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记者:要区分中国人与中共,该受谴责的对象是中共

Print

【圆明网】《寒冬》杂志主任、意大利记者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3月26日在意大利自由党报“Rete Liberale”上发文称,“不要称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要称中共病毒(CCP virus)”。他督促人们要区分中国人与中共,该受谴责的对象是中共。

他表示,中国老百姓与病毒起源无关,实际上承受着病毒和中共所施加的双重痛苦。

全文道出整个中国目前正饱受中共极权专制体制的凌辱,莱斯宾蒂说,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主义政权,非法拘留,酷刑和杀害……中国共产党政权有计划地侵犯人权,压制自由,侵犯良心,迫害宗教和骚扰少数族裔群体。

中国共产党捏造虚假新闻迷惑人

莱斯宾蒂说,北京政府捏造虚假新闻来迷惑人。中国的统治体制是由一个政党──中国共产党(或中共)领导的极权主义政权。这是一个不存在自由与民主的政权。如果中国公民敢于站起来面对该政权或仅仅提出问题,他们将受到迫害,酷刑和被杀害。

就连中共自豪的共产主义政权也是一个假新闻产业。莱斯宾蒂提到,很多组织、倡导团体和媒体如《寒冬》、《亚洲新闻》(AsiaNews)、《大纪元》和“中国解密”(China Uncensored)等,都在为该政权每天散布的谎言提供强有力的解毒剂。

他表示,在中国,所有宗教都受到迫害,包括天主教徒、佛教徒、道教徒、法轮功等学员。当该政权没有足够的实力来严厉镇压他们时,它会渗透和控制他们,并强行介入。

中共使用高科技的控制方法,面部识别系统,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DNA分析,禁止或限制的行动自由以及使用指纹进入礼拜场所,这就是中国的日常生活。

他说,总部位于伦敦的独立人民法庭“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于去年6月发布了一项有罪判决:判决“中共及其强摘器官行径有罪”。

面对这些违法行为,3月4日,由两党组成的美国参议员团体呼吁国际奥委会将2022年冬季奥运会迁出中国。

中共的瞒报和拖延导致疫情全球扩散

莱斯宾蒂近日在《寒冬》上发表的一篇文章称,科学家们仍在为病毒的起源争论不休,但关键的一点不能忽视:正是中共的瞒报和拖延才导致了全世界疫情的失控。

他在“Rete Liberale”也同样提出了这一点。他说,在武汉爆发的病毒,中共政权充满谎言,延误警告病毒的危险和传播性,压制那些试图及时拉响警报的人,利用这次病毒的传染性为掩盖继续迫害和侵犯人权,试图掩盖武汉两个实验室内发生的事情,这些实验室在秘密进行各种病毒研究工作。

“中国(共)的所作所为足以让那些长眼睛的人看得见。令人不安的是,没有人要求中国(共),这个在人权和散播虚假信息方面有着恶劣记录的国家,明确解释(武汉的)两个研究中心的情况,其中一个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不到300米,而另一个仅有12公里远。”莱斯宾蒂说。

广州华南理工大学的肖波涛博士与武汉科技大学的肖雷博士(Dr. Lei Xiao音译)2月份在科学论文分享网站Research Gate上发表一篇有关病毒源头可能性的论文,加剧了外界对武汉两个实验室的质疑。但这篇论文上传数日后却消失了。

莱斯宾蒂说,这并非首次发生中共不喜欢的内容被消失的事件。“我们并不是说那些实验室制造了这种病毒,因为我们不知道……但是,中国(共)为什么不解释在这些实验室中发生了什么呢? 为什么这两位学者的研究被从Research Gate中删除?”

中共对世界造成巨大损失 应被起诉

莱斯宾蒂表示,意大利成了饱受中共病毒折磨的西方国家,其人民为此付出了惨痛的生命代价。而今天,意大利又成为中共政权投放大量宣传的地方。尽管意大利收到了一些口罩,但值得注意的是,只有在意大利同意购买和支付医疗呼吸机后,才得到这些口罩。

中共甚至还宣称,病毒的起源可能在美国,甚至可能在意大利。

意大利马里奥内格里药理研究所主任雷穆齐(Giuseppe Remuzzi)向意大利媒体“Il Foglio”表示:“毫无疑问,这病毒是中国的。这次事件是大学教科书级别的例子,显示出科学资料可以如何因为宣传目的而被操弄。”

莱斯宾蒂表示,中国的医疗机构不能被信任,在国际法律下,中共因对世界造成的巨大损失应该被起诉。
中国老百姓与病毒起源无关 应将病毒称为“中共病毒”。

由于上述所有这些原因,莱斯宾蒂认为,应把冠状病毒称为“中共病毒”而不是“中国病毒”。他说,中国老百姓实际上与病毒的起源毫无关系。中国人既遭受冠状病毒(就像我们一样)所带来的痛苦,也遭受中共带来的痛苦。

莱斯宾蒂提到了美国《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乔希‧罗金(Josh Rogin)于3月19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的观点。文章称,针对目前的瘟疫,不要指责中国人民,而应指责中共。罗金强调,要把中国人民和中共区分开来。中国人民也是中共的受害者,他并提醒西方决不能帮助和怂恿中共煽动美国的内部分裂和散布虚假信息。

“我们需将谈论中国人民的方式与谈论中共的方式分开。”罗金说。

他揭示,“我们都必须具体地指责中共的行为。正是中共在病毒爆发后隐瞒了数周,压制了医生(言论)、监禁了记者、阻碍了科学(研究)——最引人注目的是,关闭了第一个公开发布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基因组序列的上海实验室。”

罗金在文中赞赏中国人民在抗疫中的表现,他说,中国人民是这个故事中的英雄。中国医生、研究人员和记者冒着生命危险,甚至面对死亡对抗病毒和警告世界。但中国人也是中共严厉措施的受害者,中共这些措施造成了巨大的额外痛苦。

莱斯宾蒂最后再次引述《华邮》报导说:“让我们停止说‘中国病毒’,让我们叫它‘中共病毒’,这样更准确,只会冒犯到那些该拥有这一称号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发起了这一活动。让我们叫它‘共产主义病毒’,撒谎和杀人的‘中国共产党病毒’。”。

转自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4/1/n11996335.htm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