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兰芝屡遭迫害 老伴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Print

【圆明网】佳木斯市郊区法轮功学员陈兰芝、丁吉凯夫妇因不放弃信仰法轮大法,多次被佳市中共警察骚扰、绑架、非法抄家等迫害,家人多次被不法人员勒索钱财、被迫请吃饭走人情等共计一万六千多元,陈兰芝被绑架三次,被非法关押二次,被抄家四次,每次警察都抢走老人新购置的电脑、大法书等。由于多年承受迫害的压力,失去了自由修炼的环境,丁吉凯在目睹老伴陈兰芝屡遭绑架后而受到严重惊吓,导致病情恶化,于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不幸离世,终年六十九岁。

陈兰芝、丁吉凯夫妇
陈兰芝,女,生于一九五零年,佳木斯市铝厂退休职工。丁吉凯,男,生于一九五零年,佳木斯市铝厂退休职工,在职期间任铝厂车间主任,家住佳木斯市郊区林苑小镇。一九九六年五月份,有感于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经朋友介绍夫妇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老俩口身心受益,陈兰芝修炼前有很多疾病,特别是严重的眩晕症,一犯病苦不堪言。平时总是迷迷糊糊精神不起来,得法后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骑自行车都象有人推一样,天天都是乐呵呵的。

正当夫妇二人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沐浴在法光之中时,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开始了历史上最邪恶的打压,陈兰芝、丁吉凯夫妇因坚持修炼遭受了多次迫害。

九九年七月陈兰芝和同修租车前往省政府上访,途中被警察劫持至原永红区政府四楼集中关押,后由单位来人写保证把她领回。

二零零二年三月和七月,陈兰芝先后两次被佳木斯市郊区英俊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零二年三月,原永红区三十四委主任孙淑平领着英俊派出所的警察来到陈兰芝开的小店,骗说让陈去派出所调查点事一会就回来,结果陈被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七月,警察又来到陈兰芝家说要核实点情况,被陈拒绝后,几个警察开始抄家,把家里翻的乱七八糟。丁吉凯下班到家后,警察把夫妇二人都劫持到了派出所。陈兰芝俩口子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在单位是公认的好人。丁吉凯技术过硬,人品正派,深得领导的信任,一直担任车间主任之职。单位厂长闻讯亲自来到派出所,陈兰芝的亲朋好友一大帮人也来到派出所要人。两个多小时后,派出所让丁吉凯回家了,陈兰芝被强行送到拘留所。陈兰芝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六十六天后,由夫妇二人单位的保卫科出面,英俊派出所警察勒索了陈兰芝家人一万多元钱,才放陈兰芝回家。

陈兰芝被非法关押后,家人也在承受着突如其来的打压和迫害。在外打工的大儿子听说母亲被绑架,心急如焚、失声痛哭。小儿子正忙于结婚,母亲却被非法关押,无奈推迟了婚期。丁吉凯每天要上班,繁忙的工作之余还要去营救妻子。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中,陈兰芝的家人还遭受了株连的迫害。陈兰芝的儿子在工作中经常与市政府部门打交道,因为工作能力强被政府的工作人员看好,主动要帮陈的儿子办公务员,只要花点钱就行,但因为查档案得知他的父母炼法轮功,政府的人说家里有”法轮功”绝对不行,还说以后会影响孩子(陈兰芝的孙子)上学,工作的事就没办成。

二零一五年五月份,陈兰芝夫妇以实名向国家最高法、最高检邮寄起诉状,起诉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迫害法轮功,邮寄后很快就接到了自称是社区工作人员的电话,询问是否“诉江”,并问为什么要“诉江”,陈兰芝给她一一解释后,社区人员说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二零一六年三月初,佳木斯市郊区友谊路派出所包片警察徐海龙来陈兰芝家敲门,当时只有丁吉凯在家,徐海龙索要了丁吉凯的身份信息。

二零一六年三月九日,陈兰芝夫妇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刘金萍在陈家学法,突然听到疯狂的敲门声,陈兰芝打开门后,五、六个警察一拥而入,开始翻东西,抄走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还抄走了陈兰芝从前经营修车铺时的修车工具,陈兰芝儿子新买的大马哈鱼放在冰箱里也被警察拿走了。因抄走的物品很多,徐海龙等人又叫来七、八个警察把东西抬走。

