唯唯诺诺而妥协,先后被绑架、劳教,被迫害致死,年仅二十多岁。善良的父亲王森林难以承受巨大的打击,导致精神失常,瘫痪在床,二零一六年二月含冤离世。

王积琴

王家最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是母亲杨国正,修炼前由于一家人的重担全压在她一个人身上,生活的苦使她的性格脾气越来越坏,一身的病:颈椎骨质增生、风湿关节炎、风湿心脏病、妇科病、头痛、头晕、痔疮等,使她性格暴躁,争强好胜,怨气十足,特别是丈夫,象是她的出气筒,一不顺心就骂他没本事。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到两个月,她的病不翼而飞,得到了健康的身体,思想也得到了明显的升华。

杨国正老人说:“我听师父的话,对人慈悲、善良,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这一切我真诚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是他拯救了我,使我身心得到了真正的健康。特别是老伴非常感谢师父,感谢大法,说是大法把我教好的,我再也不骂他了,家庭也从此和睦了。”

王家的两个女儿王积琴、王积奉看到妈妈的变化,也先后走進了大法的修炼中。妻子、女儿们遵照真善忍原则,做事总先考虑别人,因此家庭总是洋溢着欢声笑语,幸福而祥和。

女儿王积奉说:“一九九八年妈妈和姐姐有幸得到法轮大法,从此我们家就发生了根本的改变。身患重病的姐姐彻底摆脱了病魔的折磨。家里的吵闹声也少了,因为妈妈的性格脾气有了很大改变,总是带着满脸幸福的笑容,变得那样的慈悲善良、宽容大度,做事总先考虑别人,也不和别人去争去斗了。看着妈妈精神变得如此的轻松,我们一家真是为她高兴极了。一九九九年我也走进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行列,还找了一个修炼大法的丈夫,这样我们的家庭总是充满着幸福祥和的气氛。”

可是温馨的生活不久就被破坏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头目江泽民为一己之私、凌驾于法律之上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铺天盖地的诬陷打压。王家原本幸福的家庭被迫害的支离破碎,她们先后被抄家被抓,被关押在看守所,被劳教、被酷刑折磨。

一、大女儿王积琴被迫害致死

大女儿王积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和另几个同修一起到北京去上访,希望向政府说明法轮大法真相,被北京警察非法抓捕,劫持回綦江拘留所非法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早上,王积琴和其他功友到矿部花园炼功,被警察带到公安科,并逼问谁组织的,没问出所以然就被关进又黑又脏的黑屋子里,下午被非法关押到綦江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因盘腿而坐和说话面带笑容,就被戴上三十八斤重的刑具“鸡啄米”四天四夜。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日,王积琴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送到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王积琴受到残酷的迫害。在多次被体罚、毒打,身体被严重迫害的情况下,恶警以治病为名指使七、八个吸毒犯对她强制灌入不明药物,导致她休克。

她在遗书中写道:“二零零一年八月五日晚,被一个叫杨明的恶警和八个吸毒劳教人员拖到一间屋子里,把头、鼻子、嘴、手、脚分别按住,强行灌一种不明药物,再把鼻子、嘴捂住,当时差点窒息害死,凶手们看到我脸色苍白,象死人一样,才赶快把手松开,气才慢慢回过来了。过后,身体肿,走路很困难,身体越来越不行了……”

母亲杨国正到劳教所去看望她,被劳教所拒绝,监管人员声称:“她不想见你们,对你们没有感情了。” 但要求给她上钱。

王积琴受到了残酷的精神及肉体的折磨,身体每况愈下,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劳教所怕她死在里面,于二零零二年给她办了保外就医,提前释放回家。

生命垂危的王积琴回家后一直吐血、便血、胸闷、气喘咳嗽、呕吐、腹泻、腹部剧痛,胸部以下严重浮肿,四肢无力,不能入睡。当地六一零和跃进一村段长经常到家对王积琴进行精神迫害,六一零还给她丈夫和父亲单位施加压力,加上她丈夫被邪恶的谎言毒害,回到家把全身的气都撒到她身上,本来身体就虚弱,得不到恢复。

王积琴于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年仅二十九岁,丢下四岁多的儿子孤苦伶仃。王积琴去世后腹部出现青紫色的斑块,嘴唇周围一圈发青。

