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媒体:让我们脱离中共!

Print

【圆明网】意大利自2020年2月底出现中共病毒感染的个案,截至3月28日,意大利已有92,472人感染,12,384人死亡,是欧洲疫情的重灾区。意大利媒体称之为共和国历史上最危险的时刻。

针对中共宣称的大陆感染病例和死亡总人数,意大利媒体时间(tempi)的文章指出,“如何相信北京的数字呢?”中国有多少“张先生”呢?“让我们脱离中共!”

“没有报告也没有提供保护 犯下危害人类罪”

意大利媒体阿典尼克罗斯(Adnkronos)3月26日报道,联盟的参议员和领导人马特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说,如果中国政府早就知道(疫情但隐瞒真相),它没有报告也没有提供保护,那就是危害人类的罪行。”

前一段时间,中共海外操作下出现大量感谢中共支援抗疫、中共来拯救欧洲人的歪曲报道。孔戴总理(Conte)表示:“那些感染了世界的人不能成为救世主!”

中共未申报的案例是“定时炸弹”

中共宣称中国疫情迅速得到控制并且“零确诊”,这些数据引起国际社会广泛质疑。

意大利媒体大西洋(Atlantico)3月24日报道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的说法,无论是否出现症状,都应披露和计数所有阳性检测结果,但自去年2月7日以来,中共已自行决定不记录无症状的案例,这本身就使总体情况复杂化了,即使其它每个国家都遵守国际共同的测试规则。

文章说,中国未申报的案例数量尤其重要,因为它们可能代表着难以识别的感染媒介,未申报的案例也意味着在隔离和整个防疫方面有不可想象的后果。在最严重的感染爆发中仍存在未申报的病例,这将代表一枚定时炸弹,可以随时通过重新激活感染链来使其爆炸,这在中国内部和国际上将是一场不可想象的灾难。

从12月到3月,中国移动电话线路的用户数量急剧减少:仅3个月内有2100万人“放弃”他们的移动电话。在中国,移动电话是国家不可能放弃的控制工具,以至于通常情况下,线路的关闭表示用户已死亡。即使不能归为同一原因,也有可能在许多情况下恰恰是死亡,这与冠状病毒在高峰时期的危害是重合的:“如果只有10%的数字是死亡,受害者总数将达到200万。”


“全世界陷入困境 罪魁祸首是中共”

意大利媒体时间(tempi)3月11日报道说,全世界(因为中共病毒疫情)陷入困境,罪魁祸首是中共。

文章指出,中国政府在压制上的威权是如此有效,以至于它使该病毒不受干扰的传播了至少两个月。

意大利(以及法国,德国和许多其它国家)中招了,那是因为12月初中国“没有”在武汉居民中发现类似于SARS严重的呼吸系统综合症。这一切归功于中国的专制制度。

文章发出质疑:为什么尽管武汉的医院已经人满为患,而且几天都没有空位,却没有报纸发出警报?为什么武汉市长直到1月23日才发表讲话,(之前)允许所有居民自由离开武汉,并感染整个中国,进而感染全球各国?很简单:因为中国的专制制度阻止了新闻和地方信息的传播。如果中国成为民主国家,将避免多少此类案件?

“世卫组织和媒体都赞扬中国的检疫系统,但他们并没有自问:为什么在3月6日星期五,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在武汉检查时,数百人从铁架封锁的阳台上望出去。有人大喊:‘假的,假的,当局撒谎。’”

从一带一路到中共病毒 谁在意大利启动中共操纵?

意大利媒体蚂蚁杂志(formiche)网站3月份发表文章说,意大利共和国历史上最大的危机之一,天真的意大利政府负担不起。如今,媒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责任更好地做出报道。

文章批评,意大利权威的国家报纸报道以及政治人物的推特,不加批判地重新启动了北京在意大利的操纵。“经过两周的时间,中共政府从瘟疫大流行的中心转变为事件之外仁慈而无害的旁观者。”中共正幸灾乐祸地为别人慷概提供仿制“武汉模式”、“援助”、专门知识和指示。

政府多数党五星运动(Movimento Cinque Stelle)在其社交媒体发了题为“友谊和团结互惠”的帖子,并附上“中国制造”的货物的详细信息和编号,起到了为中国站台的作用。之后相关人员又澄清说,这些货物是意大利“购买”的,而不是接受“赠送”。

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在Facebook上的帖子非常成功,他们同一条新闻但标题是:“中国已准备尽一份力量,表达对意大利的感谢”。此帖到目前为止跟有13,000多个评论,导致不少天真的意大利民众被中共欺骗,被煽动情绪留言感谢中共政府。

“中共媒体继续在与意大利的团结运动中花费心思,意大利被描述为一个在中国的帮助下可以摆脱疫情困境的国家。中共的英文代言人《环球时报》在推特上对五星党人士,意大利卫生部副部长皮尔保罗·西莱里(Pierpaolo Sileri)进行了视频采访。标题是:“谢谢中国,与我们分享预防疫经验”,副标题是:“卫生部副部长皮尔保罗·西莱里赞扬中国在与Covid-19的斗争中树立了榜样。” 西莱里在采访中承诺,会按照中共提供的防疫指示照做,“我们会在日常工作中应用” 。

文章揭露,铺设“红地毯”的人中,还包括经济部前副部长米歇尔·格拉西(Michele Geraci)。格拉西推文说,北京运送的物资是毛派和“一带一路”的成果。

“让我们脱离中共!”

海外媒体报道,25岁的张贝拉在家乡武汉看着亲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被冠状病毒感染。首先是她的祖母,然后是她的祖父和母亲,接下来是她和弟弟。这家人曾经求助,但床位极度短缺,医院无法收容他们。2月1日,贝拉·张的祖父在家中去世。她50岁的父亲是家里唯一没有被感染的人。

令张贝拉的母亲愤怒的不仅仅是政府对疫情反应迟缓,还有基本尊严遭到漠视。她说,贝拉·张的祖父去世后,他“像死猪死狗一样”被运走,他们仍然不知道他的骨灰在哪里,也没有时间考虑葬礼安排。

意大利媒体时间(tempi)的文章指出,“在中国有多少人像张贝拉(Zhang Bella)的祖父一样,在武汉生病,徒劳地寻找医院的一席之地,尽管表现出Covid-19(中共病毒)的所有症状但没有被检疫治疗。他被当局迅速隔离并遗弃,孤独的死在家里的床上。张先生立即被火化,而其死因并不被记录为该病毒。世卫组织称赞共产主义政府,因为在中国冠状病毒的死亡率仅为3.8%,而在意大利已经接近5%。但是如何相信北京的数字呢?中国有多少这样的张先生呢?”

“在江苏省涟水市,当地一家人被当局用铁棍封门困住家中。门上挂着一块标语:“一个从武汉回来的人住在这所房子里,禁止接触!”这家人坦承,如果不是邻居出于怜悯从阳台上丢下食物,他们都会饿死。“热心”的中共官员在中国各地采用了类似的强制隔离方法。有多少家庭因为没有涟水市那家人的运气而死掉了?我们无从知道,但是面对类似的过激行为,如何赞扬具有中国特色的隔离?”

“如果目的是为了披露真实情况,……那么填充我们网络的‘键盘狮子’们就不应大肆赞扬中国政府。”

“意大利政府必须改善应对紧急情况的措施,停止发出混乱的指示。”

“如果我们真的要参照中国防疫模式,那就看看韩国的疫情现状吧。”

“让我们脱离中共!”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