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连迫害下的人伦悲剧

Print

【圆明网】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非常重视家庭伦理,倡导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妻互敬,家庭和睦。传统的家庭伦理不仅维系着家庭的和谐与稳定,一个个充满关心的和谐家庭集合成一个稳定的良性社会。不幸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给人建立的一套稳定的道德体系,历经中共暴政的浩劫,已经支离破碎。

在文革十年浩劫中,人伦道德被践踏,优良传统遭毁弃,“大义”灭亲、叛卖告密成了“美德和荣耀”,在严酷血腥的你死我活中,人性泯灭了,子女揭发父母,夫妻相互检举,亲属暗中告发的情况比比皆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后,这些触目惊心、惨绝人寰的人伦悲剧又在发生。

陆红枫

陆红枫女士,时年37岁,系宁夏灵武市一小副校长兼教务主任,高级教师。因爱岗敬业,能力突出,教学优异曾获得全区优秀教师称号、全区模范教师称号,以及许多市级的先进荣誉和桂冠。

二零零零年三月中共人大、政协两会期间,陆红枫女士由于在上书人大呼吁停止对法轮功迫害的公开信上签字,受到当地中共官员的迫害,被市教育局停职。在邪恶的压力面前,陆红枫表示坚修大法,市教育局进一步作出了撤销陆红枫副校长职务的决定。

陆红枫的丈夫秦玉焕是灵武市一建公司中共党支部书记,在中共恶党压力下,为了自身政治前途不受影响,竟配合所谓“转化”、迫害自己的妻子,于二零零零年五月六日将陆红枫打出了家门。

陆红枫女士被逼的无家可归,但仍然继续公开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丧失了人性的秦玉焕仍不罢休,伙同宁夏灵武精神病院住院部主任董芸、护士陶志军于六月七日纠集一伙人将陆红枫强行绑架至灵武精神病院,对陆红枫进行了长达50多天灭绝人性的进一步迫害。

据精神病院知情医生透露,恶人们不顾医德,将陆红枫绑在病床上,每天给她注射和灌食大剂量损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有一种德国进口药,一般人吃一片就会昏迷三天;而他们竟每天给陆红枫灌24片!

50多天的非人摧残使陆红枫神智失常,身体极度虚弱。七月底,陆红枫被带回家,秦玉焕仍不放松对陆红枫的迫害,除每天给陆红枫灌食大量破坏神经的药物外,残暴的对陆进行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致使陆红枫生命衰竭,于二零零零年九月六日去世。

秦玉焕这个泯灭了人性和良知的中共支部书记虐杀妻子后,不仅毫无悔意,反而变本加厉的在报纸、电视等媒体采访中诽谤法轮功,当地政府利用媒体渲染陆的死亡,但却对陆红枫的真正死因秘而不宣,散布谎言,欺瞒世人。

中共对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国家恐怖主义政策进行灭绝性迫害,大搞全方位的连坐和株连迫害,制造仇恨和挑起矛盾:家中有人炼功,就巨额罚款,任意抄家,侵吞私人财产;并且株连父母、兄弟姐妹、配偶,令子女难以入学、升学和就业;令亲属提前退职下岗(失业),以断绝其家庭经济来源;甚至连所在地区、单位和街道有关人员的升降奖惩都与迫害法轮功的“业绩”挂钩。许多人被逼迫屈从恶党淫威,自觉或不自觉地充当迫害的工具。

河北精神崩溃的丈夫双手掐死贤妻

河北省保定地区定州市北门街法轮功学员杨丽荣,三十四岁,因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多次被邪党人员绑架、勒索、抄家、骚扰。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中共恶警再次到她家中非法搜查,杨丽荣的丈夫再也承受不住压力,将杨丽荣掐死。

杨丽荣

杨丽荣是定州市眼镜厂职工,下岗(失业)后以裁剪缝纫衣服为生,她身体虚弱,经常胸闷发憋;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从此身心健康。