二、小女儿王积奉被迫害致死

二女儿王积奉(王积凤),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同她丈夫古胜学和另几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北京去上访说明大法真相,被北京警察非法抓捕并抢走身上的全部现金,劫持回綦江拘留所非法拘留一个月。

王积奉的丈夫古胜学被非法劳教两年,在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整整被折磨了两年。被恶警及其指使的吸毒犯人毒打,使用电棒、狼牙棒等多种刑具折磨他,并用各种恶劣的方式:不让睡觉、不让洗澡、读恶毒诽谤法轮大法的材料、做各种超负荷的训练和劳动、关小间等等来逼迫他背叛真善忍信仰。

二零零一年一月王积奉讲法轮功真相,被谎言毒害的人诬告,被非法劳教一年,关在重庆女子劳教所。劳教所的警察为了逼迫王积奉转化写“三书”,用尽了各种卑劣的手段和酷刑:殴打、罚站军姿、罚军蹲、在烈日下跑步等等。王积奉被迫无奈违心的写下了“三书”后内心极度痛苦与悔恨。在劳教所中,王积奉身上长满了疥疮,狱警就强迫她吃不明药物。

王积奉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从劳教所回家,与她姐姐(王积琴)一样,身体越来越差,消瘦、吐血。

由于多次遭到中共不法人员骚扰,王积奉二零零二年一月被迫流离失所。其丈夫古胜学从劳教所回家没过几个月,于十月十四日上街买东西,又被警察秘密绑架关押在綦江县看守所、非法劳教三年,并再次被劫持到西山坪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九月在姐姐王积琴被迫害离世后,恶警们叫了七、八个被谎言蛊惑的人将她家把守起来,说是这几天要开什么“十六大”,整天把她家的门锁上,把她父母锁在屋里,不准出门。还到处打听王积奉的下落,逼得她四处流浪,有家不能回。

娘家婆家时常都有当地派出所、公安科到家骚扰,王积奉有家不能回,直到她的身体实在撑不住了才回到本地,怕连累父母不敢回家,直接住进松藻矿务局医院,住了十来天花去七千多元钱,医治无效,于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二十六岁。

二零零四年綦江公安非法闯入家中,抢走了王积奉的火化证、死亡证和住院的医疗发票,目的是毁人毁证。

王积奉丈夫古胜学二零零二年再次被绑架到西山坪后,在七大队严管组一直受着残酷的折磨,特别是在严管组的前几天,那些恶毒的药教(吸毒者)几个人把他强制的按坐在地上,把他的两只脚象散盘一样狠狠的给他挤拢,然后再用人把他的头使劲向前压在地上,又把他的双手反押在背上,整个腰部和头部弯得象个半圆形,身体不准动一点,久了痛得他忍不住时有一点呻吟声发出来,那些恶人又用毛巾、手去捂他的嘴,这就是那些毒教所说的“正坐3”,有时晚上12点还要让他这样扣起。晚上睡觉还不准朝墙睡。而且两只手还必须放在被子外面,每天早上5:00、甚至更早就把他从床上叫起来所谓“反省”。

古胜学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在乘坐出租车时,因没有身份证被恶警非法扣留,恶警从电脑系统中得知古胜学是法轮功学员,遂强行绑架了古胜学,并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关押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这期间被严管,被迫害的头发花白、人很消瘦、脸色苍白,被邪恶之徒强行灌毒药后,生命垂危,被送北碚九院住院抢救后“保外就医”,于零九年十月三日回家。

三、母亲杨国正被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二日清晨,杨国正与两个女儿(王积琴、王积奉)和其他功友一起在学校操场炼功,被蹲坑的警察非法抓到松藻派出所,每人罚款二百元,共被勒索六百元,没开任何收据。

二零零零年八月三十日,松矿党委副书记、保卫科科长、地段段长、松局科长将杨国正绑架到打通技校“洗脑班”,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强行转化写“三书”没达目的,非法关押十五天放回。

二零零零年初的一天,綦江县公安局一科周德明、松矿派出所恶警何信强带了几个保安到杨国正家抄家,强行闯入她家夺走她手中的宝书《转法轮》和大法书籍、讲法录音带等。还指使恶人横行霸道强行给她戴上手铐到派出所。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松藻派出所警察闯入杨国正家,抢走所有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并把她铐上手铐押到派出所,杨国正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心想做一个好人怎么这么难?事后,綦江公安科科长和松藻派出所警察又非法到她家抄家抢劫,找所谓“证据”,抢走了一张师父的经文和讲法录音带。