陈兰芝和刘金萍被绑架到友谊路派出所,在派出所里又遇到了居住在同一小区的法轮功学员姜国胜,姜也被绑架到派出所。警察抢走了刘金萍家里的钥匙,去刘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还有钓鱼竿等私人物品。姜国胜家也被非法抄家,抄走电脑、大法书籍、大法像等私人物品。

陈兰芝和姜国胜因身体状况不合格被拘留所拒收后于当夜回家,刘金萍被非法拘留十四天。

警察抄走的东西,都是丁吉凯用自己的退休工资一点一点添置出来,一点一点攒下来的。被警察非法抄走后,丁吉凯又心疼又上火,一直处于深度惊恐的状态,他非常害怕,无法正常生活和修炼,身体状况越来越不行,走路费劲下楼需要人搀扶,他还怕人敲门,一听见敲门声就吓得够呛。

为躲避警察来家中骚扰迫害,陈兰芝夫妇被迫搬家,在同小区另租了一套设施简陋的房子,把自家装修好的房子租给别人。友谊路派出所警察又到陈兰芝原住处咣咣砸门,态度极其恶劣的恐吓租房户,租房户吓坏了,语无伦次泄露了一点陈兰芝家的信息,警察很快就监控到陈的新住处,又找上门来多次非法抄家。

二零一六年秋,陈夫妇和一位老年同修在陈家学法,友谊路派出所警察再次到陈家骚扰,陈兰芝和同修给警察讲真相,问他们为什么总来骚扰好人,警察说是上边让干的,又开始抄家,陈和同修趁警察不注意就找机会离开了家。这次非法抄家,警察抢走陈兰芝家里四十多本大法书籍、笔记本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

警察抢劫走东西走后,过了一会儿友谊路派出所所长钟强和另一个警察又来到陈兰芝家,陈兰芝老伴没开门。敲门声把隔壁邻居都惊动了,邻居问警察你们干啥老来她家敲门,警察说她炼法轮功,邻居说炼法轮功又咋了,人家天天洗衣服做饭照顾老伴挺好的。警察说听你这么说你也炼哪,邻居生气的说,我炼,咋地!钟强等人一看没啥意思就心虚的赶紧走了。

陈兰芝回家后看到老伴脸色灰暗、一言不发,忧愁的坐在角落。陈兰芝看到地上放了好几个盆,里面都是接的尿,那是因为警察抄家时老伴被吓得小便失禁,走几步就得接尿。从那之后,丁吉凯身体状况越来越差,频繁小便,二零一七年夏天就瘫痪在床了。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友谊路派出所警察到陈兰芝家抄家,陈没在家,是照顾瘫痪老伴的保姆给警察开的门,抢走六、七本法轮大法书籍。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佳木斯市郊区友谊路派出所警察又一次闯到法轮功学员陈兰芝家骚扰,当时陈兰芝也没在家,保姆给警察开门后,警察没有出示任何手续进行抄家,抢走两三本法轮大法书籍和一台笔记本电脑。

在红色的恐怖压力下,陈兰芝、丁吉凯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特别是丁吉凯为人忠厚老实,多次抄家对他打击非常大,看着警察在自己家里胡作非为,肆意拿东西,他却瘫痪在床什么也做不了,只有惊恐和无奈。保姆说,老丁之前扶着还能走动走动,警察来之后他身体更不行了,保姆搀扶他感觉他身子越来越沉,最后大小便都在床上了。

长期迫害造成的恐惧和压力导致丁吉凯身体状态每况愈下、病情恶化,于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离开了人世。

法轮功学员陈兰芝、丁吉凯被迫害的惨痛经历,是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冰山一角。中共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等更惨烈的迫害真相还被掩盖着。中共在迫害法轮功、打压普世价值“真善忍”的过程中,使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着。中共官员腐败透顶,黄赌毒遍地,人们为了金钱和私利无恶不作,对于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不以为然。终于招致大瘟疫——“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疯狂肆虐。从报道出来的情况看,无论是疫情重灾区(地区或国家)还是被感染的个人,都是和中共合作或认同中共的,是在淘汰人。在天惩事实面前,中共还一再掩盖真相,继续用谎言欺骗民众,可惜的是,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把真相送给父老乡亲,很多人还是不觉醒。

在这里诚心奉劝那些还在被邪党利用参与迫害好人的公检法人员,为了你和家人的未来,立即停止迫害,抓紧退出邪党组织,将功补过。即使这样,留给你们的机会已经不多了。等更大的天惩到来的时候,一切机会就都没有了。法轮功学员不执着世间的得失,只希望家乡的父老乡亲能明白真相、远离中共邪党,从而走过劫难。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