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杨丽荣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遭定州市公安局主导迫害的恶警肖福娣指名迫害,北城派出所恶警魏进保、北门街公安员王占民等将杨丽荣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两个月,勒索五千元现金。

二零零一年九月,北城派出所恶警及北门街居委会邪党人员把杨丽荣绑架到在定州市二职办的洗脑班迫害,并勒索罚款。杨丽荣拒绝放弃信仰,曾连续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强制“转化”。期间,北城派出所恶警及北门街居委会邪党人员经常上门非法抄家、搜查、骚扰,有时是白天来,有时是晚上砸门,家里的老人、孩子提心吊胆不得安宁。

杨丽荣的丈夫韩宏是定州市技术监督局计量所司机,由于不堪邪党恶徒屡次骚扰、罚款,多次殴打杨丽荣,逼她放弃信仰。杨丽荣按大法的要求,宽容忍让,和言以对,使家庭气氛平和些。

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晚,上述一伙人又到杨丽荣家中抄家、骚扰。韩宏因妻子屡次被骚扰、罚款、抄家、绑架和恐吓,终于承受不住压力,次日凌晨趁家中老人不在,掐住杨丽荣的喉部,至杨丽荣死亡。

随后韩宏投案自首。警察赶到现场,将体温尚存的杨丽荣剖尸验体,当时掏出内脏时还冒着热气。定州市公安局一人说:“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来是在解剖活人啊!”

山东助恶的丈夫与家人害死无助的妻子

王玲,是山东蒙阴县蒙阴镇西关村人,与蒙阴镇北道沟村村民韩成旺结为夫妻,因身体虚弱走入大法修炼,当时丈夫、家人也不反对。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一面倒的抹黑谎言蒙蔽了王玲的娘家人和婆家人,他们随即逼迫她放弃修炼。尤其是她的娘家人,砸王玲炼功用的录音机、磁带,烧毁大法书。她的姐姐摁着王玲,她的母亲拧她,把她的腿拧得紫青蓝黑,后来动手打她。

王玲的娘家人纵容其丈夫韩成旺说:“你打就是,打死不找你。”自此从未戳过王玲一指头的韩成旺开始动手打王玲,追着王玲打。有一次其丈夫用洗脸盆猛击王玲的头部,脸盆都成了扁的。一次,其公公韩继文发现王玲车筐里有一张法轮功真相传单,不由分说便把王玲从院子里拖拽到大街上毒打,王玲的上衣被掀起,露着肚皮,肉皮都被磨破。在大街上,韩继文用马扎劈头盖脸的猛击王玲。街坊邻居看不下去,纷纷指责韩继文,韩继文这才收手。随后韩继文夫妇又把王玲追到“兴隆大世界”店前毒打。

二零零二年夏季的一天,王玲被其娘家人和丈夫主动送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强制转化,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回到家中。家人为达到彻底让她放弃“真善忍”的信仰,把王玲强行送进山东济宁精神病院。在医院里,王玲被强制服下氯氮平等药物、被注射不明药物。出院后王玲被迫害得精神更不清醒,王玲的儿子被她婆婆接去看护并不让王玲见孩子。当时王玲的丈夫因盗窃被关进监狱二年。

精神失常的王玲孤苦无助,也失去生活自理的能力,经常穿着拖鞋、披头散发的在大街上游荡。后来无人关心的王玲,晚上被人强奸,吓得不敢进家,在外面哭诉她被人强奸。其家人为避免她出来,索性把铁大门焊住,从此街坊邻居再也没看到她出来过。娘家人把煎饼扔进院子里,王玲家的院子草木丛生,十分荒凉,王玲吃喝拉撒都在屋里。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底,其丈夫韩成旺发现王玲在厕所里死亡,当时身体已僵硬。