二零零一年黄历新年,杨国正回娘家看望老娘,松藻派出所警察就给当地浦和派出所打电话,杨国正还未到娘家,浦和派出所警察就已先到近八十岁的老娘家,对老人进行恐吓,并扬言要抓她。

同年的一天晚上十一点多,松藻派出所警察闯进杨国正家四处查看找人,说她二女儿(王积奉)搞串联,并进行恐吓。

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两个警察闯入杨国正家,抢走三本《转法轮》,并把她绑架到派出所,警察在长方形的硬纸板上写上”法轮功”三个字,强行把纸板挂在她胸前录像,并非法关押二十四小时后又送到綦江拘留所迫害一个月。

二零零二年四月重庆召开亚洲市长峰会,矿上各领导和当地警察把杨国正和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的女儿王积琴,还有其他法轮功学员骗到松矿招待所,非法软禁七十二小时。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中共召开十六大之际,退管会、家委等派了九个人轮番监视杨国正,拿了两把锁来,准备给她家的门钉上。杨国正告诉他们:“你们不要钉,我们是按着‘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是佛法,是被冤枉的,善待大法弟子会得福报,迫害大法弟子会遭恶报。我的老伴已经被迫害致疯,我的女儿王积琴九月二十三日才被迫害致死,你们现在又来迫害我……”他们根本不听,三人依然把两把锁锁在门上。

过了几天,杨国正实在忍无可忍就对他们说:“把门打开,不要上锁,如不听招呼,明天早上你们就再也看不到我,一切后果自负。”这样的情况下那晚他们才把门打开,留了一人在家看守整夜。事后晚上又锁上,杨国正只好把两把锁撬了下来。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二日早上,杨国正去安稳镇赶集讲真相,警车把杨国正等四个法轮功学员抓到安稳派出所,当晚谢强带领一帮人到她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真相资料、护身符,并抢走被迫害致死的二女儿(王积奉)的死亡证、火化证和住院的医疗发票。当晚把法轮功学员两人一组,用手铐连在一起坐了一夜。第二天送到綦江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在这期间,强行捻猪毛,逼写“三书”,还时常进行恐吓。杨国正的身体受到极度摧残,出现严重病状,他们用手铐、脚镣将她铐住送到綦江人民医院检查,最后非法判她监外执行劳教一年。

二零零九年十月一至五日,綦江县松藻煤矿社区书记吕干江(男、三十多岁)、二段长罗明艳(女、四十多岁),唆使居民组长周方甜等几个人二十四小时轮流在杨国正家监视,连杨国正去医院给丈夫送饭都要盘问。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杨国正在打通镇附近讲大法真相,被开来的警车抓到打通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在她身上没有搜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恐吓并强行罗列罪名迫害,当晚把她押到綦江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期间安稳派出所、松藻煤矿社区极力配合綦江拘留所对她进行强行转化,杨国正没按他们的要求做,引来一连串的威胁恐吓。 回家后,身体出现全身剧痛、咳嗽、头闷眼花。

四、父亲王森林难以承受打击,精神失常、含冤离世

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失去了两个心地善良的好女儿,父亲王森林在没完没了的恐怖迫害之中难以承受巨大的打击,精神失常,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自二零零四年四月长期住精神病院。

二零一五年七月,杨国正老人根据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正式向最高检察院投诉,状告残酷迫害千百万法轮功学员的元凶江泽民。杨国正老人说:“从一九九九年被控告人江泽民掀起迫害法轮功以来,退管科、家委会、公安科和派出所到家中多次骚扰、恐吓,加上两个女儿被迫害致死,使老伴受到严重惊吓,精神崩溃致疯,长期住在松藻精神病院,生活不能自理。我原本一个美好的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平时也有人跟踪和监视我的行踪,一到他们认为的敏感日更是严密监视,给我的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同年十月,重庆市綦江区松藻煤矿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杨国正等被骚扰询问,有的被抄家绑架。参与此次迫害的是綦江区公安局、国保、610政法委的一伙恶人,扛着摄像机非法闯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

王森林老人于二零一六年二月含冤离世。

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这场浩劫导致了成千上万的家庭破裂,摧毁了綦江松藻煤矿这个原本美好的家庭,夺去了两个年轻的女儿的生命,击垮了老实父亲的精神和身体。从此,青山和绿色环抱下的那片土地,也被蒙上了厚重的阴霾。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