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政府对中共大为恼火 欧洲对中共更加反感

Print

【圆明网】中共因隐瞒疫情,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在全球泛滥。目前,中共又企图转移病毒来源,并且带有政治目的地输出防疫物资及派出医疗队,令欧美国家对中共反感加剧,“中共病毒”的说法则不断被外界认可。

除美国外,英国近期也不断涌现批评中共的声音。

3月29日,英国内阁大臣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在英国BBC的安德鲁‧马尔(Andrew Marr)节目中,批评中共方面的报告没有清楚地说明病毒疫情的规模、性质和传染性,致使英国对疫情应对不足。

3月28日,《星期日邮报》报导说,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政治盟友透露,中共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间的表现将最终促使英国重新考虑英中关系。一名位高权重的内阁大臣说:“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放任中共因为想要隐瞒(疫情)而毁了世界经济,然后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该报援引三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英国官员的话,其中一人说,疫情过后,要跟中共通过外交途径解决。第二位官员说,“当然,现在的重中之重是应对这场危机,但每个人都知道,疫情结束后,就要跟中共清算。”
第三位则说,英国政府的“愤怒达到最高点”。 还有官员说,“如果中共不改变做法,中共将真正地成为‘恶棍国家’(Pariah State,被排斥的、被蔑视的国家)。”

科学顾问警告约翰逊说,中共官方公布感染的统计数字可能“被低估了15至40倍”。

目前,英国政界高层成为感染这次中共病毒的“重灾区”。71岁的查尔斯王储、首相约翰逊和卫生大臣马修‧汉考克先后感染武汉肺炎。

另外,习近平与欧洲各国首脑通话时,其亲疏有别的方式也引发议论。

3月24日,习近平给英国首相约翰逊、法国总统马克龙、埃及总统塞西打电话,讨论抗疫事宜。但香港《明报》刊发评论指,习近平对法国的评价最高,对埃及的态度最热情,但对英国最“轻描淡写”。

评论指,习致电马克龙时,特别提到两人最近3次通话,强调双方“高度互信以及中法关系的高水平”等;习致电塞西时,强调中埃间“深厚友谊和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高水平”;而致电约翰逊时,习仅轻描淡写地表示相信“英国人民一定能够战胜疫情”。评论由此得出结论,看来约翰逊并未向中共提出任何求助。

欧洲对中共更加反感

随着欧洲疫情不断恶化,中共开始以各种方式,尤其是以医护用品、医疗队作为外交手段,企图掩盖其此前因隐瞒疫情而造成的恶劣形象。而中共所表现出的一些强烈政治企图,加重了欧洲对中共反感。

近期,习近平致电许多欧洲国家领导人时,唯独漏掉了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

《南华早报》3月27日报导指,这让欧盟意识到,中共愿意跟欧洲单个国家接触而不愿接触欧盟,目的不言自明,就是挖欧盟墙角。这促使更多的欧盟官员在讲话中把中共称为欧盟的“系统竞争对手”。

地位等同欧盟外交部长的欧盟对外行动署负责人博瑞尔(Josep Borrell)3月23日就北京的“口罩外交”向欧盟成员国发出警告说,欧洲“必须意识到(疫情危机中)还存在地缘政治因素”。在“慷慨政治”后面,就是影响力的争夺。

《南华早报》报导援引波兰国际事务研究所专家锡赫尼克(Marcin Przychodniak)说,受到中共援助的国家,特别是中欧和东欧国家,对中共援助背后的政治和经济动机感到不安。

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对中共高调援助欧洲的行为持谨慎态度,她称这种援助是“相互的”。因为在武汉疫情爆发后,欧盟也给中国大陆提供了类似的援助。

德国总理默克尔3月17日也对媒体说,对于中方提供的援助,是一种回报。但冯德莱恩和默克尔的话,并没有出现在国内官媒的报导中。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欧盟-中国关系专家安德鲁‧斯莫尔表示,欧盟对中共的最初好感已经消失。因为中共政府近期确实加强了将疫情政治化、宣传以及散布纯粹的虚假信息。

“中共病毒”的说法共识扩大

随着欧美对中共的反感加剧,把这次来源于武汉的“新冠病毒”称为是“中共病毒”,这个共识在西方进一步扩大。

3月26日,意大利《自由党报》报导说,不要叫中国病毒,叫中共病毒(Don’t call it a Chinese virus. Call it the CCP VIRUS),并且这句话在标题上凸显。

3月19日,美国《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乔希‧罗金(Josh Rogin)刊文指,针对目前的瘟疫,不要指责中国人民,而应指责中共。他强调,要把中国人民和中共区分开来,“让我们把病毒称为中共病毒(CCP virus)。”

3月27日,美国外交政策委员会印太事务研究员迈克尔‧索伯利克(Michael Sobolik)刊文指,虽然“中国病毒”这句话准确无误,却无法区分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中国人不是这场危机的煽动者,而是共产自私自利应对危机的第一受害者。

索伯利克提醒美国领导人,必须清楚这是一个关键差别,这是受害者和施害者之别。中国共产党纵了火,然而,它“扑噜扑噜”身上的灰烬,摇身一变成了“救世主”。因此,美国人要齐称其党为:“纵火犯”。

3月19日,台湾《自由时报》刊发评论文章指,其实川普一再说“中国病毒”并没有错,但更精确的说法应是“中共病毒”则更贴切,又富意义!况且这种“五星病毒”(由《经济学人》给以冠名),已成了全球公敌,众矢之的。

3月19日, 台湾《上报》也刊发评论文章说,不称“中国病毒”,改称“中共病毒”。文章指,如果能把“中国病毒”改成“中共病毒”,一方面可以明确真正的责任,另一方面可以把广大中国人和中共区分开来,可以有效减少外国民众的误解。

3月20日,民众发起一项“让我们开始叫新型冠状病毒为中共病毒”白宫请愿书。截至3月31日,已有29,598人参与了请愿,要求将病毒称为“中共病毒”。

选摘自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3/31/n11992059.htm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