四川两位老年妇女被家人长期囚禁致死

中共610首先用下岗(失业)、罚款等手段挑起法轮功修炼者家庭内部矛盾和利益冲突;由地区派出所和基层“党”支部出面,进行恐吓、威胁,并勒令法轮功学员家属与之“划清界限”,威逼家属将学员关在家里,“不准炼功、不准出门、更不准上访”等,将家庭变成了“监狱”,将亲属变成“狱卒”。如家属不同意就用下岗(失业)、收田、开除工作等等断绝经济来源等手段逼迫,直到家属同意为止。

四川成都市崇州市崇阳镇小罗村年老法轮功学员方桂明、汪秀云,他们的家人受恶党江氏流氓集团的威逼恐吓,长期将他们囚禁在家,分别于二零零一年七月、二零零三年春含冤离世。

方桂明,女,以前患有严重风湿病和半身不遂,基本失去了走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修炼不到半年,身体完全康复,无病一身轻,让她身心充满了从未有过的喜悦。她从此包揽了全家三代人的家务活。同时目睹她身心转变的有缘人纷纷得法,开始修炼。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曾目睹大法神奇的方桂明家人受到恶党人员的威逼恐吓,被迫违心的充当了邪恶的“家庭监狱”的看守,在当地610、恶党村支部的威逼下将已经七十多岁的方桂明关在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屋内,强行断绝她与外界的一切接触与联系。方桂明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二零零一年七月含冤离世,时年73岁。

汪秀云,女,以前全身从头到脚无处没有毛病,身心都快到崩溃的边缘。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修炼仅一个月,身体全部康复,红光满面,健步如飞。原来生活几近不能自理的她这时不仅承担了家里全部的家务活,还包揽了全家承包的几亩田和六个人的自留地。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在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和各级相关人员恐吓威逼下,其家人为了保住全家的工作和生存,向邪恶屈服了,将汪秀云长期囚禁在家里。尽管汪秀云多次抗争,她家人由于惧怕恶党的淫威,仍将汪秀云长期禁锢于18平方米的小屋内,无任何自由。汪秀云身心受到严重创伤,于二零零三年春含冤而逝,时年63岁。

山东儿子虐待含辛茹苦的老母亲

孙梅莲,家住山东临朐县南扬善村。老伴早年就得了半身不遂,常年躺在床上,靠打针、吃药维持生命。孙梅莲自己也患有胸膜炎、痨病、低血压、肩周炎。因家中有常年吃药的病号,经济上很困难,为不给儿女们增加负担,善良、劳苦的母亲在儿女面前一直隐瞒着病情。老伴去世后,一九九七年法轮大法洪传至南扬善,孙梅莲有幸修炼了法轮功,从此老人全身的病不治自愈。

二零零四年黄历三月二十日,六十四岁的孙梅莲老人被临朐县“610”不法人员从娘家强行抓走,关进潍坊的洗脑班迫害。“610”头子刘建国等人多次到老人的两个儿子家中恐吓、勒索,两个儿子被勒索一万元血汗钱。儿子们对“610”暴徒敢怒不敢言,明知母亲没错,但在中共暴政下没有地方讨个公道,就把满腔愤懑和不平发泄到含辛茹苦、善良无辜的母亲身上。

母亲六月份被放回后,儿子和儿媳为了不再被罚款,不让老人独住,轮流看守着她,昧着良心不让老人炼功,不让串门。二零零四年黄历七月,大儿媳找茬刁难老人,从七月二十四到八月初三共九天时间没给孙梅莲老人吃喝一口,老人被整整饿了九天!住在二儿子家时,一天老人读法轮大法书籍,被二儿子发现,儿子竟怒不可遏地夺书撕毁,还用拳头向老人大打出手。

二零零四年黄历九月的一天,大儿媳发现老人串门,竟用拳头对老人前胸、后背一顿狠揍,把老人打得不能动弹后,反锁在西屋。他们每天只给老人一个煎饼,一暖壶水,连大便、小便都不准出屋。就这样被关了整整一个月不见天日,轮到二儿子接管才被放出。

为了避免儿子做出更多伤天害理的事,老人于二零零五年正月初三离家出走,流离在外。

南京军区中共党委书记强拆婚姻

成海燕女士,是位富有才华的女性知识精英,五十多岁,中国药科大学、上海交大双学位毕业,懂多国语言,原为中国药科大学副教授、宣传部负责人,后调徐州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公司任经理,九五年因丈夫调回南京军区工作,又在江苏物资集团总公司任轻纺公司总经理。

成海燕

她于一九九八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她身患乙型肝炎,“大三阳”指数超过三个+,且有肝硬化迹象,西医对此已无可奈何,修炼大法后一个月痊愈。身体健康了,心性也提高了。她处处按照“真善忍”法理做事。她曾去银行存钱,营业员把10000元写成了100000元,她回家发现后立即转回该银行要求纠正,营业员千恩万谢。

她丈夫是现役高级军官,为了军队建设,从他们结婚、怀孕、生孩子、培养孩子,她丈夫都很少顾及家庭。修炼法轮功前她对丈夫怨气很大,说自己找了一个电话丈夫,光说话不见人;光说话不做事,什么忙也帮不上。修炼以后她知道自己要为他人着想,不再抱怨,主动把家庭主妇该做的事做好,不让丈夫分担忧愁。丈夫看到她修炼后如此大的变化,曾感叹地说:“军嫂要都炼法轮功就好了!”

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在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成海燕去北京出差,因为从包里搜查出了《转法轮》书籍,南京火车站派出所以此为由,将她非法扣押,并由南京市后宰门派出所非法抄家。非法抄家的警察声言:我们倒要看看这个年轻的军级干部家是什么样子?看的结果使他们大失所望,并非如他们所想象的奢华,而是非常简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成海燕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南京“610”和后宰门派出所绑架到南京脑科(精神病院)医院迫害两个半月。

当时南京军区中共党委书记温中仁(此人已遭恶报于二零零四年死亡)等亲自出马,逼迫她丈夫与成海燕离婚,否则就命令他离开部队。而当时的江苏省“610”主任王荣生配合军区党委对成海燕多面夹攻,不但逼迫家人把成海燕送至南京精神病院迫害,还合谋施压,以事先写好的“感情不和要求离婚”的所谓“协议书”,强逼成海燕在不符合婚姻法的离婚协议上签字。为了使丈夫不受牵累,成海燕只得含泪写上:“只因我修炼法轮功,为了丈夫的前途,被迫签字。”

至此省“610”与军区党委还不罢休,强令其丈夫必须在三个月内与一个毫不相识的女人结婚,否则就命令他离开部队,活活拆散了这对恩爱夫妻,截断了成海燕的婚姻后路。成海燕丈夫后来还是受到了株连,最后被强行命令退休。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九日,成海燕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徐州市青年派出所非法拘捕,对她实施大背十字铐夹酒瓶和上脚镣的残酷迫害十数小时,她的手腕和脚踝当时就红肿起泡流血,其损伤部位就此留下痕迹。成海燕被徐州市云龙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在南通监狱迫害,于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好青年被其母与单位关精神病院长达十二年

法轮功学员刘勇,男,河北邯郸钢铁集团邯钢有限责任公司炼铁部(原邯钢炼铁分厂)的职工,家住邯郸市罗城头1号院。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刘勇曾四次去北京依法上访,为法轮功申诉冤情,依法行使公民权利,却在一九九九年九月被非法拘留、劳教。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日,刘勇的母亲配合邯钢集团相关人员将精神正常的刘勇送进保定第六医院(精神病医院),将一个身心健康的好青年关押迫害长达十二年。

刚到保定精神病院,医院强行给刘勇注射不明药物。在极度痛苦中,刘勇险些丧命。精神病院每天强迫刘勇吃药,医生还要他张嘴检查是否将药吃下。医生也对他说过“我知道你没病,我们这么做是迫于压力,不得不这样做。”

从那时将近九年,医院不许刘勇通信,不许通电话,不许亲朋探视,就是在远处偷偷看他一眼都不行,甚至连拥有一支笔和一张纸的权利都没有,将刘勇与外界完全隔绝。精神病院让他每天干固定的活。刘勇利用到院中倒垃圾的机会曾两次试图逃出,都没成功,第二次从长途汽车上被截了回来,从此连楼道的门都出不了,每天打扫楼内卫生,包括厕所。

保定、邯郸及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不断的在营救他,不断的向迫害刘勇的相关单位和责任人打真相电话,写真相信,希望这些人停止作恶,不要再助纣为虐。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保定精神病医院韩主任和救护车司机亲自将刘勇送回河北邯郸钢铁集团。可是邯钢炼铁部负责人还不愿意、不高兴,说刘勇不是该厂的人。保定精神病医院人员回答:“不是你单位的人,交医院费用时怎么就是?你们得赔偿人家损失费,赔一百万都不多,最少四、五十万。”保定精神病院人员的几句话令邯郸钢铁集团人员无言以对。

刘勇回到邯郸家中,生活很是艰难,原单位邯钢推卸责任,不让刘勇去上班,他的母亲依旧是不愿了解法轮功真相,还在相信中共欺骗的谎言,敌视法轮功,对刘勇看管的很紧,严格限制儿子的活动范围,不让和外界接触。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二日晚,刘勇再次被劫持到精神病院。据悉,是刘勇母亲打电话叫来110警察,让他们协助把刘勇送到精神病医院去的。医院马上让刘勇的母亲拿钱支付每月5000元费用,于是,她马上让刘勇的妹妹去找邯钢负责人,但邯钢再也不肯出钱了。这是刘勇妈没有想到的。

善良温柔、端庄贤淑,向来是中国女人的传统操守和秉性天良,但这个大脑塞满了中共谎言的女人,却做出了一桩桩荒唐恶行。

贵州铜仁市杨兰珍被关精神病院两年半

贵州省铜仁市法轮功学员杨兰珍,二零一四年五月份,被警察及自己的不明真相的亲人,以“精神不正常”为借口,送进了精神病医院,非法关押两年半。

杨兰珍,约四十岁,铜仁市供电局职工。她的前夫叫余兵,是铜仁市国家安全局的一个科长,其工作包括监视法轮功修炼者。二零一三年三月,余兵执意以杨兰珍修炼法轮功为由,与她离婚。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四日左右,余兵带警察从家中将杨兰珍带走,被非法关押在铜仁市谢桥看守所,没几天,送至省城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对外谎称“贵阳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洗脑迫害。

在洗脑班,杨兰珍被打,脸上留下淤伤

杨兰珍在烂泥沟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重新回原单位上班后,仍没有自由,不法人员要求她住在亲姐杨群珍家,其亲姐杨群珍、姐夫向仲民,及亲哥杨通陆,被公安及610指使,长期监控她,不许其与法轮功学员接触,不许她看大法书,不许她炼功,还经常打骂杨兰珍。

二零一四年五月份,杨兰珍被警察及自己的亲人以“精神不正常”为借口送进了西南精神病院。医院每月从她工资中收五千元作所谓的“医疗费用”。医院规定除杨兰珍的姐姐和前夫余兵外,任何人不得接见。

杨兰珍被非法关押在西南精神病院两年半。据悉,杨兰珍在西南精神病院被迫害的肚子膨大,脸庞浮肿变形。至于西南精神病院给她服什么药物,无从知晓。杨兰珍在里面究竟遭遇什么样的精神摧残,更是难以想象。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有篇报道《两件血衣与一份机密文件(图)》,披露的是黑龙江佳木斯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报道中有三张照片,其中一份标明“机密”的文件标题是“范方平同志在全国劳教系统教育转化攻坚战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标题下面写的时间是“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范方平是中共司法部的副部长,监狱、劳教所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都归司法部管辖,范方平的讲话其实就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政策。此份文件中在提到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时明确写有“还必须采取药物治疗的方法”等字样。此机密文件开头第一句写道:“十月十五日,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召开了第十九次会议。李岚清同志发表了重要讲话。”显然,范方平传达的内容是从李岚清那儿来的。当时李岚清是中共中央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头目。

河北涞源县曹苑茹被精神病院毒针摧残致死

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在正常思维状态下,医生是绝对不会操刀杀人的,但中共给医生强行制定了政治任务,灌输了杀阶级敌人无罪的谎言,魔变了医生的正常思维,使那些医生变成了杀手。

河北省涞源县丰乐村法轮功学员曹苑茹,身体出现发烧症状。家人听信中共邪党谣言和庸医指示,将其强行送进保定市精神病医院。大夫一听是炼法轮功的,很兴奋,说:把病人留下,你们走吧,我们有办法对付她。第二天,曹苑茹被保定市精神病院毒针摧残致死。家中亲人悔恨莫及。

法轮功学员曹苑茹

二零零五年深秋的一天,曹苑茹身体出现发烧症状。家人由于相信中共的造谣惑众的宣传,认为炼了法轮功的人不吃药,于是对她的身体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关心,强行将她扭送到涞源县医院。值班医生给曹苑茹作了常规检查后,也说曹苑茹没病,只是发烧,输输液吧。

曹苑茹一想到家里嗷嗷待哺的女儿,还有那群要吃要喝的鸡、猪、牛,这一住院恐怕又要好几天,况且家里又没闲钱看病。于是曹苑茹说身体没事,不用吃药。这时医生说:有病不吃药就是不正常,送精神病院。并推荐将她送到保定精神病医院。于是曹苑茹的亲叔叔(当时的村主任)、丈夫,还有另外两个人共四个壮男人连推带搡的裹持着送去保定精神病医院(又叫河北省第六人民医院,原名河北省精神病医院)。

在保定精神病院,大夫一听是炼法轮功的,很兴奋,说:把病人留下,你们走吧,我们有办法对付她。曹苑茹一再说自己没有精神病,不要住医院,医院的大夫说:精神病人都是这么说的,越这么说越说明是有病。

第二天,送曹苑茹的家人还没到家,就接到保定精神病院的电话通知,说曹苑茹已经死了,让家人去拉尸体。曹苑茹就是被他们打毒针摧残致死的。

据给曹苑茹装殓的人讲,曹苑茹全身青紫,鼻孔与嘴角有血迹,血是乌黑色的。曹苑茹被迫害致死时,女儿仅仅四个月。

这一切家庭悲剧,都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人的灭绝性迫害导致人性沦丧所致。中共灭绝性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更用恶毒谎言、仇恨宣传和利益诱惑,逼迫人民在生存与亲情和良知之间作选择,胁迫法轮功学员的亲人与恶党保持一致,参与迫害自己的亲人。只有中共,这个败坏人性人伦、毁灭千万个幸福家庭乃至整个社会的邪灵,才能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顺天而行,才能得到上天佑护,才能保证个人福寿家庭兴旺,乃至国家昌盛,所以,几千年来,无论朝代更替了多少次,君臣庶民对天理天道都是敬畏有加,只有中共恶党战天斗地,无法无天,疯狂无比。法轮功本来是一部天道正法,传于人间是为了扶正道德,救苦救难,此乃上天慈悲,苍生之福,却也遭到中共灭绝迫害,期间,中共谎言宣传充斥在世,受蒙蔽的人们都对法轮功产生了仇恨和歧视心理。试想,这样仇恨天道的人能有好的未来吗?不危险吗?

中共以谎言和暴政残酷迫害法轮功,至今造成了至少四个方面的恶果,一个是给遭受迫害虐杀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造成巨大痛苦创伤;二是参与迫害的各级官员执法者及家人,因遭到天惩恶报而悔恨不已;三是导致国家法治溃退,道德沦丧,人人自危,国已不国。还有一个最大的恶果,就是听信中共谎言的广大民众,面临着被天道淘汰的险境。只有彻底唾弃中共这个反人类的邪灵,家庭、社会才有真正的稳定与安宁。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